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17:仙人抚我顶
李写意2016-11-01 17:593,807

  巨鼠被咔嚓一声斩成两截。香茅子却因为收势不及,整个人栽到巨鼠后半截身上,手中握着的石头重重砸在巨鼠身上,让它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香茅子的手腕瞬间剧痛,再也握不住石块,任其掉落在地上。

  另外一头巨鼠机敏的转头就跑,结果又是光影一闪之间,头颅和身躯就分开了!

  这,是什么?!

  跌倒在地的香茅子挣扎着翻身,她狼狈的打了一个滚,转身向上看,就看见半空中徐徐落下一个白衣的仙人。

  这个仙人的周身,仿佛有一圈淡色的萤光围绕,他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股神圣而明亮的气息。

  仙人的年龄不大,看起来就仿佛少年人一般。不过香茅子已经有了一些常识,无论仙人看起来有多年轻都不能轻慢。往往一个看起来只有十几岁的少年郎,可能已经是几百岁的老神仙了!

  这就是神仙世界的奇妙之处。

  香茅子知道偷瞄仙人不礼貌,可是她却忍不住,就差把眼珠子滚到仙人身上去了。仙人身上的衣服是白色的,有着暗蓝色的花纹,在袍角和衣襟绣着一枚枚青黛色的小剑,非常的精致好看。

  不用更专业的眼光,香茅子也觉得这个仙人比她前几天见到的所有仙人加起来,都要厉害和奢华。

  她呆呆的看着仙人慢慢的降落,待到有半人高的位置,仙人轻轻一跃,就从长剑上跳了下来,那身子轻的仿若一根羽毛。

  然后仙人轻轻伸手一握,那柄看起来漂浮在空中的长剑,就被他随意的反手拿在身后,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般,说不出的好看。

  仙人先是皱着眉看着地上的三只老鼠,眼神里有着浓烈的憎恶之意。那神情,仿佛多看一眼,都会脏了他似的。

  然后仙人转头看向香茅子,却面露一抹和悦的神色,他柔声的问:“小姑娘,你半夜的在这里做什么呢?”

  香茅子本来特别畏惧仙人,她觉得仙人都是能移山倒海、改天换地的大人物。可最近在四鲜楼她多多少少见了一些仙人,也有机会听到了一些关于修仙路的八卦,渐渐的,她察觉仙人似乎也没有那么可怕,他们似乎有也无尽的烦恼,也会因为能力的高低而相互倾轧。

  这种想法香茅子跟谁也没说,但她内心却不再单纯的迷信膜拜仙人了。

  不过仙人,依旧是她畏惧的所在。见仙人问她,香茅子连忙爬起来,胡乱的行了一个礼才,“我弟弟病了,所以才出来找月亮草。仙人您不知道,我们镇子上死了很多人,府军说是鬼触疫,不让我们出去,封了镇子,也没有药。如果我不想办法找药,那我弟弟就死定了。”

  听了香茅子的话,仙人先是有些疑惑,然后恍然大悟,“月亮草,那是什么?哦!你说的是夜光草吧。嗯,这种东西倒是能对症。那你找到了吗?”

  香茅子摇摇头,“没有。我刚出来,还没怎么找,就碰到了这些大老鼠。”香茅子小心的向老鼠尸体方向指了一下,“仙人,您知道哪里有月亮草吗?”

  仙人笑了一下,温和的解释着。“这种大老鼠又叫噬人鼠,是初级的妖兽。它身上会有一些吸血蚤,如果不小心咬到人,那么这个人就会低烧咳血,然后内部溃烂而死!至于你说的月亮草,等级太低了,修真界没有人会特意去寻找它,倒是你们凡人,估计用它的效果会很好,能达到肉白骨、活死人的效果。”

  香茅子一听,心头更热!她又想起客栈中病逝的客人,可不就跟仙人说的一模一样么!原来,这不是什么鬼触疫,而是这些大老鼠身上的跳蚤导致的!

  香茅子暗暗的把这条记了又记,准备回去告诉陈掌柜的,她总觉得这个消息有用,说不定能帮助黄石镇抵御病魔的侵袭。

  香茅子仗着胆子问仙人,那语气中带着难以形容的迫切,“仙人,那您知道要怎么办吗?我们镇子已经死了很多人了,剩下还有很多病人都在等死,请您救救他们吧!”

  仙人温和的看着她,反而问了她一个问题,“刚才我瞧见你先杀了一只噬人鼠,后来又出来两只的时候,你已经打不过了。怎地不跑?”

  香茅子老实的回答,“我跑不过。我住在村子里,平时总能看到老鼠,知道它们跑的有多快,这么大的老鼠,我跑不过。”

  仙人似乎愣了一下,他好像没想到香茅子的回答居然是这样的。

  然后仙人摇摇头,露出笑容喃喃自语,“明鋆啊明鋆,果然还是要活到老学到老,不可妄言,不可偏信啊!”

  香茅子听着仙人自言自己的念叨,不敢打扰到他,只能沉默的站在一旁。但香茅子在心里默默想着:原来你叫明君,这名字真好听。

  明鋆仙人感喟了片刻,忽然想到了有什么不对,“哎,那也不对啊,你虽然跑不过噬人鼠,可你还是冲上去了,难道你觉得自己能打过它们么?”

  香茅子摇头,“打不过。”

  明鋆继续追问,“打不过怎么还打?”

  这下子轮到香茅子奇怪了,“打不过怎么能不打?!!”在香茅子的世界里,这世界上她打不过的人很多,隔壁二柱子,村头黄狗子,甚至还有经常吊打她的后娘。可如果凡是打不过、也跑不了的就站在原地任人殴打,那才是最傻的。

  就算打不过,也要咬下对方一块肉。

  哪怕对方揍了自己十拳头,也要想办法回一脚!只有这样对方在下次动手的时候,才会略微顾忌一下。

  不然,自己的荏弱只能换回对方的残暴。对方的下手会越来越狠,直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这个道理,小小的香茅子早都明白了。

  仙人和香茅子大眼瞪小眼的看着。

  “噗呲!”仙人忽然笑了出来,那笑容露出的一瞬,仿佛半山的花都开了一般。

  仙人笑得打跌,却连声说,“好!有意思。你这个丫头片子虽然又土又笨,但这股拼命若疯虎的精神,却很有我们昆仑人的风范嘛!”

  昆仑!

  这两个字如晴天霹雳一样劈进了香茅子的脑子中。

  昆仑,万仙之宗。

  香茅子在四鲜楼的时候,偶尔会见到仙人们遇到相互闲聊,就会用一种敬仰、向往和膜拜的语气说起昆仑。

  很多人在谈及昆仑的时候,那语气简直比她爹谈起黄仙祝、她后娘谈及孙财主的老婆还要向往!

  所以香茅子牢牢的记住了“昆仑乃万仙之宗”这几个字!

  此刻,就有一个仙人,以自豪又自然的语气说起昆仑来。对小小香茅子的冲击力,可想而知。

  “嗬,原来他是昆仑的仙人,难怪看起来这么,这么的……”香茅子用自己贫瘠的词汇去形容眼前的仙人,“这么的厉害!”

  香茅子的眼神里毫不掩饰的流露出崇拜的神色。

  明鋆仙人瞧见了,就好奇的问她,“怎么,你听过昆仑么?”

  香茅子用力点头,“我在酒楼做工,听到其他的仙人说起过。他们都说昆仑乃万仙之宗!”

  明鋆仙人连连摇头,“不能这么说。这样说可就把整个修真界的道友都得罪了!我们昆仑并不是什么万仙之宗,只不过是修真界中的执牛耳者罢了!”

  明鋆仙人明明谦逊的解释着,可是那种刻画在骨子里的骄傲,却更加明显的流露出来。这种骄傲并不是傲慢,而是一种本该为天下先的自然态度。

  多少年以后,香茅子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后,她才能深刻的体会到“昆仑”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也更加能深刻的理解了昆仑人为什么一个个都骄傲的不得了样子,那是昆仑的魂之所系。

  昆仑——为天下先。

  而此刻的乡村版香茅子却暗中想:执牛耳?那是啥意思?牛耳朵有什么稀奇,我一天能摸好几回呢!看来以后有机会要好好揪牛耳朵。连仙人都喜欢的!

  香茅子此刻完全没想到,她的命运即将发生巨大的变化。眼前的她还半张着嘴,披头散发,浑身沾满了噬人鼠身上的血迹,比街上最落魄肮脏的乞丐也差不了多少。

  明鋆仙人低头看着她,笑着问了一句话,“我觉得你与昆仑有缘,孩子,你可愿意去试试那升仙路?”

  香茅子的耳朵中仿佛传来一阵阵轰隆隆的雷声,震得她半边身子发麻。

  什么?

  仙人在说什么?

  他是不是说了升仙路这几个字?

  仙人是不是在问我愿意不愿意去走升仙路?

  香茅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眼中迅速充满了泪水,蔓延到整个眼眶,再也无法阻止,噼里啪啦的掉下来。

  明鋆仙人也不催促,只是满目含笑的看着她。

  过了片刻,香茅子囫囵用袖子擦了擦脸,“愿意!仙人,我也能去走升仙路吗?!我愿意啊!”

  她发自肺腑的说着。

  明鋆仙人一直在等着她,见她这么说,毫不意外。他微微点头,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放在香茅子的头发上揉了揉。

  尽管香茅子的头发有些肮脏打结,明鋆仙人却并没有嫌弃。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哪里拿出来的,明鋆仙人的莹润素白的手指之间出现了一只碧绿的玉石片,他用两只手指夹着,并把玉石片贴到香茅子的额头上。

  然后明鋆仙人问,“你叫什么名字?”

  香茅子万万没想到,仙人竟然还会问他的名字,她的小脸一红,也着实觉得自己的名字不上台面,但此刻香茅子还是一横心,大声回答,“我叫香茅子!”

  明鋆仙人听了,又是一笑。大概也觉得这个名字土土傻傻的,跟眼前这个小女孩差不多吧。

  然后他口中淡淡的念了几句,“有女,香茅子者。三尺九寸高,瘦小枯黑,眉清目朗。以一人之力斩杀噬人鼠一头,血战两头不敌。其志可取。”

  香茅子一动也不敢动,但是她默默的牢记着明鋆仙人说的每一个字。

  额头贴着玉片处的地方凉凉的很舒服,然后就被挪走了。

  “喏,给你。”明鋆仙人说。

  香茅子看着他,明鋆仙人一手拂袖,一手递给香茅子这个即将改变她命运,甚至未来也将改变世界的小小玉片。

  香茅子此刻的内心充满了虔诚,她小心的伸出双手,掌心向上,举过头顶,然后恭敬的低头。

  一枚两指宽,两寸长的莹润玉片轻轻滑到香茅子的掌心里。

  在月光下,明鋆仙人素白的道袍无风自拂,眼中含笑。他轻轻的,把一份机缘放在这个鲁直勇敢的少女手中。也改变了未来元炁大陆的命运。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

继续阅读:章节18:药入口,符遁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