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胡老三的坚持
五甲兽2017-09-21 20:361,552

  胡老三家虽说不是穷困潦倒,但想要达到小康还遥遥无期。

  胡小琴,胡小丽是老三家的女苗苗。在乡下,女孩子本就是可以不去上学的,但胡老三不想让孩子们跟自己一样做个文盲,走到哪都会被人家看不起,于是硬着头皮,省吃俭用的攒学费供两个宝贝女儿上小学。谁说老三看不起女人呢,对待教育问题,他可是比那些满嘴官腔的“文化人”认真得多。

  “张校长呀,这事儿就不用你操心了,我胡老三什么时候欠过别人的钱。”

  张风光狗眼一机灵,看到胡老三那愈来愈阴沉的脸,竟然还不忘递上一个更大的微笑。“老三,我知道你是有信用的人。可这不,你们家又添了个娃娃,还是个大胖小子。这以后不得个孩子吃点好的,不得照顾照顾嘛。我说呀,传家还得靠男丁,那小琴和小丽的学还有必要上吗,我劝你呀……”

  “行了,张校长,这几个娃的学我是不会退的。我说过,钱不会少了你的。等三娃长大了,让这仨一起读书。”

  “对,我就是……”

  “不送!”胡老三一股呛劲,还没等张风光把话说完,就一把夺过他手里的茶碗,将里面剩的一点茶底儿恨恨地往地上一泼。几滴飞溅的茶水混杂的细碎的茶叶粉迸到了张风光擦得油亮的皮鞋上。

  “诶,你这!”张风光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一步一瘸的捂着屁股向门外走去,还在门口被半尺高的门槛绊了个踉跄。可见痔疮疼的好生厉害呀。

  “胡老三,不交钱,就等着你闺女卷铺盖走人吧!”临出门,他还不忘回过头来恶狠狠地对胡老三甩句官腔。还想再添油加醋,可看看老三那冒着火星的两颗大眼睛,便自顾自恁恁地跛着走了。

  胡老三的坚持有时真的是让人搞不懂。

  他坚持守着红旗沟。三十有余的胡老三从十七岁开始就在镇子上的水库里工作了。他水性好,初到水库时老是下水抓鱼。那一条条的大草鱼根本逃不出这比鱼还灵活的人儿的手心。捉到的活鱼掂量掂量,斤两不够的不要,肚子鼓鼓还硬邦邦的母鱼不要,求生力不足的不要,专挑那种尾巴甩得贼劲道的雄壮的草鱼,支上一口瓦锅,和同在水库里的几个兄弟开开荤。他的这项本领在被就不大的镇子里还算得上出名,大家基本上都知道胡家的老三是个水性极好的壮小伙。一次胡老三刚抓到一条大鱼,这鱼噌的一下从他怀里冲出来跃出了水面,机灵的老三手脚极快,就像一支鱼枪似的笔直的蹿出水面一把搂住鱼,强有力的胳膊禁锢着滑溜溜的大草鱼。

  “哼哼,看你往哪跑。”胡老三抖了抖眼睛瞪得通红的鱼的头呲牙咧嘴地笑着。

  正要往岸上走,猛然抬头看到杨树后一个人影闪动不见了。不一会,一颗小脑袋又悄悄地探了出来。这回胡老三可看清除了,原来是去镇上赶集的宋家小四宋荣。她的小脸涨得通红,几乎要融在火红的夕阳背景之中。夏季的暖风吹拂过她的发丝,同一阵风又吹向了胡老三。虽然隔得老远,但老三好像闻到了她发间的清香。这阵小风吹起了胡老三内心的躁动,吹起了他“血气方刚”的情愫,一片红晕一直蔓延到了他的脖颈子。

  宋家和胡家分别坐落在红旗沟的东西两头(其实只有一个小时左右的路程)。两人还小的时候,宋荣是家里的老四,又因为是“为别人家生的娃”,所以没有上过小学。赶集的时候,宋荣总会偶遇到系着红领巾的老三。渐渐地好奇便转变成了憧憬,荣会用采来的野花遮住小脸,偷偷地瞄老三。胡老三上过小学后本想要继续到镇子上的初中继续上学,但由于家里农活愈发忙碌,生计开销也随着农业的走低而持续下破。没办法,小学刚毕业就回家开启了壮丁生涯。十几年过去了,宋荣对他这种感情不但没有缩减反而愈发的强烈,而老三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男孩子嘛,总是喜欢吊心上人的胃口,一直以为有小女生喜欢自己是一种优越,心里别提多骄傲了。之后两人之间的这种“若隐若现”的,含含糊糊的关系就一直拖到了该成家立业的年龄。

  今天在岸边又碰到了去赶集的宋荣,一股冲动壮起了他的胆。他呲嘴一笑,冲着大杨树走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走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