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温柔乡里的冢(下)
隔岸观彼岸2016-10-09 12:353,665

  第七章 温柔乡里的冢(下)

  随着萧亦玄的这一声大叫,屋内门和窗子瞬间炸裂,一个壮硕的中年男子提着一把长刀就这样冲了进来。他没有任何的拖泥带水,上去就是一脚,将哑婆婆踢得像大虾一样的蜷缩身体,继而滚落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鲜血。

  壮硕男子持刀而立,神情漠然。

  萧亦玄苦笑一声,还好来的及时,不然他这条不值钱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儿了。不过随即他猛然皱紧了眉头,一脸的不可思议。他的胸前此时插着一柄匕首,血汩汩的向外流。壮硕男子很快察觉到这边的异常,怒极大喝道:“找死!”

  他刀杆回旋上挑,萧亦玄身边的那个妙人儿就横飞出去,撞碎了屋里的古几和古琴。

  他正是蒋经天的马夫黄靖,刀名“苍天”。

  萧亦玄赌的就是这个,按照他老爹的脾气是不会让他单独来醉艳楼的。不过黄靖来的有点晚了,他胸口先是被哑婆婆的毒匕首所伤,中了噬心之毒,现在已经腐烂,犹如火烧一般,奇痛无比。接着又被董小宛的匕首深刺,恰好刺中了心脏。他脸色如同纸片一般没有丝毫的血色,这样的伤势在许多大夫那儿已经无力回天了。

  黄靖鲜有的露出一丝懊恼之色,撕过衣袖堵在萧亦玄的伤口上。萧亦玄按住他的手,忍着撕心裂肺的剧痛站起来,望着满脸是泪的董小宛。

  “为什么?”

  董小宛没有回答,哑婆婆却如疯癫一般,咆哮道:“哈哈哈,你个小畜生就该有今天的下场。当年你老子作孽,杀光我东越郁家的所有子弟,我恨不得食其肉挫其骨。幸好老天有眼,他不得好死,如今你也不得好死,这才叫大快人心,哈哈哈哈!”说罢她鼓足全身的力气,眼睛通红,怪叫着扑过来。

  她的身体没到萧亦玄的跟前,就在半空中被黄靖一刀斩下,成为两半,鲜血似落雨。

  方陌和李灵枢已经听到了动静,带着护卫赶了过来。萧亦玄惨笑着,没有再去看那个依旧跪在地上的美丽身影,搭着黄靖的肩膀出了门。

  方陌见到萧亦玄时心疼不已,尤其是看到他胸口的那柄匕首,竟是哽咽道:“玄哥儿,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你们这群死人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大夫呀,要是玄哥儿有啥事,回去我就弄死你们!”

  李灵枢更是个暴脾气,抽出护卫的随身佩刀就冲进了屋子。只听得屋内一阵乱砍的声音,血腥而残酷。萧亦玄没有时间去关心董小宛的结局,在回去的路上他已经昏迷了。

  蒋府上上下下都乱成了一锅粥,邺城有名的大夫都被“请进”府邸,为那个躺在床上生死不知的公子治病。即使在这大雪的隆冬岁月,他们一个个都是满脸的汗珠,无暇去擦拭。其中最有名的当属神医洛昆,他古稀年岁,头发雪白,神情一丝不苟。萧亦玄胸前的匕首就是他拔出来的,还很好的止住了血。其他的大夫纷纷赞叹,洛昆真当的是神医二字。蒋家的药炉内蒸气升腾,丫鬟们拿着扇子拼命的扇火煎药。家丁们忙着换水,一盆盆红水被倾倒在大木桶里。

  蒋经天站在萧亦玄的房门口,一言不发,却是双拳紧握。

  他的身后站着老仆宋公明和马夫黄靖。

  宋公明脸色异常的难看,控制不住竭力下压的怒气,他对着黄靖吼道:“你是死人吗?少爷都伤成这样了,你是怎么保护他的。走的时候我是如何吩咐你的,就算你死了,少爷都不能有分毫损失。这次要是少爷真有个三长两短,我必亲手杀你!”

  黄靖木讷不作声,但是难掩他眼底的愧疚和忧色。当时他看到哑婆婆出手,却没能重伤萧亦玄,他就想着再等等,他想抓出哑婆婆后面的大鱼。最后谁曾想变成了这样,亦玄这孩子,蒋府里就没一个不打心眼儿里喜欢的,他也心疼。

  宋公明见他无动于衷,一拳就打在他的肩上。他没有挡,踉跄着退出几步,嘴角渗出血丝。宋公明还欲再打,却听蒋经天喝了一声,“够了!”

  宋公明狠狠的甩手,沉默片刻后,黄靖道:“是我错了,若亦玄身死,我必抵命!”

  蒋经天双手负后,深深吸了口气道:“黄靖,不是你的错,我明白你的用意。是亦玄命有此劫,怪不得旁人。公明,黄靖,大哥不希望看到我们这样子的……”

  宋公明和黄靖同时抬头望天,眼角有泪。

  过了一会儿,蒋经天稍稍松开握紧的拳头,眼神却是迷离而危险,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从的身体里升起。这不是武道高手带来的威压,而是一种天然的势。

  他道:“老虎不发威,真当我蒋经天没牙了吗。梁生安,你若再伤我蒋府一人,我就屠你满族!”

  萧亦玄躺在床上依旧没有苏醒,胸口腐蚀得越来越大。包裹的白布不用多久就被渗出的血浸透了,触目惊心。几个白头发的老大夫挪动着颤颤巍巍的身体,忧心忡忡,时不时的窃窃私语。

  一个老僧出现在了蒋府的门口,脖子上挂着一串残破的佛珠。看门的家丁就要质问他的来意,却眼睛一花,那个老僧已经站在了蒋经天的身边。蒋经天看到此人的到来,明显松了口气,只是对着他点头。

  老僧轻施一礼,然后拖着微瘸的腿进了房。他绕过忙碌的大夫,走到床前,将手搭在萧亦玄的腕上,他原本像深沟壑一样的额头渐渐扭曲成“川”字。大约六十息后,他托起萧亦玄的身体,用手指在全身穴窍敲打,最后一掌拍在萧亦玄的背上。萧亦玄吐了一口黑血后,又缓缓的倒了下去。他接着拿起小刀在手心划下,凑到萧亦玄的嘴边,里面流出金黄色的血液,一滴滴融入了萧亦玄的身体。待到萧亦玄全身都被一层金光所覆盖,老僧才收回手。

  蒋经天见老僧出来,问道:“绝尘大师,亦玄的伤势如何?”

  老僧正是绝尘,萧亦玄的师父,同样是青田庙的住持。蒋经天不知为何,对待他十分的客气与礼让。

  绝尘和尚答道:“外面的伤已被洛神医他们处理得很好,虽然匕首刺进了心脏,但及时止住了血,性命无忧。倒是他中的毒有点棘手,如果贫僧没看错,是东岳‘三毒居’的噬心,毒性霸道,中之会在三个时辰内浑身腐烂,痛苦而死。贫僧已经延缓了毒性发作的时间,可保亦玄七天无虞,但是七天之后……”

  蒋经天焦急道:“敢问可有解毒之法?”

  绝尘和尚说道:“有,武当剑派的清心丹刚好和它相克,不过这清心丹是武当之重宝,被武当掌教冲虚道长随身携带,寻常人不易取到。看来这次又要去麻烦我那老友了,或许他有办法。”说到这里,他的脸上浮现出不可察觉的古怪。若是真让老道士去取药,武当剑派怕是不得安宁了。

  蒋经天道:“那就麻烦绝尘大师和冲夷道长了,那时间是否来得及?”

  绝尘和尚点头道:“以往冲夷道友从武当山往返邺城刚好七天,这次贫僧会让他放快脚步,断不会耽误大事。”

  蒋经天得到了放心的答案,稽首道:“多谢大师出手相救。”

  绝尘和尚双手合十,说道:“蒋施主言重了,亦玄不仅是你的儿子,也是贫僧的徒弟。无论如何,贫僧都会竭尽全力。”

  与绝尘和尚想的一样,当他将消息告诉给那个留着山羊胡子,背着桃木剑的冲夷道长后,武当剑派三天之后就闹翻了天。掌教冲虚道长在太虚观内气得跺脚骂人,弟子们战战兢兢,同时又疑惑不解,他们何曾看到过向来好说话的掌教真人发如此大的脾气。于是就有好事的弟子去纠察原因,倒还真让他们给挖出来了。可是这结果着实令人瞠目结舌,他们的冲夷师叔偷走了掌教真人最宝贵的清心丹!平时那些小辈的弟子想要见识见识那枚集天地之精华,日月之灵气,炼了九九八十一天所得的丹药,掌教真人总是遮遮掩掩,偶尔拿出来也是很快就收到袖中。这次丢了,难怪他气不可遏。

  萧亦玄昏迷不醒的第六天夜里,清心丹就被送到了府上。服下丹药的萧亦玄虽然还是没有苏醒的气象,起色比之前已经缓慢好转。那个白头发的洛神医抚着胡须,对于他什么时候能苏醒,最后一锤定音道,“不出六个时辰,萧公子定会醒来。”

  在萧亦玄卧榻的这段时间,邺城发生了几件怪事。先是醉艳楼的花魁董小宛被人杀死在自己的房间里,还是被剁成了肉酱,场面极其血腥。有些消息灵通的,在小范围内传着他们所知道的真相,据说是那个性情残暴的长史公子李灵枢干的,至于原因,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仅仅两天,就已经出现了不下二十个说法,其中最令人可信的还是李灵枢不满董花魁只陪萧大公子,对自己不屑一顾,因而泄愤杀人。

  第二件事是邺城的大小酒楼,青楼,秀坊,客栈,这些人多口杂的地方都莫名其妙的少了伙计或是丫鬟,也有的连扫地的大爷大娘都不知所踪。更为奇怪的是,他们是在同一天晚上消失的。官府里派人来查,查了几天都没有个所以然。后来刺史府的人来只做了个笔录,再没有下文。

  而最后一件怪事尤为恐怖,城外的乱葬岗凭空多出了数十具尸体,面容都被毁去,辨别不清。

  火烛曳曳,暖炉生香。蒋经天此时坐在萧亦玄的床头,亲自用布给他擦拭着手臂。屋内的丫鬟都被他遣走了。他的动作轻柔,慢吞吞的揩着每一寸肌肤,生怕力气大了,伤到自己的儿子。按照洛神医的话,今晚对于萧亦玄来说极为重要,需小心呵护,出不得半点马虎。

  宋公明不知何时到来,他没有打扰,而是等蒋经天擦完后才道:“老爷,那个董小宛的身世查清了。我们这里没有关于她的消息,是南边传来的,废了些许功夫,她来自燕国皇宫。她的本名不叫董小宛,而叫董灵,是一个女官。”

  蒋经天尽量压低声音说道:“是平王府吗?”

  宋公明道:“是。”

  蒋经天若有所思,随即好似自言自语道:“呵呵,看来那个痴傻的平王似乎没我们想的那般无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生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生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