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
何志龙2016-12-31 15:094,456

  天音宗,一个在天下,都享有盛名的门派,因而每年一度的内门弟子的进修大赛,吸引了无数拜师学艺的修炼者。故此进入天音宗成为内门弟子,无不是众修炼者的毕生追求,然而天音宗选拔内门的要求极是严格,甚至堪称苛刻,能被选中的弟子无不是天资过人之辈,但这也只是百里挑一寥寥数人而已…

  时至深秋,空气中透着丝丝寒意,泛黄的落叶将整个平南城穿插包裹起来了,放眼望去,高楼危阁坐落其中,又有偏偏金叶点缀其中,俨然是一幅绝美画卷!

  平南城乃是天下帮管控的地界,在平南城的北面乃是一座高山,当地人称之为思崖山,思崖山孤高千丈,险峻异常,便是连山猿攀登都异常困难,故此除了一些天下帮的弟子会偶尔出入,平南城的寻常百姓几乎是从不上山!

  天下帮的议事大厅内……

  一个相貌俊俏皮肤黝黑,年纪约莫十五岁的少年一脸傲然的盯着众人站在大厅中央,身旁的左派堂主吕阳睥睨了他一眼,疾言厉色的拱手道:“帮主,这何少承无视帮规,私自闯入藏宝阁盗取蓝灵石,此等恶劣的行径,实在是千夫所指,还请帮主严惩陆少承,以儆效尤。”

  “哦?吕堂主,这俗话说捉贼见赃,无凭无据吕堂主凭什么一口要定就是我干的?”何少承反唇问道。

  吕阳鼻中哼了一声,随后取出一块蓝莹莹的晶石说道:“帮主请看,这便是我门下弟子汪华从何少承卧房中搜出的蓝灵石,现在人证物证俱在,还请帮主定夺。”

  何少承看了一眼吕阳手中的蓝灵石,淡淡一笑说道:“可笑,凭一块蓝灵石就说是我偷的,我陆少承虽然修行不济,可也绝不屑做此等鸡鸣狗盗之事!”

  “爹,少承哥的人品,你比任何人都了解,以他的性格是绝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师妹赵。敏柔有些气愤难当,她连忙替陆少承抱不平道。

  汪华嗤之以鼻的说道:“师妹,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何少承是师父捡来的野孩子,谁知道他爹娘以前是干什么的,说不定就是个汪洋大盗!”

  “汪华,你质疑我可以,休要指桑骂槐扯上我的爹娘!”何少承恼羞成怒,他猛然上前一把揪住汪华的衣领沉声吼道。

  吕阳蔑视的看了何少承一眼说道:“放肆,你简直是目无尊长,自己做出如此龌蹉有辱师门的事情,你还强词狡辩,似你这等劣徒,若不严加管教,恐怕你以后会无法无天,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何少承目光灼灼的盯着汪华,抓着他衣领的手也松了开来,何少承转过身去没有再理会吕阳,反倒是吕阳,以为何少承自认理亏,心中自是得意,他又接着说道:“汪华,把你那天看到的事情禀报帮主!”

  汪华一脸得意的拱手道:“启禀帮主,我那天夜里亲眼看见何少承鬼鬼祟祟走进藏宝阁,他在藏宝库里呆了很久才出来,我看的千真万确!”

  何少承听闻此言,不免觉得有些可笑,他转身问道:“我想请问一下,那天是什么时候?”

  “就是五天前,平南城祭神大会的那天晚上,不单单是我,还有杜袁也瞧见了”说着,汪华一把扯过杜袁,振振有词的说道,那杜袁也赶忙配合的点了点头。

  何少承强行压住心中的怒气说道:“真是可笑,如果真是我去盗取蓝灵石,你们为什么不当夜抓住我,而是等到五日后的帮内大会再说?更何况那天阴云密布,入夜之后根本没有月亮,你倒是好眼力,黑灯瞎火的居然能看清我的样子?”

  “你不要巧舌如簧,分明就是你干的,少在这充好人,谁不知道你是个一事无成的废物!”汪华自知失言,连忙话锋一转说道。

  何少承紧紧攥着拳头,因为太过用力,指甲都深入到皮肉之中,他愤懑的盯着汪华说道:“汪华,我知道你一向与我做对,明明是你们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勾当,竟然还想栽赃嫁祸给我,真不要脸!”

  吕阳鼻中一哼,微微挑眉道:“哼,谁不知道你修炼了八年,至今还是行罡境二重,谁都知道这蓝灵石可以提升罡气,除了你,我们帮内谁需要它?更何况这是在你的房间搜出来的,你还敢抵赖?”

  帮主赵松明深深吸了一口气,他眉头微微一蹙,一道浑厚的声音在整座太厅内响起:“好了,大家都别吵了,前几日我曾说蓝灵石被盗,其实蓝灵石根本就未曾失窃,此举乃是我有意试探大家所为。”

  此话一出,大厅内的众人纷纷震惊不已,尤其是吕阳,他更是惊愕万分有些坐卧不安的说道:“帮主,你说什么?这可是你前两天亲口说的,你说藏宝阁遭贼,蓝灵石失窃,要我们揪住内贼,可这…这如今……”

  赵松明望了一眼众人继续说道:“吕堂主,你身为帮内左派堂主,不该偏听偏信,更不该是非不分,听信弟子谗言,我知道你心系天下帮,但却不能冤枉了好人,苟同门下弟子随意污蔑他人,这可有失你堂主的风范,今日的事情我也不再追究,只希望吕堂主日后能够更加尽心处理帮中事务!”

  “这…一切听凭帮主安排!”吕阳羞愧难当,他哑口无言神情十分尴尬,后背只感觉到一股股凉气不断窜起,他恨不能找个缝钻进去,赵松明的这番话无疑是在警示自己,铁定是平日里自己处理事务太过偏颇,赵松明因此有所耳闻才会使出此计,看来自己以后的言行举止可要多加小心了。

  赵松明微微点头,他忽然身形一晃,纵身落在了汪华面前,手心豁然亮起一道光芒,赵松明猛然一掌将汪华重重击退到大厅门口,汪华跪在地上捂着胸口脸色煞白,他虽然心中颇有怨言,可此时他哪里还敢多说什么。

  赵松明看着众人朗声说道:“汪华身为我帮内弟子,却因为私下与其他弟子不合,做出此等危害他人名誉的事情,从今日罚他抄写帮规五百遍,另外,你需当着众人的面向何少承赔礼道歉。”

  事已至此,汪华已无话可说,他心中极为不满的走到何少承身旁正欲道歉,何少承却看都不看他一眼抢先说道:“不必了,他就算道歉,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我不稀罕。师父,弟子无故蒙上这不白之冤,心中实在是委屈的紧,我想去出去散散心。”

  “嗯,也好,你先下去吧!”赵松明应允道。

  “爹,我去陪少承哥!”赵。敏柔担心陆少承会因为此事想不开,急忙追了出去。

  何少承心事重重的走在通往大街的石路上,赵。敏柔望着他阴沉愤怒的脸色,柔声劝慰道:“少承哥,你不要生气了,和他们这些小人有什么好计较的呢?再说,爹已经帮你出气了!”

  “我没生气,我只是有些不甘心罢了,师父说我天资很高领悟极佳,他教我的天罡心法,武学套路我都比同门师兄弟学的快,为什么他们都到了行罡五重,而我到如今却连二重都没过?老天对我太不公平了,柔儿,你说这算哪门子天子高?”何少承停下脚步,他重重一拳砸在了树干上,有些愤然的说道。

  “少承哥,你先别生气,我相信爹一定会想到办法的,你千万不能自暴自弃,汪华那帮人就等着看你笑话呢”赵。敏柔鼻头一酸,安慰的说道。

  何少承摇摇头苦笑着坐在地上,双手掐动口诀,催动体内元力,一股呈红色的罡气从体内缓缓呈现在结实的肌肤上,但片刻功夫,只见这股红色的罡气却变成血红般的诡异色彩。

  何少承痛苦的闷哼了一声,一把捂住胸口大口喘气,因为莫明的痛苦,少年原本俊朗的五官,此刻却变得扭曲狰狞,顷刻间后背上汗如雨下,胸口一道血红色的‘劫’字赫然出现。

  “少承哥,你怎么样了?要不要送你去思崖山的寒洞?”赵。敏柔见何少承痛苦不堪,有些于心不忍的担心道。

  “不…不用了,我体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每次运行罡气的时候,就会异常痛苦!”陆少承强忍着痛楚,将罡气逼回体内,脸色这才红润起来,他咳嗽了几声站起身,喘着粗气说道。

  自打修炼的那天起,直至今日算起来也有整整八年了,因为体内那股诡异的能量作祟,八年间少年几乎每日都在思崖山寒洞修炼,所付出的心血和汗水绝不亚于任何一个修炼者,但老天似乎很爱捉弄他,历经千幸汲取的火系罡气,却又莫名的被压制体内,其中的心酸和烦恼可想而知,这也曾让他几度想要放弃,若不是一直想要进入天罗门成为内门进修弟子,恐怕他也早已放弃了。

  赵。敏柔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她勉强挤出笑容说道:“少承哥,我相信迟早会有结果的,我想吃糖葫芦了,你陪我一起去买吧!”

  何少承点点头,与赵。敏柔并肩朝着大街走去,二人刚到街上不多久,身后却急冲冲跑来一名弟子,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柔儿师妹,赶快回帮内,出大事了!”

  “允师兄,你不要着急,到底出了什么事?”赵。敏柔无心再去买糖葫芦,她语气焦急的问道。

  “刚刚双龙会带着人过来闹事,说要我们交出打伤他们弟子的人,我先不说了,我还要去通知其他师兄弟!”说罢,允姜急急忙忙的走了。

  “丫的,这帮势力狗,除了压榨我们这些小帮小派,还有啥用?”陆少承攥紧拳头,咬牙说道。

  “少承哥,现在怎么办呢?”赵。敏柔纵然法修武学高过陆少辰,但毕竟还是个文弱少女,遇到这样的事情,难免不会心神意乱。

  “还能怎么办,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光脚的还怕穿鞋的不成吗?”陆少辰神情淡然,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

  “少承哥,那我们赶紧回去吧,我好担心爹他们!”赵。敏柔不施粉黛的小脸急得浮起两片红晕,倒也显得十分楚人,让人怜爱。

  何少承点点头,拉着赵。敏柔就朝着街角跑去:“柔儿,跟我来,我知道有一条捷径,可以让我们更快回去”。

  二人一路小跑,朝着天下帮的大门跑去,还未靠近大门,便远远见到双龙会的会旗迎风而展,双龙会的门下弟子把天下帮上上下下围的水泄不通,陆少承心下一惊,知道从前门进去多有不妥,连忙带着赵敏柔从后门悄悄溜进去。

  帮内的掌事大厅内,几个脸上带伤,身着双龙会服饰的弟子站在一侧,双龙会的掌门岳子豪则负手站在大厅中央,一脸怒气的望着天下帮帮主赵松明道:“赵帮主,我双龙会与你天下帮素来进水不犯河水,可你门下弟子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虽然天下帮在上次的天罡大赛上出尽风头,但天下大门派之中仍有我双龙会的一席之地!我岳子豪的威望也在整天下丝毫不减,希望赵帮主约束好门下弟子,不要到时弄得引火上身,自寻死路!”

  赵松明被岳子豪一顿质问搞的晕头转向,但赵松明依旧是有礼貌的拱手道:“岳掌门,我天下帮虽然只是小门小派,不及你们双龙会实力强大,但我赵松明对帮下弟子的管教还算严格,实在不知道是本帮哪位弟子得罪了贵帮?”。

  岳子豪拿出一块古铜色的木牌愤愤的丢给赵松明道:“这可是你们天下帮的号牌?”

  赵松明接过号牌一看,果真是本帮的号牌,当下满怀诚意地说道:“惭愧,这号牌的确是我们天下帮的,请岳掌门放心,我赵松明一定会查明事情原委,给岳掌门一个交代”。

  “慢,不用日后,今日我们就可以把这件事弄清楚,你这是想为你的门下弟子开脱责任吗?”岳子豪鼻子轻哼一声,态度傲慢而冰冷的打断了赵松明的道歉。

  显而易见,岳子豪是充分掌握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这才劳师动众的带人闯入天下帮来兴师问罪,赵松明又何尝不知,十年前大弘王朝的魂罡大赛上,天下帮这个后起之秀,凭借着赵松明的高深修为崭头露角一举夺魁,着实风光了一把,这其中天下众人皆知的双龙会竟然败给了天下帮,岳子豪面子上挂不住,内心更是愤懑不已,这回岳子豪趁着今日的风波前来天下帮,无非是想借题发挥,杀鸡儆猴罢了。

  赵松明微微一笑,道:“岳掌门这话严重了,赵某绝对没有包庇门下弟子的意思,只是,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门下哪位弟子所为,所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太乙仙魔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