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大将军
关于她的记忆2017-03-05 22:024,282

  “退下!”大将军轻喝道,右手轻轻一掌把十一推向远处。

  此时的大将军周身被黑气缠绕,右手上出现一把黑色的长枪,气势骇人,风起云涌,城中的鬼魅不约而同的嘶吼起来,呼啸声响彻天地。

  叶一提剑冲上,直攻大将军的面部,大将军舞枪刺出,带着强烈的血腥黑气向叶一扑来。叶一自知无法抵挡,转身攻向大将军的腰间,火花四溅,剑锋从他的胸前划过,只见他的盔甲上居然没有一丝的伤痕。

  大将军冷笑一声,回枪刺向叶一的后背,出枪之快,叶一眼见无法回避,立即运起真火盾护身。长枪刺出,居然势如破竹般刺进了他的真火盾,叶一大惊,一招之间竟要丧命在他的枪下,说起来何等的可笑。千钧一发之际,一道掌风袭来撞在大将军的长枪上,枪尖贴的叶一的衣襟划过,衣服被划出一条长口。

  叶一松了一口气,道:“多谢前辈相救!”

  “他身上是紫云甲,小心!”老者提醒道。

  叶一细看他的装束,从头到脚在到脚间,都被紫云甲覆盖,只留有一双眼睛在外,几乎是坚不可摧!

  老者喊道:“紫云甲非一般的神兵可破,攻他的眼睛!”

  叶一如何不知,他全身唯一的破绽就是眼睛,叶一背后虽然带着烈火剑,但烈火剑虽是神兵,但剑锋并不锋利,还比不上普通的刀刃。另一方面,烈火剑一但出鞘,威力太过巨大,城中百姓甚多,祭出烈火剑是万万不可的。叶一,心道,若此时啼风在手,定然不会怕他。

  棘手之余,叶一只能硬着头皮上,他同老者一起攻向大将军的双眼。大将军一身长枪身法实在厉害,都说山岩家破天枪法举世无双,此时的大将军又同他们差得了多少!只见他的长枪挥舞,风波波及四周,房屋皆被吹成了碎片。

  三人纠缠在一起,废墟遍地都是,城墙有一处都被削去大半,这样程度的战斗毁去一个城只是时间问题。鬼魅的横扫,加上他们三人的战斗,死去的人不计其数。

  季武之还在尽力的解救城中的百姓,叶一心中焦急,但也无可奈何。老者的掌力击打在紫云甲上,也依旧对他造成不了任何的伤害,但叶一和老者也非等闲之辈,尤其是老者的修为更在叶一之上。渐渐的两人便占了上风,老者的强大的掌力每一击都是在同一位置,他的想法叶一何尝不知。

  “你们的能力就这样了吗?嘿嘿……”大将军一边抵挡一边嘲讽道。

  叶一手中火剑挥舞不停,每一击都用了十分的力道,大将军忽然一声爆喝,用黑色真气把叶一和老者震开。只见他把黑色长枪插在地上,举起双手,血色红光笼罩着全城,狂风大作。周边的尸体身上的血开始不停的流动,皆形成一条条小河快速的向大将军身前的黑色长枪上涌入,黑色长枪居然在吸食着血,慢慢的变成红色。

  老者喘着粗气,身上也带着许多伤痕,叶一明白,这些伤本来都是在自己的身上的,他气喘道:“快,快阻止他!”

  年岁大了,激烈的打斗让老者有些支撑不住,在进攻大将军的时候大部分的力量还是他出的。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守,叶一身法的破绽都是老者及时补上。单凭修为,老者的修为绝对在大将军之上,再加上叶一。若他没有紫云甲,百招也支撑不过。

  两人提起一口气,不管狂风如何,奋力向前。

  “大师兄!”十一喊道,提剑向叶一攻来,阻挡住了叶一。眼见飞出一人前来,叶一只好迎上战斗,和她交过了数招,他虽然占上风,但一时半会儿也奈他不何。当日在明中城他喝季武之两人联合阻挡就让她跑了,叶一此时哪有和她缠斗的心思,只想上前去帮助老者。

  她的修为远远的不及叶一,几招之间便被叶一笼罩在他的剑气之下。老者冲上前去,大将军没有长枪在手,被老者忽然的近身,只是护住自己的双眼,转眼间两人已经过了十几招。大将军大吼一声,右手掌聚起所有的真气,同老者对上一掌。“嘭”的一声,两大强者的掌力着实厉害,他们身后周围十几丈都被掀起几尺深的大坑,只留下他们脚下的一小片圆地。

  大将军漏出一个诡异的笑容,一声清脆的剑锋声,和他对掌的老者手背上出现一把血淋淋的匕首,没想到紫云甲还藏有机关!老者面色抽搐了几下,“啊!”他大喝,左手掌猛的向大将军打去。大将军迎上这一击,但老者的掌忽然往右微微移开。大将军吃了一惊,只觉胸口一阵刺痛,紫云甲居然被打破了!喉头一热,一口鲜血喷出,从头盔中渗了出来。而他的那一掌确是实实在在的打在了老者的身上,老者的背后鲜血蹦出,竟然在他的后背活生生的打出一个大窟窿。

  叶一大骇,“前辈!”

  “大师兄!”

  “好!好!好!莫怪我,自我成魔那天,你我之情便断了!”大将军顺手抓起瘫软的老者,抛上高高的空中,一手拿起血色长枪,往空中一刺,血色真气瞬间爆出几丈,直接把老者穿胸过,当场断了气。

  一道烈火剑气向十一斩来,由于刚才的失神,她还没有来得及躲开,被叶一砍下了右手臂。叶一眼中带泪,飞身抢下了老者的鲜血淋淋的尸体,温暖的尸体却没有一丝的生气,老者是真的死了。

  叶一把老者放在地上,跪在他的身旁,替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老者的面色安详,还带着微笑。

  叶一悲伤道:“前辈,你走好,等我一起喝酒!”

  说完,叶一坦然站起身,右手指尖祭出七尺长的蓝色剑气,烈火真气缠绕在他的周身,宛如天神。

  大将军眼中漏出奇异,道:“哦?哈哈。。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居然还身怀神心奥妙诀,不简单!不知你的神心奥妙诀比我的血魔枪又之如何,十一,闪开!”

  大将军举起血魔枪,血色真气涌出,直接斩向叶一。叶一跃起,把这一击躲了过去。让人吃惊的是血魔枪涌出的几丈真气不散,居然和叶一的淡蓝色剑气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威势看起来比叶一要大得多。大将军把长枪挥起,叶一转身用剑气抵挡住他的血色真气,没想到刚一碰上,他丝毫没有招架之力,整个身体直接飞了出去,身体飞出的力道飞出十几丈外重重的砸在地上,“嘣”的一声把地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气血翻涌,叶一口中吐出一口鲜血,只觉迎面从空中降下强大的压迫力。他双手拍击地面,身体快速的闪开,大将军从空中落下,血魔枪插在坑中没入大半。他没有停留,抽出血魔枪追身而上,紧贴着叶一而战。先前一人独战两人,现在没有了老者,叶一根本不是对手,他挥出几十道剑气飞出,被大将军提枪全数挡了下来。

  “嘿嘿……”大将军不停的冷笑,“我从来还没听闻过世上有谁能拥有烈火诀和神心奥妙诀两大修为,你也算是奇人了,但也不过如此。若不是我有紫云甲护身,我自认不是你的对手。老头儿已死,你觉得还有胜算吗。”

  叶一看向他胸口被老者打碎的一块儿紫云甲,道:“不过如此?圣剑门的武学修为你以为就只能聚气为剑?那倒是让你小瞧了,你不死,天下难以太平。”

  “哈哈……”大将军忽然大笑道:“我死了你认为天下就天平了?简直可笑之极,连我师傅进入白骨原都成了那样,你认为你能如何!”

  “我能如何?是啊,我能如何。”叶一有些黯然神伤,他看向西北方,云浮山,那个让他多么向往的地方啊。多少次的梦中他还在那个地方,母亲,父亲,大哥,二哥,还有所有的师兄弟,他们的音容相貌似乎都在眼前。每每醒来,都是泪流满面。

  “母亲,你为何要单独教授我轻功,师兄们和大哥、二哥不学吗?”

  那年叶一只有六岁,作为云浮山的少主,他此时的修为已经超越了门中大多数人。

  “羽儿,你相信母亲吗?”

  “当然,母亲说什么都会听!”

  “那你就好好的学,他们自有你父亲教授。”

  后来过了许多年,他也没能明白母亲为何只单独熟他轻功,却又不是单纯的轻功。这种功夫更像一种刺杀功法,以速度取胜,加之神心奥妙诀的心法和身法,却是更加厉害。

  叶一屏气凝神,紧闭双眼,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大将军道:“怎么,放弃了吗。”

  叶一依旧不语,大将军暴怒道:“找死!”拿起血魔枪刺向叶一,眼见就要刺中,叶一却消失在原地,血魔枪刺了个空。

  消失了?怎么可能!大将军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强大的压迫力从上空压下,他立即拿起长枪把数十道从空中落下的剑气抵挡住,发现叶一出现在头顶之上,接着又是一刺,居然又刺了个空。叶一的身影依旧消失不见,就在此时,他的身后又有十几道剑气袭来,大将军急忙转身抵挡,然后血魔枪又是一刺,依旧刺了个空。

  “我不信你能有如此身法!”

  大将军怒吼道,血魔枪上血色真气暴涨,直冲天际。他舞起长枪,几丈之内所有的东西都化作废墟,一条条深沟触目惊心。舞完之后,他把血魔枪插在地上,喘着粗暴的气息。

  “你虽然有紫云甲,也不是无敌,前辈的那掌就是你的死穴!”

  大将军大惊,叶一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他提枪反刺,胸口却是热热的,数十道剑气涌入。痛楚,身体已经没有了痛楚,剑气撕碎了他的身体,他口中的鲜血从紫云甲中渗了出来。

  “大师兄!”

  十一向这边奔来,右手臂已经被叶一斩断,叶一长叹一口气,指尖祭出淡蓝色剑气。大将军伸出手紧紧的抓住叶一,对十一喊道:“十一,你快走,走的远远的!”

  “我不走!”

  “快走,我再也没有能力护着你了,你想眼睁睁的看着你被杀死吗,我就是死也不会瞑目!”

  十一落泪喊道:“大师兄!”

  “还有,千万不要回花木城,师傅,师傅他……”大将军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断了气,手还紧紧抓着叶一。

  十一大哭,恶狠狠的瞪着叶一,捂着断臂伤口逃离了去。

  叶一想要追上,依旧被他抓的死死的。他右手拿出背后的烈火剑,火光照耀天际,看着十一离去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大将军,这一剑始终没有办法斩下去。他只好硬生生的掰开大将军的手指,望着天空之上的无数鬼魅,烈火剑横扫而出,天空似乎都燃烧了起来,鬼魅痛苦的嘶吼,一瞬间便消散了大半。其余的鬼魅纷纷逃去,月光浅浅的泻下,王城中似乎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叶一回到老者的身边,他轻轻的抱起老者,季武之也赶来,见到这一幕,心中也是感叹。就在白日里,三人还一起喝了酒的,没想到……

  季武之安慰道:“叶兄,生死有命。”

  叶一没有回答,抱着老者的尸体奔向城外,他找了一处安静的山丘,花草树木具有,在夜色下也别有一般风景,此时谁又有看风景的心情,叶一把老者安葬了。立墓碑时,居然无从下手,说来可笑,他还不知道老者的名字。

  季武之拿着两坛酒站在他的身后,道:“前辈一生爱酒,就写好酒人吧,他若是泉下有知也觉安慰。”

  “好酒人?”叶一苦笑道:“好名字,就好酒人!”

  叶一用指力在一块大石上写下“好酒人之墓”,季武之把一坛酒打开,洒在墓前,道:“好酒人,一路好走。”

  叶一拿起酒,道:“好酒人,我敬你,等我回来,再喝上几杯!”

  月光下,叶一和季武之安葬老者之后就离开了。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夜风大作,乌云密布,老者安葬的墓中一声响亮的爆炸声,一道黑气冲天而出,远远的往南方飘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