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外婆去世了。
漫雪失忆2016-09-13 15:294,764

  今夜狂风暴雨,电闪雷鸣,路边的树梢都已风被吹断,冯小鱼下班的时候已经是午夜12点了,她依然穿着一身长裙,一个人撑着伞在站台边等出租车,却始终不见一辆出租车出现。<p>  “什么玩意儿,真倒霉,臭主任为了迎合刚上任的总裁,硬说我的策划不够好,被迫加班到现在,加班也就算了嘛,可现在回家还打不 到出租车,真是的。幸好明天周末,不然我非诅咒他明天没早餐吃。”冯小鱼的心情很差,虽然这样有损她“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的美貌与气质,可她还是嘀嘀咕咕的咒骂那策划部的主任。<p>  正当她极度郁闷的时候,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的面前,一般出租车都是司机会主动开窗问顾客去哪儿之类的,可这出租车却很诡异地停在了冯小鱼的面前,她有点近视,看不清司机的长相,后排车门居然还自动打开,冯小鱼好奇地伸着头望了望,后排居然空无一人,她的脸色瞬间惨白,吓得直哆嗦扔掉雨伞就开跑。<p>  “天啊,我该不会遇见鬼了吧?”冯小鱼吓得一直往前跑,似乎已经忘记了这风雨交雷电交加的夜晚,是多么的恐怖。可她显然不知,不管怎么跑,那辆出租车始终都跟在她身后。<p>  “不会。不会。我肯定是最近恐怖片看多,产生幻觉了。”她一边跑,一边安抚自己的情绪,心想,最近再怎么背,也不至于遇见那些…… 冯小鱼不敢再往下想了,感觉自己的寒毛都已经立起来了,毛骨悚然的感觉,现在已经直奔她的内心深处扎根了。<p>  雨水打在冯小鱼的脸上,使她睁不开眼,那雷声和闪电,似乎就在冯小鱼的身边打转,她只管发疯似地奔跑,就想赶快脱离这幻象,但事实却不是这样的。<p>  突然,一阵紧急刹车的声音,如雷贯耳的惊悚着冯小鱼那脆弱的小心脏,她无奈地停下脚步,用手不断地擦拭着眼睛上的雨水,然后,睁大眼睛地望着停在她面前的这辆车,她发疯地尖叫着,“天哪,怎么还是出租车呢?”然后又想转身离开,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冯小鱼的身体好像被什么力量拽住似的,一直将她往出租车里拖拽,她恐慌地使足全身的劲儿和那股力量较量着,可谁知那闪电似乎一下劈中了冯小鱼,她瞬间昏倒在地,不省人事。<p>  这夜,月黑风高,暴雨还是淅沥沥的下着,当冯小鱼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为眼前的这一切所震撼,她居然来到了一片墓地,而此时此刻的她,刚好也躺在一座墓碑边,她吓的惊魂失魄,知道自己眼前这一切一定不是幻象,她想逃跑,可双脚似乎被绑似的,不能动弹。那刻,她哭了, 嘴里一直碎碎念,“外婆啊,外婆,你快来救救我。”<p>  冯小鱼的外婆曾经是丰海村所谓的神婆,专治这些厉鬼,冯小鱼小时候一直觉得外婆是装神弄鬼,可随着和外婆接触的时间越长,她对这些鬼神之说,也深信不疑,也激起了她对恐怖片和鬼片的强烈好感,可当自己真的遇见这些“不干净”的东西时,她失控了。<p>  “哭什么?”突然,一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出现在冯小鱼的身后,打破了她恐慌的哭声。<p>  冯小鱼停止了哭泣,战战兢兢地转过身去,心想,这大半夜的出现在墓地的,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大粽子。<p>  她全身开始发抖,已经压抑不住内心的恐慌了,可就在她转身的那刻,一阵光芒仿佛刺瞎了她的眼,她用手遮住那道光,用微微颤抖地声音说,“别装神弄鬼的,我外婆专治你们这些厉鬼,我今天要是死了,我外婆一定饶不了你们。”冯小鱼话音刚落,那阵光芒就消失了,然后,整片墓地出现了很多窸窸窣窣的嘲笑声,冯小鱼吓的紧闭双眼,直哆嗦,仿佛她身旁有着上千万个大粽子。<p>  “这小-妞,长的还是很漂亮的,要不,我们把她撕碎撕碎吃了吧。”在那些嘲笑声中,突然传出想要吃掉冯小鱼的声音,她哆嗦的更厉害了。<p>  “我外婆要是知道,是你们把我吃了,肯定饶不了你的。”她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嘴硬。<p>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那个很有磁性的声音,再次出现了。<p>  还真不是冯小鱼自己来的,是那辆诡异的出租车和那诡异的闪电,似乎冥冥中就将她带到了这里。冯小鱼心想,是我运气背好吗?谁想半夜来墓地啊,还是这么一个狂风暴雨的夜晚?<p>  她深呼吸,然后怀着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情,再次睁开眼睛,就在她睁开眼睛的那刻,她看到了一个俊美绝伦的男子站在她面前,她傻眼了,他肤色白皙,五官清秀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好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自己独特的空灵与俊秀。<p>  “哇,好帅,你是鬼吗?”她突然放下了戒备和恐慌,居然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她开心地笑着说,“嘿,这脚怎么也能动弹了?”其实,冯小鱼全然不知,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俊俏的男子,才是最危险的。<p>  “你别过来。”那男子见冯小鱼大胆地靠近他,他也恐慌地往后退,“别靠近我。”<p>  就在冯小鱼不知所云地想要靠近他时,她突然被什么绊倒似的,刚好倒在了一个墓碑边,她望着墓碑上的碑文和照片,她再望望眼前的这个男子,她高兴地说着,“原来,你叫欧瀚成呀!好好听的名字。”正当她犯花痴的时候,她仔细地阅读了一下碑文上,看到那男孩的一生阅历时,她傻眼了,“你是出生于1930年? 去世时间是1957年?”冯小鱼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但却没了之前那种恐慌和害怕了。<p>  “你快离开这里吧。”男子扔下一句话,就这么消失在冯小鱼的眼前,她试图想要跑过去抓住他,却在那一瞬间,看着他消失的无影无踪。<p>  “哎,你别走呀,我们还会见面吗?”冯小鱼落寞地呆在原地,望着那狂风暴雨嘶吼着,随着他的离开,冯小鱼也再也没有听见墓地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了。<p>  冯小鱼今年25岁,她虽说长的很漂亮,可她的家境却令她每一个前男友发指,她妈妈车祸去世后,她爸爸就开始烂赌,烂酒,冯小鱼一直就跟着外婆生活,她很努力,高考一举夺魁,考上了最好的大学学府,毕业以后,就在全国五百强的企业里做企划工作,这本是冯小鱼美好生活的开端,却因为这次的相遇而改变。<p>  “小鱼,你还想再见他吗?”冯小鱼本很失落,身后却又传来了她熟悉的声音。<p>  “外婆!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你是来救我的吗?”冯小鱼转身看见她头发是自然卷曲的外婆,心情一下高涨,外婆看上去很美,慈祥的眼睛总是笑眯眯的,说起话来又清脆又好听。<p>  “外婆本想你会逃过此劫,可谁知还是来了。”外婆叹气说,“小鱼,外婆只能帮你到这了,以后的路,要靠你自己了。”<p>  “外婆。”冯小鱼这次也再一次想抓住外婆的手,却也看着外婆像那个男子一样消失了, 她的泪水再一次浸湿了脸颊。<p>  “冯小鱼,冯小鱼,赶快醒来,你装什么死啊?”这声音?不是冯小鱼那可恶的老爸冯大吗?冯小鱼轻轻地睁开眼睛,望着眼前这个肥头大耳,满身酒气的50多岁的男人,让她瞬间惊醒。冯小鱼紧张地抱着被子,坐了起来然后说,“你怎么找到这的?别找我要钱,我没钱啊。”冯小鱼很害怕,一看见她爸爸,她就明白之前的一切都只是个梦而已,她被拉回了现实里。<p>  冯小鱼不知道冯大是从哪里弄到的钥匙,她现在住的这间公寓,是她外婆给她租来躲避冯大的追击的,可现在却功亏一篑了。<p>  “谁找你要钱啊,你老爸我还缺钱吗?”冯大很是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感觉像是中了彩票似的。<p>  “你每天都缺钱,我的工资基本上都被你挖空了。”冯小鱼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说错一个字,冯大发起酒疯来,又是几巴掌。<p>  “以后我们爷俩就不缺钱了。”冯大突然笑嘻嘻望着冯小鱼说,“你外婆昨晚去世了,她留下的那两套房子都是写的你的名字,我们把它……”冯大的话还没有说完,冯小鱼就一把推开他,起身就想往外跑。外婆怎么会去世了?昨晚,做的那个梦是真的吗?冯小鱼刚准备穿好鞋出发,就被冯大一把拽住,她那小身板,哪里抵得过冯大的人高马大。<p>  “你放开我,我要去找我外婆。”冯小鱼使劲地挣扎着,泪水再一次崩溃,“你肯定是骗我的,我外婆不会离开我的。”<p>  “冯小鱼,你昨晚睡觉就穿的是这身湿漉漉的裙子吗?”冯大拽着她湿漉漉的裙子,一脸诧异地说,“还高材生呢,连自理能力都没有?”<p>  这时,冯小鱼擦干眼泪,才注意到自己身上的裙子,她居然是穿着和昨晚那个梦里一模一样的裙子,并且,裙子还是湿润的。她开始相信,昨晚发生的一切,有可能都是真实的。可她只记得那个墓碑上的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那个人的模样。<p>  “冯大,你怎么知道外婆去世了?”冯小鱼反问道。<p>  “今天早上你外婆的邻居,李婆婆去找她晨练,可是,敲了半天没有反应,然后,就报警了,警察联系我的,法医鉴定,你外婆是心脏病突发死亡的。 ” 冯大突然被冯小鱼反问,来不及编什么谎话,就一股脑地说出了缘由,冯小鱼一直知道外婆有心脏病,她一直让她记得吃药,可外婆经常忘记。<p>  “那现在外婆在哪里?”她紧张地询问着,冯大却哑口无言的把头低着,“你该不会把她所有的钱洗劫而空,然后,把她孤零零地丢在了殡仪馆吧?”<p>  “人去世了,不都得去殡仪馆吗?明天你外婆就安排火化了。”冯大还是感觉有点愧疚,但是,他也是没有办法,总不会一直把老人放在家里呀,这大热天的。<p>  “我看到你外婆的柜子里,有两套房子的产权本,可这些房子都过户在你的名下,我没发卖,所以……”冯大还是死性不改,一心就想让冯小鱼把房子卖了,然后他就拿着钱去赌博。<p>  “现在你好意思说这事?混蛋。”冯小鱼一听冯大说钱的事情,就火冒三丈,推开他就气冲冲地走出了家门。她心疼外婆,很想再见见外婆,也恨自己,为什么偏偏昨晚加班,本应该回外婆家的,也许她在家,外婆也不会发生意外了。<p>  “小鱼,外婆在金沙殡仪馆。 ”冯大这家伙,算是有点良心了,在冯小鱼离家的那刻,他心里也明白,冯小鱼肯定会去找她外婆,如果,他不说,冯小鱼有可能会将所有的殡仪馆翻个遍。<p>  冯小鱼听了冯大的话,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殡仪馆去。可到殡仪馆后,冯小鱼就感觉胸口发闷,头疼欲裂,她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却还是忍着疼痛询问了殡仪馆的管理人员,“请问一下,刘淑芳女士的遗体放在哪里的?”她捂着太阳穴,感觉自己快要晕倒似的。<p>  “小妹,你没事吧,怎么感觉你脸色惨白。”一个三十来岁的管理人员,一看冯小鱼的脸色很差,关心的问着。<p>  “你别管我,我问你,刘淑芳的遗体在哪里?”她的态度很恶劣,并不是因为性格,而是头疼和胸闷折磨着她,可冯小鱼倔强起来,十头牛可能也拉不回来。<p>  “你是她亲人吧?你等等,我要查查。”管理人员的态度依然很亲切, “今天早上送来的,她在云浮水汀堂 。”<p>  “怎么走?”冯小鱼依然冷漠。<p>  “大厅尽头,然后你往左走500米就到了。”管理人员的话刚落,冯小鱼已经冲出了大厅,但她走路时,已经开始摇摇摆摆了。<p>  刚走到云浮水汀堂外,冯小鱼就开始意识模糊了,她努力地睁大眼睛,也只能模糊地看清那“云浮水汀”几个字,她努力地靠着墙,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她想就算是今天死在这里,她也要见外婆最后一面。<p>  她刚走进外婆的灵堂,就看到水晶棺材里躺着的外婆,可在水晶棺材外,还有一个外婆,冯小鱼激动地跑过去抱住外婆,却发现自己和外婆始终像是隔着一个时空一样遥远。<p>  “小鱼,你不要再来了,这里很危险,我不想你们见面。”这句话一直在冯小鱼地脑袋里转悠,外婆说的“你们”是指冯小鱼和谁?她不明白,为什么外婆不让她见她最后一面?<p>  “外婆,小鱼想你。”冯小鱼哭了,眼泪顺势流过脸颊。<p>  “小鱼,外婆也想你,你记住,一定要好好的活着。”这是外婆消失前,说的最后的一句话。<p>  “唉,这小妹,怎么在这里睡着了?”这时,一阵温柔的声音再次入耳,冯小鱼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居然在外婆的灵堂外睡着了。<p>  “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 ”还是那个温柔地管理员姐姐,“ 小妹,你是哪里不舒服吗?别伤心了,节哀。”<p>  “我没事。”冯小鱼擦干眼泪,站起来就赶紧离开了殡仪馆,她没有再倔强的去见外婆最后一面,而是乖乖地听了外婆的话,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继续阅读:第2章 小鬼出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冯小鱼的鬼神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