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5 欺负
北以2019-09-30 11:434,374

  直到沈木兮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季遇白才掉头驶出后街。

  沈木兮垂着头,专注的望着地面,尽量绕开那些小水洼,一路也顾得没在意那三两成群的女生在交头耳语什么。

  一直到她站在了教学楼门口。

  戚静扭扭捏捏的推了推身后的两个女生,面色难堪,精致的妆容丝毫掩盖不住她脸上的局促与不安,她扭着头不知道说了几句什么,待沈木兮走近,又一脸灿烂的笑着跟她招了招手,“沈小姐,能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吗?”

  沈木兮眯了下眼,停下脚步,眉眼清冷,“有事?”

  戚静笑的有些僵硬,一脸的讨好,“是这样的,我想跟你道个歉,关于昨天图书馆的那件事,还有我不懂事擅自发上去的帖子,我们去咖啡厅坐会?或者中午我请你吃个饭可以吗?我知道西城刚开了一家不错的法餐厅,刚好……”

  沈木兮抬腕看了下时间,打断她,不温不火的说,“我要去上课了,道歉就免了吧,反正帖子都发过了,大家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戚静笑容一僵,弯起的唇角立马落了回去。

  心里暗暗给季遇白点了个赞,她淡淡的扫了戚静一眼,提步迈上台阶。

  “我会再发帖子澄清的!”戚静有些急了,对教学楼前渐渐聚集起来的好事群众罔若未闻,声音一下就拔高了,“沈小姐得饶人处且饶人吧,能先把论坛里关于我的那些帖子删掉吗?你如果还是没消气,随便你换其他的什么方式都可以,我奉陪到底。”

  说到最后,声音颤抖着,掺杂了哭腔,楚楚可怜。

  跟在她身后的两个女生黑沉着脸,气的直跺脚,嘴里振振有词的给戚静打抱不平,当然,声音很小。

  沈木兮早在她喊出第一句话时就停下了,也没转身,背对着她听完了这段话后便大概了解了季遇白是怎么处理的这件事,想了想,她转过身,平静的说,“帖子不是我发的,我会跟季先生去讲,至于删不删,那是他的事情,或者你可以直接去找他求情。”

  戚静没说话了,懊恼的咬着嘴唇,推开身后那两个女生作势挽过来安抚的手,红着眼低头绕过围观人群走了。

  沈木兮从包里摸到手机,边往教室走边打开论坛。

  呵。

  季遇白做事够狠的,论坛里放了不下二十张戚静对各路老男人投怀送抱的暧昧高清图,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每张图片上的男主人公都不带重复的。

  她从上滑到下的大致浏览了一遍,想起刚刚那个跟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心里一阵反胃。

  她很想可怜她,但这种为了所谓的虚荣出卖身体的人,她实在是可怜不起来。

  走进教室,人还稀稀两两,座位几乎都是空的,随意找了个靠后的位置坐下,距离上课时间还有二十来分钟,沈木兮把书和笔记本准备好,趴在课桌上无聊的转了会圆珠笔,人还在这,其实心思早就飘的不知道去哪了。

  想了想,还是打开手机给季遇白发信息。

  戚静给我道歉了,把那张帖子删掉吧。

  信息发送成功,她锁了屏,几乎是抱着不会收到回复的心理,继续趴在桌子上转笔。

  季遇白大概是在开车,过了几分钟才回复信息。

  只有四个字:这么好哄?

  “什么鬼,”沈木兮奇怪的嘀咕了一句,刚还漫不经心趴在桌上的姿势立马坐直了,支着下巴想了几秒钟,手指飞快的打着字:戚静说让我得饶人处且饶人,我觉得她心里一定还后补了一句送给我,多行不义必自毙。

  季遇白收到她第一条短信的时候便直接将车停到了路边,这才不到一分钟,手机果然又亮了。

  望着后面那句“多行不义必自毙”,他忍不住低笑出声,似乎都想到了沈木兮打出这句话时严肃且一本正经的小模样。

  沈木兮本以为这人得过一会才有时间回复信息,没想到手机屏幕还没自动黑掉,短信又来了。

  被人欺负了,你要欺负回来。

  这次她倒是没嘀咕什么,望着这短短一句话,抿着唇无声的笑了起来。

  她咬了咬嘴唇,继续给他回复。

  谢谢季先生替我报仇,不过我们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目的达到了就行,她都哭了。

  季遇白油盐不进:她哭了,跟我有关系吗?

  沈木兮无奈又好笑,托着下巴的手滑到了脸颊上,这次只发了两个字:遇白。

  她正叹着气,想着怎么说才能让这人把帖子删掉,没想到短信刚刚发送过去,手机便来了电话。

  她怔了怔,又抬眼看了看四周,然后身子往下倾着,做贼似的,滑下接听。

  “木兮,”电话那边是低沉清润的男音透着微弱的电波传来,是半个小时前还真切的在她耳边萦绕的熟悉的声音。

  她心脏用力跳了一下,忽然就觉得,有点神奇。

  掸了下刘海,她压低音调,一只手遮着手机,一只手遮着嘴巴,轻声问他,“你怎么突然又打电话来了?”

  那边安静了几秒,又理所当然的问,“不是你在叫我?”

  沈木兮,“……”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和这位有三个代沟的大叔沟通了。

  又抬眼瞥了下四周,距离上课时间越来越近,身边也零零散散的又坐进来一些同学,她吞了下喉咙,觉得自己要速战速决了,索性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那张帖子你就删了吧,我真的已经不生气了,没打算跟她计较。”

  那边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犹豫,过了会才说,“那就中午删,我们的帖子挂了两个小时,她的,就加倍吧。”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他自然的念出“我们”这两个字时,沈木兮心跳一下就又乱了。

  旁边走过来一位同学,从她身后侧过,想坐去里面,轻轻的擦到了她的后背,她才倏地回神,又淡了语气顺着刚刚那句话吐槽他,“都说最毒妇人心,这是因为他们没遇到你,看来以后我要处处小心了,指不定哪天被打击报复的人就变成我了,别到时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那边哈哈的笑,伴随着轻微的电流声,这个男人的声音好听的她心头都痒痒的。

  “木兮,就算你再不听话,我也只会帮你欺负别人。”

  沈木兮像是被这手机烫到了,这句话带了热度似的,竟让她从耳根到脸颊腾的一下就烧了个绯红,她抓了抓头发,嗔他一句,“我上课了,挂了。”

  有些慌乱的赶忙滑下挂断,她眼睛四处转了转,翻开课本,整张脸都贴了进去,就快把自己煮熟了。

  事实证明,这个男人的这句话,他真的做到了,而且是有始有终的做到了再也没人敢欺负她为止。

  *****

  沈木兮被这句话烧了一整节课都心猿意马的,愣是连被教授点名都差点反应不过来。

  中午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司影发微信,叫她今天没课了去酒吧找她,似乎还在担心她会不会被“老男人”给吃抹个一干二净这回事。

  沈木兮一边搅着餐盒里的咖喱鸡浇饭一边看着屏幕嗤嗤的笑,隔着一张桌子之远的对面,两个女生嫌弃的斜看过来,又掩嘴面色不善的嘀咕了几句什么,她眯了眯眼,往那个方向睨了睨,没理,站直身子,一只手拎着餐盒,一只手举过手机,送到嘴边语音回复她,“我下午没课了就过去。”

  话落,走到两个女生桌边,顿步,餐盒放下,又面色淡然的对着短发的那个女生扬了扬下巴,“麻烦坐里面去一点。”

  两个女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不明所以的抬头看着她,怔了半天,那个短发女生才支支吾吾的问,“你……你做什么?”

  沈木兮挑了下眉,手指搭在自己餐盒旁边的桌角轻轻敲了敲,一脸的云淡风轻,“吃饭啊,要不然,我上赶着来听你们骂我的?”

  两个女生面色骤然一凛,整个人都斯巴达了,扭头对视一眼后都拿起自己的餐盘直接从餐桌另一端灰溜溜的走了。

  沈木兮轻轻的哼了哼,一直看着那两个身影蜷到了餐厅最西北角,这才收回目光,餐盒里剩了一半的咖喱鸡也没什么胃口吃了,索性拐去垃圾桶倒掉,洗了手,走出餐厅。

  初冬的阳光再明媚,也并不怎么温暖。

  沈木兮抬头,正迎着那白日眯了眯眼,今天难得没有雾霾,空气稀透,天空是淡薄的蓝,云彩很白,特别大的一团,慢悠悠的浮动着,依附着天,也俯瞰着人间。

  又想起什么,她摸出手机,打开短信息,支着下巴抿紧了唇角,措辞犹豫了一下,给季遇白发信息。

  我刚刚欺负人了。

  点下发送,手机返回桌面,锁屏,她弯了下唇角,是个满足的小表情,脚步轻快的往图书馆的方向走去。

  那边。

  季遇白还在与台湾分公司负责人肯特进行视频会议。

  肯特正在汇报着最新的财务数据,抑扬顿挫,条理清晰。季遇白双腿微敞的陷在沙发里,手臂撑在膝盖,眉眼低垂着,看不出焦点所在,两只手散散的绞在一起,时不时的点下头,示意自己在听。

  末了,做完口头总结,肯特从那几张报表中抬起头,又最后确定了一遍,“老板,我们真的要着手投资这间工作室?您下一步是准备进军娱乐产业吗?”

  刚换了个坐姿,正欲低眉点烟的男人手里动作顿了一下,将烟夹回指间,打火机的盖子已经弹开,却就此止住了动作,抬头跟屏幕上的略微困惑的那双眼睛对视,眸色清淡,看不出情绪,“娱乐产业暂时没有计划,目前只做这一间工作室,随越那边谈的怎么样了?”

  肯特面露难色,声音明显的弱了下来,“我找他谈过一次,随先生说,您不懂音乐,现在这莫名其妙的做工作室,不知道您是不是心血来潮,他说自己散漫久了,怕是习惯不了寄人篱下的工作,还说……”

  肯特眼神飘忽了一下,声音戛然而止,战战兢兢的看了季遇白一眼,低下头,不说话了。

  季遇白极轻的笑了一声,丝毫没有意外的模样,指间的烟重新含进嘴里,垂眸点燃,浅吸了一口,身子重重的摔进沙发软靠,吐出烟雾,眼睛半眯着望向百叶窗的方向,声音懒懒的,像是含了笑意,不细听根本听不出来,“说什么?”

  对面一直垂着头的肯特恍惚了一下,又透过大屏幕看了眼自家boss,迅速的判断出来他目前心情似乎还不错,清了下喉咙,小声说,“随先生说,他不想陪您玩。”

  百叶窗半阖着,微暖的光线从缝隙里越进来,落在木质地板,碎了一地的斑驳,明暗之间,他又想起了酒吧那晚,旷野般的灰色地带,忽然被划开一道口子,明媚而热烈的烧到了他的一双眼。

  放在矮几上的手机震动了一声,他收起思绪,将烟垂进烟灰缸掸了掸,捞过手机,看到屏幕上那个名字上,嘴角几可不察的弯了一下,是极小的一个弧度。

  对面的肯特索性也不畏惧了,今天的boss看起来心情还不错,或者说,是反常的不错,他支起下巴,认真的瞧着屏幕里那道影像。

  靠?竟然笑了?还笑出声了??

  肯特惊讶的脸都有些扭曲了,不可思议的瞪着眼睛,看自家boss笑的一脸和煦的低头把玩手机。

  不知道有没有一分钟。

  那双眼睛从手机屏幕移开,忽然凉凉的睨了他一眼,他立马回神,扭头轻咳了两声以作掩饰,开口时还有些说不顺畅,“那什么,老板,没事的话您先去吃午饭,随先生那边我会继续找他谈的。”

  “过两天我发一份文件给你,你把文件交给他,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再帮我转告一句话,工作室未来会全权交给他负责,我们只是投资,专业上的事情一律不会过问。”

  肯特忙不迭低头应下,大屏幕刷的一下就暗了,他扯着领带松了口气,强烈的需要跟总公司的同事八卦一下,大boss这是——春天来了?

  沈木兮从食堂门口没走出几步就听手机响了一声,驻足打开短信,只有四个字。

  外加一个标点符号。

  干得漂亮。

继续阅读:chapter 16 坏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你一世安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