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青楼聚星
孙燃2016-11-06 10:543,270

  叶蓝川看着这四人惊讶的表情哈哈一笑,转身径自向竹苑的方向奔去。

  此时隋心他们几个竟还没回过神儿来,过了半晌,四个人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高声起着哄朝叶蓝川追去。

  远远地便也能听见鹿晓清脆的声音:“叶师兄,叶师兄,你快些跟我们说说这姑娘到底是谁呀!”

  只听叶蓝川笑道:“说与你们知道可以,不过你们晚上得请我喝酒。”

  不及片刻,这五个年轻人还有他们的欢笑声便消失在了山路转弯处。

  ******

  月朗星稀,月光铺满了整个后山。

  此时的练剑场上有五人席地而坐,他们身前的空地上还摆放着一坛酒和几个简单的菜肴。

  细细瞧去,这五人正是叶蓝川、隋心、牛二、鹿晓和王陆江。

  此时的练剑场上,除了几声蛐蛐儿叫,便只有这几个年轻人的说话声。

  只听牛二道:“这坛酒可是上好的竹叶青,怎么样蓝川,这回总可以告诉我们是谁家的姑娘了吧!”

  叶蓝川听完悠悠地道“正可谓‘春饮宜郊,夏饮宜庭,秋饮宜舟,冬饮宜室,夜饮宜月’,这空中有明月,杯中有美酒,果真是妙极。”

  牛二道:“你何时也跟老隋这家伙似的如此酸溜溜,倒是说与不说。”

  鹿晓一笑道:“蓝川师兄不愿说就算了,明天我去跟掌门说他偷着下山会姑娘便是。”

  叶蓝川忙道:“饶了我吧师妹,我告诉你们便是了,不过这件事万不能叫别人知道。”

  隋心道:“我们自己知道替你高兴下便是了,还能跟谁说。”

  王陆江也随之道:“虽说我的嘴快,但答应你不说就决计不会说。”

  叶蓝川举起酒杯将酒水一饮而尽道:“这姑娘名叫于玄机,年方二十一。”

  他说完这句竟不往下说了,只听王陆江小声嘟囔了句:“于玄机,这名字好像在哪听过。”

  叶蓝川此时又将酒杯斟满饮了一杯道:“她是江州城中聚星楼里最有名的歌女。”

  话音一落,只听余下四人又是一声齐呼:“歌女!”

  牛二抢先道:“蓝川,你疯了?你怎会去到那烟花之地?又怎会爱上一个歌女?你爹若知道了你要娶一个歌女恐怕会打断你的腿。”

  叶蓝川面露不悦道:“这你们就不要问了,反正我这辈子是非她不娶。因为你们是我最好的朋友这才说与你们听”

  从他此刻认真的表情上看,方才所言绝不是开玩笑。

  突然,王陆江恍然大悟道:“我想起来了,我说怎生觉得这名字熟悉,这于玄机可是聚星楼的头牌。”

  他接着又道:“你们有所不知,我听说这于玄机虽沦落风尘,但一直是洁身自好,只卖艺不卖身。而且她喉音妙绝,还精通诗词歌赋,城中那些达官贵人、名人雅士都竞相前去为其捧场。”

  牛二回道:“这有什么厉害,身在这烟花柳巷,还能是什么好姑娘。”

  这时隋心喝了口酒道:“风尘之中必有性情中人,我倒不觉得她们有什么不好,我若是个女子,要是做不成咱们这样来去自由的江湖儿女,说不定也会做个风尘女,我料想她们甚至比咱们江湖人更加视那礼法如无物,既有诗情才华,又敢爱敢恨,还靠自己的本事养活自己,比一辈子被这礼教的‘三从四德’绑在家中不知强了多少。”

  他此言一出,余下四人足足愣了半晌。

  王陆江回了回神道:“隋心,人家都说你满脑子的离经叛道,不合时宜,我这次真是见识了。”

  牛二也跟着道:“老隋,你这说的真是荒谬至极,好女人不正是该谨记三从四德好好地在家相夫教子,正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

  这时鹿晓打断牛二道:“呸,呸,女子凭什么就得闷在家里,我觉得隋心说的对,若是整天这么活着闷都闷死了。”

  牛二口中反击道:“难不成我说的不对?师妹,你倘若不是咱江湖人,你会去青楼做歌女?”

  鹿晓忙道:“我可没这等勇气,但决计不会一辈子困在家里。”

  叶蓝川抬头道:“我没想那么多,我反正看她第一眼便已喜欢她了,早晚要娶她过门,谁也别想阻我。”

  王陆江道:“那你要先将她从聚星楼赎出来?”

  叶蓝川思量了下道:“那是自然,今天我便是如此跟她说的,不过她暂时还未答应。”

  牛二脱口道:“什么,这都不答应,我说的没错吧,这种地方怎会有好姑娘。”

  叶蓝川答道:“莫要再说了,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会再去劝说玄机离开聚星楼的。”

  隋心没有再说什么,他心里一直在想几个问题:“叶蓝川怎会突然不顾一切爱上了这个姑娘?”“若是换作自己是不是也真能跟嘴上说的一样完全不顾及这姑娘的歌女身份?”

  他只觉得叶蓝川此次之举实在出乎自己意料,但也很是佩服他的勇气,此外也对这个名叫于玄机的青楼歌女生出了浓烈的好奇。

  正思量着,只听鹿晓这丫头道:“改天我定要去见见这位于姐姐!”

  *******

  翌日,

  胭脂山上,

  晨练已经完毕了,今日只有这上午之时的一场练剑,余下的时间便可以自行安排了。

  不知所为何事,正练剑的时候叶蓝川便被二掌门唤去他的“秋水轩”了,到这个时辰也没有归来。

  此时,隋心和鹿晓正准备下山去那磨山之上再次劝说下李厚夫妇,这二人思量着既然这聚星楼跟磨山是顺路,加之本来就对这于玄机心存好奇,便一致决定先去看看那于玄机到底是如何一个女子。

  于是,鹿晓先回梅苑扮了个男子的装束,又等了片刻,不见叶蓝川回来,便跟着隋心骑马下山了。

  *****

  这里是江州城中最繁华的街道,

  车马粼粼,人流如织。

  两人骑马缓行于这车水马龙之中,满眼尽是绿瓦红墙,高高飘扬着的店铺旗帜以及行人一张张表情各异的面容。

  不多时,街边一座装修奢华的建筑映入几人眼帘。

  只见金黄的琉璃瓦在日头下面闪耀着光芒。

  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聚星楼”。

  “落魄江湖载酒行,楚腰纤细掌中轻。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

  隋心看着眼前这聚星楼不合时宜的脑袋里竟冒出这么一首意境感伤的诗,与这眼前的一片繁华景象大不相宜。

  此时巳时将过,不曾想现在这时辰聚星楼里便传出一片丝竹与欢笑之声,隐约还夹杂着猜拳行令,闹酒唱曲的声音。

  这两个年轻人还从未到过这种地方,立在门口一时竟犹犹豫豫地不知该不该进去,这时候正好出来一位“大茶壶”,高喊一声“又来贵客,两位公子里面有请!”便把这正犹豫着的两个人给顺势领进去了。

  进入内厅,鹿晓开口便对“大茶壶”道:“我们要见于玄机于姑娘。”

  这“大茶壶”咧嘴一笑,指了指厅内就坐的十几位装扮不俗年龄各异的宾客道:“两位公子莫要着急,这些都是等着听于姑娘唱曲的,于姑娘正在后院梳妆呢。”

  这说话的功夫间,隋心已将这聚星楼内环视了一圈,只见这聚星楼内装饰极为清洁、精致、淡雅,和自己想象中的青楼环境可谓是大相径庭。

  这时“大茶壶”又将隋心和鹿晓引到通往后院的一处影壁墙前,指着影壁墙上书写的两句诗道:“咱这于姑娘也不是谁人想见便能随便见得的,这是于姑娘今晨题写的两句诗,你们若能将后两句好好对上于姑娘说不定就会早早见你俩。”

  隋心朝这人指的方向瞧去,见这影壁墙上果真题着两句诗:“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鹿晓这性子有些按耐不住了,小声跟隋心道:“咱们只不过是来见一面而已,还对什么诗啊,师兄你使出瞬雷转,一个闪身便到了那后院了。”

  隋心听完将鹿晓拉到身边道:“师妹,这瞬雷转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用的,若是被别人瞧了去,恐会再牵连到两位前辈。”

  鹿晓道:“嗯嗯,我怎连这都没想到,那咱们还是老老实实对诗吧。”

  隋心一笑,转身取过一支笔在影壁墙上书道:“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随即又在下方落款写道:“隋心”。

  此时鹿晓在一旁高兴地拍手道:“这么快便对出来了,这位大叔赶紧抄去给你家小姐看。”

  这丫头竟唤这“大茶壶”一声大叔,当真是叫这“大叔”哭笑不得,但他此时见这另一位少年如此短暂的时间便将后两句诗对的如此精妙工整猜想这两位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公子哥,也许只是头一次来这风月场罢了,于是更不敢怠慢,赶紧将隋心所作的后两句诗连同落款抄了下来往后院奔去。

  不到一柱香的功夫,这“大茶壶”便返了回来,只见他满脸堆笑,冲隋心和鹿晓一躬身道:“二位公子久等了,我们家小姐有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剑随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剑随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