第十一章:食人肉的鸟(二)
浮川2017-02-25 16:372,173

  我点点头,道:“没有,完全诡异得让人寒战。一个几乎密封的空间,一个只有八岁小孩才能够进得去的进口,四面铜墙铁壁,连炸弹都难以拗动,可是里面却躺着六个人,六个非富则贵的男子。可是至今都没有查出他们的身份!而这六个人在这个几乎密封的空间死时所在的位置也异常诡异,分别是正东、正南、正西、西偏南二十度,北偏西六十度。所有的事情除了这一点以外,几乎找不出其他与之相关联的东西。”

  玉楼春风听着听着那只捏住烟嘴的手猛然抖动了一下,我顺着他的手看去,原来是被烟烫着了。他又问道:“谁发现这些尸体的?”

  我摇摇头,随后又道:“一只鸟。”

  “一只鸟?”

  “不错,就是一只鸟,一只食人肉并且也吃玉扳指的小鸟。”我叹气道。

  “什么鸟会吃肉还会连玉扳指一起吃?我没见过。”他陷入了沉思。

  “我也没见过,我只是听说,但不过我相信有这么一种鸟的存在。”我很肯定地对他说道。

  “除了这个以外就没有了?”

  “完全没有,这也就是为什么这件案子的怪异之处。”我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所看到的那些照片。

  “有没有凶器?”

  “没有。”

  “有没有一种可能是那只鸟杀死了那六个死者?”

  “完全没有可能,一只鸟不可能将六个完全比那个进口大的男子丢在那个密封的空间,并且摆出那种诡异的位置。如果一只鸟能够做到这样,那么这个世界就完全不能称之为完整的世界。”

  他点点头,随后才笑道:“我说的是这只鸟的主人。”

  我承认,我道:“有可能,但是现在这只所谓的能够吃下人肉和玉扳指的鸟已经死了,死在海域城东城警局大门口。”

  “所以现在完全没有线索?”他问道。

  “是的。完全没有,这又是一个异常诡异的地方。”

  听完我这句话,玉楼春风立刻陷入了沉思。许久,他才扭过头对我说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我很肯定地回答道:“出山。”

  他转转眼珠子,苦笑道:“其实,你一出来我就知道你有事,而你一旦有事就会来找我,没有事的时候你是很少来看我的。”

  我忽然感觉自己真的很对不起他,他媳妇也可以算是我嫂子在四年前就因难产而离开了人世。从此他就非常孤单,而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嫂子意外,在他的生命中就只有我才算是是他的亲人。可是我却从来都不知道抽时间或者有时间来陪一陪他,最起码来陪他喝喝酒。

  他对我嫂子的感情可谓至深至烈,与现在这些稍微有一点摩擦或者看到一点利益或是没有利益就离婚的人来说,他们的爱情就是一种纯洁而神圣的没有人敢质疑的。我也喟叹他们的爱情已完全超越了小说当中的那种美好的境界。只可惜,上天不公啊!而他的性格变得更加暴躁则是因为嫂子的离世变得更加愈烈的。

  “兄弟……”我一句话也没有说,因为我确实说不出任何话,也没有任何理由来说话,本身这件事情就是我的错。

  “没事,我清楚你的情况!”他心酸地对我笑道。看到他这幅笑容,我的心也酸了。他接着说道,“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问题能够难得到你,所以,等你把这件案子办完后,我们兄弟俩好好醉一场。”

  他不让我说话便再次说道:“其实我早已厌倦了过那种日子,现在的日子我觉得很好很安心。所以我不准备出山。”他略带歉意地对我说到。

  我知道他有他的理由,我也没有必要强求,毕竟我欠他的实在是太多。我点点头道:“这样的日子其实我也早就不想再把你卷进来……”我没有再说下去,因为我没有任何理由再要求他和我办这件案子,毕竟这确确实实不是我自己接手并且关于我的案子。

  他笑笑,然后继续对我说道:“别灰心,我给你介绍一个人。她比我更适合帮助你办理这件案子。”

  “谁?”我皱着眉头狐疑道。

  “我徒弟唐微微。她至今为止已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我很喜欢我这个徒弟,她完全继承了我的衣钵。”他很骄傲地笑道,随后又点头对他的徒弟表示大加赞赏。

  “哦?”我笑着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样一个徒弟?”我的确不知道他有这么一个徒弟。

  “这是你进入监狱后的一个星期的事情。那时候我发现唐微微的时候她还是一个杂技演员!你不知道很正常。”

  这个我确实是实话。我依旧狐疑道:“你研究《易经》以及地域风水所花的时间八年之久,你确定三年来难道她已经把你所有的本事都学会了?”

  “是的。发现她的时候比较晚,否则她仅仅只需要两年的时间就能够将天文地理地域风水完全融会贯通。她似乎就是这一面的天才!我很欣赏她,能够收到她作为我的徒弟,我觉得很幸运。”他的话语与表情所表现出的满是骄傲与自豪。

  听他这话我确实对他的徒弟唐微微感到非常的好奇。我确实是很想见一见这个人。我问道:“今天晚上我想见她一面。顺便在还未开始着手这件案子之前和你大醉一场,说说真心话!”

  当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看见他脸上洋溢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幸福的笑容。就像是一个小孩得到了自己喜欢的玩具一样。

  随后,他对我说道:“你见过她。”

  “哦?莫非?”我没有说下去,因为我早已猜出了谁是唐微微。

  “不错。”他指向那个正在炒菜的女子,又对我说道:“她就是我的徒弟唐微微。”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只见一件青色衣衫的女子背对着我,她穿有白色的厨师衣服,可是那件厨师衣服很独特,只遮住了前面。头发完全被白色的厨师帽盖住,做菜的身手异常敏捷。可是从身形上,我看得出,她就是唐微微,并且是和我有一面之缘的女子。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神奇的手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梦乱三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