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腹黑不过
一弯月2016-10-01 10:002,304

  圣华贵族学院,飘飘忽忽一天很快过去。

  傍晚时分,阳洛天忙不迭朝圣华湖边的咖啡厅奔去。

  天色已经微微暗下,湖边柳树枝幽幽晃动,湖水波纹阵阵,阳洛天哼着小曲儿横穿过青草坪,来到霓虹灯初现的湖边那幢漂亮的小建筑。

  The。sunshine----她打工的地方。

  门铃轻响,古朴柜台前的老人抬起皱纹微布的头,和蔼笑着:“小天,你来得真准时。”老人灰褐色的衣裳素净,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看着俊美的少年越走越近。

  “我马上去准备开店,坤叔你先忙着。”

  阳洛天将包搁在柜台角落,自来熟地穿上waiter服饰。拉开霓虹灯、整理桌椅,像模像样。

  这间咖啡厅别具一格,每天只有晚上七点到十点开张,咖啡种类不多却卖的奇贵,咖啡屋里的装饰风格又太穿越古朴,唯一的店员居然还是个半只脚踏入棺材的酷酷老大爷坤叔。如此高冷傲娇充满资本主义毒瘤的店,每晚的生意居然还挺不错!

  阳洛天嘀咕着,每天上班三小时,每月得钱三万块,顺便包晚餐。这种独一无二的烧钱店,真不知道店主是何方暴发户傻x。

  很快,顾客渐多。阳洛天留了个心眼,发现上帝们大多数都是漂亮的女学生,个个涂脂抹粉,顾盼生姿,甭提多动人。这家店里除了自己就只有那位年过半百的大叔,阳洛天转着黑眼珠子偷瞄着柜台前风姿依旧的老男人……

  阳洛天端着咖啡杯四处溜达,搁这里,放那边。女生们很快发现此处亮点,这位穿着白内衫黑外套的waiter,身姿挺拔,模样俊逸,一时间------小服务员阳洛天很忙……

  “服务员,再来一杯玛奇朵~”阳洛天屁颠屁颠端过去。

  “小哥,我要你的电话--哦不,一杯黑咖啡,顺便给个电话呗。”

  “waiter~转过来……看镜头~茄子~”

  好不容易折腾到十点,好说歹说才把最后一位激动的姑娘劝走。阳洛天一抹额头汗水,接过坤叔送来的温水咕噜咕噜一饮而尽。

  “坤叔,我申请加工资。这哪是让我当服务员,分明是相亲大会,可不忙死我。”

  老人和蔼笑笑,“我和小宇说说,那孩子心地善良。”

  “行,就这么说定了。”

  一听涨工资有保障,阳洛天眉毛高翘着,笑眯眯将洗干净的咖啡杯端进里屋的橱柜。嘿嘿,果然有钱人的工资就是好赚。阳洛天将精致咖啡杯放进玻璃橱,一边想着这位所谓的幕后老板。

  无意中找到这间咖啡厅,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居然被收留着打工。再看看这间咖啡厅,占地不广,装饰精美奢侈,天然傲娇高端大气。不知怎么地,阳洛天就想到某个人……刚才坤叔说,这家店的主人叫---小宇。

  小宇、小宇……

  阳洛天无意识想了想,猛然想到了什么。

  我去!

  阳洛天忙撒腿跑出去,果不其然,门铃一响,某个小白脸惊悚地出现在她眼里。

  谁说世界很大?她千逃万逃想要避开未婚妻,未婚妻就横空出世;她看到小白脸就浑身难受,偏偏早晚都要目睹悲剧。

  列衡宇深蓝如天空的眸子微微一眯,淡漠瞥了眼阳洛天。

  阳洛天浑身都是凉飕飕的,仿佛掉在冰窟里冻了个来世今生。

  “哟,小宇~这位就是我和你说的那位踏实肯干、温和有礼的小少年,阳洛天。他今儿第一天上班,勤勤恳恳甭提多好了。”可怜毫不知情的坤叔,丝毫没留意两人之间徐徐燃烧的战火。

  踏实肯干……

  温和有礼……

  “店里不需要人手。直接解雇。”冰冷冷没有丝毫温度的话。

  坤叔和蔼可爱的笑容,凝成咖啡杯上的咖啡渍。

  “小爷吃苦耐劳、外貌利国利民符合可持续发展。今天有十几个小姑娘多点了好几杯咖啡,就是因为小爷美貌。”阳洛天哼哼鼻子,双手抱拳直视前方的冰块,“小白脸,你丫凭什么解雇我?你这万恶的资本家。”

  就这么粗暴地再次杠上了。

  列衡宇淡然瞥了眼阳洛天,徐徐道来三大原因:“第一、我不想让你给校医院增加住院率。”阳洛天仰头。

  “第二,彬彬有礼一时,不代表一辈子。”闻言,阳洛天捏拳头。

  “第三,太丑。”

  阳洛天差点就要踹过去!

  “窝草,列衡宇你节操是不是掉到马桶被冲到太平洋了!”

  最后憋着一口气,从兜里摸出一张四折八折的纸张,举到小白脸眼前,晃悠悠炫耀道:“可惜已经和坤叔签约了,从从四月到十月。中间不得无故解约,违反者赔偿金---哦,我看看,啧啧,一百万呢~小白脸,给我一百万我就走人。”

  列衡宇睨了一眼合同,余光瞥向一脸祈求的坤叔以及满脸“快解雇我吧拿到一百万小爷就走人绝不反悔你求我我也不留”的阳洛天。

  有的是对付你的法子。列衡宇淡淡想。

  ————————————

  阳洛天最近过的很悲催,一边准备着运动会决斗,一边咬牙忍受高冷的小白脸明里暗里的施压。

  她不明白,为什么每晚12点会响起催魂招魂般的幽怨钢琴曲,那丫半夜不睡觉爬起来弹钢琴!弹地还是哀怨婉转的鬼调子,阳洛天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浑身冷汗直流,总觉得有女鬼趴在她窗边。

  好几次忍不住,阳洛天掀开被子就踹开东边那扇门。

  结果那货阴着脸,冰冷招魂似盯着阳洛天,“你如果打断我弹琴一次,我扣你一天工资;打断两次,扣你一个月;打断三次,直接走人。”

  阳洛天憋屈地回头,闷在被子里不断思考人生。

  很早以前,阳洛天以为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做数学时只会写个“解”、翻答案时只有个“此题略”、语文课本后惊悚地写着“背诵全文”、以及白落雪逼自己女儿娶别的女人。

  如今才知道,生命中最痛苦的经历,莫过于拿小白脸发的工资养家糊口、吃小白脸的讽刺度日如年、同住一个屋檐下半夜听招魂曲做恶梦。

  她无比期待着运动会来临,解她脱离苦海。

  三个星期,就在阳洛天憋屈的期盼中,终于龟速度过。

  彩旗飘飘,晴空万里,她涅槃的日子终于来了!

继续阅读:第11章:从前有个阳洛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鱼恋爱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