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光明正大地挖墙脚
端木摇2016-09-26 08:003,231

  慕容彧把她抱到有台阶的地方,让她坐下来,“脚崴了?”

  这一抱,非常的诡异。

  触感柔软,身姿轻盈,他只觉得太子身上的每一处地方都柔软如女子。

  再加上太子眉眼清秀,那剪水双瞳春波流闪,那薄唇好似染了嫣红,那桃腮粉颊,那身骨纤弱,一个可怕的念头从他的脑海闪过:莫非太子其实是女儿身?

  看见他要看看自己的右足,慕容辞连忙把脚缩回来,“不用了,只是小事。”

  “脚崴了可不是小事,倘若伤到筋骨,要休养半个月才能正常行走。”

  慕容彧握着太子的右足,虽然穿着白色罗袜,却像女子的巧足般精致纤巧。

  这瞬间,他忽然很想解下罗袜看看太子的足是不是真的那么玲珑。

  “疼疼疼……你轻点……”她倒抽冷气,眉心蹙得紧紧的。

  “回头到本王府里上点药,过几日就没事了。”他轻柔地转动了几下这只纤巧的右足。

  “不那么疼了。”

  她匆忙地套上锦靴,在他看来,她的举动慌乱无措,好像在躲避什么。

  这时,考核结束了,天下第一庄的管事容湛站在北首中央扬声道:“多谢诸位莅临,今日的考核到此结束。三人通过考核,成为天下第一庄的名士。他们分别是天下第一神偷白公子,天下第一幻术师杨公子,天下第一口技师苏姑娘。今后,三位将享受天下第一庄为你们提供的所有一切。”

  庭院响起热烈如潮的掌声。

  白公子、杨公子和苏姑娘抱拳向众人示意。

  慕容辞颇为安慰,幻术师是奇人异士,正是她想网罗的人才,神偷也不赖,说不定以后能派上用场。

  这时,慕容彧走过去,步履沉稳而张扬,踏着一地的明媚日光。

  她暗道不妙,他想做什么?

  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他是什么人?

  看着气度不凡,颇有来头。

  “白公子、杨公子、苏姑娘,在下十分仰慕你们的才干。”慕容彧客气地点头,并没有端着摄政王高高在上、睥睨众生的架子,“在下求贤若渴,诚恳地邀请三位到御王府做客。”

  “原来是摄政王,小人失礼了。”杨公子立即屈身行礼,十分恭敬。

  白公子和苏姑娘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不仅容湛脸膛发黑,慕容辞也气得脸上乌云密布,暴风骤雨将至。

  该死的慕容彧!竟敢挖她墙角!

  慕容彧往那里一站,不仅自带光环,而且令天地失色、日月无光。

  那雍容尊贵的气度,那磅礴凌厉的气场,秒杀一切。

  “三位公子,今夜御王府设宴,本王恭候大驾。”

  他的嗓音沉朗豪气,令所有人好感顿生。

  民间百姓对昏庸荒淫的皇帝怨声载道,却对总揽朝政、勤勉政务的摄政王赞誉有加。此时他摆出一副礼贤下士、求贤若渴的姿态,让天下所有名士为之倾倒。那三位奇人异士,自然点头答应。

  慕容辞恨得牙痒痒,恨不得一脚把他踹到天边去。

  容湛走下来,俊脸冷冷,没有半分惧色,“王爷这样做,似乎有点不妥吧。”

  慕容彧摆出一副“光明正大挖墙脚”的姿态,道:“本王十分仰慕贵庄庄主,容公子不知可否引见一下?”

  “这……”容湛迟疑的目光转向慕容辞,“王爷,敝庄庄主今日不在庄内。”

  “其实,跟容公子协商也是一样的。”慕容彧的黑眸闪过一丝兴味。

  “王爷,请。”容湛摆手邀请。

  “哦,本王还有一位好友。稍等。”

  慕容彧走回来,对慕容辞道:“你不是对天下第一庄也有兴趣吗?一起吧。”

  她还没发表自己的想法呢,他就霸道地揽着她往前走。

  慕容辞的体内怒火熊熊,又要面不改色,摆出一副“受人照顾”的模样。

  不过,她总觉得他是故意的,趁机占便宜。

  他揽着她揽得相当的紧,好像怕她摔了,几乎把她提起地面,又恨不得把她抱起来似的。

  众人看着摄政王搂着一个俊秀的少年,举止亲密,不由得瞪大双目,议论纷纷。

  在燕国,断袖、娈童之风颇为风行,只是没摆到台面上罢了。

  “摄政王回朝五年,并没有迎娶哪家闺秀,莫非摄政王有龙阳之好?”

  “小声点儿。摄政王的确没有迎娶王妃,听闻王府里连个侍妾也没有。”

  “不会吧,摄政王血气方刚,竟然连个侍妾都没有,不会是那方面不行吧。”

  “你找死吗?这种话你也敢说?”

  在万众瞩目下,慕容彧揽着慕容辞从容离去。

  慕容辞暗暗叫苦,却又没有理由推开他,毕竟脚踝那么疼,根本走不了。

  该死的慕容彧!他绝对是故意的!

  到了内苑,他不知哪根筋不对,索性抱起她,而这样抱着一个人丝毫不影响他前进的速度,不仅步履沉稳,而且大步流星。

  容湛不由得侧目,心里偷乐,这画风有点清奇。

  慕容辞崩溃地扶额,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看见容湛诡异的神色,就知道她这么一个“男子”被另一个男子抱着画风是多么的诡谲。

  “王爷,放本宫下来。”她恨得几乎咬碎自己的牙齿。

  “马上就到了。”

  其实,慕容彧是有目的的,再次真切地感受一番太子的身躯。

  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温香软玉。

  不过,或许太子的容貌和体格承袭了故去的继皇后,才长了一副女子之相。

  容湛把二位贵客请进大厅,吩咐下人奉茶。

  慕容彧把她放在一张椅子上,接着坐在一旁,“不知庄主何时才会回来。”

  倘若目光可以杀人,慕容辞早已杀死他千百次。

  “王爷来得不巧,庄主刚刚外出,没有说何时回来。”容湛俊眸微闪,不着痕迹地看她一眼。

  “传闻庄主喜欢云游四海,当真如此?”慕容辞明白他的意思,问道。

  “确是如此。”

  下人端上茶水,他请贵宾用茶。

  慕容彧的黑眸精光闪烁,“本王一向仰慕庄主的头脑与胸襟,不知庄主有没有出让天下第一庄的打算?”

  容湛心神一跳,“王爷的意思是……”

  慕容辞震惊得脑仁疼,该死的慕容彧又想做什么?

  “只要贵庄归顺本王,本王保证,庄内一切如旧,而贵庄将有一个依靠。有了御王府的支持,贵庄无需担心钱银等任何方面的短缺,前途更加光明,成为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庄’。”慕容彧俨然纵横捭阖的谋略家,指点江山。

  “这……”容湛不由自主地看向慕容辞。

  慕容辞再次气得吐血,他竟然要整个儿收了天下第一庄!

  他这是光明磊落地挖墙脚?

  她辛辛苦苦经营五年的天下第一庄,他动动嘴皮子就想夺去?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他这么不要脸的。

  “待庄主回来,还请容公子禀告一番。本王恭候佳音。”慕容彧剑眉飞扬,意气风发。

  “王爷,我可以肯定地跟您说,天下第一庄是庄主的心血,不会轻易地出让。”容湛客气道。

  “本王相信,本王开出的条件,庄主会有兴趣。”

  “不知王爷开出什么条件?”

  “待庄主回来,本王亲自跟他说。”

  “也好。”

  再闲聊几句,慕容彧告辞。

  容湛道:“这位公子似乎受了伤,敝庄有药酒,我让下人去取来。”

  慕容辞连忙道:“好好好,劳烦容公子。”

  很快,下人取来一瓶药酒。她正要倒出一点在手心,却被一只手夺过。

  慕容彧拿过药酒,“本王帮你吧。”

  她怒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打爆他的头:谁要你多管闲事?

  “不用了,本宫自己来就行了。”

  “乖乖坐好。”

  他霸道的语气不容抗拒,把药酒倒在掌心,接着解下白色罗袜,白皙如雪、纤巧如玉的右足就这么展现在两个男子面前。

  慕容辞冷厉地瞪向容湛,那吃人的表情表示她现在非常不爽,快气炸了。

  容湛忍俊不禁,偷偷地摆手:这不关我的事,我也是一片好心为你着想,谁知道这个摄政王对你这么好,亲自为你擦药酒。

  慕容彧把掌心的药酒擦在纤足,用了三成力道揉着。

  太子这纤足的确很像女子的双足,揉起来细嫩柔滑,手感非常的美妙。

  有那么一瞬间,他颇为享受,好像这只玉足的主人是一个曼妙女子。

  容湛又是斜眼又是半眯着眼,不敢看,这画面太美。

  慕容辞心里哀嚎,感觉舒服了一些,连忙道:“好了,不疼了。”

  慕容彧站起身,把药酒还给容湛,“多谢。”

  容湛道:“王爷客气了。”

  接下来,她坚持自己走,即使脚踝还是蛮疼的。

  走出天下第一庄,她忽然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如何回城?

  摄政王在旁,她不能坐天下第一庄的马车。

继续阅读:第007章:温香软玉在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