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火命犹坚
张海帆2016-10-18 11:279,429

  奉天南城门方向,四人四骑向城门飞驰而来,正是严景天等人。守城门的士兵赶忙大声吆喝,挥手阻止,有人见他们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把枪举起,大骂:“停下停下!开枪了!开枪了!”

  严景天他们一直奔到士兵跟前,才将马勒住。四个人动作整齐划一,齐齐停下,那气势吓得一众士兵面如土色,连连后退。打头的队长见过世面,知道这些人深夜里肆无忌惮地狂奔,来头绝不简单,赶忙跑上来拉住严景天的缰绳,小心翼翼地问道:“您几位要出城?”

  严景天也不接话,手一抖,一个信函像是长了眼睛一样飞入队长的怀中。队长不敢怠慢,打开一看,竟是张作霖亲笔签署的出城令。那队长一个立正,啪地冲严景天他们敬了一个礼,回头吆喝道:“快给几位爷打开城门!”

  当兵的见头儿发话,哪敢怠慢,七手八脚将城门大开。严景天伸手将队长毕恭毕敬归还的出城令拿过,喝了声:“走啊!”

  四匹高头大马一溜烟地飞奔而出,留下守城门的士兵犹自不停擦汗,望着严景天他们的背影短叹。

  严景天几人驾马狂奔了七八里,直到郊外山口的分岔路才停了下来。严景天左右看了看,辨明了方位,嘱咐道:“严守震、严守仁,你们两个走西边,到通河镇等我,多多留心,不要让人盯上。严守义,带着火小邪跟我来。”

  严守震、严守仁应了声,一夹马肚子飞驰而去。严景天一勒缰绳,就要和严守义向另一条路奔去。严守义马背上绑着个巨大麻袋,麻袋里面有人大骂一声:“操你们祖宗的,给个痛快吧!再跑几里,老子就要散架了!”

  严守义这人长着一张死脸,如同木头雕刻的一般,听麻袋里的人咒骂,脸上毫无表情,只是反手一掌,打得里面的人哇哇乱叫。里面的人继续骂道:“有本事你就打死我!”

  严景天倒不生气,冲着麻袋嚷道:“火小邪,马屁股颠一颠就废了?我还以为你是个好汉呢!”

  那麻袋里绑着的正是火小邪。本来他被严景天他们用布条扎了嘴巴说话不得,可这一路狂奔下来,着实难受得不得了,五脏六腑几乎都要从嘴里呕出来,于是用脸拼命在马背上摩擦,终于弄松了布条,露出嘴巴,又好不容易等到他们略有停顿,这才顺过一口气。火小邪想着自己迟早都是一死,哪管这些人是天王老子还是自家祖宗,张口就骂。但火小邪听严景天这么一说,又觉得自己没必要临死之前还丢人现眼,肚子里千万句恶骂也就压了下去,狠狠哼了一声,嚷道:“要杀要剐赶快动手,折腾个屁!”

  严景天也不答话,一鞭子抽在马屁股上,喝道:“驾!”两匹马同时奋力奔去。

  又行了约莫半里路,严景天一抖缰绳,驾马从大路上跑下,上了条通向侧旁山上的土路。两匹马一前一后,向山上直奔。过了一个小山头,已经没了道路,马儿跑不起来,只能慢慢前行。

  火小邪在麻袋里又嚷嚷:“要憋死了,透口气。”严景天听了,给严守义递了个眼色,严守义反身手掌一挥,也没见用个刀子啥的,就将麻袋划了道口子。火小邪这时候和憋久了的王八一样,就算外面是屠夫的刀子,也要伸出头去,一见亮光,一抬头就将脑袋伸出。山中冷风劲吹,火小邪伸出脑袋,一张嘴就吸了口冷风,胃中顿时翻腾不已,哇哇大吐特吐。

  火小邪边吐边想:“嘿,这敢情好,没准把狗日的玉胎珠吐出来,省得他们把我肚皮剖开,死得模样恶心。”可火小邪吐了半天,也没觉得吐出来什么大件的东西,尽是又臭又酸的汤汤水水。

  严守义说话净是一个声调地问道:“吐完没?”

  火小邪最后啐了两口,嚷道:“吐完了,那玉胎珠也吐出来了,不信你看地上。”

  严守义果然低头一看,火小邪趁着严守义腰间一矮的工夫,王八大张嘴,速度惊人,一扭头就结结实实咬在严守义后腰上。可惜冬日里衣服穿得厚,这一口没能咬到肉,只咬住了严守义的腰带。严守义腰带上绑着一块通红的小牌子,也让火小邪咬住,牙齿一顺,竟将这小牌子含进嘴里。严守义大惊,噼里啪啦两个大耳光子抽在火小邪脸上,可火小邪已经犯了浑劲,当真比王八还厉害,打死也不松口。严守义闷哼一声,抓着火小邪的头发拉扯,火小邪瞪着严守义,就是不松嘴。

  严景天哈哈大笑:“这小子,倒是头不按常理出牌的犟牛,有趣啊有趣!严守义,不用管他,就让他咬着吧,我看他能咬到何时。”

  严景天看了眼火小邪,说道:“好了,小子,知道你邪门歪招厉害,处处争胜,可惜你找错了对手。”说罢又哈哈笑了两声,打马向前。

  严守义无可奈何,一张木雕似的脸上仍不禁抽动了几下,身子一扭,任由火小邪咬着腰带,跟着严景天行去。

  火小邪心中骂道:“妈的,老子就是不服,偏要一直咬着,看你们怎么办!”

  又走了一段山路,更是难行,严景天、严守义两人只得下马。火小邪咬着严守义的腰带,如同一条大肉虫一般吊在严守义的腰上,严守义只好把火小邪也放下马。尽管火小邪脚上绳索让严守义解了,可以走路,但他就是不走。严守义也是个直性子,脑子不转弯,心想火小邪不走,那行,就拖着你走!于是严守义抓着火小邪衣领,拖着火小邪这人肉沙包继续前行,这场面倒是又古怪又好笑。

  严守义劲力十足,火小邪也不是很重,所以继续爬山倒也没太大妨碍。他们三个人走了半个时辰,登上一个小山顶,山顶地势十分平坦,站在上面向下望去,正好能看到远处严景天他们分道而行的岔路口。

  严景天站在山顶边缘,向下看了看,便坐了下来。严守义吭哧吭哧,把火小邪拖过来,坐在严景天身边。他有些累了,呼哧呼哧直喘,脸色难看。火小邪紧紧咬着他的腰带,瞪着眼睛,烂泥一般横在一边。

  严景天看了眼火小邪,哼了一声,扭头对山顶一侧的林子里说道:“跟了我们一路了,西洋景也看完了吧,该出来了,水家妹子。”

  林子里有女子嘻嘻娇笑两声,只听窸窣窸窣微微作响,一个穿着紧身黑衣的人影,从林中三蹦两蹦跳了出来,身手极为轻盈敏捷。

  那人跳到严景天跟前,盈盈作了一个揖,也坐了下来,伸手将自己的头罩摘下,撒下一头秀发,竟是一个看着大约十六七岁年纪的女子。这女子长得俊俏,柳叶弯眉,樱桃小口,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眉目含情,怎么看都是一等一的美人!只是这女子尽管长得如此标致,却在面容中透着一股子捉摸不定的味道,一会儿羞涩万分,一会儿妖娆妩媚,一会儿英气逼人。火小邪看在眼里,本来看得有些痴了,可猛然心中咯噔一下,暗念道:“这小妖精!一股子妖精味道,八成就是她让我吞了玉胎珠。”

  这女子笑道:“火家大哥,这个叫火小邪的小子真有趣呢,我就见过王八咬人不松嘴,今天竟见到人和王八一样的了。”

  火小邪瞪着这女子,暗骂:“你才是王八,妖精婆!也不知是哪个阴沟里的蜘蛛精变化的!”

  严景天笑了笑,也不接话,说道:“水妖儿,这次你可玩大了,差点把我们也搭进去了。本来我们来找张作霖张大帅攀个交情,顺便要了玉胎珠走,你怎么把张四家的玲珑镜也偷了?”

  火小邪念道:“原来这妖精婆是有名字的,叫水妖儿?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妖精。”

  水妖儿轻轻一笑,撒娇一样说道:“严大哥,怎么你生气了?”

  严景天说道:“生气倒不至于,就是你不该借我们火家的名义,指使黑三鞭去做事。咳,其实也无所谓。水妖儿,你偷啥不好,偏偏去偷张四的玲珑镜,张四他可是御风神捕的第九代传人,势必要出来寻你。”

  水妖儿娇笑道:“什么御风神捕第九代传人,听说厉害得很。可我看他们那熊样,也就是一帮会虚张声势的废物,不偷他的,偷别人的哪能显出我的本事啊?我爹爹也说了,我能偷到张四的玲珑镜,以后便不再事事管我。”

  严景天说道:“啊……水王他老人家可好?”

  水妖儿说道:“老妖精了,身子好得很,看样子还能活个一两年吧,就是整天神经兮兮的。”

  严景天听水妖儿这么调侃她爹,倒是有些尴尬,呵呵一笑:“那好,那好……哦,水妖儿,玉胎珠真的让这小子吃了吗?”严景天说着,指了指仍然紧紧咬着严守义腰带的火小邪。

  水妖儿说道:“当然是真的啊。”

  严景天“哦”了一声,说道:“那这小子竟然还没被毒死,也是奇了。也好也好,严守义,你把这小子带到一边去剖开肚子,把玉胎珠取出来吧。”

  严守义早就等得不耐烦,低低应了一声,一把将火小邪拽起来,就要向旁边拖去。火小邪牙不松,嘴里仍然支支吾吾含混地骂道:“小妖精,等老子变成厉鬼,天天纠缠你!”

  严守义哪管火小邪嚷什么,拖着便走。火小邪玩命地挣扎,仍然不肯松口。

  严景天看着水妖儿叹道:“这小子姓火,倒是个人才,可惜啊。”

  水妖儿看着火小邪,眼波流转,突然笑了笑,说道:“严大哥,你真的要用玉胎珠去破木家的秋日虫鸣术吗?”

  严景天脸色一沉,说道:“你怎么知道?慢着,严守义,先别杀他。”

  严守义已经走开几步,听严景天这样说,也只好停下来,任由火小邪吊在腰带上,垂手而立。

  水妖儿说道:“这么点事,水家人怎么会不知道啊?严大哥,你是忘了我是水家人了吗?”

  严景天脑子一转,回过神来,说道:“那是,那是……”

  水妖儿说道:“火家的哥哥们,个个都是好身手,就是不喜欢多打探些消息,脑子转不过弯来。”

  严景天说道:“哦,火家人还真不擅长情报搜索。既然水妖儿妹子都说了,我也不想隐瞒什么,这玉胎珠正是用来破木家的秋日虫鸣术的法门。”

  水妖儿撇了撇嘴,说道:“木王那老怪物,就是喜欢炫耀自己的本事,不理他吧,他就乱嚷嚷;理他吧,又费事得很。算了算了,不提他了,你们还是去取珠子吧。”

  严景天点了点头,对严守义说道:“严守义,这小子算是个人物,让他死得痛快些。”

  严守义精神头一下子又涌起,拖着火小邪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旁边。

  严守义低声叫道:“松口!给你个痛快!”

  火小邪紧紧咬着,摇了摇头。

  严守义眼睛瞪圆,继续叫道:“松!你松口!你不松就割掉你的头。”

  火小邪才不管这一套,仍然连连摇头,嘴里呜咽着骂个没完。

  严守义噼里啪啦又是一顿嘴巴抽上,打得火小邪眼冒金星。严守义也顾不了太多,伸手将火小邪嘴巴捏住,想将火小邪嘴巴捏开,可就算他被捏得五官歪斜,仍然牙关紧咬,誓不松口。

  其实最简单的几招,其一就是一掌将火小邪劈昏,人毕竟不是王八,昏了以后肌肉再紧也是松弛的,用不上劲;其二就是把衣服腰带脱了,更是省事。可严守义这家伙如同水妖儿所说,空有一身本事却脑筋太直,生生和火小邪这浑人顶牛顶上了。这也真是火小邪命不该绝,凭着下三烂的浑招碰上了火家人的犟牛脾气,要是换了别人,估计他早就陪阎王老子喝酒去了。

  严景天听到林中严守义一片闷哼,又是噼里啪啦的皮肉击打作响,猜到严守义无法让火小邪松口。他见水妖儿坐在面前笑盈盈地看着自己,不由得面皮发烫,不禁站起来说道:“严守义,叫他松口这么难吗?比开锁都难?”严景天比严守义的脑子灵巧不了多少,他也一门心思指望着火小邪就这样松口,而不是打昏或者脱掉衣服了事。

  严守义在林中闷哼:“是,是!”随即又传来噼啪的抽打声,恐怕再等一会儿,严守义真要把火小邪像举沙袋一样举起来,摔鳝鱼一样摔死在地上。

  水妖儿突然笑了起来,站起身说道:“好了好了,火家严大哥,你们的身手天下一等一,可犯起牛劲来,也真是天下一等一,非要把南墙撞个窟窿吗?直接把衣服脱了,不就行了?还管他松不松口?”

  严景天心中一想:“对啊,不就是这样吗?我怎么糊涂了呢?这天杀的火小邪,你差点让我们把脸都丢光了!”

  严景天嘴硬,嚷道:“严守义,用重手捏脱他的下巴!”

  水妖儿叹了口气,叫道:“好了好了,别杀他了,我就是逗你们玩的,玉胎珠在我这里,不在他肚子里!”

  严景天一愣,还是直得要命,说道:“你不是说给他吃了吗?这小子也说他吃了啊?”

  水妖儿叹道:“哎呀,我说话你们信一半就好了,我给他吃的是两块冻硬的羊粪蛋而已啦!东西在这里哪。”

  严景天低头看去,果然水妖儿手中拿着两颗玉胎珠,摆在严景天眼前。

  严景天嘿嘿傻笑,说道:“也好,也好,省事不少。严守义,不杀他了,把他带回来。”

  水妖儿努了努嘴,说道:“拿去吧。”

  严景天摸出油纸,将玉胎珠包住揣入怀中,笑道:“水妖儿,真服了你了。水克火,水克火,我是甘拜下风。”

  严守义的木雕脸已经气歪了,喘着粗气把火小邪又拽回原地,眼神十分尴尬地看着严景天。火小邪也正呼哧呼哧累得直喘气,仍然挂在严守义的腰间。

  水妖儿指着火小邪,说道:“这小子挺好玩的,留着当猴子耍吧。对不对,猴子?”

  火小邪大怒,愤然大骂:“你才是猴子!”岂知一张嘴,扑通一下跌倒在地,这才想起来自己被水妖儿激将得松了口,心中黯然:“天杀的小妖精啊!老子又栽在你手里!”

  严守义腰间一松,嗵地一下跳开几尺,身子摆出架势,生怕火小邪又扑过来咬住自己,他可真是怕了。

  水妖儿拍着手掌边跳边笑,活脱脱一个天真的小姑娘的样子,笑道:“真好玩,真好玩。”

  火小邪身子翻了翻,盘腿坐在地上,手臂仍然在身后绑着,动了动早已酸痛的下巴,看着水妖儿骂道:“小妖精婆子,日后定饶不了你!”

  水妖儿也凑过脸去,指着火小邪的鼻子,说道:“我又救了你一命,你还要报复我!你真是没心没肺的东西。”

  火小邪哼道:“小妖精,你再戏弄老子,老子立即死给你看!实话告诉你,老子有项自杀的绝技,只要眼睛一翻,一口黑血喷你一身,顿时变成厉鬼,你信不信?”

  水妖儿娇笑道:“我才不信,我才不信。你想骗我,还早了一百年呢。”

  火小邪哼了一声,正要回嘴骂水妖儿,只听严景天狠狠嘘了一声,说道:“别说话!”

  火小邪一愣,顿时闭上了嘴。水妖儿看严景天神色严肃,目光如同一只敏锐的山鹰,哪还是刚才被水妖儿戏耍时憨呆的样子,便知道这遭绝不是儿戏,也赶忙顺着严景天的目光看去。

  严景天蹲下身子,将手按在地上,然后慢慢抬起,说道:“有大队人马要经过下面岔路口!”

  严景天站起来,向下看去,任凭山风劲吹,身子却纹丝不动,如同深深扎在了山顶石头上。渐渐有密集的马蹄、辎重声远远传来,片刻工夫,声音就越来越大。从山顶望下去,只见岔路口奔来了大批人马,还有三辆驮着极大的黑色铁箱的四轮马车,用四匹马拉着,也奔了过来。

  严景天眯起眼睛,嘴中默念道:“二十二人,四十五匹马。”

  水妖儿听得见,赶忙道:“严大哥,你眼力真好!”火家人的这些手段,水妖儿不得不佩服了。

  严景天说道:“拿盘儿的小伎俩而已,水妖儿过奖了。打头那两个人,就是张四和周先生。呵呵,张四竟然连夜舍了自己奉天城的家业重出江湖了!哼哼,除了全套的钩子兵,连豹子犬都一起带出来了。”

  水妖儿面色微变,说道:“连那种怪物都带出来了?可是装在马车的黑箱子里的?”

  严景天点了点头,说道:“御风神捕,可不是虚名!除了没有和我们直接对抗过,天下还真没有他们抓不住的贼了,他们若是现在放出豹子犬来寻我们,可就麻烦了。”

  水妖儿凝神而视,显得心事重重。

  火小邪坐在地上,也是能看到山下的光景的,听严景天这么一说,更是大气都不敢出。

  山下岔路口,周先生下马打量一番,转身对张四爷说道:“张四爷,他们分两路走了!看蹄印,过去了不到一个时辰。”

  张四爷说道:“周先生,我们兵分两路,追着去吧。”

  周先生翻身上马,说道:“不妥,我们刚刚出了奉天城,很快张大帅、关东军都会知道,此时不宜分开。既然已经出城,尽快避过风头才好。我看我们还是一起去通河镇的风波寨休整。”这周先生说的风波寨,乃是张四爷在通河镇的一处隐蔽的大宅,专门用来临时躲避之用。

  张四爷说道:“我们人数众多,十分显眼,多少会惊动他们,要不放出大嚼子和三嚼子,让它们追上一段?”

  周先生说道:“我看也不必了,那丫头小翠、严景天、火小邪他们几个人就算再厉害,也在我们宅子里留下了气味,我已经收了。到时候只要让嚼子们闻一闻,再追也不迟。”

  张四爷说道:“好,就听周先生的。”

  张四爷回头喝道:“弟兄们,全都跟上了!”

  那一众人马就要启程,那三辆大车中的一辆,突然咚咚作响,不住晃动起来,里面有低低恶吼声,十分惊人。驾车的钩子兵叫道:“张四爷,二嚼子有点不耐烦啊,麻烦您来看看!”

  张四爷打马回头,来到车边,揭开车身上的一个铁盖,冲里面说道:“二嚼子,安静点,再走一会儿,放你出来跟着我们撒欢,现在别闹!”

  箱内那动物两只铜铃大小的眼睛眨了眨,又低低吼了两声,总算安静下来。

  张四爷关上盖子,叫道:“走啊,天亮之前赶到风波寨。”

  马嘶连连,一众人马风尘仆仆地飞驰而去。

  严景天看着张四爷他们奔驰而去,面若寒霜,说道:“这御风神捕,不出江湖则已,一出江湖,声势竟是如此惊人!果然和传闻中的一模一样,今日看来算我们运气。嘿嘿,恐怕这世道要更有趣了。”

  水妖儿也慢慢说道:“我爹爹准我偷玲珑镜,难道就是为了逼他们重出江湖?可这玲珑镜到底有何稀罕之处,竟能让张四舍了偌大的家业?”

  严景天说道:“这个我也不知。水妖儿,玲珑镜可在你身上?”

  “在。”水妖儿一反手,从背后的背囊中摸出一面巴掌大小的镜子,“我已经细细看了,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似乎只是一面普通的铜镜罢了。”水妖儿说着,把镜子递给了严景天。

  严景天接过,细细打量,只见这镜子十分平常,呈椭圆形,除了镜边雕刻着异常精美的花纹以外,并没有镶嵌任何玉石宝珠,看质地也不过是精铜打造而已。

  严景天皱了皱眉,说道:“也许是我们才识浅薄,看不出这镜子中的惊天秘密。”

  水妖儿说道:“我拿给我爹爹水王看看。”

  严景天将镜子还给水妖儿,说道:“水王见多识广,是我们五大世家中最博学之人,应该能解。只是……水妖儿,张四已经出山,必定对你穷追不舍,特别是豹子犬,更是凶恶!你此行可要小心,要不然……”

  水妖儿一笑,说道:“严大哥若是不嫌弃,可否带着我入关呢?我知道你们要去山西王家堡王家大院,刚好我爹爹也应该在山西一带浪荡着。”水妖儿这句话说中了严景天的心思。

  严景天想了想,说道:“也好,以我们水火两家的交情,你又是个小丫头……呵呵,不是小丫头,是我们之间彼此也有个照应,咱们现在就走吧。”

  水妖儿蹦起来,钩住严景天的脖子,紧紧贴住严景天,撒娇道:“严大哥真好,我见到我爹爹,一定说你好多好多好话。”

  严景天手足无措,任凭水妖儿搂抱着,说话都结巴了:“唉,水妖儿,别这样啊。”

  水妖儿松了严景天,眼神又落在火小邪身上。火小邪哼了一声,也不搭理水妖儿。

  水妖儿如同大人一样,摸了摸下巴,踱步道:“这个猴子怎么办呢?”

  火小邪骂道:“谁是猴子?”

  严景天说道:“这还真是有点麻烦,他听到不少我们的事情,放他走吧,恐怕要出乱子。我看,给他个痛快,埋在山上算了。”

  严守义顿时跳上一步,准备动手。

  火小邪仍然哼道:“要动手就快点,我也好去阴曹地府见我的几个兄弟!你们今天放了我,我也会找你们算账。”

  水妖儿拉住严景天的胳膊,说道:“严大哥,要不咱们就带着这个猴子吧?以他的本事,逃不出我们三丈之外的。我一路上也有个乐子耍耍。”

  火小邪骂道:“小妖精,你快快杀了我吧。”

  严景天想了想,说道:“也好,就留着他吧。”

  严守义重重跺脚,但也不敢发作。

  严景天转身看着火小邪,说道:“火小邪,你我有缘,这趟路你就跟着我们,若是你造化到了,没准能……”严景天说到这里,生生忍住不说,略略停顿一下,继续说道,“抱歉了。”

  火小邪还没有来得及注意,只觉得严景天身子一晃,竟不见了。随即他感到脑后被重重一击,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严景天这一击极重,火小邪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才悠悠醒转,仍然头痛欲裂。火小邪睁开眼睛,眼前逐渐清晰,才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破败屋子角落的干草堆里,手一抬,摸了摸自己后脑,低声骂道:“痛死我了。”

  他一个激灵,翻身而起,忍住疼痛,四下看去。屋子里空荡荡、静悄悄的,并无人迹。从房屋破洞中透进来的光线看,大概是中午时分。火小邪没敢叫嚷,轻轻从草堆里爬出,心想:“这姓严的两个混球和那个小妖精不会把我丢这里了吧?”

  火小邪想到这里,一个猫腰蹲起,向前爬去,可爬了两步,正想站起来,右脚脚踝上猛地一紧,把火小邪拉住。火小邪低头一看,只见脚踝上绑着一根土黄色的绳索,绷得笔直,绳索一端则系在屋角的一根立柱上。他暗骂一声:“奶奶的,拴猴子呢!呸,什么猴子!该死的小妖精。”

  火小邪蹲下身子,拉扯那根绳索,可这绳索材质古怪,十分有韧性,好像是牛皮筋做成的。火小邪气不打一处来,一屁股坐下,想把脚踝上的绳索解开,可这绳索系得也怪,他又是抠又是挠,却不能解开分毫,好像里面都粘住了。火小邪暗叫:“这是什么捆法?”他见解不开脚踝上的绳结,又去解绑上柱子的一端,同样毫无办法。火小邪骂道:“看样子他们也不想解开了,打的都是死结。奶奶的,老子用牙!”

  火小邪浑劲发作,把绳子拉起来,放进嘴里一通乱咬,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可别说咬断,反而越咬觉得越韧。火小邪大怒,把绳子吐出,握着绳子又在地上墙边凡是坚角锋利之处都磨了个遍,又拿着砖瓦砸打切割,又想把立柱推倒拔起等,凡是能想到的,无不做了一遍。火小邪折腾得大汗淋漓,还是不能损伤绳子丝毫。

  他喘着粗气,把绳子往地上一丢,干脆大叫起来:“有人吗?要死了咧!”

  房子外面扑棱棱惊飞几只麻雀,还是没有人声。

  火小邪又大喊:“姓严的,妖精婆,还在吗?做人不厚道啊。”没有人应他。

  火小邪骂了半天,终于头一低,死了心,想道:“一定是把我丢在这荒郊野外喂野狗了,还算他们仁义,没有宰了我。”火小邪又渴又累,喘了两口粗气,把屁股挪了挪,靠在墙边,叹道:“浪得奔、老关枪、瘪猴,做大哥的对不住你们,又没什么本事,一根破绳子都解不开,还让人当猴子耍来耍去,丢在荒郊野外等着喂野狗。唉……”

  他猛然觉得,自己这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无人搭理,独自一人困于陋室的情景似乎经历过,但仅仅一片朦胧,电光石火地闪过罢了。

  火小邪叹了几口气,心中想着自己在奉天酸甜苦辣的日子,又想起老关枪被郑副官一枪打死,浪得奔大吼窒息等光景,悲从中来,抽了抽鼻子,眼角滚下一滴热泪。他抬手把眼泪擦了,用胳膊拢了拢乱草,蜷着身子躺了下来,全身劲头一泄,竟又睡了过去。

  睡梦中,火小邪的一个梦境升起,感觉自己正处在一片火海之中,火焰烧得极旺,毫无退路,火小邪撕心裂肺地大喊:“爹、娘,救我!”可就是无人回答。眼看火越烧越旺,就要烧到自己跟前,一个古怪打扮的人从火中跳出来,穿着从未见过的黑衣,蒙着脸面,双手举起一把明晃晃的细长弯刀就要向他刺来。

  火小邪大叫一声,惊醒过来,已经满头大汗。这个梦火小邪已经是无数次地梦到,却从不知这个梦是何意。只是这次梦得格外清晰,就像发生在眼前似的,甚至连火焰的炙热感都能感觉到。而且,梦中的那把刺向他的刀也格外清晰,就是火小邪在张四爷家见依田少将手中持的那种刀,乃是一把日本武士刀。

  火小邪一醒,心中仍然怦怦乱跳,刚才梦中那感觉真是命悬一线。难道是自己独自困在这里,触景生情,梦得更真了?可是那把日本武士刀又怎么解释?火小邪想着想着,从胸口再次涌起一股子劲头,誓要逃脱此处,不禁抖擞了精神,翻身坐起,又把绳子拾在手中,卖力地拉扯起来。

  火小邪这次更是使尽了手段,整个人如同猴子一样又蹦又跳,还伴随着低声怪叫:“哇,呀呀,啊,啊啊,噶!”

  火小邪正在张牙舞爪、全神贯注时,只听耳边传来“哧”的一声轻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大贼王(1-7)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大贼王(1-7)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