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有些事不是你想就能有
梁乘滔2016-10-27 06:052,817

  司马燕越哭越是伤心,不仅仅是哭自己流年不顺的儿子白涌,另一方面也是担心自己的老父司马喜和兄长司马子期。刚刚见过儿子后,司马燕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知道姬薇不会对白涌怎么样的。但是作为母亲,自己就是忍不住担心自己的儿子,担心他吃不好,睡不好,跟着姬薇一路颠簸受罪。自己当然也懂得,经历过风霜对孩子成长也有利,可自己依然希望他不要受任何罪。

  至于自己的父亲,司马燕实在想不通,老父在中山国兢兢业业操持国务,怎么就突然成了中山国遗民的仇敌了呢?这几年自己一直呆在洛邑,很少出门,父兄的信息都是通过商道传递过来的,中山灭国后,父兄幸好安全,说是到了魏国安安静静的做富家翁。然后就少有联络了。本想在涌儿行冠礼之前,去一次魏国看看老父,没想到却遇到这样一桩事。说实话,父兄具体住在魏国什么地方,司马燕确实不知道。

  白钏带几个人已经一路追踪姬薇了,白钏说的对,自己跟着确实没多大用,不如回去静待消息也免得白钧担心。姬薇这丫头十多年没见,不再是过去青涩的模样,变得风情多了,性子依然还是疯疯傻傻的。当年自己觉察到这丫头对白钧有些异样,师傅总是说姬薇是个孩子,不过是贪玩罢了,今日看来,自己当年的直觉是多么准。按说她嫁给乐放,也是不错的选择啊,乐家在中山可是世家大族,人才辈出,比白钧单纯的经商世家不知道显赫多少倍了。

  司马燕就这么边哭边想,带着从人回到了桃花山庄。

  天色已明,经过一夜煎熬,这边白钧的审讯结果也已出来。

  现今的中山其实是魏国的属国,乐羊第一次灭中山后,就有魏国国君的长次子分别担任过中山国君。至今被赵国灭掉,留着祭祀被迁到肤施的姬尚,和魏国新即位的魏昭王,都属于魏文侯的子孙,分属于魏文侯的长次子一脉。

  这次陷落与桃花山庄的中山刺客是受公子牟的派遣,公子牟和姬薇都是中山国君姬宜和江姬生的孩子,而姬姿、姬尚则是阴姬的孩子,是嫡子。公子牟在中山失国后,不甘与在肤施一代享受可怜的祭祀供给,带领属下在各国闯荡,过着类似游侠的生活,闯下了一些名头,江湖人称“魏牟”。

  魏牟此次袭击桃花山庄其本意就是胁迫司马燕交代出司马喜司马子期在魏国的隐匿地点,然后追杀此父子二人,已报中山国被覆灭之恨。原因是此父子二人勾结赵国,出卖中山国利益,特别是司马子期竟然直接将中山国军事信息出卖给赵国,才使赵武灵王五伐中山后,终于攻破中山。

  赵灭中山后,姬姿逃到了齐国避难,赵武灵王先是扶植了姬尚作为傀儡,后又干脆把把姬尚迁移到肤施,一个极为偏僻的地方,以不绝中山国祭祀,等于直接宣布覆灭了中山国。而蹊跷的是,赵国对待中山的一些世家大族都采取了拉拢怀柔的政策,如乐家,却单单驱逐了司马氏家族。

  魏牟是中山后裔中最有才华和抱负的一个,自幼就跟墨家学习相关技能,属于墨家弟子。墨家对魏牟展开的一系列复国活动给予了大量的支持。这次袭击桃花山庄,就是以墨家弟子为首,加上几个中山武士。

  墨家为首的植班华,是墨家两派中墨侠一系的佼佼者,对机关术也略知一二。曾教授过魏牟的武术,白铖十几年前和植班华曾经打过交道,彼此有过几面之缘,这次植班华带人袭击桃花山庄,原以为不过是地处城郊的乡下大宅,虽说有些护卫,也不过是日常商道对付一些强盗而已,经过第一次夜探后,更没发现什么特别之处。所以第二次尽管做了些精密布局,但却没想到白家竟暗藏了一个军中高手,而且一流的高手也有几个,特别是机关术也有应用。植班华这次失误完全是因为大意和对敌估计不足。

  白钧了解到这些原委后,知道姬薇和魏牟不会杀害白涌,心自然放宽了许多,倒也没怎么难为这几个人。白家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对于处理这样的事情有自己的原则,不轻易击杀,但也不会轻易释放,需要相关有头脸的人物出面担保游说,并确保以后不再与白家为仇作对,基本上就会放人。这一原则的使用,让白家在江湖上名声和人脉越来越好越宽,不打不相识的好朋友越来越多,在各国经营生意自然越来越顺。

  司马燕眼泪汪汪的把姬薇带走白涌的信息告诉了白钧,泪水早已哭花了那张俏脸,本来白嫩的皮肤有些灰黄疲惫,对于司马燕来说,白涌就是他的一切,而白钧只是她的依靠。对于这样年龄的女人来说,儿子没了就等于一切都没了,容颜又有什么用。

  白钧早已通过审讯作出了判断,对此反而不太担心了。只是心疼的看着司马燕,拍了拍司马燕的肩膀,安慰她说,“没事的,姬薇不会太过为难涌儿,而涌儿自幼聪明机智,不会吃多少亏,这一次被劫持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锻炼和人生经历,小孩子受点磨难,不算什么。再说了,有白钏带人后面追踪,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能把涌儿救回”

  司马燕在白钧的安慰之下,情绪渐渐平息下来,脸上明显恢复了一些红润,却又突然说道,“你怎么知道姬薇不会为难涌儿,你们是不是私下见过面了?你是不是和她旧情复燃了?”白钧听完哭笑不得,分辩道:“我连姬薇的面都没见到,怎么会私下联系?我现在最担心的不是涌儿被劫持,反倒是担心涌儿不能快速救回,耽误了这次去楚国的机会。”

  “去楚国有什么好,不去就不去呗,一去千里,几个月时间,我才不稀罕这次什么机会呢”司马燕继续说道。

  “你一个女人家懂得什么,这次去楚国是大哥精心安排的机会,唉,反正说了你也不懂,有些事也不能给你说清楚。不说了,你快去休息吧,这都把你折腾的一天一夜没有休息了。”说完心疼的拉了一下司马燕的手。

  “嗯嗯,夫君,你也休息一下吧,这两天你也一下没合眼,瘦了好多。”

  “我没事,我要先给大哥汇报完再回去休息。”

  两日过去,白钏依然没能顺利救回白涌,只是传来相关信息,一切正常,继续跟踪,在寻找合适的机会营救。这边白钧司马燕的心情倒没怎么着急,而白家其他人都开始着急起来。

  智字部白锋白家老二自作出方案后,已去催促大哥几次,劝他早做决定,尽快换主事人,不要再等白涌回来了,以后还有其他机会。白铖问老二白锋以为谁比较合适?白锋先是微笑不语,等老大连问几句,才说了一句:大哥,何不给白源一个机会?这孩子可怜,自小没了亲生母亲,这么多年一直努力,他毕竟也是长子啊。

  项南瑾的枕头风不知道吹过几回,劝白铖乘此机会作出决定,让儿子白法作为主事。而白法自不必说,也去找老爹几回。蹊跷的是白家各部的主事和一些关键人物也都不知受了谁的委托,纷纷前来劝说白铖尽早决定,楚国之行尽快确定日期。

  白铖也在犹豫,本来以为谁都不知道的秘密,现在看来整个家族上上下下都知道了一样。但现在才三天,就做出换将决定,这对不起老三啊,其实更对不起的是自己的内心,以及对老爷子的承诺。白铖决定无论如何都要在等几天。

  第四天,没有消息。

  第五天,依然没有消息。

  第六天,消息来了,是周王宫里锦王妃派来的消息,不要再等涌儿了,白钏继续追踪营救涌儿,另外换负责人去楚国,不能耽误周王的大事。

  白铖作出决定,白法替代白涌作为主事,带领商队去楚国。

  白铖的决定,最失望的人反而不是白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战国黄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