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关于那个吻。
漫雪失忆2016-09-13 14:334,120

  冯小鱼,将那个老婆婆的话记在了心里,为了躲避欧瀚成,每天都从钱包里拿出外婆的照片,走出医院见到每一个灵魂,就开始询问有没有人见过外婆,她却不知,这样做,也许会碰见厉鬼,惹来杀身之祸。而她只是很想见见外婆,想知道为什么她去世的那天,冯小鱼会被带到那个墓地,想知道为什么她不能再见外婆最后一面?

  几天之后,冯大从IBU里脱离了危险,将他转到了病房里,冯小鱼这才停止了寻找,回到病房里,照顾冯大。

  “小鱼,爸爸真的很对不起你。”冯大一直在挂着点滴,看着女儿左手打着石膏,右手还要给冯大端茶递水,擦汗等等,心里很过意不去,可冯大一直就这德行,一闯祸就服软,过一段时间,又开始烂酒烂赌了。

  “你哪里对不起我啊?你是我爸爸,外婆也去世了,我不可能不管你吧?”冯小鱼看着冯大一直冒虚汗,又去拧了毛巾来给他擦汗,“那高利贷的钱,我们得赶紧还上,不然,利滚利的,我怕我们俩最后会睡大街上。”

  冯小鱼没再责怪冯大,是因为,冯大也算是鬼门关走了一遭,她只想这次冯大真能改过自新,这样,她也算不白挨揍。

  “我们哪有钱还啊?”冯大哭丧着脸说,“除非……”

  “警告你啊,别打我外婆房子的主意,不然,我立马把你扔这儿自生自灭。”冯小鱼一听冯大的语气,就想试探着说服冯小鱼卖房子,她生气地将毛巾仍在冯大脸上,“臭毛病。”

  “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啊?”冯大用手拿开毛巾,心虚地望着冯小鱼说,“咱不卖房,拿什么钱还债啊?”

  “我知道想办法。”冯小鱼从冯大手里接过毛巾,这才心平气和地说,“用不了你操心。”其实,冯小鱼早有打算,她手里存了几万块,外婆去世前也给她了20万,说是给她的嫁妆钱,冯小鱼本不想动这笔钱,可不拿出来,外婆的房子就会保不住的。

  “小鱼,你请了几天假啊?你在这照顾我,会不会耽误你上班啊?”冯大很奇怪,冯小鱼之前不管发生什么事儿,都是不会请假的,况且这次还耽误了这么久。

  “我辞职了。”冯小鱼义正言辞地说,“ 这医院的费用很高,所以,你要赶快好起来,我们回家养吧。”

  “什么,你辞职了?你辞职了,我们父女俩怎么活?”冯大瞪大了眼睛,激动地差点坐了起来。

  “怎么活?靠你赌博吗?”冯小鱼却悠闲地坐在沙发上,啃着苹果。

  “我没批准,她怎么能辞职?”欧瀚成那高挑地身材,穿着那浅蓝色衬衣,搭配那深色的裤子,袖口微微卷起,简单却很显气质。可他突然的出现,让冯小鱼一下慌张地找不到方向。

  “这位是?”冯大一眼看去,就知道这个男生和冯小鱼有什么关联,再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他的着装,一看就知道不是寻常人家的孩子,一下露出了笑容。

  “叔叔,我叫欧瀚成,是冯小鱼的……”欧瀚成话还没有说完,冯小鱼就将手里的苹果塞在了他的嘴里,然后,将他拽出病房外。

  “冯小鱼。”欧瀚成拿下嘴里的苹果,然后又将苹果塞给冯小鱼,看着冯小鱼呆呆地样子,他再次露出了笑容,“这算不算接吻?”

  “你接吻是啃苹果的吗?神经病。”冯小鱼拿掉嘴里的苹果,甜甜圆圆的脸蛋上挂着一对好看的小酒窝,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时滴溜溜地转动着,一股机灵而淘气的劲儿。

  “那是这样的吗?”欧瀚成还没等冯小鱼反应,就已经霸气地将嘴唇贴上她的嘴唇,冯小鱼猝不及防,张着嘴,目瞪口呆,脑子像被按了暂停的影碟机,瞬间被定格。别说思绪,连心跳都快一并消失了。

  “你快看,欧总裁居然真的喜欢那个女孩。”

  “天哪,这次唐若曦非得闹翻了天。”

  “他们居然接吻了。”

  刚好路过的几个护士都停住了脚步,站在远处唧唧咋咋地讨论着。

  “欧瀚成,你混蛋。”冯小鱼推开了他,脸颊眩着一阵红晕,然后,一直用右手抹着那嘴唇,生气地想要转身回到了病房里。

  “谁让你躲了我那么多天。”欧瀚成没再追进去,只是站在门外双手插着口袋,淡定地说着,“冯小鱼,下个月我必须在公司看见你。”

  “我不会回去的。”冯小鱼气鼓鼓地坐在沙发上,脑子里全是刚刚接吻画面。

  “好吧,那我让人事部刚刚给你涨的5倍工资,就取消吧,你也别回企划部了。”欧瀚成话音刚落,冯小鱼就已经冲出了病房,喜出望外地望着欧瀚成说,“真的是5倍工资吗?真的可以回企划部吗?”

  欧瀚成看着冯小鱼那天真的表情,嘴角微微上扬地说着,“真的。”

  “5倍工资的话,4000*5=20000?”冯小鱼这个财迷,对数字特别敏感,再次望着欧瀚成确认一次,“真的是2万?你不后悔?”

  “当然。不后悔。你自己看着办吧。”欧瀚成笑着的时候,特别的迷人,那俩小虎牙露出,一点也不像是冷面总裁,但冯小鱼却不知,欧瀚成只有面对她的时候,才会这样笑。

  “总裁,你放心。我会认真工作的。”冯小鱼一提起钱,似乎就已经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笔勾销了。都说女人变脸比翻书快,这冯小鱼简直就是见钱眼开的极品。

  “早这么乖,该多好。”欧瀚成笑着摸摸了冯小鱼的头说,“那下个月见。”

  冯小鱼和欧瀚成站在病房外,俩人周围散发出的甜蜜气息,似乎已经弥漫整个医院了,欧瀚成似乎已经开始渐渐了解冯小鱼这个女孩,吃软不吃硬。

  “是。总裁慢走。”冯小鱼兴奋地不得了,欧瀚成一转身离开,她就冲进病房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冯大,“冯大,咱们有钱了。”

  “你们俩这么大的动静,我还听不见吗?”冯大躺在病床上一直笑着,似乎飞速运转的大脑,正在盘算着什么。

  “冯大,我警告你啊。我和他没什么,你别去骚扰别人。”冯大一个眼神,冯小鱼都知道他在想什么,之前,冯小鱼交往的男朋友,冯大随时都去找别人要钱,然后拿去赌博,个个都怕了他了。

  “哪会,就我现在这个情况,想出去都难。”冯大指了指自己正在吊的点滴,“我能捡回一条命都不错了。”

  “你知道就好。”冯小鱼看着冯大那一脸的悔恨,仿佛觉得安心了很多,“身体养好了以后,别再去赌了。”

  “是。是。我不会去了。”即使这样的对话,重复了无数次,可冯小鱼依然选择相信他。

  冯大在那最好的医疗条件下的医院里住了一个多月,欧瀚成还派了一个护工照顾他们,他恢复的很好,至少他可以随意走动和自理了,冯小鱼的手也恢复的差不多了,只是不能太用力。

  冯小鱼决定还是去把出院办理了,可就在她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她,所有的费用都是免费的,她却硬要让工作人员给她打一份清单出来,可那一份清单的价钱,着实让她目瞪口呆了,就这一个月左右,他们俩花费了10万。

  “你们医院在抢钱吗?”冯小鱼对着那结算窗口里的工作人员不满地说着,“真是狮子大开口。”

  “小-姐。”那满脸青春痘的男孩,大概20岁左右,一张口就叫冯小鱼小-姐,惹得她大怒。

  “你才小-姐呢,会不会说话啊?”冯小鱼瞪了他几眼说,“这钱是欧瀚成垫付的吗?”

  “这医院都是他家的,还垫付什么。”那男孩站在窗口,也撇了冯小鱼几眼,“自己得了便宜还卖乖。”

  “又不是我让他免费的。”冯小鱼听了那男孩的话,却百口莫辩,尴尬地赶紧拿着清单转身回到病房里,以免再闹出什么笑话。

  说起欧瀚成,确实已经很久没有来医院看她了,冯小鱼每天都沉浸在照顾冯大的日子里,似乎生活都已经恢复到了原点,风平浪静。在医院,那个傲气地的女孩也没再出现过,冯小鱼在欧瀚成的庇护下,似乎活的很滋润。

  “护士,我想问一下,之前那个叫唐若曦的女孩,她没在这医院里了吗?” 这句话,冯小鱼在心里已经憋了很久了,想着马上出院了,还是问了整理他们病床的护士。

  “就你刚入院的那天,她就回去了。”护士一边换着床单,一边说,“你算是把这千金大小姐给惹了,以后可千万当心。”

  “那这么说,我和她就算结下梁子了?”冯小鱼觉得好冤,都是这个欧瀚成拿她当挡箭牌。

  “这个大小姐,只要是有人追她的瀚成哥,她就跟个疯子一样。”护士突然停下了那换床单的动作,用很犀利的眼神看着冯小鱼说,“况且,你和欧瀚成的关系可不一般。”

  “真是误会,我和他真没什么。”冯小鱼紧张地解释着。

  “你们俩在医院走廊接吻的事情,整个医院都已经传遍了。而且,他在我们面前,从来都不会笑的,可只要一见到你,他总是会笑,谁都没有见过我家太子爷对一个女孩这么好过。”那护士笑着说,“这还是误会吗?”

  护士话音刚落,冯小鱼就紧张地四处张望着,很怕被冯大听见。

  “他不会笑吗?不过,他的臭脾气倒是很坏。”冯小鱼故意岔开话题,远离有关那个吻的事情。

  “他可是我们集团的冷面总裁,面对谁都不会笑的。”那护士凑到冯小鱼耳边说,“听说,他也从来不会给我们董事长任何好脸色的,好像是有关他亲妈的事情。”

  “亲妈?现任的董事长夫人,不是原配吗?”冯小鱼露出了惊讶地表情。

  “不是。那是他爸后来娶的,就是那唐若曦的妈。”天哪,这护士的八卦消息很灵通啊,冯小鱼似乎掌握了很多有关欧瀚成的信息。

  “唉,你真不是我们总裁的秘密女友吗?”护士把床单换好后,推着那一车的脏床单,望着冯小鱼说,“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真不是什么秘密女友。我也是远胜集团的员工。”冯小鱼故意说这句话的时候,将嗓门提的很高,因为,她发现冯大似乎就在门外偷听着。

  “原来如此。”护士笑着说,“可总裁对你还是很特别。”

  “算了吧。我只能尽量不招惹这幼稚总裁。”在冯小鱼的眼里,欧瀚成就是个幼稚的人。

  “呵呵,你们今天出院,总裁已经安排车在楼下等,估计你可能逃不了。”护士在离开病房之前,告诉了冯小鱼一个不幸的消息。

  “医院有后门吗?”冯小鱼很苦恼。

  “走什么后门啊,人家安排了车,咱就回家呗。”冯大确实是躲在门外偷听,一听见冯小鱼想避开欧瀚成,就着急慌张地走了进去。

  “回家?回哪里啊?家里都已经被砸的乱七八糟了。”冯小鱼见冯大见钱眼开的样子,就知道他在盘算什么。

  “我可不想回你外婆家。”冯大嫌弃地说着,“那里面全是些鬼符,看着就瘆得慌。”

  “你还有得挑吗?还是回公寓吧,我还是得把家收拾一下。”冯小鱼看着冯大受伤的份上,忍下了那口气。

  冯小鱼知道冯大在想什么,她不希望冯大去骚扰欧瀚成,不想自己又成了他赌博的砝码,她很讨厌冯大那不劳而获的思想,可却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父亲。

继续阅读:第8章 冯小鱼遇处女鬼(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冯小鱼的鬼神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