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陈让(下)
墨水橘子2020-08-07 10:022,557

  比起那些报章上偶然出现的身影,陈让觉得面前的云明朗五官更深邃立体,可能是场合的问题,整个人气势也没有那么凛冽。陈让想起陈景忠来找她,说起这些年对她的疏忽,说自己这样做的原由,他说“我若不看顾着明朗,他在那个家就会被当成一盘肥肉,被吃干抹净,再无出头之日”。

  现在陈景忠口里的那盘肉坐在自己对面,正往自己面前放服务员送上来的一盏咖啡。陈让十分怀疑自己父亲的眼光,就她粗粗的第一印象来看,面前这个男人,不说多么有能耐,但绝不是会被吃干抹净的角色,他不把别人吃干抹净就算要烧高香了。或许终归是自己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孩子,都是打猎的猛虎了,在他那里还是个需要扶持的孩子……那么,自己算什么呢?自己是一个不需要看顾的孩子,寄人篱下长大就好?更可笑的是,父亲主动的来找她,竟然还是因为云明朗,说看看自己是否可以帮他度过难关。

  当时陈让都有些想笑,竟然让自己一个蓬门小户的女孩子去向一个豪门子弟伸出援手。陈景忠不愧他的“忠”字,竟然不是问自己女儿的学业,问自己女儿的事业,问自己的女儿难处,开口就将自己女儿指引到为云明朗服务去了。说那是他一辈子的事业,就说了,自己又是哪个牌面上的人……

  想到这,陈让有些不那么平和了,她看向云明朗:“听说云先生的约会都十分难敲定,我何德何能,竟然平白得了这个机会。”

  “听陈叔说,我们小时候一起在G城长大的,后来你才回J城。”

  “不记得了,我妈妈去世,又没有爸爸……你不介意我这么说吧……因为我听人说,小孩子的记忆有一大部分是靠家人给他讲述和复述,然后他才在记忆里巩固下来的。我没有这个过程,所以小时候这些事,我都不记得。”

  “你的记忆缺失一部分,看来我要负很大责任。”云明朗不介意,并且还很绅士地对其中的原委进行了某种诚实的认领。

  “云先生,请恕我冒昧,我们俩不是朋友,无法坦然地交换心事;也不是甲方乙方,有合作项目,需要虚与委蛇。所以,咱们干脆利落一点,有一说一,说完两散。”这一串话说下来,陈让整个人的倒刺都收了起来,很放松地看着云明朗,她甚至没有放过云明朗脸上那一瞬而过的惊愕。大概是不习惯这样单刀直入的直白吧,可没办法,陈让在心里补了一句,这是事实。

  “陈叔去找过你,回来后他的状态很不好,我不知道你们聊过什么内容,也没资格插手。我可以做的,可能就是劝你能不能和他和解。”云明朗一边说,一边注意陈让的表情,之前的她都很尖锐,现在,她很冷静,事不关己的冷静。

  “我们俩其实没有谁放过谁的问题。他在你身边多年,你比我更了解他,对于我来说,不过是一个偶然闯进来的陌生人。和陌生人如何和解?还请云先生教我。”陈让尖利的句子说出来,不待对方答话,“不要说那句——他是你的爸爸。你站在既得利益的一方如果说出这句话的话,我怕我忍不住要向你泼这杯咖啡。”

  “所以陈叔这件事是没得谈吗?”云明朗问。

  “不是没得谈,是没有什么可谈的。他继续留在你身边也好,退休颐养天年也好,不要再来让渡我的生活……”

  云明朗立时了然,“他让你来我这里工作?”

  “不,他让我为你工作。”陈让说,“茉莉阿姨说你们云家家大业大,也许我父亲是想让我傍着你这棵大树好乘凉,但到底的关窍,我相信云先生你是知道的。我父亲没有明讲,说具体工作你的秘书会和我联络。那么我今天很慎重地给云先生一个答复,很抱歉,这份邀约我不接受。”

  “好,答复我收到了,我们不谈工作的事情,连你的事情都不谈,只说陈叔,你真的……”

  “如果他退休,打算来J城的话,到时我再和他探讨这些吧。我们俩现在说这些也都是空话,因为不知道他会为你再守几年。”

  “……”陈让的快人快语让云明朗答不上来,同时,心里又难受得很。是啊,时间,这个尴尬又宝贵的东西,对谁都是挥刀不留情面的。

  “如果云先生没有其他事情的话……”

  “还有其他的事情。”对云明朗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回答,陈让眉毛一挑,把想瞪眼的表情收回去,给出个“还有什么事”的样子。

  “聊聊你现在的工作。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看你们刚刚提到采访,想要了解一下而已。你也知道,我新近进J城来的,说不定也要靠采访之类的提提人气。”云明朗简直是……我信你才怪,可是这一套说辞是没有什么破绽的,陈让干脆放下这些天她一直的紧绷,就当找个心理医生在做解压治疗算了,

  “我就是个独立制作人,做做个人专访而已,不值一提。你要个人专访的话,放出风去,估计会有很多媒体愿意做的。”

  “很多媒体愿意做吗?我看你就很不愿意做啊。”

  “我?”

  “对啊,我都有意向了,还在你面前讲出来,你都没有第一时间约我时间。”

  陈让皮笑肉不笑的地敷衍一句:“不敢造次,我这平台太小,云先生的专访放在我这里,实在是怕拉低你的层次。不过如果云先生真愿意合作的话,具体事宜我们还是可以再谈。”

  “好,这次结果出来,我们能拿下合作案的话,我就把个人专访投放在你这里。”

  “……”陈让无语,半天才回过味来,这是被云明朗套路了呗。

  一旦做他的专访,有联络,就必定是要和父亲碰面的。

  作为运营人,以陈让目前的情况,陈让清楚的知道这个提案的诱惑:采访过陆旸、这两天出一个秋时年的身份爆点,过两天再跟进一个云家新贵的J城首次个人专访,自己的KPI是妥妥要上升的,可是……“我父亲竟然觉得你需要帮助,我真是……”

  “嗯?”云明朗不明所以。

  “谢谢云先生给我这个机会,我会把握住的,具体事宜我会和您的秘书对接。那么现在我们就结束?”

  “我又不吃人,你怎么总想着赶紧逃开?”云明朗很真诚地问出这个自己一直想不明白的问题。

  你当然不吃人,是我想打人,你一个既得利益者高高在上地扬起旗帜还需要下面的看客陈让给你老老实实拍巴掌吗?陈让这样想着,自然没说,找了个借口:“刚采访秋时年的设备还需要我运装回去,晚上还得粗剪今天的素材,所以时间不是太多。”

  “你一直这么……”云明朗把原本想说的词语吞回去,换了一个词出来,“敬业?”

  “没有伞的孩子就要拼命跑啊。”陈让顺嘴答,“当然,有伞的孩子跑得更快。”

  云明朗起身礼貌地送走陈让,看着她推门而去,身影映在通道里,然后消失。他突然想起给曲道衡打个电话,让他帮忙去给陈让处理一下刚刚她说的器材。过一会儿,曲道衡回说,戴先生已经叫酒店的人帮忙归置妥当,陈让已经离开了。

  云明朗这才起身,打算往房间走去,突然,他看到陈让刚刚那个位置上的咖啡,这个带刺的人,竟然一口咖啡都没喝过。

  记得她资料里写过爱喝咖啡。曲道衡点的,可是她最爱的冰滴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爱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