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10:打工生涯始
李写意2016-10-25 22:164,513

  春雨就先领着香茅子到厨房。

  一个酒楼,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一个好厨子。每日五更,天未亮、鸡未叫,厨房就要先忙碌起来,准备客人们的早餐。

  陈掌柜的酒楼叫做四鲜楼,算是黄石镇最豪华的客栈兼酒楼。所谓四鲜楼,还是陈掌柜的祖父创下的名号,据说当时老掌柜有四样绝活——鲜虾活酿、鲜鱼三吃、鲜果现酿、鲜汤老锅。到了陈掌柜这辈,很多手艺都丢了,只是还留着四时鲜的名头。

  陈掌柜为了保留四时鲜牌子,特意请了三位大师傅来坐镇。两个大师傅专门炒菜,熬汤,那手艺也是一绝。其中一位专以调制鱼羹为长,她姓宋,大家就都叫她宋嫂。除了每个五日做一次鱼羹,她还负责日常的早餐。这是个辛苦的工作,可宋嫂却为了补贴,领了这份差事。

  不过早晨事忙,宋嫂一直跟陈掌柜的说要加个人手,忙不过来。可是出于各种考虑,陈掌柜一直没松口,直到今天,春雨领着香茅子来到宋嫂面前。

  宋嫂正在煮粥,胡巴拉见春雨领着个小丫头过来,就愣了一下。等听到春雨说,“这是香茅子,陈掌柜收留的打杂帮手,因为您这里缺人,就先领过来给您使唤。她手脚很麻利的。”

  宋嫂有一双修长的眉毛,斜斜的飞入鬓角,因此显得眉如刀裁十分精神,也正因为如此,才有几分冷厉。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香茅子一眼,冷笑说,“陈掌柜的也可以了,我说缺个人手,他就打发了这么个干瘪的小丫头过来,浑身上下没有三两肉。她能干什么啊?厨房是好玩的?!”

  春雨是个跑堂,自然不敢跟大厨顶嘴,一路陪笑,“看您说的,陈掌柜哪敢把不顶用的人给您送过来。您放心,这丫头手脚麻利着呢,一个人顶俩大小伙子使。要不您先试试,如果不好用,明天我就把人领走!”

  宋嫂虽然有几分脾气,可毕竟也不能跟老板硬顶,她的脾气也只能不咸不淡的跟春雨发作几句。偏偏春雨是个人精,话里话外的周全,让她无可出气。

  留下香茅子又叮嘱了香茅子几句,无非就是要认真勤勉,事事听话之类的,春雨就赶紧回去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把香茅子留给了宋嫂。

  此刻厨房里只有宋嫂和香茅子两个人。

  宋嫂冷笑着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香茅子,那表情很是不善。如果换个胆子小的,恐怕这个时候会紧张的哭起来。

  然而香茅子不怕,她瞪圆了眼睛,虎生生的回视着宋嫂,眼睛里有期待也有好奇,却没有一点点恐惧和担心的味道。看着香茅子的眼神,让宋嫂想到她小时候,在流波城看见的小老虎的样子。

  充满了好奇,充满了力量,也充满了对未知世界的无惧。

  宋嫂忽然讪笑了一下,这不过是个毛丫头,她懂什么呀。不过是因无知而勇敢。等一会,就知道厉害了!

  想到这里,宋嫂指挥香茅子,“厨房需要用柴,今天的还没有劈好,你去劈100斤硬柴出来。”

  厨房的柴禾分成硬柴和毛柴。所谓毛柴,是每天樵夫挑着来卖的干柴,每根都不是很粗,放在炉膛里非常好烧,价格也便宜。缺点是烟大,不经用。普通百姓家都用这种,也就是炖煮个菜而已。但是酒楼的菜量大且持久,每日里还另外要有老火靓汤炖煮几个时辰,那就需要硬柴。都是有年份的硬木,一段段劈开了,在炉膛里慢慢的烧着,供应数个灶头的火力。

  硬柴,难劈。

  无论是在家,还是酒楼里,都是有力气的男人做的活计。

  宋嫂安排这个,明显是刁难了。香茅子那小体格,能不能游荡起斧头都两说呢。

  宋嫂等着香茅子说不行,那么她也有其他的活计继续为难她。

  没想到,香茅子只是哦了一声,转身就出去了。

  厨房旁边就是柴房,里面硬柴毛柴都整齐的分两边堆好了。在门前的一个墩子上,一个劈柴的斧子就别在上面。

  很快的,宋嫂就听见“咚”、“咚”、“咚”的声音!

  这丫头,真的去劈硬柴了?!

  宋嫂一愣,转念一想:乡下丫头都有两把子死力气,能劈硬柴不奇怪,反正她也坚持不了多久。

  厨房的活计重,宋嫂开始忙着准备今天的早餐了。除了熬粥,切拌小咸菜,还有和面烙饼、并准备一些小云吞之类的。

  这么一忙活,宋嫂就把香茅子完全忘记在脑后。

  等早晨客人都起来,春雨开始过来催早餐后,宋嫂才发现,香茅子的斧子声,已经很久都没有听到过了!

  眉头轻轻皱着,虽然宋嫂确实有难为香茅子的意思,可厨房需要用柴也是真的。她本以为香茅子多少会准备些干柴,如果她一点都不准备,那就会耽误中午饭口大师傅们的正事。

  宋嫂打算自己去看看柴火准备,不行就安排帮厨去做。结果她走到柴房,却被哪里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硬柴给震了一下。

  一段段整齐的硬柴都被劈成整齐的筷子长短、一把香粗细。匀称、整齐的码在一堆。柴房本来就有一个搬运硬柴的篮子,篮子里也装的满满的一摞。只等着拎到厨房就可以。

  宋嫂目测了一下这堆硬柴,差不多能有一百斤了。

  这,是那丫头干的吗?!

  宋嫂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香茅子。手脚倒是麻利能干,只是人却是会偷懒,干完这个就躲起来了!

  宋嫂在心里默默的给香茅子记了一笔黑账。

  转身打算先回厨房,却看见香茅子双手拎着一只大木桶,正晃悠晃悠的往厨房挪动。

  宋嫂疑惑的问香茅子,“这是干什么呢?”

  香茅子脸憋得通红,正眼盯着水桶慢慢挪动,忽然听到有人跟她说话,倒是趁机把桶放到地上,喘了好几口气。

  “哦,宋嫂子!”香茅子见是宋嫂,就回答道:“柴我劈完了。刚去厨房见你正忙着,就去打水了。”

  早上因为都是稀饭米粥,用水比较大。一般都是宋嫂做完这波早餐,才去打水补回来。有时候她忙不过,也可以叫帮厨去做。

  见香茅子不是去偷懒,而是眼里有活,能见缝插针的帮忙做事,宋嫂反而不好说什么。只能皱着眉,“没事别乱跑。你既然劈完柴,中午要吃的鱼还没有杀,菜也没有洗呢!”

  香茅子连忙“哦”了一声。宋嫂吩咐完,又回到厨房。而香茅子接下来的活就多了,她先蹲在厨房门口摘菜;摘好菜又把它们洗干净控在簸箕里晾着;然后开始杀鱼,去鳞、掏肚、挖腮、去腥线……

  直到晌午,香茅子忙的连头都没抬过。不过她的手脚着实麻利,一个人竟然供上了厨房大部分的活计。除了宋嫂,两个大师傅看着这个手利落的小丫头,都深感满意。

  到了中午,辛卯重要揉着眼睛爬了起来,自己穿好衣服,出来寻香茅子。他昨天被累惨了,一直睡到今天中午才起来,还是被饿醒的。

  见到香茅子正在杀鱼,他颠颠的跑过去,“姐,我饿了!”

  香茅子忙活了一个早晨,也没吃东西。听到辛茂说饿,这才也察觉到自己已经饿到前心贴后心。

  她对这辛茂努努嘴,“拿盆子给自己打水洗脸去。”乡下孩子,对这些粗浅的活计不在话下,辛茂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丝毫不敢违逆香茅子,连忙去了。

  香茅子这才在围裙上擦擦手,走进厨房问,寻了个空问宋嫂,“宋嫂子,有没有什么吃的?”

  宋嫂子她们早起已经吃过了,此刻灶上只有昨晚剩下的冷饭。帮厨看见这个小丫头忙了一个上午,也知道掌柜的是同意管饭的,就笑着给她打了一碗冷饭,在饭上浇了一勺子厚厚的肉汁上去,“自己去找个笼屉热一下。”

  香茅子寻了个空笼屉,把饭碗放进去,在灶上热着。等到辛茂洗完脸回来,冷饭已经温热了许多。

  香茅子端着饭碗跟辛茂蹲坐在灶头前,头碰着头开始吃饭。

  饭,是白米饭。

  汁,是酱肉汁。

  酱肉汁上面还有少少几许炖烂的肉丝。

  辛茂都忍不住要伸手去捞了,香茅子用筷子抽了他的手背,这才开始喂他。自己也吃。

  真好吃啊!

  白亮晶莹的白米饭,比香茅子往日吃的糙米野菜不知道好吃了多少倍!每一粒都那么香甜绵软,在嘴巴里就释放着香甜的味道。而肉汁的鲜香更是完全激发了全部的味蕾。香茅子从来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好吃的饭!

  她吃一口就要内心感喟一下:这么好吃的饭,一辈子吃也吃不厌啊!要是能过上这样的日子,那就是神仙了。

  一碗米饭,不到片刻就被香茅子和辛茂瓜分的干干净净,真的是比舔过都干净。

  两个人都没吃饱,可是也不敢讨要,只能在碗里添了点热水,又喝了下去,灌了个水饱。

  香茅子叮嘱辛茂靠边呆着别乱跑,继续里里外外的忙活起来。

  这一天到晚上,香茅子忙的脚不沾地。

  劈柴、挑水、摘菜、洗菜、洗碗、倒泔水……最近因为凶兽闹山,来黄石镇避难的人激增,连带着四鲜楼的生意也爆了又爆。

  从早到晚,厨房竟然没有片刻闲时。香茅子自然是手脚并用,没有片刻停歇。

  直到了晚上掌灯时分,大师傅们都已经去歇息了,香茅子还在后厨洗碗。

  宋嫂并不住在四鲜楼里,她本就是黄石镇人,家住镇北的清黁巷第三户屋子,那是一座不带院子的大屋,只住着宋嫂自己,倒也不显得逼仄。

  宋嫂拎着篮子回家,刚把篮子放在桌子上,坐下来给自己倒杯水。就听见有人叩门,她去开门,就见她本家嫂子笑着进来,手里还拎着一壶泡好的茶水。十分有眼力价的给她倒上,还顺手在她肩上揉捏了两下,“今天怎么这么晚,可是四鲜楼的事情忙不过来?”

  宋嫂知道她嫂子过来的目的,点头,“最近镇子上来的流民多,躲难的人也多。酒楼的生意反而好的不得了!”

  她嫂子趁机坐下来,“那,咱大财的事儿?”

  宋嫂摇摇头,“嫂子,别想了。陈掌柜的已经找到了人手,大财的差事啊,没戏了。另外想辙吧!”

  她嫂子的脸色就有几分难看,“怎么会另外找人呢?!不是让你去跟陈掌柜说和嘛,要找就找大财啊。不是我说啊他大姑,你可只有大财这么一个侄儿,将来咱们两家,还不都指望他一个!”

  她嫂子的脸色不好看,宋嫂却不是很在乎,她悠悠的又喝了半杯水,才说,“正因为大财是我亲侄儿,我才更不能让他去干这个。你知道今天这个帮厨做了多少事?”

  “多少?”

  “劈硬柴100斤、打水两缸、摘菜20斤兼管洗菜、收盘子倒泔水外加洗碗,就这会儿,恐怕还蹲在后院洗碗呢!”宋嫂淡淡的说。

  她嫂子倒抽一口冷气,“干这么多?!那,那可不行。咱大财要是去了,不是还有你么!”

  宋嫂摇头,“现在客人多,人手少。谁来都得这么干,就算我能帮大财,另外两个大师傅使唤人难道我能去拦着?!再说这个帮厨还不要钱,只要管饭就行了。咱们大财就别去受这份罪了!”

  听到这里,她嫂子才明白不是宋嫂不出力,而是对手实在强悍。不由得呸了一声,“白给人干活的憨货,咱们大财不稀罕跟他争。”说完了,又叮嘱宋嫂要想着侄子的前程,看不能帮忙找一个体面、不累、离家近的活计。

  宋嫂满口答应,打发了她嫂子回去,这才关上门落得片刻清闲。

  洗漱完了,躺在床上的宋嫂。也会在睡前想着今天白天的事情,她有点奇怪,自己今天都累到浑身疼。那个看起来都没有几斤肉的小丫头,不累吗?!

  在四鲜楼的后院,香茅子刚刚把最后一只碗洗好了。倒掉所有的污水,擦干手,她跑到前厅去看看,帮着春雨把地扫了,又帮他抬桌子拼成一张床。整个人已经累到摇摇欲坠。

  春雨知道后厨今天有多忙,见她这个样子,连忙撵她回去睡觉。

  香茅子点点头,这才往回走。

  走两步,就要停下喘一会儿。一步一步,捱着走到了屋子前,却几乎连推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最后,是她用后背供着门,才把门顶开,滚进去的!

  这一天,真是有生以来最最劳累的一天!

  香茅子岂止是累,她简直是痛!

  后背、肋下、双腿,全身都痛!!

  在痛和累的夹杂攻击下,她扑在床上昏头睡去。

继续阅读:章节11:消息来自仙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