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8 天亮
北以2019-09-30 11:435,053

  车子平稳驶出车流,开进了超市的地下停车场。

  沈木兮有些惊讶的侧过头去看了看季遇白,还没开口,旁边的人就先回答了她想要问的问题。

  “我去买点晚上要吃的食材。”

  自己做饭?沈木兮忍不住一晒,有些心虚的说,“可是我不会做饭。”

  季遇白正专注的看着后视镜将车子倒进车位,听到这句话时淡淡勾了下唇角。

  “我知道。”丝毫没有意外的语气。

  泊好车停下,他大致扫了眼沈木兮身上的礼服,习惯性的皱了皱眉,低声,“自己在车里等可以吗?”

  沈木兮怔了一下,对上他探究的目光后又立马了然,脸颊浮上一层潮热,她低下头小声的说了句,“可以的。”

  季遇白却没有立刻拉开车门下去,他别开眼,透过挡风玻璃和车窗又环视了一下周围,地下停车场的光线很暗,只有入口的方向透进来一溜薄薄的光,此时也并不是购物的高潮时段,硕大的停车场空荡荡的,只稀稀疏疏的停了为数不多的几辆车,气氛不免有些幽暗。

  他看着缩在副驾驶,仍旧对自己抗拒且疏离的沈木兮,放轻声音,“会不会害怕?”

  不知是不是受了此刻氛围的感染,声音拂过耳际,竟柔软的不可思议。

  低沉而清凛,是这个年纪的男人特有的磁性,尾音上扬,又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沈木兮觉得心跳像是慢了一拍。

  她从没听过这个男人用这种语调说话。

  她下意识抬头去看,正遇上他的目光,那双眸子并没有很亮,一如既往的深邃而沉,却又是她此时唯一的光。

  她差点就陷进去。

  呼吸不知是何原因,顿时便收紧了,她微张开唇瓣小口的呼吸,摇摇头, “不会害怕。”

  季遇白薄唇微抿了一下,目光还停在她的脸上没有移开,似乎能把她看穿的笔直,沉默须臾,他说,“我很快就回来。”

  *****

  一直到看着那道欣长的身影进了电梯,沈木兮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心跳用了很久才恢复平稳,但是刚刚的那种感觉。

  她摁了摁额角,心里暗自嘀咕,一定是疯了。

  超市不知是在装修还是什么,总有几声沉闷的撞击声时不时从某个方位传来,沈木兮趴着车窗往外看,却只看到昏黑一片,只有远处几辆白色的私家车异常扎眼,周围并没有丝毫异常。声音大致是从楼上传来的也有可能,她默默的安慰了自己一句,便低头开始从手机里翻出常听的几首音乐。

  今天出门忘记戴耳机了,所以音乐只能开外放。

  那会说不害怕其实是假的,这么待了几分钟后沈木兮索性闭上眼睛不去看外面,一直紧绷的大脑也在这轻缓的音乐声中逐渐放松下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忽然晃过一抹刺眼的白光。

  沈木兮拿手背遮到眼前挡了挡,微眯着眼睛慢慢睁开,视线恢复清明,就见对面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一辆红色的牧马人,车里坐着几个看起来不太正经的男人,正对着自己吹口哨,接头耳语,笑的不怀好意。

  见她睁开眼睛,那车灯才关掉了,一扇车门被拉开,副驾的那个男人嬉笑着向她走过来。

  沈木兮心下一紧,下意识的先去拉了拉车门。

  好在季遇白走的时候是将车锁了的。

  她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念,没事、没事的。

  那男人走过来敲了敲车窗,一张令人做恶的脸就快贴上去,他嘴里说着什么沈木兮没听太清,但单看这张脸就已经够她恶心了,男人眼底的邪念明显且张扬,她忍不住缩了缩身子,往左手边挪动。

  她手里用力的握着手机,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季遇白打电话,旁边那人就开始没完没了的敲着车窗,脸上表情变了变,像是不耐烦了,露出些凶狠,呲牙裂目。

  身子挪不动了,受到旁边的阻隔,她已经没办法冷静了,手抖着划开屏幕,关掉了音乐,翻出那个名字,还没摁下拨号键,就听车锁响了一声,有光线从眼前一闪而过,很快消失。

  心脏用力的跳了一下,她抬头,隔着挡风玻璃,远远地看到了刚从电梯走出来的季遇白。

  他的西装外套还扔在车后座,上身只穿了一件纯白的衬衫,挺括又熨帖的勾勒着男人肌理流畅的身躯,衬衫下摆收进了黑色的西裤,袖口则随意的翻折起一个弧度,堪堪露着线条紧致的手腕,他的左手拎着这个超市最大号的购物袋,右手则将车锁环在食指绕了个圈,又松松垮垮的放进口袋里。

  周围那些聒噪的声音像是立马就消失了一样,安静到她似乎能听到他向自己走近的脚步声,沉稳,有力,和她此刻心脏跳动的频率一样。

  说不清原因,那人分明只是一个恣意的姿态,他明明什么都做,只是安静的朝她走来,她却莫名的觉得内心不再焦虑不安。

  这个念头只持续了几秒,像是一阵电流涌进了心脏,又一瞬即逝。

  他,怎么会带给自己这样的感觉?不应该的,这太荒唐了,不是吗?

  *****

  季遇白经过对面那辆车时只是低眸淡淡的拂了眼那车牌,又面无表情的从站在副驾车窗旁的那人身上一扫而过,然后径自开了后备箱,把购物袋放进去,将最上面的一双棉质拖鞋拿在手里,拉开驾驶室车门。

  他全程,甚至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显露。

  可,他周身清冷而倨傲的气场已经足矣震慑一切。

  那几个男人低低的说了几句什么,便悻悻的开车停到了别处。

  他侧头去看沈木兮,她脸上仍旧还挂着那副惊慌失措的模样没有缓过神,唇瓣微张着,手里用力的握着手机,眼底的惧怕涨的满满的,还像是有些湿了。

  她用这样一双眼眸看进他的眼底,可怜的他心都化了。

  几乎是无意识,他想抬手过去揉一揉她的头,指骨微动,又忍住。

  他勾一下唇,是个极淡的弧度,“没事,我回来了。”

  沈木兮却像是被定在原地,失了神,没有听到,没有动作。

  唯一的,是还在认真的盯着他看。

  季遇白看了眼手里的棉质拖鞋,再看一眼无动于衷的沈木兮,无奈,只能低下身子,把拖鞋放到她的脚边,“把高跟鞋换了吧。”

  眼眶一下就潮了,她差点没忍住。

  有多久了,没人会去关心她会不会难过?所有人都像是在躲避细菌和病毒一样的对她敬而远之,待她走开,再指着她的后背恨不得戳出无数个血淋淋的洞来。

  大家似乎都忘了,她也才十八岁而已,刚刚成年,就经历了几近天崩地裂的家庭变故,她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漂亮的城堡一夕之间坍塌倒地,她还要逼着自己从废墟里爬起来,满目疮痍,她没有选择,因为她还有沈木腾要照顾,那个比自己更脆弱的孩子。

  但是那些人做了什么?他们围观了这一幕,幸灾乐祸,还在捡起碎掉的石块无休无止的砸到他们身上,似乎他们就该死,活着会污染了这座城市的空气。

  他们被所有人隔绝,成了异类,虽然他们连校园都没出,那座所谓的,干净的,象牙塔。

  眨了眨眼,眼底潮气尽散,她低下头脱掉了高跟鞋,将酸胀的双脚伸到了软绵绵的拖鞋里,嘴里艰涩的挤出两个字,带着些不易察觉的哭腔,“谢谢。”

  季遇白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车子重新启动,掉头开往停车场出口,滑行向上,亮光尽现,视野重新变的开阔,超市门口人际熙攘,一派繁华。

  不会有人注意到她刚刚经历过什么,也根本没人会去在意她,她变成了尘埃,是这世间最平凡的千万分之一。

  开不了花,也只能活进了泥土里。

  “木兮,”季遇白轻轻的叫了她一声,正好打断了她的沉思,他说,“不要想太多,你现在只要好好读书就可以了。”

  她轻提一口气,开口的声音微颤,“那你呢,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眼眸潮湿而猩红的盯着他,有些迫切的想要看到一个答案。

  这是她酝酿了许久的一句话,不是冲动,也不害怕他的任何回答。

  她等不及了,尤其是在此时的这种心情下。

  季遇白微蹙了下眉,没有回答,也没有看她。

  他眯起眼睛,望向车海的目光有些失焦。

  红灯,车子平稳停下。

  季遇白侧头去看她,他的眼神变的安静而悠然,像是云雾缭绕之后的远山,伫立在那里, 历经过风雨,岿然不动,升华为了一种超脱世俗的梵音,引渡,安抚着山下那个受了伤的孩子。

  她好像听到了他的眼睛在说着什么。

  “陪你等天亮。”

  这个男人清冷的声音重新飘过耳际。

  她记得了,上次在学校的那场讲座,他说,黑夜再长,也总会天亮。在太阳出来之前,其实你可以试着去点亮一盏灯,又或者,去牵住一只会陪你等待的手。

  这个答案却是意料之外的,她错愕之余忽然就笑了一声,是低嘲,她毫不避讳的继续追问,“为什么?”

  “因为,”季遇白移开眼,静默片刻,眸色像是沉了,有什么情绪从眼底一晃而过,“因为我也在等一个天亮。”

  其实他的内心是无比清楚的,他的那片天空早就已经暗了,暗的很彻底,再不见天日。

  可是旁边的小姑娘不一样,只要熬过这段日子,等待她的,会是最明媚的未来。

  而他,很愿意去做为她照亮前路的灯,或者,递给她一只也许并不会很温暖的手掌。

  谁让,她是唯一途经了他最后流放的人?

  沈木兮抿紧唇角,她还想问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这句话太过晦涩不明,其中的深意就像这个男人一样,她听不懂,看不透,可眼下却又只能亦步亦趋的在这条路上走下去,没有退路。

  这无疑让她更加心慌。

  绿灯亮了,季遇白重新启动车子。

  旁边小姑娘的情绪浮动太过明显,他想了想,自己似乎是忽略了她的年纪与阅历,刚刚的回答更是与她的想要的答案背道而驰,便索性又补充了一句。

  “两百万算是借给你的,以后有钱了再还我。至于利息,就拿照顾软软来抵,怎么样?”

  沈木兮狠狠地怔了一下。

  她第一次开始认真的考虑,她对这个男人的看法是不是只停留在了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他昨天解释过了,那天喝了酒,而且又是发生在躁动迷乱的酒吧。

  可以……理解的吧?

  但她仍旧是不懂他这样做的理由。

  软软只是一个幌子,她心里再清楚不过。

  可至少现在,他又很用心的编织了一个让她心安理得的网。

  对于她现在的处境,这个网是安全的,或许,还会有那么一些温暖。

  思及此。

  沈木兮笑了一声,眼睛逐渐明亮起来,像是被吹散了那层灰色的雾,变的干净如初。

  “可是作为一个商人,这样的投资真的不会亏本吗?”

  好像是自己那天在车上的原话?季遇白忍不住弯了下唇角,侧目看她,“当然不会,”

  他语气十分笃定,“我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

  沈木兮看着他仍旧清清淡淡不含情绪的那张脸,轻轻的眨了眨眼。

  她不想再追问什么了,因为心里的很多东西都已经明朗,像是晒过了太阳般,终于重见天日。

  她欠他的,只是两百万,再无其他。

  至于这个男人想要的天亮,她此刻无暇顾及,而她的天亮,她忽然就有了放手追寻的勇气。

  心里那根绷了太久,扯的都有些疼的弦一下子就被从两端释放,她长长的舒了口气,一直紧张着的身子也舒展开来,若不是考虑到这辆车的空间太小,她都想伸一个大大的懒腰了。

  她每个微小的情绪波动都被旁人尽收眼底,季遇白浅松一口气,唇角漾起一个极小的弧度,不易察觉。

  之前是他考虑不周,好在还不晚。看来这种相处模式,应该是最适合不过了。

  *****

  车子在公寓车库停好,沈木兮一手拎着高跟鞋推门下去,地上像铺了松软的地毯一样,无论怎么踩都是舒适的,她反手关好车门,脚步轻快的就要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看她难得这么开心的模样,季遇白胳膊上弯着那件外套,站在原地略一思忖,还是叫她,“木兮。”

  她只走出了几步,听到声音后立马转回身子,唇角还洋溢着由心而发的笑,那双眸子清亮的灼灼如桃华,像是耀着光,能直接照进人的心底。

  他怔了一下,忽然就想起了在酒吧第一次见她的模样,那么瘦小的一个,面无表情的穿梭在摇曳的人群中向他走来,像是看破了世俗,又像是厌恶了一切,甚至一度让他觉得那有些像是缩小版的自己。

  她的固执和坚韧都写在了脸上,是他一眼就能够看到的东西。

  而那双眼睛里,勾画出了一团火的形状,他几乎难以自制的想让那团火烧的更旺。

  他想被烧一次,哪怕会烫的很疼。

  那是一种身体最深处的触动,关乎灵魂的蠢蠢欲动,而他能清晰确定下来的是,这些年,也只有她而已。

  他独自走过了那十年的五分之四,这条路太过漫长,风霜很冷,他的心都被风干冰冻,他无数次的摔到,再爬起来,心身俱疲。终于到了最后,他远目望去,隐约看到了那扇石门,却在这时意料之外的遇见了她,她从废墟里挣扎,满目疮痍的站在自己面前,她像是佛祖派来了却他最后心愿的那个小仙,陪他走完这寥寥两年,渡他余生再无痴怨与流连。

  …

  季遇白晃了晃手里的外套,沈木兮立马就会意了,脸颊迅速覆上一层淡淡的粉,低下头几步跑过来,接过那件外套搭在了自己裸露的肩上。

  布料是凉的,并不温暖,像是冬天的棉被,总需要你先以自己的体温感染它,最终才可以抱团取暖。

继续阅读:chapter 9 眼泪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