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欧总裁的恶作剧。
漫雪失忆2016-09-13 14:333,890

  今天发生的事情,欧瀚成虽觉得不可思议,但却对这个女孩产生了浓浓的兴趣,冯小鱼离开瓦家村后,坐在车上也一言不发,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哭红的小眼,让人很是心疼。

  “你是怎么知道,那家人的后花园里一定有那个小孩的尸体?”欧瀚成很好奇冯小鱼一直念的那个小鬼,是不是就是被埋在花园里的小孩,但他始终觉得不可能,故意挑个话题。

  “你能闭上你的嘴吗?”冯小鱼心情很差,心想这个总裁说话也不着调,难道看不出来冯小鱼是因为那个小孩在伤心吗?

  “下车。还真当自己是什么东西?”欧瀚成的怒火也瞬间被点燃,长这么大,还没人敢这么跟他说话,突然踩了刹车,以他那豪车开的速度,足以将冯小鱼那小身板给扔出去。

  冯小鱼完全没有理会他,却很冷静地打开车门,倔强地下了车,其实,她很想就这么静静,尽管那些小道上,会时不时的出现很多的灵魂,可她已经没了恐惧,对她来说,似乎小鬼的事情,已经是最大的冲击力了,但她却没有发现,欧瀚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却看不见这些灵魂,他一离开,这些灵魂都开始靠近冯小鱼。

  欧瀚成开车离开的时候,透过后视镜,看着冯小鱼没精打采的在乡村小道上走着,居然莫名其妙地开始担心她,他还是忍不住将车倒回到冯小鱼身边。

  “上车吧,这么偏僻的村庄,你不容易坐到车的。”欧瀚成坐在车里,看着冯小鱼失魂落魄的走着很担心她,可却假装无所谓的口气说着,“你要是不上车,那你就走着回去吧。”

  “我喜欢走路,你能离我远点吗?”冯小鱼嫌欧瀚成很吵,朝着他怒吼着,“我想安安静静地待会儿都不行吗?”

  欧瀚成很生气,一踩油门就离冯小鱼很远了,他没再回头看冯小鱼,而是一腔怒火都发泄在车上了,开始了一场疯狂的飙车。这个冯小鱼真不识好歹,他堂堂的总裁,居然会被这小妮子牵着鼻子走?欧瀚成决定,明天就开除冯小鱼。

  而冯小鱼真是一个人步行了很长一段路,才找到公交车站的,可她却很不愿回家,真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她害怕一回家,就会想起小鬼,一想起小鬼就会觉得很难过,可她还是没能逃离这个宿命。

  回到家的冯小鱼已经是晚上9点过了,从她身边擦肩而过的灵魂,几乎数不胜数,可都不敢跟着走进冯小鱼的家,因为外婆之前的辟邪驱鬼符,可小鬼却偏偏能进她家,这是冯小鱼一直觉得奇怪的地方。

  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冯大依然悠哉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他面前的茶几上堆满了啤酒瓶子和花生壳,冯小鱼并没有理睬冯大,而是换好鞋子就往房间里走,她很想一觉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冯小鱼,你故意的吧?这么晚才回家。”冯大反而还怒火中天跟在冯小鱼身后骂着,“拿点钱给我,我得买酒喝。”

  “滚。”冯小鱼走进房间,连头也没有回使劲儿地将门一摔,就把冯大关在了门外。

  “你这个不孝女,你早晚得报应。”冯大真的很不知足,居然在门外诅咒自己的女儿,而冯小鱼一直以来虽经常和他斗嘴,可每次一领工资,就会给冯大存钱,她其实比谁都心疼冯大。

  冯小鱼一身脏兮兮的躺在床上,那轻微的洁癖症,似乎已完全治好,她用被子捂着自己,想起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就觉得很难过,捂在被子里撕心裂肺的哭了一场,她想着外婆,想着小鬼,想着家里还有个好吃懒做的爸爸,情绪在一瞬间已经崩溃决堤。

  “冯小鱼,你给我出来。”冯大其实听见了冯小鱼在屋里的哭声,他以为是他刚刚说的那句话,惹得女儿痛声大哭起来。他很担心冯小鱼,但却不知道怎么安慰自己的女儿,

  “小鱼,你出来,爸爸不买酒喝了,爸爸收回刚刚说的话。”冯小鱼情绪爆发后,就没再哭了,屋子里突然静悄悄的,冯大很紧张的敲着门,似乎很怕冯小鱼真想不开,毕竟,现在外婆去世了,冯小鱼也许始终过不了那个坎。

  “不买酒喝了?”冯小鱼拿着浴巾和睡衣,眼眶红红的打开门对着冯大说,“此话当真?”

  “当真。”冯大看到冯小鱼完完整整的站在他面前,这悬着的心才落地。

  冯小鱼没再理睬冯大,直奔浴室去洗澡了,冯大看着女儿的背影,似乎真觉得外婆去世的这段时间,她很憔悴,心里也突生愧感。可当冯小鱼洗澡出来时,他还是死性不改的出去买了很多啤酒回来,在客厅一边看球赛,一边喝酒吃花生。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冯小鱼出来时,擦着湿润的头发,望着那死性不改的爸爸,她真是气不打一出来,瞪了几眼冯大,就进房间休息了。冯大看着女儿生气了,也装模作样地收拾酒瓶子,可当冯小鱼关门声响时,冯大又继续喝酒吃花生,看球赛,而这一切,冯小鱼似乎闭着眼也能想到。

  第二天的清晨,万籁俱寂,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阳光和微风欢快地跳跃着,而冯小鱼的泪水依然浸湿了枕套。

  这天冯小鱼很早就起床洗漱了,然后看着在客厅里打呼噜的冯大,还有那一地的垃圾,她不想生气,而是将自己的被套和枕套通通换掉,扔进洗衣机里,然后将痛苦的记忆,都化成今后的动力。

  冯小鱼似乎今天才想起,昨天好像和欧总裁积怨很深,得赶紧在总裁去公司之前,把花浇了,然后学着电视剧里的小秘一样,泡一杯咖啡,等着总裁来上班,冯小鱼才不想被开除呢。

  可想象是美好的,冯小鱼刚到公司,公司外就贴在一张公告,上面写着“冯小鱼与狗不得入内”的字样,并且将冯小鱼的工作照和狗都拼在了公告上,公司所有的员工都围着那公告,也包括她策划部的同事,都在嘲笑着冯小鱼才当总裁秘书一天,就被总裁开除,真是给他们策划部丢尽了脸面。

  “你是冯小鱼吗?总裁说,你的合同已经解除了。这里装的是你的遣散费。”突然保安走到冯小鱼面前,递了她一个信封袋,同事们听见声音纷纷转身看着冯小鱼,然后一阵唏嘘。

  “冯小鱼,你不是飞黄腾达,当上了总裁秘书了吗?怎么今天就被开除啦?”于丽得逮住这个机会,好好的数落一下冯小鱼,“你也不照照镜子?”

  冯小鱼根本无暇顾及于丽的挑衅,手里紧紧拽着那信封袋,恨不得将它撕碎,可一想到现在的她,孤立无援,就算是遣散费,也还是算他有点良心。

  “是啊,这冯小鱼,肯定是个狐狸精。”

  “怎么不是新总裁想潜规则冯小鱼呢?结果不行,就开除了。哈哈……”

  “可能吗?就凭她?土不拉几的样子。”

  “我看啊,这冯小鱼准是想给新总裁灌迷魂汤,结果总裁不吃那套。”

  “要不然,就是昨晚冯小鱼陪总裁睡了一晚,然后,那信封里装的是昨晚的费用。哈哈……”

  周围围着的甲乙丙丁,个个都畅快淋漓的讨论着,可这些流言蜚语,已经影响不了冯小鱼了,她生气地当着那些人,打开了信封,大家都猜会不会是支票,可一打开,居然是一张欠条,“冯小鱼欠欧瀚成5000元,限今日内归还,如不归还,欠款翻倍。”里面还附有罚款单,可罚款单的日期,都是很久之前的了。

  冯小鱼一看是欠条,就知道自己被作弄了,不仅被开除了,还背着债,她激动往公司里走,却被几个保安给拦了下来,“不是说了吗?冯小鱼和狗不得入内。”

  “你们放开,我非得进去,把欧瀚成大卸八块。”冯小鱼很激动,只要和钱有关的,她都过不去,本来还想今天来道个歉,讨好一下总裁的,可却被这样戏弄。

  “出去,出去。”几个保安轻轻松松地将冯小鱼摔出公司门外,冯小鱼摔在地上,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然后,愤怒地将那欠条给撕了。

  “你撕吧,这里还有很多。”保安一见冯小鱼撕掉了欠条,立马从工作台里拿出了一大叠的欠条出来,“总裁说了,你愿意怎么撕就怎么撕,而且,公司里还有很多。”

  “欧瀚成,你给我滚出来。”冯小鱼站起来,跑到总裁办公室的位置,朝着上面吼着,“你这缩头乌龟,你有本事,你给我出来。”

  “是谁在骂我缩头乌龟呢?”那辆熟悉的跑车和那熟悉的脸庞,突然一下出现在了冯小鱼的面前,欧瀚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而这一切,都成了冯小鱼发泄的源头。

  “你这个混蛋,你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冯小鱼一见欧瀚成,就朝着他拳打脚踢的,“我让你开除我,我让你开除我。”欧瀚成还没来的反应,冯小鱼就朝着他一顿暴打,冯小鱼出完气儿之后,赶紧跑到保安那里将那一叠欠条,狠狠地砸在欧瀚成的身上,“还给你,几千万!!”

  而这一幕,全公司的人都看在了眼里,全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当然,于丽见此景,更是不敢想象,冯小鱼的爆发力,居然这么猛,连总裁都敢揍。

  “冯小鱼,你疯了是不是?”欧瀚成帅气地从车里跳出来,看着眼前这个秀气的女孩,暴怒的样子,他反而觉得有点好笑,连忙拉着冯小鱼的手说,“别生气,我就跟你开个玩笑。”

  “放开我。”冯小鱼立马甩开欧瀚成的手,转身就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此处不留姐,自有留姐的地儿。欧瀚成,你给我听着,今天是姐不干了,我炒你鱿鱼。”冯小鱼其实已经知道会有这么一结局,可真的被开除的时候,她还是觉得很心疼,不仅仅是那三倍的工资,更是她对这家公司的眷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冯小鱼走到甲乙丙丁的面前,朝着他们吼着,“滚回去上班。”

  冯小鱼以前在公司,一直都是个淑女形象,除了和于丽吵架起来,像个野蛮女,可一直都是勤勤恳恳的工作,并且在策划部也算是才女了。可今天这形象,真是颠覆了,一会儿成真的小秘,一会儿就跟泼妇一样。

  “冯小鱼,你给我站住。”欧瀚成眼见冯小鱼生气地离开,他有点手足无措,“你给我滚回去上班。”

  “那花呀,你自个儿浇吧。” 冯小鱼连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欧瀚成的恶作剧,本想给冯小鱼一个下马威,却不料,冯小鱼真的离开了,欧瀚成又一次被冯小鱼将了一局,面对这个女孩,欧瀚成似乎觉得自己好像毫无抗衡的能力,那对付老爷子的机灵和勇猛都到哪儿去了?

继续阅读:第6章 冯大欠高利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冯小鱼的鬼神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