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暴走的少年
一弯月2016-09-27 10:002,357

  当夜,阳洛天顶着夜色苍苍回到公寓。

  她需要打工,老爸太不争气,瞒着老妈攒下来的私房钱不到六千万,阳洛天把这笔钱大半挥霍到租房子上。圣华贵族学院是钞票焚烧炉般惨绝人寰的极品地,她理财能力太低,要在这地方好好活下来,不得不出卖色相、哦不、出卖劳动力去养家糊自己。

  好在她有一副花见花开、第一印象满分的皮囊,在这个颜值就是一切的时代,她无比顺利地在校内圣华湖边的咖啡厅里找到了个waiter工作,明儿下课后就去上班。

  眼前豪华别致的公寓坐落在小院氤氲芬芳中,梦幻的像城堡。她不禁感慨万千,她是住着皇帝的宫殿,吃着贫民的剩饭……一切都怨那叫列衡宇的混蛋!

  阳洛天捋捋牛仔衣,跨步走进皇帝的宫殿。听管理员说,这公寓已经有个学生租住另一半,这学生长得极好又温和有礼,大伙儿都喜欢他。

  话说阳洛天生性不安分,脾气火爆,骨子里却是善良,识她本性的人都奉为真理。

  如果有个温和有礼的舍友,阳洛天摸摸下巴想,她皇恩浩荡勉强能接受。阳洛天带着轻飘飘的思绪,推开白色大门……

  楼上,东屋。

  别致休闲、落落大方的房间里,左手持铅笔在做曲谱上流畅自然而动,右手食指轻轻敲击在桌上。温和的灯光洒在他细碎黑发上,温柔抚摸着他俊美绝伦的侧脸。桌边白色花瓶里,静静绽放着星星点点的满天星,每朵星星都近乎痴迷地凝视着那沉浸在音乐里的少年。

  无声的旋律幽幽飘在耳畔,他轻哼着小调,铅笔沙沙滑落一片细腻的音符。

  光阴微凉,缓缓流淌。

  最后,他合上曲谱。蓝色封面上,流畅笔锋龙飞凤舞写着:

  春日·爱·协奏曲

  列衡宇唇角轻勾,走出东屋。

  他听到楼下窸窸窣窣的响动,约莫是传说中他那位温和有礼的舍友回来了。列衡宇靠在白栅栏上,深邃眼眸望向楼下客厅。楼下客厅里有一个穿着牛仔衣的少年,他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东西,脑袋四处晃动。亮晶晶的眼眸四处晃动,颇有灵气。

  第一眼,印象不错。那少年模样相当俊俏,身长玉立,干劲十足。

  列衡宇饶有兴致地继续观摩着,那似乎是个挺温和的男子。有这样的舍友,应该-----

  楼下的阳洛天终于找到今天中午吃剩的面包了,不知哪个混蛋把它扔到角落的小桌上,差几厘米面包袋就掉到小桌边的垃圾桶。

  阳洛天饿极了,三口两口将面包塞进嘴里,砸吧砸吧舌头意犹未尽,又去接了一大杯水,咕噜咕噜灌进肚。几片面包配一杯热水,总算吃个半饱。

  阳洛天心满意足转过身,打算上楼拜见周公。一抬头,她看见白栏杆上瞠目结舌的男人……

  ————————————————

  当夜,乔英宰浑身酸痛,打着呵欠回校舍。

  “风,给我留晚饭没?我快英勇就义了。”

  黄毛大眼萌的莫风正在游戏机前激烈酣战着,耳朵动了动,头也不回道:“搁在桌上,现在估计冷成渣,自己去微波炉热热。”

  乔英宰替理事长跑腿购买体育器材,跑路一天差点废了两条腿。也不顾饭菜冷,直接狼吞虎咽,咀嚼之中记起某些事,忙从包里摸出一张纸来。

  “风,等会你把体育比赛报名表给小宇子送去。”

  “等明天送,他住太远了。”

  “你小子想偷懒?他不就在楼上吗?”

  “哦,你还不知道吧。昨天他就搬到西苑公寓住了,现在估计梦周公……我去,你干什么!老子在打游戏,马上就赢了!放开!”

  “滚粗,西苑那里要出人命了!”

  ------------------------------------

  西苑,公寓。

  夜色正苍茫,室外花香氤氲,室内硝烟四起。

  四目相对,转瞬间心思透亮。

  公寓那位管理员大妈的话还聒噪在耳边:“放心放心,那是个长得极好又温和有礼的同学。”

  阳洛天心道一声窝草,就这“温和有礼”的小白脸溅了她一身泥!果然管理员由内而外散发的奸商文化,源远流长让人防不胜防。

  不只阳洛天嫌弃楼上人,楼上高贵的某只同样俊眉微皱。对其完美的第一印象已随着阳洛天嘴角细碎落下的面包屑土崩瓦解。

  那粗鲁、野蛮、杀气腾腾的蛮荒样,着实让人感叹造物主之奇妙。

  钢琴家需要的一湾春水,而不是阳洛天这种泥巴瀑布。列衡宇眸子轻眯,思索着要怎么样才能以最低伤害将此人“请”出去呢?

  “你要怎样才肯搬出去。”

  异口同声,寒冰碰火山。

  阳洛天抬手将额前碎发向后一捋,露出光洁锃亮的额头,她动动脖子,敢情这小白脸还嫌弃自己?!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暴力更能完美地结局冲突了。”阳洛天凶狠地朝精美的旋转楼梯走去,星光灿烂的眸子霎时冰火四溅。

  楼上的列衡宇模样俊地不像是凡人,浑身散发着超凡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疏离和冷淡。

  他随意简单着着墨蓝色衬衣,领口轻解两颗银色扣子,露出结实的胸膛。修长腿微交叉,双手随意搭在白栏上,发色檀棕,一双深蓝如墨的眸子静静凝着阳洛天,将浑身火气欲要大打出手的阳洛天视为无物。

  于列衡宇,什么人他都不放在心上。尤其是阳洛天这种粗陋俗气的动物。

  “小白脸,你还记得昨日清晨做的恶事吗?”阳洛天面带狠辣,她看不惯小白脸那一副冷地像冰块的资本家模样。

  “太多,你说的是哪件?”列衡宇淡淡疏离,并不把离他越来越近的人放在眼里。

  好狂妄的语气!

  “……我擦,今儿我阳洛天要为民除害!”阳洛天捋起袖子,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今日不矫正这万恶资本家扭曲的价值观,她就跟她老妈洛白雪姓!

  战火一触即发。

  “轰~”大门被外力强有力踹开,乔英宰飞也似冲进来,披荆斩棘闪电般地将阳洛天给扯回来。

  “阿天,别冲动!冲动会毁容!”

  楼上的列衡宇,轻挑俊眉,兴致缺缺。

  ……

  一个时辰后。银色沙发,从左到右:列衡宇、莫风、乔英宰、阳洛天。

  阳洛天在反剪着双手,数次暴走被阻的情况下,终于将善良帅气的男孩子在万恶资本主义压迫下的浑身泥水的痛苦经历细数。

继续阅读:第7章:男人的协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鱼恋爱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