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冯大欠高利贷
漫雪失忆2016-09-21 15:096,100

  冯小鱼离开公司之后,一想到回家面对那酒鬼老爸,心里也堵的慌,于是,还是决定找个离家最近的网咖坐着,然后再一家一家的公司投简历,对于冯小鱼这种视钱如命的女孩来说,工作是最宝贵的,如果不是遇见欧瀚成这个混蛋,她真不想换工作。可不工作,怎么养那个好吃懒做的爸爸。<p>  刚走进网咖大厅,冯小鱼就看见了一个卷卷银发的老太太的魂魄,恍惚地跟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走进了网咖大厅。<p>  冯小鱼一眼望去,以为是外婆,激动地跑到了老太太的身边,大声喊出,“外婆。”<p>  老太太一回头,神态迥异的望着冯小鱼说,“你能看见我?”<p>  这时冯小鱼才恍然大悟,这个老太太是鬼魂,而她因为这一行为,似乎也引起了那个二十七八岁左右男人的异样眼光,“你干嘛?神经病啊。”那个男人有着那痞子样儿,却也有着白皙的皮肤,长着那精致的五官,他身着白色T恤,穿着深色的九分牛仔裤,裤腿微微卷起。就算表面凶神恶煞的,也挡不住他青春叛逆的气息。<p>  冯小鱼心想,还是别惹这些人的好,只好很不好意思地向他致歉,然后,和老婆婆走到网咖厅的角落里。<p>  “小姑娘,你怎么可以看见我?”老婆婆一脸的慈祥,让冯小鱼越发的想念自己的外婆。<p>  “这个说来话长,反正,我每天可以看见很多鬼魂,我刚刚把你当成我外婆了。”冯小鱼为了避免旁边的人引起误会,轻声地说着,“老婆婆,那个人是你的亲人吗?”<p>  “是的,他是我的孙子。”老婆婆一脸的哀愁,望着那个坐在墙角凶神恶煞的人说,“我在离开之前,很想再看看他。”<p>  “很舍不得吧?”冯小鱼看着这一幕,想着,当时外婆去世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这么舍不得小鱼。<p>  “是啊。他是最不听话的,整天都在外面鬼混,学别人收什么高利贷,我真是死都不瞑目啊。”老太太情绪很激动,一直在抹着眼泪。<p>  “喂,你们到了吗?快点。我在这小区外的网咖里。”那个男人接通电话,语气很重,“给你们十分钟,必须马上给我出现。要是那老家伙再跑了,我把你们的手剁了。”<p>  “老婆婆你孙子真的很凶。”冯小鱼看见他那痞子样,就感觉浑身不舒服。<p>  “小姑娘,你刚刚说把我当成你外婆了?你外婆去世了?”老婆婆关心地说着,“你既然可以看见我们,那你就可以看见你外婆的。”<p>  “我外婆去世也没几天,可我看不到她。”冯小鱼一提起外婆,情绪就很低落。<p>  “你要是没办法看到她,可以问问别的鬼魂,有没有看到她啊,也许,她现在也在到处找你呢。”老婆婆的话音刚落,她那孙子的几个伙伴个个拿着棒球棒,推门而进和他的孙子汇合后,将棒球棒藏在衣服里后就出去了,“快走。我怕这个冯大,又溜了。”离开之前,他们的一句话引起了冯小鱼的关注,冯大?他们要找的人,居然是冯大!!!冯小鱼急了,赶紧跟着他们出去了,老婆婆也紧张地跟在身后。<p>  冯小鱼走出网吧门口,就已经不见那几个人的影子了,她只好直奔公寓去,那几个混混一定都是早已发现冯大的行踪,应该是去家里堵冯大的。冯小鱼本来以为,如果冯大再欠高利贷,她肯定是不会管的,可是,始终还是血浓于水的。<p>  回到公寓的时候,冯小鱼急躁地等不了电梯,一口气连爬了5层楼梯,呼吸急促地她,刚上5楼,就听见传来了各种恐吓声和砸东西的声音。<p>  “这钱你是准备什么时候还啊?”冯小鱼从虚掩着的门缝里,看着那个老婆婆的孙子,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拿着那个棒球棒,凶狠地吼着在对面双手捆着,并且跪着的冯大,旁边站着的全是那些小混混,家里也被他们砸的乱七八糟。<p>  “我女儿下班回来,就把钱还给你们。”冯大脸上全是伤,就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就已经把他打的鼻青脸肿的。<p>  “15万,你女儿还的起吗?”他再一次扬起了棒球棒,使劲地打在了冯大的身上,冯小鱼看着这一切,很生气,可担心他五十岁的身板,能经受地住这样的摧残吗?<p>  “还的起,她外婆留给她的两套房子,现在值200多万呢。”冯小鱼一听冯大还惦记着外婆的那房子,激动地推门而入,就在冲进房间的那刻,那几个小混混却一把扣住了她。<p>  “冯大,你这疯子,你别想卖外婆的房子。”冯小鱼什么都可以忍受,唯一不准冯大动外婆的房子,横冲直撞地冲进了房里。<p>  “你女儿?”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冯小鱼,“刚刚在网咖我们遇见了?长的也挺漂亮的。要不,你拿你女儿抵债吧。”他们几个突然哄堂大笑起来。<p>  “航哥,别啊,我们肯定把钱还上的。”冯大一听吓破了胆,他再怎么混蛋,也不能毁了小鱼的一生。<p>  “呸。臭不要脸的。”冯小鱼吐了那混混一脸的口水,惹怒了他,起身直奔冯小鱼身旁,然后一巴掌给冯小鱼打在了脸上,冯大看着这一幕,心痛的掉了眼泪。<p>  “你这小丫头,嘴够硬的。”那混混将脸贴近冯小鱼的脸,然后在她耳边轻声地说,“跟着我航哥,你肯定衣食无忧。”<p>  可谁料,冯小鱼却逮准了时机,一口咬住了他的耳朵,疼的他直叫唤,那几个小混混紧张地一下拖开了冯小鱼,可就那一瞬间,冯小鱼差点就将他的耳朵要出了血印。<p>  “MD,把他们俩给我绑起来打。”那小子捂着耳朵,让那几个手下将冯小鱼也绑起来,然后,对着冯小鱼和冯大又是一阵拳打脚踢。<p>  “你们没吃饭吗?一点劲儿都没有。”紧接着,那混混拿起棒球棒,就朝他们俩父女打去,冯大为了护着女儿,受不了殴打,直接昏倒了。<p>  “爸爸。” 这20年来,冯小鱼没再开口喊爸爸,可现在看着冯大虚弱的倒地,她哭着喊着这久违的一声爸爸,冯大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p>  “冯老头,看不出来,这么护女心切啊。”冯大昏倒后,那小子又是几棒打在了冯小鱼的身上,就她那瘦弱的小身板,根本也承受不住。<p>  就在那时,突然婆婆出现了,心疼地在冯小鱼耳边喊着,“小姑娘,你没事吧。都是我这个挨千刀的孙子惹的祸啊,他爸妈在他们俩姐弟很小的时候出国旅游,遭遇空难去世了,是我这个奶奶教子无方啊。”<p>  “婆婆。”冯小鱼轻声地喊着婆婆,一点也动弹不了。<p>  “臭丫头,你又在发什么神经?”那小子看着冯小鱼对着空气,又在喊着婆婆,他开始怀疑,这女孩是不是精神真的不正常。<p>  “他叫罗航,他有一个姐姐叫罗雨,他们俩一直在争我的财产,小姑娘,你告诉他我在滨海医院已经去世了,我的遗书留在了枕头下。”婆婆伤心欲绝地说着,“你说了,他就什么都明白了。”冯小鱼望着婆婆伤心的样子,甚至觉得不应该让她看到这一幕的。<p>  “罗航,你奶奶在滨海医院已经去世了,她的遗书留在了枕头下,让你立马赶去,不然就会被你姐姐罗雨拿走了。”冯小鱼对着他一股脑地帮婆婆说出了那些话,那小子听了后,不可思议地望着冯小鱼。可冯小鱼不知道,这老婆婆其实是罗氏集团的董事长,儿子媳妇去世之后,罗氏全靠她打理,最近得了重病才去世的,而这个小孙子却非常的叛逆,学着别人收高利贷卖毒-品,靠着家里有钱有势在黑-道上摸爬打滚,年纪轻轻的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p>  “你少忽悠我,你是不是事先调查了我?”罗航吓破了胆,捂着耳朵后退了三步,然后四周望了望,他不敢相信,这个女孩怎么会知道他的名字,甚至知道他奶奶住的医院。<p>  “我都不认识你,怎么调查你?你奶奶现在就在我旁边。”冯小鱼继续说着,“你再不去医院,就真的来不及了。”<p>  “你告诉他,他奶奶之前写的遗书是财产孙子孙女一人一半,并且告诉他们俩姐弟,不管遇见什么难事,都不能忘了做人的本,可他们都违背了我的意愿。这些事情,只有我跟他们单独谈过。”老婆婆见孙子不相信,继续说着,“小姑娘,你说了。他肯定会离开这里的。”<p>  “罗航,你奶奶之前写的遗书是不是你和你姐姐一人一半,也教你们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忘了做人的最本质的东西。可你们都让她失望了。”冯小鱼继续帮老婆婆传话,“婆婆说,如果你再不赶去医院,也许连遗书最后一面都见不了。”而这句话确实起到了作用,他吓的赶紧让手下扔掉棒球棒离开了冯小鱼的家,连滚带爬的往医院赶去。<p>  可冯小鱼看的出,婆婆一脸的哀愁,那罗航就算到了医院,那遗书上的遗产,肯定他们俩姐弟,一分都得不到。<p>  “小姑娘,谢谢你。我也了了心愿了,可以安心的离开了。”婆婆很想牵起受伤的冯小鱼,可也无法触碰,“小姑娘,想找你的外婆,不妨多问问别的鬼魂。”冯小鱼将婆婆的那句话,记在了心里。<p>  婆婆离开了,冯小鱼却不能动弹,似乎左手像是骨折了般,疼痛难忍。看着她身旁的冯大昏倒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冯小鱼痛哭流涕的,无助地不知道该怎么办。<p>  “冯小鱼,你怎么了?”正当冯小鱼无助的时候,欧瀚成却出现在了她家门口,惊讶地望着眼前这一切,“你离开我,就这么一会儿,怎么就变成这样了?”欧瀚成紧张地跑到冯小鱼身边,试图想要扶起冯小鱼,。<p>  “你别碰我,我的手好像骨折了。”冯小鱼看见欧瀚成的那刻,明显是开心的,可还是装作很生气。<p>  “你怎么找到我家的?”冯小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地还在嘴硬,“心机够重啊。”<p>  “我要想找到你,你能逃到哪里去?”欧瀚成蹲在冯小鱼面前,坏笑着说,“看来,今天你得好好的感谢我。”<p>  “旁边这个是谁?”欧瀚成示意了一下,躺在冯小鱼旁边的冯大。<p>  “我爸。他欠高利贷,刚刚那些混混欺负我,他为了保护我,被打昏过去了。”冯小鱼虽淡定地说着,可欧瀚成眼神里流露出的却是万般的疼惜,甚至怪自己为什么不早点出现,也许,结局就不会是这样了。<p>  冯小鱼看着欧瀚成一声不吭地发呆地望着她,便很气愤地说,“你打算这样,看着我们俩一直到明天吗?赶快打电话叫救护车啊。”<p>  “求人的时候,怎么也这么凶?”欧瀚成在冯小鱼面前,似乎一点霸气都没了,短短地几天时间,冯小鱼就像收了他的魂一样。<p>  “喂,你现在马上联系医院,让急救车到蓝天公寓2栋5楼501号。”欧瀚成神秘地给一个人打了电话,十分钟后,救护车就到了公寓,将冯小鱼和冯大送到了医院。<p>  在医院里,冯小鱼只是轻微的骨头错位,左手打着石膏,无法动弹,而冯大却受伤严重些,在IBU里监管,等到渡过危险期,才会转入普通病房。<p>  “我爸没事吧?怎么还没有出手术室?”冯小鱼刚从手术室里出来,就着急地找冯大,欧瀚成一直全程的陪着她。<p>  “你爸伤的有点严重。不过,医生说了,会渡过危险期的。”欧瀚成不敢告诉冯小鱼实话,其实冯大不仅伤了肋骨,也伤了脾。<p>  “那个,我们俩在医院的费用,我会还你的。”冯小鱼一边走,一边小心翼翼地说着,“当然,还有去瓦家村的罚款,我都会还给你的。”<p>  “是,欠条这次必须写清楚。”欧瀚成看着冯小鱼温柔说话的样子,就觉得很可爱,欧瀚成这个霸道总裁,居然会这么任由一个女孩摆布。<p>  “总裁,小鱼的病房已经安排好了。刚刚公司来电话,说有急事要你回去处理,你回去吗?”一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出现在了冯小鱼和欧瀚成的面前。<p>  欧瀚成一瞬间变成了冰山脸,表情很严肃,“我不是说了,任何事都不要来打扰我。还有,我今天打电话给你讲的那件事,马上给我调查。”<p>  “是。总裁。我这就去处理。”那个男生鞠了个躬,转身就走了。这个男生叫李向阳,是欧瀚成家管家的儿子,和欧瀚成一起长大,他很了解欧瀚成,人前人后他是欧瀚成的贴身助理,私下两个人就好的跟一个人似的。<p>  “那个。”冯小鱼看着眼前这个霸道总裁,轻轻地用右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不用陪我的。”<p>  “谁说我是在陪你啊?”欧瀚成毫无表情地说着,“我是怕你逃跑,我又收不到钱。”<p>  “是。我会还给你的。只要你别侮辱人。” 一提起钱,冯小鱼就觉得头疼,也想起了今天早上欧瀚成那一系列的幼稚行为。<p>  “我为今天早上的事情,向你道歉。”欧瀚成居然道歉?冯小鱼瞪大了眼睛望着他。<p>  “总裁大人,你是吃错药了吗?”冯小鱼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p>  “你才吃错药了。”欧瀚成一把将冯小鱼拥入怀里,心动指数直线上升。<p>  “你放开我,我手还打着石膏呢。”冯小鱼脸红心跳地从欧瀚成的怀里挣脱出来,急冲冲地跑了,只留下欧瀚成站在原地,望着那冯小鱼的背影,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冯小鱼并不了解欧瀚成,可欧瀚成却对她了如指掌。他们俩之间的命运,似乎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姻缘。<p>  冯小鱼到处找病房,问了几个护士她的病房在哪里,护士都告诉她,她和冯大都是在VIP的102号病房,于是,她就一直缠着护士,要求转到普通病房里。<p>  “我不要VIP,把我换到普通病房就好。”冯小鱼一直执意要换病房,却都遭到了拒绝。<p>  “对不起。普通病房都满了。”护士站的护士一直不断地推脱。<p>  “好了,冯小鱼,你别再这骚扰护士了。”欧瀚成拉着冯小鱼就往病房走,“别人哪里有那么多时间跟你闲聊。”<p>  “是你硬逼我住的VIP,我可不付这个账。”冯小鱼气冲冲地回到病房,护士已经在等着她打点滴了。<p>  “冯小鱼,是吗?”那护士很不满地说,“没事不要到处跑,躺在病床上,我要给你打点滴。”<p>  冯小鱼乖乖地躺在床上,等着护士打点滴,她仔细打量一下这个护士,长相很甜美,说话的声音也很好听,可这态度却不怎么样。<p>  “哥,她是谁啊?”欧瀚成刚进门,那个护士就一脸的不满。<p>  “她啊,我的债主。”欧瀚成居然可以这么平和的跟她说话,那他们的关系肯定很不一般。<p>  “债主,还享受这个待遇?”她双手交叉,很不满地望了望这病房里的鲜花,沙发,电视,冰箱,这哪是在住院,简直就是享受。<p>  “老爷子,让你来医院实习,没说让你来当护士吧?”欧瀚成看她正准备给冯小鱼打点滴,神情很凝重,很紧张地从她手里抢过那些医用品,“你好像学的是经营管理吧,谁让你来学扎针的。”欧瀚成的语气很重,那女孩显然一下很不高兴,眼眶开始湿润。<p>  “你有必要这么凶吗?”她愤怒像怪兽一般吞噬着她的心,指着冯小鱼说,“你就为了这个女孩?”<p>  “你们俩谈,我先出去。”冯小鱼埋着头,加快脚步地往病房外走。<p>  冯小鱼本想逃离,可欧瀚成却走到冯小鱼身边,将她拥入怀里,然后对那个女孩说,“我就喜欢她,喜欢她在我身边的感觉。”<p>  那刻,冯小鱼的心脏再一次砰砰砰地加速,那一种小鹿乱撞的感觉,也一瞬间侵蚀着她,她不敢抬头看欧瀚成一眼,只想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p>  “你只要敢喜欢她,我就有办法让她离开你。”那女孩拿掉那护士头套,使劲地将它摔在冯小鱼和欧瀚成的面前,然后,转身就出病房了。她那长长的头发,加上那精致的五官,怎么看怎么甜美,可说起话来,却让冯小鱼毛骨悚然。其实,这个女孩是欧瀚成后妈的女儿,她比欧瀚成小7岁,今年才22岁,她很喜欢欧瀚成。她叛逆,我行我素,但是心肠不坏。<p>  “唐若曦,只要你敢动她,你知道后果的。”欧瀚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生气。<p>  “欧瀚成,你是知道我的,没什么事情是干不出的。”那女孩扔下一句话,就冷冷地离开了。<p>  冯小鱼不知那个女孩是什么来头,可似乎她很喜欢欧瀚成,而冯小鱼已经成了她的眼中钉肉中刺,女孩离开后,冯小鱼也迅速逃离了病房,欧瀚成的那句喜欢,已经将她吓得半傻,就算她明白,也许只是欧瀚成的挡箭牌,可那句话,却让冯小鱼怦然心动。<p>  在医院里,高利贷的事情虽是告一段落了,但冯小鱼似乎卷入了一个不知所谓的恋情里,也许她渐渐适应了,这种随时都会看见另一个时空的人,却没法适应这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继续阅读:第7章 关于那个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冯小鱼的鬼神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