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惊鸿一剑
孙燃2016-11-03 11:153,429

  剑光一闪,如同一枚流星划破长空般耀眼,两人已然出手。

  就在这光芒消散的一刻,所有人定睛望去,这……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只见隋心手中这柄剑已经刺中沈流年的左肩,不过剑尖只没入肌肉两分便进退两难,因为沈流年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已将剑身死死夹住。

  而他竟然没有拔剑,那柄乌黑的剑依然裹在腰间乌黑的鞘里。

  沈流年的额头已有汗珠沁出,或许只有他自己清楚,不是不出剑,而是根本来不及出剑。若是方才换做别人头脑一热硬要拔剑,可能这条左臂现在就已残废了。

  他虽然之前见过隋心出手,但还是没想到这个少年这一剑的速度竟然比对阵不斩不归的时候更快,就算自己再练个几年也难说能达到这水准,可眼前的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小十岁左右的少年竟然……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天赋。

  然而此时,隋心的发梢也已被汗水打湿,因为他心里明白,自己的一分胜算绝大部分都押在了这出手一剑上。不过现如今这一剑却没能得手,反而还陷入了进退两难之地。

  隋心也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人有这样的指力,沈流年的两根指头简直比铁钳还霸道百倍!

  突然,僵局被打破。沈流年的右腿已经踢出,

  这一下力道很猛,隋心知道不便硬接,遂伸左掌一拍,身体顺势往后弹了出去。手中的剑也终于借机挣脱了沈流年铁钳一般的双指。

  不过这显然是沈流年故意而为之,他不等隋心身形站稳,那柄乌黑的长剑就已出鞘。

  但见这乌剑犹如一道闪电径直地追身刺向隋心,而隋心也并不慌乱,扬手拧出一个剑花。

  他这招式十分精妙,仿佛一片雨云将沈流年那道乌黑的闪电笼罩了起来,妙归妙,但这招似乎缺少了刚刚出手一剑那无比凌厉的速度。

  果不其然,就在人们都以为隋心占了上风的时候,一道乌光猛地冲出了这片剑云的缠绕,好似白色的浓厚云层里窜出一只黑色的大鸟。很明显,沈流年的乌剑已摆脱了隋心的剑招。

  “铛”的一声,隋心只好回剑格挡,两剑再次相击。可是这时隋心的心头不由地一紧,因为对手这一剑无论速度还是力道都已经大大超出了他的想象。

  再看时,他手中的长剑竟然硬生生地脱手飞出插入三丈之外的青石板。

  而此时的隋心,整条右臂都在颤抖,他心想:铜牙沈流年果真是名不虚传。自己所用的这柄剑若不是叶家祖传的名剑“白龙”,恐怕早已被沈流年的乌剑削成几截废铁了。

  还未等他思量完,又是一道剑光。沈流年这一剑更快更狠,眼看隋心的胸膛就要被这一剑贯穿。

  不过恍惚之间,似乎有道光比这剑光还要快……

  紧接着,一切都停顿了。

  只见沈流年的这把乌剑的剑尖已经抵住了隋心的前胸,可是他自己的腕子上也落着一把刀,一把精致的短刀。

  “哈哈,我的这把短刀果真是被你藏了起来!”只听沈流年笑着又道:“兄弟,不管是你这出手一剑还是出手一刀,都是大哥我所不能及。”

  隋心大口喘着气道:“大哥过奖了,是我输了,多谢大哥手下留情,要不我这胸膛上现在就多了个大口子。”

  沈流年道:“不,你错了,刚才我还不是你的结拜大哥,自然也没必要手下留情,要谢就谢你自己,纵使我刺穿了你的胸口,这只右手恐怕也保不住了。何况我根本不想失去这只手,因为一会儿我还要用它来举杯喝酒。”

  此时此刻,隋心也笑了:“好,那我陪大哥喝个痛快!”

  ******

  夜幕已经降临。

  围观的人群早已散去,街面又回归平静。

  方才众多围观者中不乏一些江湖客,所以也许用不了两三天,铜牙沈流年和这个驭剑门无名小辈结拜兄弟的故事便会在江湖上人尽皆知。

  那时候,隋心自然也不再是原先那个毫无名气的剑客。不过,隋心才不关心这个,因为他现在正在跟沈流年喝酒。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比跟自己意气相投的人一块喝酒更痛快!

  两人依旧在这云来客栈,同桌一起的还有叶蓝川和牛二,不斩不归兄弟已去别处找乐子了,放松下来的时候,有些人喜欢和朋友喝两杯,有些人喜欢去青楼、赌坊找乐子,这是很正常的事,何况隋心、沈流年跟这双鬼兄弟也算不上是一路人。

  此时隋心已将叶蓝川和牛二向沈流年一一介绍。

  片刻沈流年干了一杯酒,看了看左肩处已包扎好的伤口道:“兄弟,你们三个都是驭剑门的人?驭剑门的剑法当真是了不起。”

  隋心摇摇头道:“大哥,我们都是驭剑门的不假,可我们不过才加入两个月,还没学到一招半式本门的剑法。方才所用是早些时候我们师父所教。”

  沈流年放下手中的杯子,道:“你们的师父?”

  牛二接过话来:“不错,沈大哥,我们三个人九岁的时候就遇见了师父,从那时起师父他便收我们三人为徒教授剑术。”

  叶蓝川笑了笑道:“不过师父他热衷四处游走,行踪飘忽不定,直到去年他再次离开,我们相处的时间或许尚不足三年。”

  沈流年道:“那他尊姓大名是?”

  隋心一笑:“师父他说自己没有名字,只是称自己为一个没用的流浪剑客。”

  沈流年听完举杯喝了口酒,喃喃道:“如此好的剑式,你们的师父怎可能是个没有名字的人。”

  他说完抬头又对隋心道:“兄弟,那你的出手一剑也是你们师父所教?”

  隋心愣了下,道:“这一剑倒不是,说实话这一剑我也不知是怎么悟出来的,可是若非那时候师父总是让我们苦练出剑的速度、准度和力道,我这一剑也不会这么快。”

  沈流年知道隋心绝没有说谎,有些绝佳的招式你千思百虑也想不出来,但有种人灵光一现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悟出来了。这种人的确称得上天才。

  他拍了拍隋心的肩膀:“哈哈,兄弟,你这一剑早晚会有一天名动江湖,成为最快的一剑。”

  隋心听完似要说什么,此时却被牛二打断:“沈大哥所说简直和师父走的时候所说一样,老隋,你这出手一剑也许真会成为江湖上最快的一剑。”

  叶蓝川也笑了笑道:“隋心,师父说这番话的时候我叶蓝川还没当回事儿,现如今大名鼎鼎的铜牙也这么说,那我们真该为你小子喝一杯!”

  四个人又是一番畅饮。此时隋心似乎有些醉了,是不是最快一剑他并未放在心上,但恍惚之间他很是想念他的师父。酒力之下,他把初遇师父时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对沈流年讲了一遍:

  那是隋心九岁那年的一个冬天,整个大地银装素裹,天空中还飘着零星的雪花。

  他和叶蓝川、牛二还有叶蓝川的小妹在城边的一片空地上追逐着,投掷着雪球。

  不知何时,身边突然冒出了三个凶神恶煞的大汉。

  其中一个胖子伸手提起了当时只有六岁的小妹,阴阳怪气地说道:“这女娃生的俊俏,身上皮袄也不便宜,定是大户人家的娃子,绑了回去正好。”

  几个孩子顿时懵了,隋心见过这三个人,就在城墙上贴着的缉凶告示上,他们是强盗。

  小妹虽然害怕极了但并没有哭,使出吃奶的力气低头就在这胖子的手上咬了一口。胖子显然是被咬疼了,闷叫一声,左手随即掏出一柄匕首,骂咧着就刺向小妹。

  就在这一瞬间一声惨叫传来,如同野兽濒死时发出的一般。只不过这次的叫声是那胖子发出的。只见他的咽喉已被一条枯树枝贯穿,而枯树枝的另一端正握在小隋心的手中。

  这一切来的实在太快,胖子甚至还没有倒下。小妹用力挣脱开胖子的手,此时除了她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就连小隋心也被自己这出手一下吓呆了。

  片刻,胖子轰然倒地,这动静似乎也唤醒了他呆立着的两个同伙,握着刀嘶嚎着便向小隋心扑来。

  可是小隋心依旧站在原地动弹不得,眼看就要命丧这两人刀下。不过这时一个衣衫破旧头戴斗笠的剑客出现了,孩子都还没看见他出手,那两个恶徒便倒下了。

  很多年以后,隋心依然清晰地记得这流浪剑客之后所说的头两句话,第一句是:“没事了孩子们,可以回家了。”另一句是:“你们想跟我学剑术么?那样以后你们想在哪玩儿便在哪玩儿,再也不用担心被坏人欺负了。”

  不错,这个流浪剑客正是隋心、叶蓝川和牛二的师父,不仅如此,还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可是这个男人差不多又有一年的光景没什么音讯了,隋心知道师父不会有事,这些年也习惯了他的来去如风,但心里还是有些牵挂和想念。

  讲完这些,隋心转头看了看叶蓝川和牛二,他俩似乎也醉意更浓。

  此时他对沈流年道:“大哥,我只不过是出手这一剑比较凌厉,不过第二招、第三招便不怎么高明了,自然算不上真正的高手。”

  沈流年却摇摇头道:“真正的高手之间的过招,一招便足以分高下了。何况兄弟你的这一剑以后还会更快。”

  隋心又举杯喝了一口酒,道:“大哥,其实即便是我这出手一剑,也还称不上运用自如,有时候它很快,有时候却又不够快,直到最近我才领悟出是怎么回事儿,原来这一剑有一个去不掉的软肋,那便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剑随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剑随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