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初次欣喜
一弯月2016-10-09 10:001,633

  “还有一句话,掏心掏肺的。”阳洛天斜眼瞄着某人,见他脸色依旧没有动容,“你半夜弹的那曲子真恐怖,明明是春暖花开你侬我侬的曲儿,非要弹的如丧考妣。你以后还是挑个心情好、天气好的日子再敲琴键吧。”

  再一瞄,小白脸还是那副死人脸。

  阳洛天有些心急,忍着揍人的冲动别过身子。

  “小爷愿赌服输!”

  阳洛天一步一步往回走,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刀尖子上。难不成那小白脸还不知道自己脚受伤的事情?按理说这种高傲性格的人,一般都挺好面子的,胜之不武的事情绝对有损他们高贵的品质自尊。

  对面的乔英宰挤眉弄眼,阳洛天苦着脸,如果小白脸再不发言,她可真要动用暴力了。谨遵她师父教导,世界上没有比绝对暴力更有用的方式。

  还不说话?

  哑巴?

  阳洛天眉头拧成面团,袖子下的指头渐渐握拳。

  “等等。”

  阳洛天第一次觉得小白脸的声音这么好听。她慢慢磨动脖子故作无知转过头,眨巴眨巴眼睛,“啥事?”

  列衡宇起身,风衣掀开一抹优雅卓绝的弧度。

  “你不是一直盼着我说话吗?”

  阳洛天:“……我听不懂。”

  “你可以留下来,以后有的是机会赶走你。”

  虽然他的话刺耳点,不过阳洛天第一次由衷感激着小白脸,以后谁赶走谁,还是未知数……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那点鬼主意,故意让莫天听到风声,故意把自己置于全校舆论的同情地位,故意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不过就是为了留下来罢。还有,5千万借债租豪宅的幼稚谎言,听着实在有辱我智商。”

  阳洛天:“……”

  这个人脑子里装的是哪个牌子的豆渣,都精明到这种地步了?

  “不过你输就是输,没有公平与否。以后你我同一屋檐,各不相扰。”列衡宇看着阳洛天的眼睛,看她黑色碎光的睫毛簌簌煽动着,额前细碎刘海有些凌乱。

  阳洛天第一次听小白脸说这么多话,每句都刺耳地要命,扎得人浑身难受。从小到大,从没有人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有些伤人,有些淡淡的难过。

  她性子野惯了,无拘无束。若不是被逼到绝境,策马江湖的性子绝不会屈人篱下。洛白雪不了解自己女儿,阳光华不理解自己女儿,唯一理解自己的人已经逝去……

  身处万里之外,她蓦然有些忧伤。

  “小乔,咋们把东西搬回去。今晚小爷要痛痛快快睡一觉。”

  阳洛天哈哈大笑,踩着伤口忍着疼痛,步步离开列衡宇的视线。

  很快一场闹剧结束,人走茶凉,阳洛天把自己锁在被窝里昏昏欲睡。列衡宇抬头望着紧闭的西门,他分明看到阳洛天临走前眼底转瞬即逝的淡淡悲伤。

  其实他早就看透这个小子的诡谲谋划,在阳洛天说出那句“明明是春暖花开你侬我侬的曲儿,非要弹的如丧考妣”之前,列衡宇早已下定决心把他赶出去。

  可这句话,似是朦胧黑暗里一抹淡漠烛光忽然扫除他的思绪。

  多少年来,这个粗鲁蛮横的小子,居然是第一个听透他琴音的人。那支《春日·爱·协奏曲》,本来就是轻快优雅的曲调,他心有结,弹不出春风暖意的情思。

  有生以来,列衡宇第一次有些淡淡的欣喜,夹杂着淡淡的悲哀。

  ——————————

  肃穆幽静的音乐厅,空荡荡人迹罕至。

  清澈琴音徐徐流淌,灯光落在他檀棕色的发丝上,柔柔抚摸着他俊美绝世的侧脸。修长十指飞动,行云流水般落在黑白琴键上,休止符落定,音乐戛然而止。

  啪啪啪~

  淡薄的掌声响起,观众席上的白裙少女拍着手,走上舞台中央。

  “真好听,流畅婉转。下个月的音乐汇,冠军非你莫属。”少女嗓音轻轻柔柔,琼玉碎裂般动人。

  列衡宇长睫微动,修长食指慢慢划过黑白琴键,一个音都没有响动,“这首曲子,弹的很好吗?”

  宋荟乔笑容微滞,似乎想要微笑,想要习惯性地动动唇角。随即不着痕迹别过脸,轻声笑道:“当然好听了,春日爱恋曲,春光明媚时节里的爱恋,春风拂面仿佛灵魂都在颤动呢。宇,你的音乐才华独一无二。”

  宋荟乔如同一个音乐点评人,每个字符都尽善尽美。

  列衡宇却忽然记起阳洛天的话------明明是春暖花开你侬我侬的曲儿,非要弹的如丧考妣。

继续阅读:第19章:未婚妻来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人鱼恋爱法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