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事情真相
公子慕2016-11-01 10:413,113

  天杀星君受了慕枫三记打神鞭,此时倒在地上,连言语的能力都已经没有了。

  此时青阳道人提着剑走了过来,向着天杀星君的脖子斩下,并大吼道:“妖孽,还我师兄命来。”

  可是他的剑却被青冥剑挡了下来!

  “为什么?”青阳问道。

  “为什么?”慕枫反问道。

  “慕公子何意?”

  “难不成你真的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四周的蜀山弟子看向这边,目光中也是充满了疑惑与不解。

  “慕公子有话直说便是。”

  “青沧掌门和青木长老都是你杀的吧?”

  慕枫这一言道出,四周的蜀山弟子皆是目瞪口呆。随后纷纷对慕枫露出了愤怒的神色。倒是姜权在一边若有所思了起来。

  一些蜀山弟子已经在边上喊了出了“休得胡言!”“放肆”之类的话来。若不是慕枫刚才大展神威,施展出来远超他们认知的实力,说不定此时招呼上来的已经是蜀山派的无数把飞剑了。

  青阳也是面色愠怒道:“慕公子莫不是在于贫道说笑?我的两位师兄可都是被这黑衣魔头所杀,莫不是你要袒护于他?”

  慕枫道:“你就这么一口咬定是他杀了青沧掌门和青木长老,可有什么证据?可未曾有一人看见他出手对付过青沧和青木。我可只见过他出手对付你!”他冷笑着指向了青阳道人。

  一名蜀山弟子道:“哼,这还需要什么证据。况且本来就是掌门师兄死后,你让你这只灵犬带领着我们找到了这黑衣魔头。”他说的灵犬便是指哮天犬。

  慕枫道:“不错,当时确实是我带领着你们寻找凶手,可是我们找到的却是这黑衣魔头和青阳两人!”

  青阳冷笑道:“那么阁下的意思是我与这黑衣魔头勾结,暗害了我的两位师兄?”

  慕枫道:“不!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还在这里信口雌黄!”

  “我的意思是,青沧和青木二位道长是你杀的,与这黑衣魔头无关!”

  “你……”周围已经蜀山弟子指着慕枫,再次喝骂了起来。

  姜权出来道:“我倒是愿意听听这位慕小兄弟的说法,诸位不妨少安毋躁,听他讲话说完。”比竟姜权的身份特殊,在修真界说话还是十分有分量,周围蜀山弟子虽然不忿,却也都安静下来,看向了慕枫。

  慕枫道:“这黑衣魔头与蜀山无怨无仇,自然不会无故的杀害你们的掌门与长老。其实他的目标只是你们的青阳长老而已。”

  青阳一甩衣袖,冷冷地看向慕枫。

  慕枫接着道:“之所以我们每次都会在案发现场不远处看到这黑衣魔君,则是因为他都在追杀青阳长老。”

  姜权道:“那你有何证据证明不是他杀了青沧掌门和青木长老之后再去追杀青阳长老?”

  慕枫道:“注意一下那两位长老是怎么死的!”他顿了一下,扫视四周道:“他们的死状都是极为安静,没有丝毫反抗的痕迹,就连室内的摆设也都未被打乱!”

  姜权接着道:“这黑衣魔头虽然厉害,但是一青沧掌门和青木长老的身手,都应该不至于在不知不觉中被杀。他们最起码应该有一点反抗之力。”

  慕枫道:“所以,杀他们的人并不是这黑衣魔君,而是一个与他们都极为熟悉的人,在他们毫无防备的坐在蒲团之上与他对话之时,被突然偷袭而死。当然,还有最为明显和主要的一点,这黑衣魔头用的武器是双斧!而两位长老明显是被利刃所杀!”

  周围的蜀山弟子闻言也开始觉得事情蹊跷,他们都不是庸才,否则也不可能被收入蜀山修仙。此前一直没有注意这件事情,是因为都钻入了黑衣魔头绝对是凶手的牛角尖里。

  “哼,那你就凭自己的胡乱推测就污蔑我是杀我师兄之人?”

  慕枫道:“当然不是推测,我是有证据的!”

  青阳道:“什么证据?”

  “证据便是你杀你师兄所用的武器,‘虎翼魔刀’是你偷的吧?”

  “什么‘虎翼魔刀’?我从未听过此物。”

  “可是他却就在你的身上!而且你刚刚还用它重创了这黑衣魔头。”

  “这是我的佩剑‘流炎’,已经跟在我身边上百年了,不是什么‘虎翼魔刀’。”

  “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确实,你将‘虎翼魔刀’幻化成自己的佩剑之中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障眼法,甚至还躲过了我这只灵犬的追查,我们也无法从你身上感知到半分的白虎煞气。但是!”

  “你想说什么?”

  “但是,就在你刚刚出手刺穿这黑衣魔头肩膀的时刻,还是将白虎煞气泄漏了一分,被我灵犬所感知到了。”

  “到了这里还不过是你的胡言乱语而已,你所说的你灵犬是感知,还有什么‘虎翼魔刀’也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而已,根本就没有丝毫的证据!慕公子,看在你出手帮我们拿下黑衣魔头的份上,下山吧!以后不准再踏足蜀山半步。”

  慕枫确实冷笑道:“我当然有办法揪出你的狐狸尾巴。”说吧他在哮天犬极为不情愿的目光中,刺破了哮天犬的耳朵,取下一丝血珠,向着青阳弹射了过去。

  血珠在空中飞快的消散,化为一片金光将青阳整个人笼罩在内。片刻之后,光芒散去,众人再看青阳道人,却是已经没有了原来道骨仙风的样子。只见他双目血红,全身黑衣缭绕,手里所拿的也不再是他的佩剑“流炎”,而是一把通体惨白,一看便让人感觉寒意透体袭来的窄细长刀。

  黑狗血本就是破除一切障眼法的利器,更何况是哮天犬的血!

  蜀山众弟子皆是震惊不已,不敢相信眼前这魔气缠绕的人便是在门派里德高望重的青阳长老,在修真界享有盛名的青阳道尊!

  青阳却在此时突然动了,他的身体以一种极其诡异的速度飘到了慕枫的面前,手中的长刀也在此时捅进了慕枫的肚子。一脚将慕枫踹到在地上,有将刀拔出,其上居然连一滴鲜血都没有留下!

  “桀桀,慕枫,你真的很聪明,我这么千方百计的误导你,结果还是被你给发现了真相!不过不要紧,知道这件事的人,都会死!嘿哈哈哈!”青阳放肆的狂笑了起来,手持虎翼魔刀的他所展现出的速度和实力,远远不是在场的这些蜀山弟子和姜权可以对抗的。

  慕枫捂着肚子倒在地上,断断续续的说:“起码让我死个明白,你一个凡人怎么会突然去偷被封印在西昆仑的魔器?”

  “这可要归功与你了!”

  “我?”

  “归功于你那日在万骷山内与那位仙人小道长所说的话。”

  “什么话?”

  “修真者为何不能成仙?”青阳提醒道。

  慕枫终于想起,那日他在万骷山内问了道衍修真者能否成仙的问题,得到的答案是修真者无论如何修炼都不会成仙。因为他们所修炼的根本就不是仙道,只不过能增强实力,延年益寿而已。天庭的编制是有数的,这些修真者即使再怎么努力修炼,也无法成仙!

  青阳突然狂笑了起来:“哈哈,我苦苦修持六百年,清心寡欲,为的不就是能修炼成仙,长生不死!但是你们却告诉了我,我多年来的夙愿是不可能达成的!我会死!

  死亡,多么可怕啊,世界还在运转,而我就那么没了?所以我不能接受这一切!我要凡人修仙,我要永生不死!”

  慕枫看着癫狂的青阳,眼神中充满了悲哀和蔑视。

  青阳接着道:“那日我在万骷山醒来后,便看见一名金袍人站在我的面前,他竟然拿着我封印在锁妖塔内的恶念与法力,用其为我重塑肉身。他还告诉我,在西昆仑的某处,秘密的封印了一把虎翼刀,乃是上古魔兵,其上附着极为强大的法力,只要拿着他,便可以不坠轮回。他还帮我引开了看守虎翼刀的天界神将。让我成功的盗走了虎翼刀”他用手指着地上不能动弹的天杀星君道:“这蠢货就是看守那虎翼刀的天神,我当时真没想到这个蠢货会追杀我追到人间来。所以就干脆借你们的手,灭了他!”

  “那你为什么要杀你的两位师兄?”

  “这还用说?当然是为了做蜀山的掌门了。”他抚摸着手中的虎翼刀道:“从拿到这把刀的那一刻起,我的法力便一天比一天更加强大,我知道,当刀与我融为一体的时候,我就可以获得永久的生命。可是这还不够!我要还要做凡间永远的主宰,蜀山掌门,只是第一步而已。”

  虎翼刀落下,直接砍在了慕枫的咽喉之上:“所以,每一个挡在我面前的人,都要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庭代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庭代理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