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断尽
夏司2016-10-23 16:012,476

  终于,是要说到和朋友断尽的事情了。

  说句心里话,每次想起这件事,我的胸口总会有一种隐痛;就像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克制自己不去想它,可结果是事与愿违。

  兴许,这就是所谓的为曾经买单。

  话说回来,这又谈不上什么断尽不断尽,不过是年少时的鲁莽冲撞、自以为是所造成的尴尬局面。

  是的,自以为是。

  这时候的我,和钟雨云、杨婷、叶琳、莫小瑶、林芷慧五个人一起嬉笑玩闹的日子有两个月多了。

  兴许在许多人看来,两个月的时间并不长,然而,感情这种事,从来都不能拿时间来做衡量,爱情如此,友情如是。

  这两个月来,对我们彼此都有过太深的烙印,以至于当我跟她们说,我们要保持距离,甚而不要说话的时候,她们还苦苦问我为什么。

  是的,后来的我,也时常问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这么做?

  其实,我自己也找不出答案。

  如果凡事都有答案的话,这世界也就没有神秘可言了。

  那时候该是五月份了,在一次星期五下午放学的时候,我交给莫小瑶一张纸条,上面写了我为什么要和她们断尽朋友的原因。

  我不知道别人看到这种局面时,会不会以为我写情书,毕竟多数人还是不知道我和莫小瑶是亲戚。

  也许不会,他们可能会觉得,我再自恋,也没自恋到写情书这个地步吧。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确没写过情书。

  我都是直接表白,直接被拒。

  坦坦荡荡,毫无遮掩。

  对,坦荡到只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自己一个人默默哭泣流泪。

  毫无遮掩嘛,自己一个人洗澡的时候,的确是毫无遮掩,而且还不害羞。

  而我给莫小瑶纸条上面的内容大概是这样的:

  因为我的出现,才让她们的成绩开始退步,如果我们就此回到原来的那种生活,也许她们就能更认真的去学习,让成绩更好。

  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多么的自以为是。

  我想当然的认为是自己的出现,让她们的成绩退了步,我想当然的觉得自己有这种能力,想当然的觉得自己有多重要。

  我也如是的太自以为是,我太过顾虑自己的感受,全然忘了她们会如何做想?

  如果,如果当时的我能找她们说说,结局,怕是会改变当时的自己,甚而改变现在的自己。

  可当时的自己,太过鲁莽,年少的青春,大多如此。

  待她们收到我写的纸条内容后,她们几个先后来找我问为什么,她们说,她们的成绩退步,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我这理由,不够。

  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瞎扯淡。

  我确实是给不出再好的理由,之后,我妥协了。

  我们还是有说话,但我知道,已经不一样了。

  有些事就是这样,一旦哪个环节发生了错位,这之后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再走到原来的轨道上。

  原来,感情亦是如此。

  我开始有意无意的躲避她们,慢慢地,我们就真的很少说话了。

  是的,妥协,不代表认输。

  偏偏,我很快就后悔了。

  和她们在一起的那段时光,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它成为许多年后,我一直想避也避不开的回忆。

  这段回忆告诉我,我的青春,也曾后悔彷徨过。

  然后,我开始慢慢地痴迷于打篮球。

  问题是,一直到现在,我的篮球技术依旧处于顶尖水平,没错,小学的顶尖水平。

  如果你问我,我和初中生以上的人单挑篮球,前提是平日里有打过篮球的,我想,我会被爆的只想回家。

  我打篮球,纯粹是为了打发时间和锻炼身体,我喜欢打篮球,但我不太喜欢打比赛。

  我瘦小,没有那种身材,这是先天性的劣势,我无法改变。

  而和钟雨云她们几个,偶有在楼梯走廊里相遇,也不过是相视笑笑,再没有曾经的那种深情如海。

  石柱铁栏应犹在,朱颜未改,人心不再。若是相逢有时日,愿君仍记我。

  说的什么乱七八糟。

  就这样,我一念之间的自以为是,让我在之后的许多年里,一直对自己耿耿于怀。

  倘若当时我勇敢一些,不要求彼此做出改变,而是自己做出改变,更努力一些,结局会不会好上许多?

  我想不会,我的性格,就是属于那种狗改不了****的,就算改了,吃土还是要的吧。

  再后来,我发现自己变得没以前那么爱笑了。

  我成了所谓的忧郁王子。

  不,更像是忧郁大叔。

  曾经下午放学,和一群女生玩耍的我,变成了和一群男生在篮球场上“啪啪啪”的打篮球。

  这里的“啪啪啪”,属于篮球拍打地面所发出的声音,没别的意思。

  曾经笑点很低的夏司,成了整天装逼高冷的忧郁大叔。

  除了痴迷于打篮球,还喜欢上了听歌,每天晚自习回到宿舍,就用我表哥送我的学习机听歌。

  学习机,成了所谓的MP3。

  至于听什么歌的,没有规定。

  郭富城的,陈慧娴的,英文歌,日语歌都有,哪一首好听就下载到学习机里,等到忧郁大叔范开始的时候,就自己默默听歌。

  现在的我感谢当时的我,虽说很有忧郁大叔范,但总算没得抑郁症。

  看着日渐消沉的我,舍友很八卦的关注了我一番,又八卦了另外两个和我同班的舍友。

  他们不关注我是不是病了,怎么变瘦了,怎么沧桑了这一系列问题。

  而是关注我这几天怎么很少和钟雨云她们玩了,我是不是失恋了这些问题。

  就像有人说的那样,男人八卦起来,女人都得服输。

  有时候,我不得不安慰自己,和她们做不成朋友,才能有机会下手,不然太熟了,不好下手。

  没错,我自恋起来,连我都佩服自己竟有这么厚的脸皮。

  然后,我又被打脸了。

  事实是,朋友做不成,恋人也没有。

  一直到现在,和她们都近乎没有联系。

  当然,在后来乃至整个初三,每当她们去操场跑步的时候,我还是会站在操场上边的栏杆上,默默地看着她们。

  这不是偷窥,也不是耍流氓。

  我仍然忘不了她们。

  中考临行前,我想去跟她们说声加油,希望她们能够好好考,考到个重点高中。

  可我又怕这一去,打破了她们原本的生活。

  毕竟在她们的生活里,可以说,已然没有夏司这个人了。

  中考后,我偶尔在QQ上和她们几个聊天,却发现,总有一张掀不开的隔纱,将我们隔在两边。

  感情不是茶,越久越有味道;感情也不是酒,越酿越有沉香。

  至于感情是什么,原谅我太傻太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夜当空司掌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夏夜当空司掌年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