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女侠饶命!
隔岸观彼岸2016-10-10 10:313,708

  第八章 女侠饶命!

  今天白马帮来了个少年人,他看上去病怏怏的,脸上毫无血色,像是大病初愈。他大马金刀的坐在白马帮的首位,可包括帮主高光斗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任何的异议。

  白马帮作为邺城最大的帮派,多年来可以说是横行无忌。尤其是十年前最鼎盛的时期,白马帮的人一出现,邺城各个干道都会迅速鸡飞狗跳,那些打扮漂亮的小娘子更是花容失色,顾不得礼仪,脱着鞋就跑。当年的官府对他们进行了多次围剿,可每次只能抓到几个小喽啰,大人物连根毛都没看见。

  但不知为什么,白马帮这几年的行事做派收敛了很多,就似突然转了性子。前几年有个小娘子晚上在秀坊里多待了会儿,耽误了回家的时间。她胆子不小,天黑了竟敢独自走夜路。当她刚拐进自家的那个小巷子的时候,她看到几个白马帮的大汉,而且恰好跟他们打了照面。她再大的胆子也知道碰上他们绝对没好果子吃,她转头拼了命的跑,不停的大叫。一个小娘子能有多大的体力,跑了没几步就被那几个大汉截住了。她面如死灰,就想着自尽,这个时候自尽远比被玷污后受辱而死强。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这个性子刚烈的小娘子彻底懵了。

  为首的是个刀疤脸,留着络腮胡子,他尽力的挤出笑容,压低粗犷的嗓音道:“姑娘,天黑,你家在哪里,要不我们送你一程。”

  小娘子梨花带雨,一个劲的摇头,她可不想引狼入室,到时她的家人都要遭殃了。

  刀疤脸许是感觉浑身不自在,他挠了挠后背,道:“你们几个架着她走,记住,动作都给老子轻点。要是磕着碰着,老子要你们好看。妈拉个巴子,当个好人真他妈累!”

  白马帮的几个人架着已经呆住的绣花小娘子一家家的敲门,最终把她送到了家里。她家那个老母亲见到这个场面,当时就跪了下来。不过,她等了半天,对方都没进来,而是大摇大摆的走了。此时,小娘子才回过神来,一脸的不可置信。

  后来她在秀坊和其他的娘子说了这件事,她们没有一人相信的。甚至有几个胆子大的,调侃道许小娘是不是人家壮硕,做那活而好,让你乐不思蜀了。未经人事的许小娘羞得脸颊通红,再也不说此事了。

  没过多久,市井上传来了很多白马帮的人做好事的例子。有的说他们看到白马帮的汉子拦下了马车,救下了孩童。有的说在赌坊的门口,白马帮的人出手教训了蛮横的庄家奴。还有的老农说自己干不动活了,几个白马帮的人就帮他把地翻了。几个月之后,邻里乡亲都在盛传白马帮转性了。

  转性后的白马帮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与邺城的居民和睦相处,经常能看见穿着白马帮服饰的弟子在和朴素的农家汉子一起喝酒吃肉,讲着荤话。甚至还有不少待字闺中的小姐,不顾繁文缛节,硬是往他们身上凑,最后结成了桩桩好事。

  不过,这两年,白马帮的人逐渐的消失了,就像王八入水,不知所踪。也有惦记他们的人去找过,得到的消息是白马帮已经举帮离开了邺城。

  少年人的手轻拍着桌子道:“宋管家让我来知会一声,白马帮从今天开始可以活动了。”

  高光斗身材高大,却不像其它帮派势力的一把手那样五大三粗,反而穿着儒衫,透着股儒雅的气息,他道:“是,公子。”

  他没有表情,不代表下面的人没有动作,尤其是个刀疤脸的汉子,他起身哈哈大笑,说道:“妈拉个巴子,老子当缩头乌龟当了两年,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坐在他旁边的是个矮小的汉子,他拉了拉刀疤脸的袖子,冲他摇头。

  刀疤脸望着少年人,笑容变得尴尬,抓着头道:“公子,不好意思,是老刀疤唐突了。”

  少年人示意眼神已然危险的高光斗不用在意,道:“无妨,我也知道你们憋了很久。当初那边的势力大举渗透,宋爷爷为了不露出蛛丝马迹,才让你们雪藏。这两年,委屈你们了。”

  老刀疤是个急性子,索性一不做二不休道:“嘿,是委屈,但委屈的还是我那小娘子,每天只能偷偷去看她,她现在望着我的眼神那叫一个幽怨。”

  少年人眼神醉人,说道:“那怕是你老刀疤年纪大了,在某些方面满足不了许小娘子,她才会幽怨的的吧。男人吃亏不要紧,肾亏可是大大的要不得。”

  坐在堂子里的都是大老爷们,瞬间像炸开了锅一样的大笑,那五个平时喜欢和老刀疤开玩笑的白马帮的堂主吵得最甚,就连高光斗的眼里都流露出一丝笑意。老刀疤涨红着脸,一句话都说出来,要是别人,他肯定会回上一句,要不老子在你屁股上捅几下?这话,在公子面前却是无论如何都不敢说的。

  少年人等他们笑完之后,才缓缓说道:“白马帮重出江湖是大事,你们憋了这么久,该找乐子就找乐子,这我管不着。但是我丑话还是说在前头,要是你们胆敢骚扰百姓,我绝不会姑息。你们前些年攒下的香火情颇为不易,要学会珍惜。”

  高光斗沉声道:“公子请放心,他们若是胡作非为,我定会以帮规严惩。”

  当天下午,少年人就带着高光斗,老刀疤,青木堂的堂主刘锡,离火堂的堂主陈亮,在邺城最有名的茶馆林轩茶坊坐下。

  白马帮分为六个堂,老刀疤是庚水堂的堂主。刘锡正是那个在堂子内拉老刀疤衣袖的矮小汉子,他五短身材,相貌却是不差。陈亮四十出头,但很显老,在帮内,很多人都叫他“陈老爷”。

  林轩茶坊是文人墨客最喜欢来的地方,它的装饰典雅,全馆采用回廊式的结构。院子里种的是青松翠竹,都是名贵的品种。还有假山和潺潺的流水,这样在茶馆里喝茶的人都能看到院内的景色,品茶品景两不误。上茶的都是清秀的娘子,统一着蓝色的花布裙,不阿谀不奉承,算是林轩茶馆一道独特的景观。

  少年人来茶馆是找人的,按照宋管家的计划,有了此人,白马帮以后的行动才能更加顺利的展开。再说,一个帮派里不能都是勇夫,智囊型的人同样不可少。

  老刀疤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他东看看西看看,身上如同长了虱子。刘锡和陈亮相互对视,强忍着笑意,他们对大老粗的秉性熟悉得很,让他乖乖坐着比杀了他还难。

  高光斗道:“公子,宋管家有没说咱们要的人长什么样,每天来林轩茶馆的人可不少。若是没有特定的画像,找起来可就大海捞针了。”

  少年人没有回答,事实上他现在的心思完全能不在这上面,他的目光完全聚集在前桌的一个女子身上,怔怔出神。那是个穿着绿色衣裳的女子,她头上顶着一个漂亮俏皮的发髻,身材颀长,一把水墨色剑随手放在桌上。从少年人的角度只能看到女子的背影,却不知为何,总让他有种熟悉的感觉。

  记忆中的女子,不,不能说是女子,只能说是女孩,毕竟那是他不过八岁。她最喜欢穿绿衣了,当时梳着两个小羊角辫,俏生生的站在他家门口。她走起路来一蹦一跳的,煞是可爱。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当时还是孩子的少年人就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了。为了得到小女孩的注意,他还上演了一次老套的戏码,只不过最后的结局比较悲惨罢了。

  少年人收回心思,自嘲的笑笑,天底下爱穿绿衣服的姑娘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是她?他朝高光斗歉意说道:“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高光斗是过来人,明白少年眼中的含义,道:“公子,没事,反正等的人还没来,这茶馆的风景确实不错。”

  少年人喝了口茶道:“我出门的时候宋爷爷跟我说他也不知道那人长什么样,但是一旦看见就一定能认出来了。”

  高光斗深以为然的点头,倒不是他拍马屁,而是世上就是有一种人,你看到他就觉得他定是那个人,因为他们身上有与生俱来的特殊气质。

  老刀疤抓耳挠腮,粗糙的手握着小茶杯,怎么看都别扭,他一口就是一杯,最后实在不耐烦了,就拿着壶子往嘴里灌,好不舒畅。他这么一灌,同桌的高光斗等人倒是不介意,可有人介意了。

  一个手中拿着折扇的大耳秀才正和同窗好友品着茶,当中还有位长相颇为不俗的带着朱钗的妙龄女子。不过,这大冬天的真不知道他拿扇子为的啥,而更令人奇怪的是,他们那一桌除了女子,手中都有一把。他们将扇子打开,极力摆出一副最为满意的形象,神态颇为自得。朱钗女子只是嫣然一笑,继续品着茶。

  只听大耳秀才嗤笑一声,说道:“喝茶还有捧着壶子的,我真是头次看见,端的是有辱斯文,有辱斯文。”

  其余的秀才合上折扇,瞥眼看去,有两个立马露出了懊悔的神色。这可是个大好机会,怎么偏偏他们错过了。

  老刀疤重重的放下茶壶,却是没有发作。

  大耳秀才不死心,道:“阁下这副尊荣也好意思到林轩茶馆来,依我看就是那些破烂的茶棚都不应该招待你这种人。”

  老刀疤双手按在桌子上,他妈的,忍了!

  大耳秀才见对方无动于衷,回头看了一眼妙龄女子,把心一横,声音提高了些,“臭要饭的,还不快滚,本秀才看着你茶都喝不下!”

  忍无可忍!

  老刀疤拿过茶壶就扔了过去,一把砸在大耳秀才的脚跟前,碎片四溅,划破了对方的衣衫。这还是他控制了力道,不然一下就可以让大耳秀才头破血流,躺在医馆几天都下不来床。

  大耳秀才被吓住了,惊慌失措,咋的一言不合就打人。茶馆内的人都被惊动,向这边望过来,其中有人认出了老刀疤的身份。

  “老刀疤,是白马帮的人!”

  话音刚落,一声剑鸣,前桌那个绿衣女子手边的水墨剑蓦然出鞘,剑光若斗牛之虚,在刹那间就击碎了老刀疤和少年人喝茶的茶桌。然后剑回鞘,她转身。

  风华绝代。

  少年人吹开木屑,努力揉了揉眼睛,接着张大嘴巴,能吞得下一个鸡蛋。就在高光斗刘锡要有所行动的时候,他突然双膝跪地,双手抱拳,嘴里大叫道:

  “女侠饶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生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生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