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关门打狗没意思
北溪浅笑2020-01-03 13:053,285

  林若水第二天如约去了花柳街,如她所料,老鸨赖账了。

  “哎哟,小炼丹师姑娘耶,妾身这可不是赖账不给你酬劳啊。当初我们说好了,你治好水烟的病,妾身给你一百两,你瞧,这银子……”

  一个一脸褶子,浓妆艳抹的大妈,浑身透着骨子风骚味儿在你面前一口一个妾身的,还真叫人有点承受不住。

  林若水赶紧挥挥手叫停,“你的意思是,只给一百两?”

  老鸨这银子都给她准备好了,捧着个沉甸甸的小箱子递到她面前。

  林若水掀开箱子盖儿瞧了瞧,里头倒真的是白花花的银子。

  这老鸨想砍林若水的价,但顾及林若水炼丹师的身份也不敢给砍彻底了。

  老鸨知道林若水必然会不高兴,这她可不会放在心上,笑的更风骚:“小炼丹师哟,求治问药,本就是求个丹药。您说您那丹药给我家水烟服用不是您应该做的吗?您就是走了一趟而已,您就要另外收取药钱,您这不是欺负妾身吗?”

  老鸨大概想把林若水恶心走,声音嗲的比那什么志林还厉害。

  她恶心人的功夫很到家,林若水果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再度不耐烦的挥挥手,冷笑一声看着老鸨:“这银子你收好,记住,不久之后你得十倍奉上。”

  两百两的十倍,两千两银子又快轻轻松松进口袋了。林若水就说了,她不会缺银子花的!明知道老鸨会赖账,她还特意跑一趟,真以为她闲么?

  林若水像是被气走了似的愤愤然离去,老鸨在后头假惺惺的唤了两句,见林若水真的走了,一脸得意且欢喜。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这样就被气跑了,还想从她手里拿银子?

  老鸨扬眉吐气的拢了拢发髻,将那一百两当宝贝似的抱在怀里,扭着她粗壮的水桶腰,晃着那肥硕的大屁股,一摇一摆的上楼去了。

  林若水回到家之后就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似的,继续她的修炼。

  一晃五日过去,白日林若水如往常一般在炼丹房炼丹,忽的便见林长松进来,一脸的凝重:“若水,秦家的人找你。”

  林若水瞧过去,还没来的及开口说什么,林长松又道:“你是不是去招惹他们了?现在他们找上门来,你快跑吧,我给你挡着。”

  林若水听见这话,眼中闪过诧异,林家不是来求医的吗?求人就该有求人的态度,她爹怎么会这么认为?

  不过,疑惑也只是一瞬间,林若水立即便了然了。有的人啊,自己有困难的时候却好似谁应该去帮助他似的,不帮助反而要得罪人。

  “爹,我这些日子一直在家里炼丹,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哪里有时间去招惹他们。”林若水轻松的对林长松笑笑,递给他一个宽慰的眼神:

  “既然他们找的是我,我当然要去见一见才是,哪有就这样跑了的道理?至少也得知道他们找我什么事情不是?”

  林若水说着就往外头去,林长松想阻拦,但是她已经出去了。

  林家现在住的地方就是一个小院儿,外头长得很多杂草被林长松除去,种了些炼丹药材。这让她家看起来很像一个农家小院儿。

  炼丹房距离她们的院子有点路程,林若水到的时候外厅的两人明显等的不耐烦了,一瞧见林若水过来便立即展开手中的画像,对比了一下就冲林若水喊道:“林若水,马上跟我们去秦家!”

  说着已经大步走了过来,像是要强行把林若水带走一样。

  林若水身形一退一转,便避开了上前的两人,在椅子上一坐,翘着二郎腿儿,吊儿郎当的疲态,又有些完全没将这两人放在心上的随意,打量这两人一眼,缓缓开口:“听说秦家的人找本小姐,你们是秦家哪位主子呀?”

  这两人本想抓住林若水直接带走的,没想到这丫头不知怎的居然在椅子上坐的稳稳当当的。

  他们当下也没在意这些,两人看林若水的眼神及其轻视,一人傲慢的一仰头:“这种残破不堪的废区,我们的主子怎么可能屈尊降临。”

  “是身上太臭了没脸出门吧。”林若水毫不留情的戳破,抬起眼皮扫向二人,“秦家大部分人都染上怪病,你们两人倒健康的很。”

  二人不知林若水为何这样说,但是夸他们健康,他们当然又得意了一把,“我们身体好,从来就没得过病。”

  继而眼睛一瞪,恶狠狠的看着林若水,“小丫头,别啰嗦,今天要么你跟我们走,要么我们带你走!”

  林长松随着林若水进来的,但是他可坐不住,守护神似的站林若水身旁,见两人目露凶光,他顿时要出头,却是林若水先他一步开口:“是吗?不见得呢,二位现在不就病了吗?”

  她脸上笑意未改,小模样说不出的天真烂漫,可语气里却带着一股和她年纪不符的慵懒和老成。

  那二人一怔,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不解。

  他们得病?

  他们能得什么病?

  出门前都好好的,这小丫头明显是在胡说!

  二人显然不信,耐心也被磨的差不多了,二话不说就想干脆直接把人强行带走。

  他们的势头很足,来势凶猛,很是吓人,可是,刚走了一步,两人“嗷呜”一声,同时倒地滚成一团。

  “好痛好痛,肚子好痛!”二人扯着嗓子就开嚎,可是一句刚嚎完,又换了个叫声:“呜呜……全身都痛,好痛!”

  林若水悠闲的在一边看这两人打滚,优雅的生出手指堵住耳朵,见林长松诧异的看着两人,她还不忘腾出一只手为林长松也堵上一只耳朵。

  林长松这才疑惑的看了看林若水,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想也知道是他女儿搞的鬼。

  他也看着两人极不顺眼,本来以为若水惹了秦家,可这二人见了若水不由分说就要强行带人走,他刚刚就想跟这两人拼命了,现在见这两人吃瘪,他可不会管。

  “小贱人!是不是你对我们做了什么!”二人疼的脸色煞白,冷汗直流,看见一旁看戏父女俩,心头更加愤怒。

  他们回去一定要将此事禀报给赵小姐,让赵小姐狠狠收拾这个臭丫头!

  林若水放下捂着耳朵的手,缓缓朝二人走过去。

  她一双眼睛清澈明亮,眸子里有着小姑娘独有的天真懵懂。

  “小贱人,你以为你得罪的起我们吗?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见林若水走进,二人立即开始恐吓她,“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术,立即给我们解了,我们还能既往不咎!”

  二人疼的龇牙咧嘴,冷汗直冒。见林若水停下脚步,他们还以为她怕了,正想在吓她两句,却见林若水抬脚就踹人!

  林若水踹人毫不留情毫不迟疑,照着他们肚子一人一脚,仿佛要把他们肚子里的东西给踹出来。

  “你们是谁?说说看,你们是谁呀?赵家的?”林若水一脚踩一人脸上,神情冷漠,看着的却是另一个人。

  二人这狗眼看人低的模样,想来在下人中也是颇有地位的。秦家很乱,一个有点地位的下人岂会不同流合污?

  林若水看到这二人的时候就猜测他们大概不是秦家的家奴,听见他们恐吓的话,就彻底肯定了这个猜测。

  秦家现在连个像样的人都派不出来了?

  这可有意思的很。

  二人怔了一下,小姐交代他们不可以说出自己的身份,既然是帮秦家办事,那他们现在就是秦家的人。

  不过,二人仰头看着林若水,林若水父女两就和低贱的平民没什么两样,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他们的身份!

  “知道我们是赵家的人,你还敢这么放肆!当心我家主子扒了你们的皮!”一人恶狠狠的说道。

  林若水挑了挑眉,随后杨了抹微笑:“好啊,我等着你家主子来扒我的皮。”

  关门打狗有什么意思?

  林若水笑意不减,心头满满都是算计。说完就招呼林长松过来,父女二人把这两坨拖出林府,给丢在了大街上!

  两人浑身痛的像是有刀子在身体里头绞,现在又被一路拖行,衣服上沾满泥巴,看起来狼狈的很。

  他们心头憋足了火气,一边痛的在地上打滚,一边对林若水破口大骂:“你这个心思恶毒的臭婊子!不要脸的小贱货!你这么对我们,你以为我们主子会放过你吗!”

  二人估计以前没少帮他们主子骂人,出口的词汇污秽不堪,滔滔不绝,骂的十分尽兴。

  林若水却像什么都没听到似的,淡漠的站在门前看着他们。林长松好几次被气的要上去揍人,都被林若水拦下。

  二人的辱骂让路过的行人纷纷驻足,聚集的行人越来越多。

  这地方是林家的宅邸,许多人都知道,看了看站在门口的父女二人,又看了看躺在地上好似很痛苦的二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林家还真是多事之秋,这又有人来欺负这对父女了?”

  “不知道呢,你看着二人这么狼狈,说不定是被林家父女欺负了。”

  “可这是林家府门前呀,这二人是什么人啊?”

  “莫非是上门欺负人,结果没欺负成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横行:妖孽殿下宠无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毒妃横行:妖孽殿下宠无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