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20:香茅子上学呀
李写意2016-11-04 18:234,485

  随着送药小队的出发,各个家头门口上悬挂红布条的人家,都有人进去查看,核实了家中确实有病人的,就给分一杯。

  是的,没错。是一杯。

  这么多人呢,可不敢按照一碗一碗的量给。都是一茶杯的斟酌着给。

  到最后,甚至连一酒盅的量也是有的。

  此刻百姓哪里还敢挑多挑少,家家都有病人在恶化着,赶紧取了神仙药,想尽各种办法,给亲人们灌进去。

  到底是神仙药啊,当得起药到病除这四个字。

  凡是喝了神仙药的人,到了下午的时候,都纷纷的好转起来。虽然依然虚弱,可到底是好了,无论年龄老少,都能坐起来聊一会,身体好的已经开始在地上慢慢的溜达了。

  这个时候,镇长按照陈掌柜的经验,让上午的派药小队去跟所有拿过药的人家说,病人用过的被褥一定要彻底拆洗,不能继续用。最好上笼屉蒸上半个时辰。不然恐怕会留下隐患。

  这次的疫病给大家吓坏了,听了镇长的传话,家里有条件的直接丢了铺盖拿套新的。就是没条件的,可立刻开始大清洗。

  今日河湾中,到处都是洗衣服的棒槌生,还有的就是因为家人痊愈而相互聊天的笑声。

  最后,镇长把大祠堂腾了出来,让百姓们把所有的灵柩先抬到大祠堂去,等着镇子重新开放,再去镇外的各家坟茔处埋葬亲人。

  对于这几点建议,大家都没有异议。此刻已经逐渐春暖,把灵柩放在家里,恐怕要不了几日,那味道就没有人能受得了!

  在晚饭前,大家都依次把棺椁都抬到大祠堂有序的放好,镇长亲自落锁关好门。

  因为全镇现在已经没有一个病人了,这对黄石镇的人来说,是天大的好消息,因此镇长决定拿出大贺的劲头出来。全镇上下沿着官道摆开三里长的流水席!

  流水席这种从早吃到晚,再从晚吃到夜半的宴席,那是多少年才能有一次的盛典,往往都是有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发生的时候,才会举办。上一次黄石镇举办流水席的时候,还是秦家小少爷高中传胪的时候。

  可今天,镇长决定再开流水席庆贺。对这一点,大家毫无异议,他们这些天绝望的太久,需要一场盛大的宴会来平复心中的情绪。

  尽管现在很多食材都不足够,可家家户户都在自发的拿出自己存下来的各色食材。

  你出一只腊鸭,我拿两只母鸡,他把干菇、干贝泡发了送来。四鲜楼出动了所有的大师傅,借出了所有的碗筷盘盏、桌椅板凳。

  镇民们在大师傅的要求下,自发的去洗菜、洗米打下手。一场轰轰烈烈的三里流水席就这样的张罗起来了。

  除了特别虚弱还需要卧床不起的人之外,所有的人都出来参与这次的流水席。

  香茅子也带着辛茂来了。

  为了感谢她带来的神仙药,镇长还特别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并在宴会上正式的介绍了香茅子,“就是这个小姑娘拿出了神仙药!从今天开始,她就是黄石镇的恩人,也是咱们全体黄石镇人的亲闺女!”

  镇长的话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黄石镇有些人因为这场病,已经倾家荡产,没有什么能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就过来认真的给香茅子磕了个头。

  香茅子被镇民们的感恩弄的很不好意思,她连连的摆手,“这不是我的功劳,是仙人们的药有用,是仙人给的!”

  可朴素的镇民却不这么想。

  仙人的药是好用,可他们被困在镇子里,根本没机会见到仙人。是香茅子见到了,她还成功得向仙人讨来了仙药。

  讨来了仙药不算,她没有藏起来,而是无私的拿出来给大家,甚至连银子都不收一纹。

  百姓的心思很简单,你能对大家好,我们就敬重你。

  所以他们才会认定香茅子,并自愿的给她磕头。

  香茅子还要拦着大家,镇长劝她,“你就生受了吧!他们心里感恩你,如果你受了他们的头,他们会更加难过,觉得完全没有一点报答,说不定会去就要张罗买家产来答谢你了。”

  听了镇长这话,香茅子就不再拦阻大家,只是每次有人来磕头,她都认真的回礼。以至于回礼的次数太多,等到吃完宴席,她快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辛茂在一旁看着,露出来羡慕的神色。

  这边吃着流水席,那边镇长就张罗了一桌子的菜,去邀请府兵进来吃,更重要的目的,是想告诉府兵们,他们这里已经解除了疫病的危机,可以放行了。

  这一整天的喧嚣笑声,还有到了晚上长街的流水席,隔着那么高手的墙壁都闻得到。

  府兵们早就怀疑里面有了什么变故,这一大天又是笑声,又是欢歌的。现在又传来弄弄的香味,让已经吃了很多天干粮的他们十分眼馋。

  这时候,镇长派人来请他们进去吃席,并表示镇子得了仙人的仙药,如今除了已经亡故的人,再也没有病人了。

  府兵们存疑,可是镇子里欢声笑语和大家的精气神却不像是是装的。

  犹豫再三,府兵的首领表示要先派一队人进去检查一下。

  镇长自然同意,这又没有什么可以遮掩的。

  于是一队二十余人的府兵队伍小心的端着武器进入黄石镇。

  镇民们看见他们的样子,内心虽然不屑,却没有表示出来,而是该吃吃、该喝喝。

  府兵们从南到北的检查了所有的房间,竟然真没有发现一个病人。

  他们甚至连大祠堂都让镇长打开,看到里面存放的确实是棺柩。镇长苦笑说,“我们也不想把棺柩停放在这里,实在是没有办法。等放开了镇子的初入,我们就把它们都归置到各家的祖坟去入土为安了。”

  府兵们心下诧异,不知道这黄石镇是怎么做到的。

  镇长怕被府兵知道香茅子潜出去的事情,为难她。只说仙人路过,发现这里有疫病,就从天而降,赐了一枚仙药后离开了。其余的尝药、分药倒是没有隐瞒,都如实说了。

  府兵出去后,把黄石镇的见闻都告诉了领队的伍长。

  伍长被困在这里好多天,也正发愁怎么办。

  见黄石镇确实已经没有了疫情,自然喜上眉梢。带着府兵们进来大吃一顿流水席,肠满肚饱的带着镇长送的私仪和银子走了。

  黄石镇历经不到十天的封镇疫病危机,彻底解除。

  镇民们恢复了以往的作息,并陆陆续续的开始把各家的棺柩抬到祖坟进行埋葬,这些事情自然先后有序,各有安排不提。

  却说伍长黄安石带着百余人的府兵队伍回到府城,这事迅速的引起了围观和轰动。

  原因无他,最近府城也陆陆续续有了疫病的发生,甚至连府台大人的独生爱子也沾染了时疫。州府已经有了求仙令,每当有重大灾情的时候,可以像州郡去求救,州郡都设有星宫的执事殿,里面常年有仙人在修行,可以每年为各个州郡出手一次救助危难。

  每个府台手里都有会有一张求仙令,是一张红色的符纸。当这张符纸被点燃的时候,就是需要仙人们来救助的时候。

  此刻,童府台已经点燃了符纸半日了,而仙人却毫无消息。而他的爱子已经出现了便血吐血的症状。

  这又怎么能让府台大人不心急如焚。

  正在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一队百人府兵却回到了府城。这个消息让童府台十分意外。府兵回转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出去围困的镇子已经死绝,另外一种则是全员痊愈。前一种应该不会有这么快,那难道是后一种?!

  虽然心情极差,可童府台还是派人去唤了伍长黄安石来问话。

  一番询问之下,确认黄石镇真的已经病患痊愈,而其中原因却是有仙人赐药。

  听到这个消息,童府台当场砸了一套茶盅!气度全无。

  “真是气煞老夫!本官这里已经发了红票求仙令,却没有等到仙人降临赐药,而它小小黄石镇却能有如此幸运得到仙人的垂爱,这分明是抢了本府的机缘!孰可气,孰能忍!”

  黄安石蜷缩在一边,一句话也不肯说。

  童府台的夫人也听说了黄伍长回归的事情,躲在屏风后面偷听,此刻听到了,顾不得规矩哭着从屏风后嚎哭着出来,“老爷!那药给了黄石镇的乡民,那咱们麟儿怎么办?他,他快不行了啊!呜呜呜!”

  童夫人的这番嚎哭,恰似火上浇油。童府台眉毛都竖起来了,指着黄伍长大骂,“蠢材!你既然知道有仙人赐药,怎不带回剩下的来?!你这贼厮的脑子竟是头猪不曾!”

  黄伍长被骂的连头都不敢抬,只是弓着身子解释,“府尊大人请息怒,小人也曾讨要过仙药,不过它黄石镇病患甚众,那小小一枚丸药化入水中,给数百人分享,竟连半滴都不曾剩下了!”

  童夫人听到,又哀声大嚎起来。

  童府台则怒斥,“蠢材!蠢材!这些乡下人好容易得到一点仙药,怎么肯不留着传家?!定然是唬你的,偏生你这蠢材却信以为真。本府命你即刻带兵返程,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把剩余的仙药弄到手,来救吾儿的性命。否则,你也不用回来了!”

  这是关系到黄伍长身家性命的大事,他惨白着一张脸从府台大人的宅邸出来,立刻返身去兵营点起自己的队伍,杀气冲冲的再次冲向黄石镇。

  此刻,黄石镇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活,平静而忙碌着。

  樵夫上山,渔夫下水。而四鲜楼的行商们则带着行李陆陆续续的告辞了。香茅子正在后厨忙碌着打下手,陈掌柜的却把她喊了出去。

  “掌柜的,您叫我?”香茅子一面在围裙上擦手,一面脆生生的问。

  陈掌柜的看着她的样子,失笑道,“哎呀,你怎么还在厨房干活,快放下,跟我来。”

  香茅子有点奇怪,但还是跟着掌柜的往外走。在大堂里,掌柜的递给她两套新衣服,还有一大堆书本笔墨纸砚等文具,外加一个书包。

  香茅子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精致的东西,她轻轻的伸手在书本上抚摸了一下,那略带粗糙的触感让她心中充满了敬畏。

  程掌柜的含笑道,“从昨天开始,你就是我们黄石镇的女儿了,不用再在后厨帮忙,镇长说了,让你跟着镇子中的子弟一起去读书。”

  读书?!

  她香茅子也能读书吗?!

  被意外的惊喜冲击到的香茅子,当场愣在原地。

  她对读书的向往,还是来自紫菀小姑娘。

  当初紫菀小姑娘得意的跟香茅子说,“黄石镇的孩子可跟我们这里不一样,他们都会穿着浅白色的衣服,衣服上面还有比画还精致的花边,衣服外面有深色的罩袍。然后每天穿得整整齐齐、大大方方的带着书包去上学。学习文字、学习道理、学习各种精致的技艺。那日子,才是神仙一般呢!”

  小小年纪的香茅子听了,不知道有多么羡慕。

  她晚上好奇,问了一嘴,“为什么村子里的孩子都不上学?”

  被后娘听到了,给她好一顿打,“兴的你!还上学?!死丫头心忒大了,就凭你也配?我呸!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烂货,你也想去上学,那学堂岂是你这样茅草一般的贱命能去的地方……”

  香茅子一直以为,学堂那种地方都是大户人家的公子和小姐,才有机会去的。

  掌柜的见她发呆,就笑着问,“怎么,不想上学吗?”

  香茅子听了,用力摇头,拼命的晃脑袋。晃了半天觉得不对,又赶紧点头,又不对。连忙大声说,“想的!想的!!”

  掌柜的失笑,知道她这是欢喜极了,不由得也替香茅子高兴。这么多天的生死一线,这个女孩子的性情人品,掌柜的都看在眼里,就算没有仙药的事情,掌柜的也是欣赏香茅子的,只是不见得舍得出钱送她去读书。

  如今镇长发话,而镇子的人愿意凑钱送她去读书,这件事掌柜的是极愿意去成全的。

  陈掌柜柔声说,“放心去吧,这是大家的一点心意。我回头让春雨帮你收拾一个干净的上房出来,你且放心的住着吧。咱们黄石镇的人最讲究有恩报恩,绝不会辜负了你就是!”

  香茅子本不求什么回报,可见掌柜的和镇长伯伯竟然送他去上学,这种欣喜,却是再也压抑不下来。

  辛茂一直在旁边听着,见香茅子要去上学了,就扑过来大叫,“我也要去上学,姐,你别丢下我!”

继续阅读:章节21:府君一怒不得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明夷于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