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天降血玉
端木摇2016-10-07 08:293,361

  杨公子补充道:“珈蓝古国已经湮灭六十载,其幻术必然已经失传。”

  慕容彧挥挥手,杨公子躬身退下。

  不多时,无影进来,问道:“王爷,杨公子的话能当真吗?”

  慕容彧沉思半晌,道:“幻术是珈蓝古国三大秘术之一,即使幻术传人尚在人间,也不会轻易施展幻术。”

  无影道:“那属下传令下去,继续搜寻三大秘术的消息。”

  他退下之后,慕容彧拿起案上的薄册子《珈蓝记》,昏黄的灯影在他的俊脸流闪,光华幽微,暗影绰绰。

  珈蓝古国,他志在必得。

  ……

  奉天殿是供奉慕容氏皇族列祖列宗的神牌的宫殿,有宫人守护打理。

  平时,奉天殿庄严肃穆,鲜少有人来,寂静得很,只有祭祀的时候才会热闹一些。

  这日早间,不少宫人聚集在殿前,围成一个圆圈,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圆圈中间,隔开一段距离看着议论纷纷。

  “好吓人呐。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一个宫女靠着同伴瑟缩着身子,满脸惊恐。

  “好像是玉。”一个内侍猜测道。

  “应该是血玉。”另一个内侍补充道,“我在贵妃的昭阳殿库房当差,见过血玉。”

  “血玉极为珍稀,为什么奉天殿有这么多玉?而且这些血玉好像正在流血,太可怕了。”宫女害怕得瑟瑟发抖,不敢再看。

  “总管大人到了!”不知是谁喊了一句。

  围观的宫人立即散开一个缺口,纷纷躬身拜见:“总管大人。”

  内侍总管刘安挽着拂尘大步流星地走过来,后面跟着十个小内侍,威风八面。

  他五十来岁,头发大半已经花白,一张布满细纹的脸气色红润,眉眼板着,流露出几分威严。

  他一撩拂尘,拿捏着尖细的嗓音,“都散了都散了。”

  宫人们纷纷后退,少数几个散了,回去干活。

  刘安看着地上那些散落的血玉,稀奇地吸气,大惑不解。

  他扬声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哪个最先发现的?奉天殿供奉何在?”

  一个年约五十岁的内侍疾步走来,躬身道:“总管大人,奴才是奉天殿的供奉晋升,这位是小银,跟奴才一起在奉天殿当差。今日一早,奴才和他打扫奉天殿,打扫完了就发现这些东西。”

  他身旁的年轻内侍小银年约十八岁,长得眉清目秀,唇红肤白。

  虽然他低着头,不过可见其刚柔并济的脸部轮廓。

  刘安身边正得宠的小内侍小英子在他耳边低声道:“总管大人,这事儿了不得。若是在别的宫殿出现这些不吉利的东西倒还好说,这里可是奉天殿,是供奉祖宗的地方。这些血玉凭空出现,还流了这么多血,必定不是小事。慎重起见,奴才觉得应该向萧贵妃和摄政王禀报。”

  刘安拍拍他的肩,“你的脑子终于机灵了一回。”

  小英子提醒得好,这件事看似不打紧,但这里是奉天殿,万一出了大事,他担待不起。

  于是,他立即差人去禀报萧贵妃和摄政王,顺便也派人去禀报太子。

  不多时,太子匆匆赶来。

  这几年老皇帝荒淫昏庸,朝堂政事都交给摄政王,内宫事务由萧贵妃和内侍总管打理。因此,刘安在这五年里势力坐大,自成一派,并且与萧贵妃暗地勾结,对草包太子一向不那么尊重。

  眼见太子来了,他只是象征性地行了个礼,心里琢磨着草包太子竟然会来。

  宫人已经四散开来,窃窃私语。

  慕容辞盯着那滩猩艳的血水,二十多枚形状各异的血玉躺在血泊里,可谓触目惊心。

  如今已经是初夏,骄阳当空,天气渐热,这些血水被日头一照,开始凝固发黑。

  她蹲下来,伸出一指想要沾取些许鲜血,琴若连忙阻止:“殿下别碰,小心有毒。”

  慕容辞不予理会,指头沾了些许鲜血,凑近鼻子闻了闻。

  这是人血!

  她示意琴若,琴若扬声道:“奉天殿供奉何在?”

  晋升带着小银连忙过来,叩拜行礼。

  “什么时候发现的?”慕容辞问。

  “奴才打扫完奉天殿,大约是辰时三刻,就是辰时三刻发现的。”晋升回道。

  她算算时辰,此时巳时刚过不久,那就是距离发现的时候还不到半个时辰。

  琴若问道:“你们发现的前后,有没有发现奉天殿附近有什么不寻常的事?”

  小银摇头,晋升回道:“当时奴才和小银打扫奉天殿,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寻常的事。”

  慕容辞给琴若打眼色,然后往奉天殿走去。

  琴若跟几个宫女拿来几块丝帕,抱了两块血玉准备带走。

  奉天殿前为正殿,后为寝殿,甚为宏伟。慕容辞仔细地看了一遍,没发现不寻常的东西。

  出来时,她看见慕容彧正好赶到。

  慕容彧立于初夏灿烂的日光下,整个人笼罩在一圈淡淡的金色光晕里,恍若神祇。

  他朝她望过来,黑眸微眯,那张鬼斧神工的俊脸宛若初晴云岚般明净清透,倾绝众生。

  只是一瞬,仿佛一年那么漫长。

  他转头吩咐刘安:“派人去大理寺,请大理寺卿顾大人来。”

  慕容辞本想过去看看,但还是忍住了,折往东侧。

  慕容彧看见她往东侧去了,便蹲下来,冷冽的目光落在那滩血水上。

  奉天殿没有东西配殿,因此东西两侧都是树木草地。慕容辞慢慢走着,不放过一寸角落。

  忽然,她在西侧草地上发现了几个浅浅的脚印。

  脚印所在的地方正好绿草稀薄,因而清晰地显现出来。

  她把自己的脚轻轻地放上去对比,这脚印比她的脚大一些,应该是男子的脚印。

  或许,这组脚印是犯事者留下来的。

  那么,犯事者是男子?

  此外,再没有其他发现。

  慕容辞回到事发现场,大理寺卿顾淮带着大理寺少卿沈知言匆匆赶来。

  “下官拜见太子殿下,拜见王爷。”他们屈身行礼。

  “免礼。顾大人、沈大人快瞧瞧。”慕容彧道。

  顾淮也是蹲下来察看,沈知言走向慕容辞,清俊的脸庞浮着一缕清风般的笑意,“殿下有何发现?”

  慕容辞瞪他一眼,“做正事。”

  他立即收敛笑容,认真地察看那滩血。

  慕容彧看见他们言笑随意,忽然觉得日光有点刺眼。

  沈知言是太子太傅沈青桐的嫡长子,比太子年长四岁,不过自小便是太子的伴读,二人交好,情谊甚笃。

  虽然他年仅二十二岁,但偏好侦破凶案、验尸追凶,四年前帮京兆府侦破了五起要案,顾淮赏识他的才干,破格录用他,这几年他步步高升,如今已经是大理寺少卿。

  太子太傅沈家的嫡公子,相貌堂堂,清湛温雅,玉树临风,招惹了多少闺阁女子的青睐。然而,那些女子听闻他喜欢摸那些尸体查验一番,就吓得花容失色,纷纷退散。因此,如今他尚未娶妻。

  顾淮了解了基本情况,低头寻思。

  “殿下,王爷,大人,这是人血。”沈知言笃定道,徒手拿起一块血玉对着日头研究了一番,“这的确是血玉。血玉极为罕有珍贵,奉天殿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血玉?”

  “即便是宫里的库房也只有五枚血玉。”慕容彧剑眉微蹙。

  “殿下方才在四周察看了一番,不知有何发现?”沈知言问道,取出一块黑布把两枚血玉包起来。

  “奉天殿内外没什么发现。”慕容辞的小脸被日光笼罩,明眸熠熠生辉,“这血水极为新鲜,可见是从人身上弄出来不久。从血水量来看,应该是有两个人的血量。”

  “殿下分析透彻,下官佩服。”他拊掌灿烂地笑,拍马屁拍得太明显,与他清湛温雅的形象特别的不符。

  顾淮清咳一声,沈知言才敛了笑容,不过一点儿也不在意。

  慕容彧眸色冷沉,“这必定是有人把这些血玉和鲜血放在这儿,故弄玄虚,只是不知有何企图。”

  他到底是讶异的,太子的头脑还不错嘛。

  顾淮拱手道:“王爷放心,下官定当查个水落石出。”

  “是天降血玉……真的是天降血玉……”

  四周围观的宫人里突兀地爆出一道尖利的声音。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那边,顾淮扬声问道:“何人喧哗?若有发现,站出来跟本官说个明白。”

  一个宫女瑟缩着走过来,对着众位高位者行礼,然后道:“奴婢是六尚局宫女,两日前,奴婢跟着印尚宫出宫采办,无意间在街衢听见几个七八岁的孩童吟唱歌谣,歌谣里便有血玉……”

  “歌谣你还记得吗?唱出来给我们听听。”沈知言道。

  “奴婢记得。”那宫女清唱起来,“月光光,照地堂,血玉现。月光光,照地堂,雨漫天。月光光,照地堂,鱼食人。月光光,照地堂,玉窃国。”

  慕容辞暗暗思索,京城怎么会突然出现这种歌谣?

  慕容彧面寒如铁,似在沉思。

  “这歌谣还挺好听的。”

  沈知言的笑容灿烂迷人,却在看见顾淮板着的冷脸时,笑容立马消失了。

  那宫女道:“奉天殿出现这么多血玉,不就是歌谣里唱的吗?”

  PS:新书娇嫩,还请看书的朋友多多呵护支持哈,记得把书放入书架哦。

继续阅读:第016章:血玉不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子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