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02:送亲的红轿子
李写意2016-10-17 22:014,487

  农家多杂事。吃完晚饭,香茅子还要去洗碗,劈柴,烧水。帮着她后娘一起纺线织布,待到天黑就要赶紧休息。并没有机会去隔壁刘家看看。

  等到第二天,香茅子又开始脚不沾地的忙活。做全家的早餐,喂猪,劈柴烧水,打扫院子。晾晒干粮,收拾鸡窝,还要去给田地耕作的父母送完午餐和水,才拎着空罐子回到村子里。

  她特意绕路走到刘家,却见刘家大门紧锁。

  香茅子绕着刘家走了几圈,也不得其入。她焦躁的在刘家门口踱来踱去,心中充满忐忑。她这样的行径充满了可疑,倒是有人跟她搭话,“你在这里来来回回做什么?”

  香茅子一看,也是村子中的一个小伙伴阿西,“我在等小辫,不,紫菀。我找她有事。”

  阿西一脸惊讶,“你找阿紫?!她走了呀。头晌就走了,你没听到?”

  “走到哪里去?听到什么?”香茅子奇怪。

  “吹吹打打的声音啊。阿紫要嫁给山神了,八抬的红轿抬着走的呢。”阿西说,“我都跟着看了好久的热闹。”

  什么?!紫菀真的要嫁给山神了?!香茅子心中剧痛。连声问,“往哪边去了?”

  大概是香茅子的脸色实在凄厉,阿西往村西一指,“那边,就往那边。”

  香茅子把罐子往地上一放,撒开腿就往村西跑。

  阿西大声呼唤她,“追不上的,她都走了半日了。你追不上的!”

  可香茅子不愿意听,她飞速的跑着,仿佛这样就能追上她的朋友。然而追上又如何呢?她能拦下红轿子吗?她又能做什么呢?

  此刻香茅子不愿意想这些,她只想追上红轿子再说。

  一口气不停的,香茅子跑到了村子最西面,再远就只有一条路,往山里走的路。

  香茅子远远的看着一行人慢慢的走近。

  香茅子充满期待的放缓了脚步。

  没有红轿子。

  只有几个高高低低的人。是紫菀的娘刘婶婶,她眼圈红红的,仿佛站都站不住了。还有紫菀的爹爹和哥哥,以及刘家的几个亲戚。

  香茅子一个个看过去,没有看见紫菀。

  “紫,紫菀呢?”她上气不接下气的问。

  紫菀的娘只是歪着头流泪。“紫菀呢?!在哪呢?!”香茅子急躁的追问着。

  “紫菀嫁了。”刘家爹爹低声说,“你回吧,别追了。追不上的。”

  “你们,你们怎么能把紫菀嫁给山神呢?!”香茅子大声质问着,“刘家婶婶,你不是最疼紫菀的么。她再也回不来的呀!”

  听到香茅子的话,刘家婶娘一歪头就晕了过去。

  “你是谁家孩子?这还轮不到你来说话。走,赶紧掺着大嫂子回去。”刘家婶娘周围一个干练的妇人呵斥着香茅子。

  香茅子本来已经满头大汗,此刻的眼泪更是糊了满脸。她一个个看去,这里面的人她大部分不认识的。只有一个低头搀着刘婶婶的少年,面色惨白。是刘紫菀的哥哥,刘如松。

  他一直低头不语,胸口鼓鼓囊囊的揣着一个红纸包,露出一小截来。

  香茅子指着他胸口说,“那是什么?!是不是山神给的聘礼,二十两银子!”

  刘如松被她厉声的追问吓到了,捂着胸口推了半步。

  “这就是紫菀的卖命钱吗?!你要用它去换程家闺女是不是?这是沾着紫菀鲜血的银子,你换来的亲事不嫌血腥吗?这就是你要的仙缘?那这个神仙未免也太馋血了些!这样贪婪残酷的神仙怎么可能带着你们全家升天?”香茅子大声质问着。

  刘如松面色惨白,满头都是冷汗,一直摇头往后退。

  “啪!”香茅子挨了一记耳光,是那个干练妇人动手抽她的,“没规矩的野丫头,我们刘家的事情轮得到你多嘴,我替你爹娘教训你。走,别搭理这个疯丫头。”妇人挥手带着众人往村子里走。

  刘如松连忙背着昏迷的刘氏婶娘跟着走了。

  香茅子呆呆的看着他们的背影。她打不过,也争不过。

  她只能转过头,面对群山,匍匐在黄土路上嚎啕大哭,“紫菀!阿紫!!”

  那天,香茅子在村外的土路上哭了很久,连晚餐的时候都忘记了。当她失魂落魄回来的时候,她后娘正敲敲打打的不耐烦。一见她这样,拎着柴禾棍子就过来了,“这可真是翻了天,忙了一天回来锅冷灶冷,你到是好好外面逛去罢。不用管爹娘兄弟都饿死。”

  说着狠狠的往香茅子腿上抽。香茅子不躲不避,只是低声说,“刘紫菀,今天嫁给山神了。我想去送送她,没追上。”

  她后娘愣了一下,手里停了下来。辛娘子知道香茅子一贯跟刘家阿紫关系要好。可见她这样失魂落魄的模样又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又专门往她腿上没有裤子的地方抽打,“嫁给山神又怎么了?那是二十两银子呢!没有二十两银子,她娘拿什么给他哥娶媳妇。这都是她的命。”

  “可,可没有人问过她愿意不愿意。”香茅子终于哭了出来,不是因为她后娘抽她,而是因为紫菀。

  “命!这都是命!父母给了你命,你的命就不由你。要不是刘家这次这么需要这笔钱,说不定去嫁山神的就是你。你给我记着,从今天开始,你就欠着家里二十两银子。还不给我好好干活,不然下次嫁山神,我就让阿爹把你送去!”她后娘大概是打累了,气得把手里的柴禾杆往地上一丢,“还不扫院子,挺什么尸!”

  说完领着弟弟往屋子里走。

  香茅子慢慢的捡起地上的扫帚,开始清理院子。

  可她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在发芽,“如果这就是神仙的面目,那么她宁愿这个世界上不要再有神仙。”

  山神娶媳妇的事情宛如水潭中一道清浅的涟漪,很快就散了开去。

  刘家婶婶醒来又哭了两天,到底一天天好转了,开始张罗给刘如松聘程家女儿了。这个事情的热烈讨论程度,远比山神娶媳妇热闹。

  毕竟程家,那是有仙缘的人家呢。

  对于这事,香茅子一语不发。包括小西来找她一起去看热闹,她都摇头不去。

  最先发现不对的,是香茅子。

  香茅子一直算着日子,到了七天了。是上山去抬红轿子的日子了。

  这几天,香茅子几乎一句话都不说,她后娘骂她憨脑袋,连他弟弟都嘲笑她傻憨了。可香茅子只是在默默祈祷,她希望奇迹出现,紫菀可以跟着红轿子一起回来。平平安安的。

  到了第七天,香茅子特意手脚麻利的提早把活干完,就是为了能去看抬轿子的人。可她翘着脚,在村口站到了下晌午,也没有看到红轿子。

  日头一点点向西偏去,香茅子急得不停跳脚,可去抬轿子的人还没有回来。

  再也耽误不得了,她必须要回去做饭了,不然在田间辛苦一日的爹娘回来连口热水都没有得喝。别说她爹会抄起棍子打她,连香茅子自己都觉得过意不去。

  回头又看了看空无一人的山路,香茅子恨恨的跺脚,往家跑回去。

  抓紧时间烧火,滚水。

  将上午准备好的野杂菜洗净、切碎了,用滚水煮软捞出来,攥实了,就是一个菜团子。香茅子做了两个大的,两个小的。这就是他们家今天的主食。额外有一碗糙米在灶上隔水蒸,那是爹的饭食。

  狠狠心,香茅子又去捞了一木勺黄酱出来。

  刚刚摆上碗筷,爹娘就扛着锄头从外面回来了。香茅子连忙递了一条布巾出去给他们拍打身上的泥土汗水。她后娘先去舀了一瓢水喝了一半,剩下的冲了冲手。扭头看见桌子上摆的黄酱,立刻不乐意了,“整天就知道捞酱吃,这才几月份,就把酱都捞出来吃了。看往后几个月怎办?这么大的闺女,一点日子都不会过……”

  香茅子也不说话,只是手脚麻利的往外摆菜团子,还有他爹那碗糙米饭。他爹任凭后娘唠叨香茅子,也不说话,坐在桌前先叨了一筷子黄酱,“嗯”了一声。后娘看见他爹开始吃了,就不说话了。

  一家四口人刚刚坐好,就有邻居陈婶娘隔着篱笆招呼他们,“呦,一家子都吃上了。”

  她后娘连忙招呼,“是陈婶娘,吃过了?要不要来吃点?”

  陈婶娘略扫一眼,就看到了他们家桌子上的可丁可卯的菜团子,连忙笑着客套着,“刚吃过,饱着呢。辛家娘子,你听说今天的大事儿了吗?”

  “刚进屋坐下,什么事啊?”

  “是红轿子的事,今年山神发怒了。”陈婶娘一脸神秘的说,“今天不是第七天么,去接轿子的人上山了,结果发现红轿子被砸的稀巴烂,破成一片片的,根本接不回来。”

  香茅子听到红轿子,耳朵就已经立起来了,连忙追问,“那紫菀呢?她有跟着回来吗?”

  陈婶娘夸张的说,“呦,我的闺女啊,紫菀已经嫁给山神了怎么可能回来呢!你可再别说这个了。红轿子都砸烂了,大家伙儿都说是山神对这次的新娘不满意呢。”

  香茅子急道,“那不是说不满意吗,那既然不满意就退亲啊,让紫菀赶紧回来啊。”

  陈婶娘胡乱的摆摆手,“那怎么行,嫁给了山神的女人是不能接回来的。你不懂,不要乱说。”她后娘也嫌弃她多嘴,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告诫她,“别多嘴,吃你的。”

  陈婶娘又压低声音跟她后娘说,“听说于神婆去刘家闹了。”

  “这话怎么说?”

  “因为红轿子都被砸烂了,于神婆说这是山神不满意她家闺女,要把银子退回来呢。”

  后娘咂舌,“哪有这样的道理,人家好好的闺女给他们抬上了山,现在说山神不满意就要退银子。那人呢?人倒是退回来啊。”

  陈婶娘一拍大腿,“谁说不是啊!这于婆子也忒缺德了。她带着几个汉子在刘家翻箱子要找那二十两银子,而刘家则让他们陪闺女。”

  “那怎么办?”辛大娘追问。

  陈婶娘说,“还能怎么办?于婆子带来了人,可刘家也不是好说话的,来了好些个亲戚,双方都要打起来了。后来还是村长说,让他们去找人评理。现在他们都往道观里去了。”

  辛大娘点头,“那是要找黄仙祝评理了。刘家去了?”辛大娘其实是觉得,如果找到黄仙祝,恐怕这事刘家要吃亏,黄仙祝平日跟于神婆之间的关系就不错,而跟刘家则没有任何情分。

  显然陈婶娘也想到这点,她一面撇嘴一面点头,“还不是村长不愿意得罪人,这下刘家恐怕……,哼。”她没往下说,可大家都听懂了。

  两个女人相互看了看,同时叹息了一声,“哎,这都是命啊。”

  在一旁偷耳朵听的香茅子,呆呆的:紫菀,紫菀回不来了。可用她的命换来的银子,也保不住了吗?

  那,那紫菀不是白嫁给山神了吗……

  怎么会这样的!

  那个山神,它为什么不满意,紫菀可是村子里最漂亮的女孩儿啊。它到底为什么不满意紫菀!

  香茅子呆呆的看着前方,连辛茂偷偷把她唯一的菜团子抢去吃都没发现。

  陈婶娘忽然拍了一下腿,“你看我这记性,还有个事儿,是村长让我来告诉你们家的。村西头二郎家的牛丢了,村长说让吃完饭,大家一起去给他们家找一找。”

  牛丢了,这在椰溪村绝对算是头等大事。要知道,一个村子总共也没有几头牛,这可是巨大的财富和劳动力。

  “怎么会丢了牛?”辛大娘不能理解,平时二郎家把牛看的死紧,别说摸一下,多看一眼他家都能在旁边念叨几句。

  “那谁知道。二郎差点把他家栓子打死了,幸亏村长给拦下了。这不召集大伙帮忙进山找找。二郎说,如果能找回来,今天帮忙去找的人,家家有份,都能跟他家借一次牛使唤使唤。一会你们吃完饭就去村西口啊,大伙都在呢。”

  听到还有使唤牛的机会,辛大娘立刻答应了,“行,我们两口子都去,放下饭碗就去。”

  陈婶娘见目的达成,就打算走了,临走前,她又跟辛大娘低声说,“刚我来的时候,有人说估计是山神发脾气了,不满意紫菀小娘子,才下来吃了二郎家的牛。”

  听到这话,辛大娘的脸色不好看了,“这么说不是往死里逼刘家?要是二郎家的牛真丢了,他怎么肯跟刘家善罢甘休。”

  陈婶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谁说不是呢,我看这事啊——且没完呢。”

继续阅读:章节03: 山神不仅吃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