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金镶玉片
端木摇2017-11-17 21:593,507

  这时,那边响起几声巨响,在这死寂的午夜郊外格外的惊心动魄。

  这是冲天炮。

  趁着白烟滚滚,那些黑衣人火速离去,一溜烟的就没影了。

  待浓烟散去,追兵想去追,根本不知道往哪个方向去追。不过,他们好像早有准备,分成四支小分队,从四个方向去追。

  这时,慕容彧带着她走过去。

  看见摄政王亲临,留守地人十分恭敬,禀报道:“王爷,他们抢走了所有尸首。”

  “无妨,原本本王便是如此打算。”

  火把燃烧,他的脸膛流闪着艳红的光影,五官深邃立体。那双黑眸似笑非笑,越发显得高深莫测。

  慕容辞心里惊诧,脱口问道:“为什么?”

  他侧首,在她耳畔低语:“本王布这个局,只是为了那个女子。本王相信那个女子会来抢她同伴的尸首。”

  她心神一动,既觉得可笑,又觉得荒唐。

  这个铁血毒辣的摄政王还真是痴心呐,对“那个女子”心心念念,一再布局守株待兔。

  然而,他想见、想抓的那个女子,明明就在他身边。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好笑、更滑稽的事吗?

  “方才那些黑衣人里,你看见她了吗?”

  “没有。”慕容彧笃定道。

  “那么远那么黑,又都是身穿黑衣,你这么确定?”

  “她的身形,本王记得一清二楚,绝不会认错。”

  慕容辞收不住唇角的讥笑,男人啊为什么总是这么自负狂妄?

  倘若他记得她的身形,不是应该早就怀疑她了吗?

  等了约莫半个时辰,四支小分队回来禀报,其中一支分队追到洛河,那些黑衣人带着尸首乘船离开。

  一个下属奉上一样东西,道:“王爷,这是属下在河边捡到的。”

  慕容彧接过来,是一枚薄薄的金镶玉片,上面有狼首的浮雕。

  慕容辞斟酌道:“狼首浮雕……狼……西秦国建国之初,以狼为部族的保护神。”

  他点点头,“狼一直是西秦国的保护神,在西秦国,狼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上至国君,下至贩夫走卒,都以狼为保护神。”

  “你不是说生擒的那个女刺客自称是东楚国人吗?”

  “看来,本王也被她骗了。”

  慕容彧的黑眸阴鸷地眯起来,怪不得探子在东楚国寻找多日都一无所获。

  原来,那些女刺客,包括那个冷媚女子,是西秦国人。

  慕容辞的唇角滑出一丝冷笑,找遍了东楚国,接着把西秦国翻个底朝天,你的属下也够忙的了。

  次日,她睡到晌午才起身。

  用膳的时候,琴若来报:“昨夜的行动算是顺利,大部分人都受伤了。”

  慕容辞颔首,“你吩咐下去,这些日子都乖乖地待着养伤。”

  “是,殿下。”琴若浅浅一笑,“奴才按照殿下的吩咐,故意把那金镶玉片遗落。”

  “其实昨夜本宫在场,只是她们没看见本宫。本宫和慕容彧在一起。”

  “啊?”琴若和如意惊讶得不行,一脸的蒙圈。

  昨夜殿下不是早早地歇下了吗?什么时候出去的?怎么会和摄政王一起前往抢尸首的地方?

  慕容辞若无其事地进膳,并不打算解释。

  ……

  清元殿。

  经过薛神医的三日诊治,慕容承度过了危险期,虽然身子还很虚弱,但慢慢养着,还有天年可享。

  薛神医特别叮嘱,如今他这身子再也碰不得女色,否则便是自寻死路。

  因此,慕容承接受了这个血淋淋的现实。

  慕容彧见他吃了一碗半燕窝粥,道:“陛下气色不错,仔细养着会慢慢恢复的。”

  慕容承颇有悔色,“之前朕听信天风道长的谗言,妄想长生不老,把自己害成这样,差点儿赔上一条命,真是讽刺。御王,朕这身子打理不了朝政,家国社稷还需仰仗你。朕相信,你不会让朕失望的。”

  “臣绝不会辜负陛下的期望。”

  “好好好。朕乏了,你去忙吧。”

  慕容彧躬身一礼,退出天子寝殿。

  刚从清元殿出来,便有一个小内侍走上前,低声道:“王爷,贵妃有要事与王爷相商,请跟奴才来。”

  此时夜色迷离,月辉倾洒,慕容彧思虑片刻,跟小内侍走。

  来到水榭,小内侍自行退下。

  近处的绢纱宫灯流泻进来,水榭里幽暗而迷离。

  此时萧贵妃站在临水的美人靠前,身穿一袭娇红金线绣海棠春睡纹饰的华美宫装,嵯峨乌黑的宫髻插着两支镶着红玛瑙的金步摇,宝光流转。她的鹅蛋脸精心匀妆,艳若桃李,媚色天成,难怪把老皇帝迷得神魂颠倒。

  听见脚步声,萧贵妃知道朝思暮想的男子来了,欣喜地站起身,巧笑嫣然,身姿摇曳地迎上前。

  “王爷……”

  这一声娇媚的低吟,令所有男人筋骨酥软。

  慕容彧面冷如秋水,语声亦寒,“贵妃有何要事?”

  她早已按耐不住,直勾勾地看他,“王爷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如先坐下。”

  说着,她扶着他的手臂把他拉到美人靠。

  “贵妃若没什么事,本王要出宫了。”他冷冷地抽出手,面上没有半分暖色。

  “王爷,当初是你要本宫进宫伺候陛下的,如今王爷想要弃了本宫这颗棋子吗?”萧贵妃黯然伤心,凄楚动人。

  “你在后宫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就差一个皇后的名分,你还不满足吗?”

  “本宫要皇后的名分做什么?王爷不知么?本宫要的,从来都是王爷。”

  她索性剖开自己的心放在他眼前,美目含着泪光,盈盈欲坠,惹人怜爱。

  她深谙男子的心理,世间男子都有保护欲,看见娇弱含泪、楚楚动人的女子都会产生呵护之情。

  老皇帝如此,御王也不会例外。

  慕容彧的眸色冰寒到极点,“记住你的身份,不该想的,不要惦记;不该做的,千万不要做。这次本王不予追究,若有下次,本王绝不姑息!”

  萧贵妃好似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凄然后退两步,“本宫这么做,是想助王爷一臂之力。只要陛下驾崩,这大燕国不就是你的?”

  “若本王真有那心思,也不会靠女子铺路。”

  他漆黑若夜的瞳仁冷酷地收缩,全然不在意她的反应。

  她看着他那双似夜空寒星的眸子,轻咬下唇,心更深地沦陷了。

  她没看错人,她看中的男子拥有非凡的才干与睥睨众生的气度,拥有远大的鸿鹄之志,虽然略有自负狂妄,却胸怀万壑,不需要利用女子踏上至尊高位,让人敬佩迷恋。

  “我知道了。那王爷要我进宫,究竟想要我做什么?”

  “时机未到。没有本王的指示,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本王也保不住你!”

  慕容彧撂下一句冰冷的话,未曾看她一眼,扬长而去。

  萧贵妃痴迷地望着他渐行渐远,直至被黑暗吞噬,心道:

  王爷,大燕国的朗朗乾坤终究会被你踏在脚下,而我是那个与你并肩而立的唯一女子。

  ……

  初夏的夜晚浓如墨汁,凉风习习,书房里的烛火明明暗暗,飘摇不定。

  慕容彧坐在书案前,案上是一张画像,画中那女子纤眉如远峰,一双杏眸如凌晨芙蓉花瓣上的的朝露,清澈纯净,似含清香。

  看着看着,他觉得这双明眸好似活了起来,流露出几分倔强,气恼地瞪着他。

  想起那日在桃花巷遇到她,他的薄唇不由得勾起一抹愉悦的轻笑。

  外面有轻微的动静!

  接着响起有节奏的敲门声。

  “进来。”

  他扬声道,黑衣人推门而入,屈身行礼,“王爷,西秦国探子回报。”

  慕容彧的俊颜漫起欣喜之色,“可有找到人?”

  鬼影摇头,“探子回报,在西秦国国都暗中寻访三日,一无所获。”

  慕容彧面上的喜色渐渐消散,消失在无边的夜色里。

  “王爷,还要搜寻吗?”鬼影问。

  “继续找。直至找到为止。”慕容彧的脸庞冷如秋水。

  鬼影不敢问王爷为什么要找这个女子,身为下属,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服从和尽心尽力。

  不过这一次,他发现一向不表露情绪的王爷脸上布满了浓浓的失望。

  他悄然离去,消失在黑夜里。

  慕容彧清冽的目光落在画中女子冷媚的小脸,锋利如刀。

  即便你躲着本王,本王也会掘地三尺把你挖出来!

  不多时,无影来报:“王爷,凤凰楼逢三六九日开门营业,今夜凤凰楼灯火通明。”

  慕容彧剑眉飞扬,腾起高昂的兴致,“去瞧瞧。”

  不同于寻常的秦楼楚馆,凤凰楼位处较为僻静的街道,门面有二层楼,经营高端玉器。

  此时真正的凤凰楼里,灯火辉煌,光色旖旎,欢声笑语。

  宽敞的大堂里有一座圆形高台,八名舞伎和着悠扬的丝竹声跳着柔媚的舞,水袖飞旋,舞腰如柳。

  堂内坐着不少锦衣华服的客人,伴酒的不是如花似玉、风姿楚楚的妙龄女子,而是玉面粉唇、青涩娇羞的少年郎。

  窗边角落里坐着一个白衣翩然的粉面公子,悠然品茗,清冷的目光扫来扫去。

  不过,公子戴着一张精巧的金色面具,遮掩了鼻子以上的容颜。

  这时,一个妆扮入时的红衣女子袅袅婷婷地走来,她的鬓边簪着一朵小红花,更添几分艳色。忽的,她抬腿坐在桌上,飞旋如蝶,利落如风。

  “公子独自品茗,是否有烦忧?”

  嗓音妖媚,媚到了骨子里。

  PS:摇摇的新书《有只奸臣要篡位》已经发布上线,精彩有趣萌萌哒的萌宠文,跪求小仙女们移驾新书哦,或者把书放入书架,谢谢啦。

继续阅读:第011章:凤凰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