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相恨 见晚
记忆停昨天2016-09-16 18:552,226

  且说黄药师邀请了玄天机一行人进了大厅,率先言道:“今日本岛真是蓬荜生辉,竟然来了这么多贵客,诸位请坐吧。”

  众人相继坐定。黄药师瞥了一眼郭靖,又看了看满心欢喜的女儿,冷哼一声,对郭靖道:“不知这位少侠叫什么名字,是何门派?”

  郭靖慌忙起身答道:“晚辈郭靖,师承江南七侠,这一路上玄前辈、王真人、林前辈、洪老帮主也指点过晚辈一些招式。”

  黄药师咦了一声,像是听见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片刻后冷言道:“既如此,事后我来指教你几招,看你武功如何?”

  黄蓉急忙叫道:“爹爹,你就不要为难靖哥哥了,这儿还有这么多前辈呢!”

  黄药师怒喝一声:“够了!女儿还真是长大了。出门一趟就忘了爹,还知道胳膊肘往外拐了,我倒要称量称量。”

  玄天机微微一笑,道:“药师兄何必生气,贫道倒是听过一句话,叫做‘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在贫道看来这少年还是不错的!”

  黄药师正欲开口相讥,却又想起了华山论剑时玄天机关于天机的描述,心里暗自思忖道:“这玄天机乃一代奇人,他既说此人不错,想必还是有些道理的。待会试他武功,若是太差便一掌打死他,若是还行就仔细考察考察,我黄药师的女儿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娶得!”却是没有再开口。

  场面一时陷入尴尬境地。黄蓉最是忍耐不住,她摇了摇黄药师的胳膊,道:“爹爹,大家都累了,我和娘亲去做些美食来。”

  洪七公也立马叫道:“蓉儿丫头,赶紧去做些好东西来,叫花子吃惯了蓉儿做的饭菜,其他人做的还真看不上眼了。这以后可真难办了!”

  黄蓉向洪七公使了个隐蔽的眼神,笑道:“七公只要想吃,蓉儿做便是了。”

  洪七公自是明白黄蓉的意思,心想道:“为了以后的美食,也不能让黄老邪打死郭靖,到时老叫花子就便宜行事。”

  王重阳开口道:“倒是要恭喜药兄突破先天!”

  黄药师冷厉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来,言道:“比不上重阳真人和玄道长,却是不久前才突破”,他目光看向四周,战意灼灼,道:“今日天下四绝皆在此地,何不比武论道,何其快哉!”

  王重阳吟笑不语,洪七公跃跃欲试,玄天机悠悠道:“良辰美景,比武论道,善!”

  众人出了庭院,来到岛中空地处。洪七公言道:“老叫花子前不久也突破先天,药师兄,我们来比一比。”

  黄药师道:“可。”

  两人站定。洪七公一出招便是赫赫有名的“亢龙有悔”,一身真气爆发,化作一条张牙舞爪的巨龙,冲向黄药师。

  黄药师自是不甘落后,使出“落英神剑掌”来,场中飘起了纷纷扬扬的桃花,似虚还实,看似柔弱的桃花里夹杂着无形的剑气,令人防不胜防。

  巨龙冲入漫天桃花中,随意一个摆尾便将无数桃花打落在地。但桃花好似无穷无尽,落了一片,转眼间又生成好几片。似虚似幻的朵朵桃花时不时激发出隐藏其中的剑气,不停的在巨龙身上添加着伤痕。

  两人相继出招,一时激斗不绝。

  另一边,玄天机与王重阳的打斗就显得格外风轻云淡。只见场中两人以快打快,在空中留下无数的残影来。两人每一击都是恰到好处,没有泄露出一丝残余的力度。要知道,宗师的全面交手,哪怕是一丝残余力度,也不是在场黄蓉等人受得了的。

  玄天机自晋入宗师后还未与人交过手,这次与王重阳相斗倒是激发出他的兴致来,他叫了声:“重阳兄小心”,随后五指展开,五道指劲瞬间便至王重阳胸前。

  王重阳面色凝重,眼前飞奔而来的每一道指力都是由三股不同真气组成,三者分开威力倒是一般,但聚在一起后生生不息,还可瞬间汇聚周围天地元气,达到断玉分金的效果。

  他双手聚集,在空中画出一个太极来,先天真气喷薄而出,太极迅速转动了起来,护在身前。

  三分神指与太极猛的撞在了一起,两者皆是生生不息,互相磨灭起来。片刻后,只听得“轰”地一声,一朵蘑菇云在场中缓缓升起,太极与三分神指俱是消弭无形。

  玄天机瞬间消失,突然出现在王重阳身后,又是一指指出。王重阳只感不妙,刹那间聚集起一无形真气罩。

  真气罩只挡了一秒钟后便发出一声“嗤”的声音,完全破裂掉。

  但高手过招,正是争夺刹那时间。在真气罩破灭瞬间,王重阳拔出三尺青锋剑,瞬间刺出十几剑来,每一剑都是一分为三,正是道家的“一气化三清”,几十道锐利的剑气激射而出,与这“断玉分金”的指力对碰在一起。

  玄天机不退,十指指劲全发。指力与剑气在空中接连相遇,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来。

  几千招后,王重阳苦笑道:“道友且罢手吧。道友有无距在身,贫道却是难以赢得此战。”

  玄天机微微一笑,收了功力,站定当场。

  洪七公和黄药师在玄天机二人大打出手时已停下了比试,两人终究还是不分胜负。看到玄天机与王重阳的打斗来,内心不由得生出一丝沮丧的情绪来。黄药师道:“我以为自己已然进步迅速,不料他们两位早已将我等远远抛于身后,真是可悲可叹!”

  洪七公也苦笑道:“罢了,不跟两道士比了,老叫花子还是去尝蓉丫头做的饭食吧!”

  半个月稍纵即逝。

  这些日子来,玄天机与黄药师谈天说地,过得倒也是极为快活。黄药师本是一代奇人,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又精通奇门遁甲,而玄天机也是涉猎广泛,精通阵法之道,又有这世界上难以匹敌的炼丹之术,两人一番谈论后顿生知己之感,深觉相恨见晚。

  这一日,玄天机正在打坐,突然有所感,出门对众人道:“贫道就此离去,诸位珍重!”

  众人极力挽留,但玄天机心意已决,赠与冯蘅一粒生生造化丹后,身形瞬间消失。

  黄药师赞道:“真高士也!”

  其他人纷纷称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畅谈武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