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意救治
五夜白 2017-06-02 21:062,161

  淑妃的焦急,全然表现在脸上,墨十舞在一旁看着,才想起这个哀痛的女人,正是小皇子的母妃。

  按理说,小皇子病倒,通过百里如玉的证词,最想让她死的人,就是这个跪在皇上面前让她救救小皇子的人。

  想起昨日淑妃狠狠甩了之前的墨十舞一巴掌,墨十舞已经在心中把她隔离了起来,明明昨日那样没有仪表,今日却如此有规矩,演技收放自如的女子,墨十舞可不想接近,这样的女子,做出来的一切事情都太过虚假。

  淑妃嘴上哀求着皇上,眼神却一直狠狠瞪着墨十舞,她是恨的,只是目前需要墨十舞救治小皇子,她才不让皇上拘押墨十舞。

  皇上看着眼前跪着的两个女子,眼神微眯,一挥龙袖,“来人,将墨十舞……”

  皇上话还没说完,淑妃就已经瘫软在地,皇上他,终究没有听进去她的话

  墨十舞不动声色地看着眼前这作为一个国家的君主,他同时也作为一个父亲,面对孩子的性命之忧,竟然一点都不关心,帝王之家,真的是无情的吗?

  “皇兄。”

  平静而冷漠的声线让皇上没有继续说下命令,不仅淑妃停止哭泣,连皇上也是一愣,还未闭合的嘴唇重新开合,“凌王,你来了。”

  他眼神锐利,没有在意地上两个女子,而是径直看向墨十舞刚刚未关上的房门那里。

  除了墨十舞,皇上和淑妃都看向那散发清冷气息的人,凌王身姿挺拔的站在那里,背后的微光射了进来,透过盔甲,他身上仿佛渡了一层金光,马儿不在身边,他站在那里,就如一颗挺拔的万年青一样。

  又一次出现及时,墨十舞都快怀疑他别有用心了,可人家的身份是这古喻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凌王殿下,她只是一介将军府孤女而已,墨十舞暗自摇头,直觉得不可能。

  只是巧合罢了吧,受过伤的身体隐隐疼痛了起来,墨十舞咬牙继续跪着,绝不能在这里表现出懦弱,她还能坚持。

  “许久不见,甚是想念,凌王,这次怎么先回皇宫了?来,坐,跟朕讨论一下战场上的事吧。”皇上指着龙椅左边的位置,示意凌王坐下。

  对于皇上的这般客套接待,凌王却走到墨十舞身边,直接拒绝,“皇兄,何不给她一个机会。”

  书房的门不知何时被关上,书房内明明有些四个人,气氛却异常尴尬,凌王不仅正面回答皇上的问题,而且居然还将话题扯到一个女人身上。

  论本国的人,谁不知道凌王不近女色,也从不提及女人,可如今,却为了一个死囚,请求皇上给对方一个机会。

  气氛尴尬到极点,淑妃也知她不能掺和,所以老老实实地跪着,不时偷看着两位王者气息的人相对,墨十舞暗暗梳理心中的疑问,凌王气势逼人,皇上也沉默不语。

  在这样的情况下,皇上最终说道:“既然凌王开口,朕也要给个面子。”

  他看向单膝跪在地上一直没说话的墨十舞,眼里有一丝丝不耐,“墨十舞,平身吧。”

  终于可以站起来了,墨十舞优雅地起身,没有一丝的摇晃,也没有一丝的倦怠,她气息平稳的开口,“谢皇上。”

  皇上眼里露出奇怪的目光,但很快就掩盖下去,昨日墨十舞明明对他做的惩罚感到不甘,又是哭闹又是哀嚎,还将大将军搬了出来,怎的今日这么安静,莫非是心灰意冷了吗,看来困境使人成长,她知道哀求没有用,所以才没有继续让人烦心吧。

  听闻三皇子昨日夜里去天牢审讯,皇上这才看向墨十舞那容貌尽毁的脸,纵横交错的伤疤覆盖了整张脸,红的黑的让他也有了一些呕意,小三当真是绝情,墨十舞最起码有一个未来三皇妃的身份,他为了避嫌,这也下的去手。

  明明这样一张丑颜,墨十舞却表现得一点都不在乎,她的落落大方,皇上全都看在眼里,加上冷静的态度,他快不认识这个在皇宫小心翼翼生活了三年的姑娘。

  凌王就站在墨十舞旁边,墨十舞起身后,他们俩虽然距离一米,但身上发出的气息竟让他们有种异常契合的感觉,皇上微微皱眉,直接询问重点,“珏儿中毒昏迷不醒,听说你能够治好他,这是要承认罪行吗,若你治好,朕允许你死后留有完身。”

  他的话明确表示就算墨十舞救治好了小皇子,也是要被赐死。

  墨十舞心中冷笑,她堂堂二十一世纪新新人类,绝不能被一个装模作样的皇帝给处死。

  “皇上,小皇子并非中毒,而是隐疾发了,家母乃神医谷医女,臣女略懂医术,而小皇子的症状,正是儿童隐疾的一种,我需要立刻去检查,才能诊断。”

  墨十舞的一席话,既说明了来意,也解释了小皇子没中毒,还用母亲的身份来提高了可信度。

  但皇上并没有听进去多少,“胡说!御医都诊断出了他是中毒,珏儿从小到现在都健康,怎么可能有隐疾,而且你会医术的事,我是从来没有听过,简直就是胡编乱造!”

  墨十舞当然知道,无论她说什么,皇上都不会听进去,反正她在这个男人眼里已经是一个死人,但是她一定会治好小皇子,将事实呈现到众人面前,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淑妃在一旁心里直发慌,墨十舞居然说小皇子没有中毒,那么就是有救治的希望了,可又说什么有隐疾,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

  连御医都束手无策,墨十舞真的就像她说的那样轻松能够救好珏儿吗?

  淑妃不想相信,又不得不信。

  僵持之下,凌王开口了,“让她试,看宫中御医是否老了不中用了,若救治失败,想必她也没理由喊冤了。”

  墨十舞嘴角微翘,很好,她要的就是这样,只要皇上同意,她就可以放手去做了。

  凌王发话,皇上心中冷意直升,面对墨十舞清澈的眼神,他猛然转身,却在他们看不见的地方冷哼,“如此,朕便同意,让墨十舞进行救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狂妃:高冷王爷请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医狂妃:高冷王爷请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