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初来乍到
孙燃2016-11-03 11:253,309

  不料,臧天的这柄长剑只从剑鞘中拔出半截便动弹不得,因为此时有一只手悄无声息地搭在了他取剑的右手臂上。

  “二掌门!”众人之中有不少都喊出了声。

  隋心、叶蓝川和牛二等人放眼看去,只见阻着臧天出剑的这人约莫三十五六岁的样子,身着长衫,体型匀称,眉目清秀,尤其是这一双眼睛精光四射,看起来既气度闲适又英气勃勃。

  不愧是“六剑”之一,耿小刀!

  众人还未回过神儿来,只听耿掌门朗声道:“叶蓝川、隋心、牛二,你们三人之前偷跑下山饮酒晚归,此次又对师兄言语不敬,两罪并罚,今后三个月后山上的几处院落、大小道路和练剑场内的杂草、落叶便归你们清理了。若有马虎,再加三个月,如有怨言,再加半年。”

  叶蓝川他们三人方才听到“两罪并罚”的时候都惊出了身冷汗,但后来听闻只是罚他们清扫几个月的杂草、落叶,瞬间松了口气,哪里还会有什么怨言,心里也对二掌门徒增了几分好感。

  臧天似乎想说些什么,但他还未开口便听耿小刀道:“天儿,随我来拭剑阁,大掌门和三位堂主已来消息了。”

  待二人走远,王陆江满脸笑容地对隋心道:“师弟,真仗义,今日你替我解围,改日我请你喝酒。不过方才我真替你捏把汗,若是二掌门不来,你跟大师兄真较量起来,恐怕你就吃大亏了。哥儿几个应当都有所耳闻吧,四个月前也就是你们几个快要来的时候,大师兄可是胜了前来拜访的“四少”之一的血饮狂刀聂应!”

  隋心轻声一笑道:“喔?那王师兄你更得请我喝酒压压惊了。”

  ******

  山的另一面,耿小刀边走边想:“二哥说的没错,隋心这小子的确是有些意思,面对已出鞘的剑还这么从容,像他这个年纪的剑客能做到这点的着实不多见。”

  同时,耿小刀心里还有一个极为强烈的感觉,那便是方才臧天拔出剑的一瞬间,他总觉得隋心的长剑会后发而先至。

  他没有继续再想下去,因为比起这件事,现在有件事更要紧,更值得关注:大掌门的飞鸽传书已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许马上就要揭晓了。

  柳大掌门和驭剑门三位堂主是否当真去了西域天山?

  他们此次出行又是否当真和“六剑”莫少安有关?

  ※※※※※※

  与此同时,

  在与这驭剑门所在的江州城相隔七八千里的天山脚下,有一个风景旖旎的湖泊唤作艾比伦湖,乃源自天山南麓的阿伊河注入而成。

  这个季节远远望去,一池湖水宛若蓝宝石般光彩夺目。湖畔上野花遍开,五彩斑斓的也煞是好看。

  这湖水、草原、山川还有云雾交相辉映,俨然便是人间仙境。

  而在这仙境般的湖畔之上,此刻正静静地立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袭白衣胜雪,漆黑长发垂肩,身形窈窕,只是略显单薄。细看,五官秀丽雅致,眉宇间还透着几分英气,不过一双秋水般的眼睛望着这平静湖面的同时却流露出一丝茫然,似在极力思索着什么。

  不多时,远处传来一位中年男子的声音:“鹿儿,你想清楚了么?几位恩公这就要启程了。”

  少女蓦然回首,应道:“恩,爹爹,女儿已想明白,我要拜几位恩公为师,跟随他们去到中原。恩公既说那里有高明的神医,那我定要前去一试。等女儿的病医好了便回来孝敬您。”

  只听中年人道:“鹿儿,你这哪是什么病,只不过当日在这湖中溺水时辰过长才落下的,以前的事情爹爹自然会慢慢讲给你,或许过些日子不光是你自幼习得的剑术,旁的大小事情也都忆起来了。”

  少女听闻想说些什么,可是欲言又止。

  这中年人见状语气稍变,又道:“也罢也罢,当日幸得几位恩公途径此地将你救起,恰好他们又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正派君子,而且他们门派里又有位医术精湛的的孙先生能瞧好你这失忆。看来你与这几位恩公也当真有缘,莫不是如此,爹爹怎会放心让你去这么远的地方……”

  这中年人说着说着,悲从中来,几欲落泪。少女连忙道:“爹爹,女儿又不是小孩子了,等我用不多时治好了这失忆的毛病,并且学到一招半式的真本事,便立马赶回来。我就算狠心舍得下您,也舍不下这透着仙气的艾比伦湖呀!”

  中年人听了破涕一乐,道:“这鬼丫头。”

  ※※※※※※

  已是夏末秋初,

  这一日虽说辰时刚过,不过晴朗无风,依旧有些闷热。

  胭脂山南面驭剑门大小建筑多半兴建于此,而这北面除了两座红墙大屋只有一个偌大的练剑场。

  练剑场周遭树木清幽,鸟鸣不止,再往北便是一条不窄不宽的山路直通山下北大门。

  这个时辰晨练已过,练剑场上并无门人在此练剑,只有三人一马。

  这三人正是隋心、叶蓝川和牛二。此时三人正躺在练剑场西侧的树荫下纳凉,身边不远处横七竖八地躺着三条扫把。

  而三月也正在一旁的荫凉下立着打盹儿。这三人一马倒也落得个惬意。

  突然,三月打了个响鼻,随即嘶鸣了一声。隋心三人一个机灵站了起来,他们知道三月这是听到了什么动静,在给他们通风报信呢。

  果不其然,这三人登到高处往北山门一看,但见五骑人马已穿过山门往山上行来。

  “这不是三位堂主么!”牛二脱口而出,三人话不多说立马转身拾起扫把装模作样地在地上划拉起来。

  片刻,这翩翩五骑已来到这练剑场上。隋心抬头看去,果真是明月堂堂主关商月、遥山堂堂主秦怀岭还有他们近水堂的堂主柴金海。

  此外,还有两匹白马,马背上分别还有一男一女两个人,这男的六十岁上下的年纪,轻袍缓带,身材精瘦,长须飘飘,仙风道骨,眉目间颇有风霜之色。

  紧接着,隋心的目光又停留在另一匹马上的年轻女子身上,只见这少女年纪大概和自己相仿,一袭绿衫,清瘦的脸上有一双如天空般清澈的眼睛,清丽中又带着股子英气,虽称不上是绝色美女,却有着无可比拟的气质。

  这少女正是当日在天山脚下艾比伦湖湖畔发呆的白衣少女。显然,那时她父女两个口中将她从湖水中救起的“恩公”便是柳逍柳大掌门和驭剑门的三位堂主了。

  不知不觉间隋心竟有些出神,他只觉一阵清风拂来,很是凉爽,天空仿佛更蓝了,连日头也变得温和了许多。

  “叶蓝川!你们三人在此处做什么!”

  这一句话便叫隋心回过神来。只见说话的是走在前头的一个身材略胖的中年男子,身着劲装,颌下一绺山羊胡很是显眼,这人正是近水堂堂主柴金海。

  叶蓝川只得一五一十地将他们三人被罚扫地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听罢,柴堂主怒道:“你们几个小子当真不叫人省心,二掌门太仁慈了,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们!”

  这时,那白马背上的长须老者却一乐,道:“好小子,你们哪个是隋心?前面那匹汗血马是你的?”

  隋心知道这人是在说三月,应道:“恩,我是隋心,这马正是晚辈的,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柴堂主高声道:“放肆!见了大掌门不行大礼,还用这等语气还话!”

  原来这老者便是驭剑门的大掌门,与耿小刀同为“六剑”的柳逍。

  叶蓝川、隋心、牛二连忙拜倒行礼道:“弟子叩见大掌门。”

  此时明月堂堂主关商月喃喃道:“一群没有礼数的小子。”

  柴金海知道关堂主乃是讥讽自己教导无方,正欲再次将这三人训斥一番,但闻大掌门又是哈哈一笑道:“不妨,不妨,都免礼吧。好一个隋心,老夫识得这汗血马,看来铜牙小友和你结拜的消息并非妄传。”

  隋心站起身道:“启禀大掌门,多半个月前弟子有幸和沈大哥结拜为兄弟。莫非大掌门也识得我大哥?”

  柳逍道:“不错,两年前曾有过一面之缘,铜牙小友对剑术的追求几近疯魔,却又没丢了侠义之气,是狼牙会其他人所万万不能及。”

  隋心听大掌门夸赞大哥,心里也高兴极了。

  片刻,柳逍看了看身旁的绿衫少女又对隋心道:“这位是你们新来的小师妹,也归属于你们近水堂,正好你也有匹良驹,眼下先带你这小师妹在这胭脂山上四处熟悉一下吧。”

  这时,那绿衫少女翻身下马莞尔一笑道:“见过几位师兄,我叫鹿晓,梅花鹿的鹿,拂晓时分的晓,你们叫我鹿儿就行。”

  ※※※※※※

  此时隋心同那少女去了,大掌门和三位堂主也向胭脂山南面的拭剑阁行去,后山上又归于平静。

  牛二发牢骚道:“老隋这家伙又捞到了个好差事,不但不用干活,还有美人相伴。”

  叶蓝川一笑,道:“牛子,你还羡慕?你不是有你的赫连倾城么!她可是比这鹿师妹还漂亮许多。”

  牛二的脸登时就好似那熟透的红果子,他磕磕巴巴地低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剑随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剑随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