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五夜白 2017-06-15 06:173,248

  这一天之中发生太多变故,在凤仪宫一折腾,天色也暗了下来,墨十舞轻抬着步子,她走去的方向并不是落兰院,而是皇上的书房。

  不过才走了一段路,墨十舞就停下了脚步,看向那在冷风中伫立的人,这样的巧合,墨十舞不是傻子,她能够看出来,凌王一定是要与她说些什么,否则也不会去了皇宫再在这里与她相遇。

  他一身玄衣,似要融入这夜色,变幻莫测的眸子让人捉摸不透,站在那里,不怒自威,一般人都不敢靠近,只有少数宫女在远处躲躲闪闪,议论着凌王殿下的身姿和容貌。

  凌王驰骋沙场,可以说是大将军墨询的战友,加上这一整天帮助墨十舞不少,墨十舞也不像对待他人那般冷漠,停在不远处,向凌王微微点了点头,多说无益,这宫中的人都不是善类。

  “做的不错。”墨十舞抬脚正准备离开,那像雕塑一般站着的人终于开口说话,他带着冷意的眸子看了墨十舞一眼,却未停留,仿佛她只是不小心闯入他世界的一只白兔,他不需要多投加精力。

  做的不错?墨十舞抬眼看他,神色自然,她救治小皇子,做的不错,还是她敢于反抗皇后,做的不错。

  这个男人,总是说些意味不明的话,墨十舞轻翘嘴角,也不回话,转身抬着步子,向原来的目标继续前进。

  只是几步的距离,原先在脑海中意念控制的戒指,竟然擅自跑到了手上,墨十舞一愣,看着戒指上散发出与平常不一样的光芒,转身看向凌王。

  可凌王刚刚所在的地方,一个人影都没有。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的?

  眼眸低垂,墨十舞把玩着戒指,重新将它收回,原来如此,她似乎已经看出了端倪。

  书房在守门的公公,依旧是墨十舞今天见过的那个李公公,他一脸白粉扑面,眉毛染了些许黑脂,整体看似很整洁,却又让人感觉怪怪的,他翘着兰花指,拿着公公专用的拂尘,不屑地看着墨十舞。

  尽管换了一件衣裳,气质稍有些不同,公公也认得,这还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墨家小姐,虽然她自己脱离了囚犯的身份,但这过去,就像污点一样,时刻让这些周围的人轻看她。

  “哎哟,这不是墨家小姐?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皇上有要事处理,墨小姐不急的话,就在这旁边等吧。”

  李公公的声带并没有赵公公那样娇嫩,反而带着些许刚气,他这般话,虽不失礼节,但也让墨十舞心中冷笑,又是一个狐假虎威的太监,站在如此高位还不自知应该做些什么,简直就是利益熏心。

  皇上墨十舞是要见的,但等待,她可没那闲工夫。

  再说这公公,她记得,今日面圣的时候,皇上还未回复,就让她直接进去,明显地就是要让皇上迁怒于她。

  瞧着李公公在那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他是觉得墨十舞成不了什么大气,他想打压就打压。

  “公公这般,当真忠心于皇上,十舞有要事找皇上,若公公执意阻拦,耽误了进度,可与十舞无关。”

  李公公跟着皇上这么多年,也常年伴随皇上在书房,但只要是他不通报的事,谁都进去不了,懂行情的妃嫔大臣们,知道给他塞些金银细软,外加说些好话,恳求一般,他就让他们进去。

  墨十舞什么身份他很清楚,以前她就来过书房,可每次都没有银子,只是一直哀求着他,他不是观音菩萨,该得的利益还是会想要,所以基本上都没让墨十舞进去过。

  他本以为墨十舞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后,能聪慧一些,想法子讨他开心,或者直接冲进去,但是偏偏墨十舞什么都没反驳,让他吃了个哑巴亏,什么都没捞着,还感受到了来自墨十舞不经意的威胁。

  他如此也正眼打量起墨十舞来,一身白衣,穿在她身上恰合适,仿佛白色就是天生为她出现在世上一般,不温不火的语气,清冷的眼眸,微翘的嘴脸,让李公公心乱了起来,她这绰绰有余的样子,莫非真是有什么皇上需要知道的急事?

  墨十舞也不再看他,站在一旁,果真等了起来,她如此淡定,李公公却着急了起来。

  按墨十舞所说,她却有急事找皇上,但她现在这幅气定神闲的模样,是在表明她急,但是公公不让她进去,她只好等在外面,若是等下皇上问起来,她还可以说这算是李公公的错,可以让李公公来承担皇上的怒火。

  想到这,李公公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心醉,这黄毛丫头,怎得能玩得过他?

  李公公清了清嗓子,碎步走到墨十舞身边弯腰,“墨小姐,这会儿皇上的政事也该处理完了,奴才这就去禀报皇上,看皇上是否觐见。”

  墨十舞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冷冷‘嗯’了一声。

  李公公完全是想多了,反被墨十舞弄得自己紧张,他迈着步子迅速到了书房门口,扯着嗓子说道:“皇上,墨家小姐求见,说是有急事。”

  书房内还在看奏折的皇上拿起边上的茶杯,轻抿了一口,没有快速回应,这可难为了李公公,皇上说不准,他便可以耀武扬威的赶走墨十舞,皇上说准,他就乖乖将墨十舞迎过来,可皇上偏偏什么也没说,他只好侯着背以难受的姿势面对着书房。

  放下茶杯,皇上看着面前已经快处理完的奏折,开口说道:“让她进来。”

  得到命令,李公公心花怒放,果然他猜的没错,这小丫头片子,差点让他着了道,有了皇上的命令,李公公立马去告诉墨十舞,让她进去。

  墨十舞假意揉着身体,“本小姐身上的伤本就严重,现被公公放在这吹冷风,似乎浑身使不上劲。”

  言下之意,她暂时走不动,这还都是李公公的错。

  李公公笑着的脸立马僵住,刚从皇上那如释重负,紧接着又在墨十舞这受到莫名的压力,好不容易皇上同意觐见,墨十舞了千万别这时候提不去了。

  李公公那个心慌啊,直想抽自己一耳刮子,他刚刚,怎么就稀里糊涂做出那样的事呢

  他赶紧弯腰道歉,“墨小姐,都是奴才的错,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快快去见皇上吧,奴才会将小姐需要的药材送至落兰院的。”

  他不仅请求墨十舞,还要送礼给墨十舞。

  可墨十舞还是不动,她有意无意捶着肩膀,这让李公公更加心急了起来,他都这么妥协了,墨十舞竟然还不吃这套。

  墨十舞若再不进去,皇上就会震怒,觉得他谎报消息,那他现在的地位,也是白白攀升这么久。

  思及此,李公公直接在她面前跪下了,“墨小姐,是奴才错了,您赶紧进去吧,以后,您有任何事,奴才都会给您通报的!”

  李公公也是近五十岁的人了,他这幅样子跪在墨十舞面前,简直和刚刚判若两人,如此刁难,墨十舞也算是回了他今日对她的不敬。

  “公公,可要记住自己说过的话。”

  墨十舞微微一笑,从容经过他身边走进书房。

  李公公着急的脸上汗意都出来了,冷风吹过,他心中一片寒冷,墨十舞,他之前怎么就惹上她,真是老糊涂了,那些看起来最淡然的人,也是最具有杀伤力的人。

  经此,李公公不再敢对墨十舞出言不逊,他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整顿,回到了自己原先的岗位上。

  “十舞,何事这么晚了还来见朕?”墨十舞一打开门,皇上就在那里等着,他亲切地让墨十舞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一副慈爱的模样,若不是墨十舞已经亲眼见过他的行事作风,可能还会相信一些。

  墨十舞也不客气,既然皇上都没有让她行礼,她也就坐在了椅子上。

  皇上递过来一杯热茶,墨十舞轻轻接过,放在了旁边的小桌子上。

  看着墨十舞如此有戒备的样子,皇上心中虽有些不高兴,但也没有再表现在脸上,今日他的形象已经毁了太多,实在是不谨慎,在古喻国黎民百姓中,他可是良君好形象。

  为了挽回面子,他只能装作和以前一样对待墨十舞,忘掉这两日发生的事情。

  拘小事者成不了大气,皇上的这般表现,被墨十舞看在眼里,她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提起自己的想法,“臣女在宫中叨扰这么多年,若是父亲还在世,也不允许,况且臣女与三皇子的婚约已经解除,更加没有了留在皇宫的理由。”

  她如此一说,皇上已经明白了她的意图,经过小皇子中毒一事,墨十舞的名声算是毁了,加上这婚约的解除,她与皇宫再攀亲带故就是落人口实了。

  皇上微微点头,“朕知道你的顾虑,但将军与将军夫人已经不在,你一人回到闲置的将军府,恐怕……”

  从凌王回来之后,皇上就格外疑心重,墨十舞留在皇宫始终是众人心中的一根刺,她走了,其实对他们谁都好,心下这么想,但脸上又是表现出另一副样子。

  皇上如此演技,墨十舞心中暗自冷讽,淡淡说道:“皇上不比多虑,臣女能够照顾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狂妃:高冷王爷请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狂妃:高冷王爷请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