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情不自禁
端木摇2016-10-03 10:383,369

  一时之间,慕容辞想不到让他如何赔罪,只好道:“等本宫想到了再跟你说。”

  等她想到妙绝的法子,她一定好好地收拾他。

  行了一阵,她发现行驶的方向不是皇宫,貌似是御王府。

  “车夫,走错了吧,去东宫。”她往外喊道。

  “太子殿下,没错,回御王府。”车夫道。

  她瞪向慕容彧,一字字切齿道:“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

  慕容彧闭目假寐,“你的脸肿了,莫非你想肿着一张脸回宫?”

  慕容辞立即反驳:“这大晚上的根本看不清楚,不打紧。本宫要回东宫!”

  他蓦然睁眼,邪气地勾唇,唇角滑出一抹狐狸般奸诈的冷笑,“莫非殿下怕本王把你吃了?倘若你害怕,本王送你回东宫便是。”

  她再次气得吐血,暗暗磨牙,明明知道他故意激将,却还是掉入他设下的陷阱。

  抵达御王府,一路跟随他来到内苑。其实她不想去他的寝房,可是他会听她的吗?

  慕容彧示意她坐下,接着从柜子里取出一只白瓷瓶。

  他坐在她身旁,把瓷瓶里的伤药倒在手心,慕容辞瞧出他的意图,连忙道:“我自己抹药便可。”

  他竟然为她上药,这不是很诡异吗?

  她冷不丁地打了个寒战。

  “安分点儿。”

  说着,他用食指和中指沾取些许伤药,抹在她的左脸,举止笨拙,却很轻柔。

  她竟然从他的语声里听出一丝温柔,一定是她的幻觉!

  想起前不久就是在这个寝房里,他把她扣在床榻,激烈地冲撞,粗暴地索取……

  刹那间,滔天的羞愤与屈辱填满了心间,使得她的柔腮浮现一抹诡异的红晕。

  慕容彧一边给她抹药一边凝视她,她的水眸如美玉明润,似明珠莹然,光华流转,焕发出动人的情致,生生地逼退了烛辉与月色。

  虽然殿下的左腮红肿了,但丝毫不影响天生的俊俏秀美。

  桃腮,粉唇,挺鼻,蛾眉,额头……近看之下,女子的阴柔之美更甚,明艳照人。

  他的心忽的揪起来,呼吸越来越急促,好似入了魔障,抽身不得。

  那种想要亲她眸、吻她唇的冲动那么强烈,那种光是想想就心笙摇荡的膨胀感把他逼得身躯紧绷,不能自已。

  陡然,他生硬地往后退,“自己抹药。”

  粗噶暗沉的声音出卖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慌乱,惊惶,不安。

  其实,慕容辞也好不到哪里去。

  方才靠那么近,她好像听见了自己的心跳声,好像也听见了他的心跳声,那么清晰,那么激烈,好像快跳出胸腔了。

  此时,她的双腮绯红一片,更添几分诱人的媚色。

  “这是上好的伤药,明日便可消肿。”

  慕容彧故意把声音提高了些,显得沉朗。

  方才一定是错觉。

  他怎么可能有龙阳之好?

  慕容辞“哦”了一声,心里懊恼得很,方才胡思乱想什么?

  摄政王是她的头号敌人,是她整肃朝堂最大的绊脚石,她怎么可以在他面前有一丝一毫的失神?

  气氛有些沉闷。

  她在脸颊匆匆抹了几下,然后把白瓷瓶收好,“多谢王爷赠药。本宫先回宫了。”

  对了,莫非他提出在凤凰楼演那场戏的目的就在于此?

  他会不会这么无聊?

  慕容彧道:“本王送你回宫……”

  “三叔……三叔……三叔……”

  尖利的叫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含着滔天的愤怒。

  慕容辞觉着这声音跟慕容诗的声音有点像,算算时辰,容澜应该是放了她。

  慕容彧刚打开房门,慕容辞就一阵风似的冲过来,委屈地哭喊:“三叔,他们欺负我……”

  声音哽咽,却没有泪水下来。

  慕容辞讥诮地冷笑,这个御王府的大小姐不会善罢甘休的。

  “谁欺负你?”他淡漠地问,她偷偷回京,他还没问责呢,自己倒跑上门来了。

  “那个鸨母……凤凰楼的人都欺负我……”慕容诗拉着他的玄色广袂,可怜兮兮地倾诉委屈,“凤凰楼的鸨母把我关在一间暗房……还绑住我的手脚……那暗房很黑,我叫得声音都哑了,他们就是不放我出来……”

  “现在不是放你出来了吗?”

  “三叔,他们欺负我……你看我的手腕和脚腕都受伤了,疼死了……凤凰楼的鸨母连我这个端柔郡主都敢囚禁伤害,太无法无天了……三叔你一定要为我出口恶气,把凤凰楼查封了,让他们在京城再也无法立足……”

  大颗大颗的泪珠从她的秀眸滚落,好不伤心悲愤。

  说到后面,她娇媚的小脸狠厉起来。

  慕容彧的黑眸寒气森森,“你一个姑娘家去凤凰楼做什么?谁让你回京的?本王不是说了吗?没有本王的指令,谁也不许回京!”

  慕容诗畏惧地垂头,这才意识到这招对三叔根本不管用。

  慕容辞见她局促不安,心里冷笑,看来这个端柔郡主只怕一个人——她的三叔。

  “王爷何必发这么大的脾气?”

  慕容辞缓步走出去,“端柔郡主年少贪玩,回京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慕容诗抬眸看来,昏黄的灯火落在秀眸里,遽然焕发光彩。

  这位是……太子?

  五年不见,殿下越发玉树临风、风度翩翩了。

  此时此刻,她更慌乱无措了,心快跳出嗓子眼了。

  “三叔,我乏了……我的手好痛,我先回去歇息了……”

  她飞奔离去,一溜烟的就没影了。

  之后,慕容辞也匆匆离去。

  ……

  寝殿里烛火幽明,琴若站在床边,看着殿下的小脸绷得越来越紧,眼里的怒火越来越旺。

  看来容澜查到不少事情。

  “这些都是关于四大世家的事情?”她低声问道。

  “嗯。”慕容辞把薄纸一甩,明眸冷眯,“天子脚下,朝堂之上,竟敢作奸犯科,这四大世家的胆子真肥。”

  琴若接过薄纸匆匆扫了一眼,了解了大概,也是震惊非常,“丞相府宫家,太尉府杨家,庆国公唐家,荣国公方家,每一家所犯下的罪不止一两桩,虽然不足以诛九族,但足以抄斩。”

  慕容辞气得满目阴郁,不想说话。

  琴若沉思踌躇半晌,道:“以摄政王的本事,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收不到。”

  “慕容彧怎么可能不知道?五年前他回朝没多久就总揽朝政,四大世家怎么可能眼睁睁地任由他凌驾于他们之上?四大世家个个都是狡诈的老狐狸,岂会轻易地把朝政大权拱手让人?本宫猜想,慕容彧抓到四大世家的把柄,握着他们作奸犯科的罪证,那四个老匹夫才不敢轻举妄动,任由他把持朝政。”慕容辞一边思索一边分析道。

  “殿下分析透彻,句句在理。”琴若深以为然地点头,又不解地问,“可是,都五年了,为什么摄政王还让他们胡作非为?毕竟四大世家所做之事不少都危害到朝廷。”

  “一来,四大世家根基深厚,势力盘根错节,在朝中威望甚高,倘若他们连成一线,沆瀣一气,慕容彧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将他们连根拔起。二来,此事牵连甚广,牵一发而动全身,或许慕容彧根本不想动他们。只要他坐稳摄政王的位置,对他没有威胁,他何必去动他们?”

  “话虽如此,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假若四大世家暗中部署除掉摄政王,摄政王也是孤掌难鸣。”

  “说不定四大世家早就出手过,只不过摄政王依然站在丹墀之上傲视群雄,摄政为王。”

  慕容辞勾起一抹冷笑,明眸凝聚起一束骇人的寒光:

  慕容彧,无论你有什么企图,本宫一定会砍下你的人头祭旗!

  次日。

  慕容彧的伤药果然好用,慕容辞起身后脸颊就消肿了。

  用过午膳,她正要去书房,却听如意说端柔郡主在外求见。

  端柔郡主来做什么?

  不多时,慕容诗进殿。她打扮入时,身穿华美的桃红色宫装,是个娇媚的小美人。不过,她螓首低垂、羞答答的模样跟昨夜判若两人呢。

  “拜见太子殿下。”

  她敛衽下拜,盈盈楚楚,颇有一种动人的情致。

  慕容辞玩味地盯着她,到底是经过宫里老嬷嬷调教的宗室女子,正经起来礼仪周全。

  “免礼。”

  “谢殿下。”

  慕容诗站起身,缓缓抬起水灵妙目,直视太子。

  太子真俊呢!

  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俊美,芝兰玉树般不可方物,正是她心目中的夫君。

  “没什么事就回王府去吧。”慕容辞懒得应酬她。

  “殿下……我……”慕容诗深深地吸气,鼓起勇气坚决道,“殿下,我要做你的太子妃。”

  慕容辞差点儿噎住,看见她神色坚定,好似不在开玩笑,忽而朝她走去,步步进逼。

  慕容诗步步后退,直至后背贴着大殿的朱门才止步。

  她的心如小鹿乱撞,有点害羞,又有点害怕,还有点兴奋。

  “你想当本宫的太子妃?”慕容辞的左臂按在朱门上,把她锁在狭小的空间里,邪气地挑眉,“只怕你三叔知道了,会大发雷霆。”

  “三叔管不到我,我的姻缘我自己做主。”慕容诗的秀眸神采奕奕,目光更坚定了。

  “你有什么本事让本宫另眼相看?”慕容辞勾起她的下巴。

继续阅读:第014章:一定要嫁给太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