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天雨的杰作
路上RP2020-01-13 12:432,154

  更让我恶心的是他竟然坐到我了我的身边,想用手拍我的后背安慰和开解我,但我马上就跑开了,羞怒地瞪着他,“给我滚远点!该死的糟老头,我警告你,你要是敢碰我,我会杀了你的!”我对他狠狠地警告。

  但想起昨晚的事,昨晚我被他用皮带抽晕过去,醒来在床上,那么昨晚他有没有对我做过什么?昨夜醒来我忽略了这个问题,这才想起这个严重的问题。

  “赵老头,你给我说清楚,昨晚你……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严厉地责问道,想到极有可能被这个恶心的糟老头动过什么,我就恨得想立刻将他杀了。

  赵老头愣了下,然后嘿嘿一笑,“小媳妇,我们这里的风俗和你们外面的人不同,我们这里,拜堂成亲的当晚就可以进洞房,没有拜堂的,要一个星期之后,等待祖宗的认可。”但这样一个小美女就在自己的跟前,他却要等一个星期之后,那是多么难受啊,看着我的眼光突然变得热切,表情也猥琐了起来,控制不住的冲动。

  “赵老头,你敢!”我必须提前对他发出警告,以防万一他控制不住对我扑过来,虽然说要一个星期之后,但很多人往往在无法控制的情况下做了很多事情。

  被我狠声警告,赵老头猥琐的表情慢慢地收了起来,露出一口黄牙笑道,“小媳妇,放心吧,我可不敢违背风俗条例的,你可不知道违背风俗条例是要被雷劈的。”虽然这么说,但赵老头盯着我的身体还是禁不住地要流口水。

  “你说的是真的?”我盯着他。

  “当然是真的哈,小媳妇,我怎么会欺骗你?你可是我的心媳妇我的心肝宝贝。”

  “闭嘴!”我恶心得不行。

  他却哈哈地笑,满嘴黄牙,“小媳妇,你就是我的心肝宝贝嘛!以后我会好好疼你的。”

  “你去死吧!”我找了一个东西就砸了过去。

  “哎哟!”他用手一挡,笑呵呵的。

  刚才我抓的那个东西是一个纸盒子,打在他身上不会痛,我怒了端起他放在床前的那盆水,哗啦地就向他泼了过去,他马上就变成了个可怜的落汤鸡。

  “你!”他怒了。

  “给我滚出去!”我将盆子砸了过去。他用手一挡,哐当地盆子就摔在了地上。

  此时门口围了不少人,看见我们这“老夫少妻”在打架,都在偷偷地笑,而这时候有一个手摇蒲扇的中年女子扯着老母鸡般的嗓子说了句,“哎呀,老赵呀,这样的女人怎么行,常有句话说,女人不打上房揭瓦挖,你这个做丈夫的也太失败了吧,这么一个小老婆都管教不了,还是男人么?”

  “是呀是呀,这传出去还丢我们村的脸呢,你看,我们村哪个男人不是很硬?还有软的?”有人接着嘲讽。

  “传出去丢我们村男人的脸是一回事,一个女人如果不懂得敬夫孝道,不懂得三从四德,那么岂不是败坏了我们村千年祖训的条例?这可怎么行啊!”

  围在门口看热闹的村民故意想挑起赵老头的怒火,以便对我拳脚相加,让我们打得更厉害,他们有更精彩的戏看。

  看着门口那一张张丑陋的脸,我怒目瞪着他们,“滚!”

  “哎哟,还真的这么凶?”

  “这样的女人还了得?”

  “老赵,你可得教训教训你这样的老婆哦!”

  围观的村民又借题大作,纷纷指责,想让赵老头动手打我。

  “放心,我老赵堂堂一个男子汉,还治不了她一个小女人?”为了面子,赵老头面色一狠,准备对我下手。

  我也不怕,我一个在街头长大的孩子,什么苦都吃过,什么难都遇过,什么样的欺负都遭受过,以前在家里被我爸爸和那个新妈妈打的还少?所以,这一点点的皮肉之痛,根本不算什么!

  我狠狠地瞪着他,他要是敢打,我就敢和他拼。

  赵老头真的冲了过来,一巴掌就朝我的脸上劈了下来。

  我也不是傻的,会站在哪里被他打,“死变态!”我避开后,就向他扑了上去,张着长长的指甲,发狂地对着他撕抓。

  门口围观的村民兴奋得发出了笑声。

  而就在此时门口突然骚动了起来,接着就是一阵杂乱的惨叫声,我看了过去,看见围在门口的那些人像过街老鼠一样抱头鼠窜。

  赵老头也因为这蹊跷的事情对我停了手。

  我看见门口那边嗡嗡地飞着一群密密麻麻的蜂,不由一愣,怎么会突然发生这样的事?那群蜂是怎么来的?奇怪了。

  “啊!”很快赵老头也中招了,一群土蜂闯进了屋里来。

  是土蜂,没错,我见过,很厉害的,蜂类的王者,被蛰严重者是会死掉的。

  我也吓得赶紧猫了起来。

  但我发现那些土蜂都是向着赵老头飞去的,对赵老头围攻疯狂地袭击,赵老头抱头鼠窜惨叫不止,而我却安然无恙一点事都没有,虽然也有些土蜂向我飞来,只不过是嗡嗡地围着我转了几圈就飞走了。

  怎么回事?

  这么奇怪?

  看着被围攻得躺在地上打滚喊爹叫娘的赵老头,我就疑惑了,为什么它们不袭击我?

  而就在此时,我看见门外的远处有一个身影,那不天雨么?他一直望着我,看见我看过来,就对我笑,挥了挥手。我马上就明白了,这事一定是他干的。

  最后的结果是,赵老头整个脸肿得像个猪头,不止是赵老头,那些被袭击的人都瞬间肥得像个圆球,只是赵老头相对严重些,因为他在屋里,而屋里又只有他一个人,我除外的,因为它们不袭击我,所以所有的土蜂都袭击他一个人,能不严重?

  赵老头躺在床上就下不来了,在床上滚来滚去痛叫了一天。

  我那个爽啊,这至少都要好几天才能消退,这么说来,我可以过上几天好日子了。

  当晚,在夜深人静时,我听到了窗外又传来动静,我的心一砰,马上看去,看见天雨已经来到窗口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女王之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