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杀人的雪(下)
隔岸观彼岸2016-10-07 11:403,706

  第五章 杀人的雪(下)

  蒋府的护卫来得快,去得也快,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只剩下回廊中的蒋经天和退到他身后的管家老仆。雪下得还是那样肆虐,除了地上的那具尸体和血滴,好像再没多出什么。

  萧亦玄神色复杂,但并不意味着他就会怕了“突然”变成顶尖高手的老乞丐,他凑了过去,嬉皮笑脸道:“老乞丐,你真是那能飞来飞去的人间仙人呀?”

  老乞丐似乎很同意“人间仙人”说法,道:“可不是?”

  萧亦玄咽了口水道:“听那死鬼说你姓曹,你该不会是曹重离吧?”

  老乞丐的回答差点让他晕倒,因为他又是笑眯眯的“你猜”两个字,可接下来说的话让整个气氛都沉寂下来,老乞丐深吸一口气,望向南方道:“我快要离开了。”

  萧亦玄挑眉道:“该不会是一出手就会被仇家查到踪迹吧?你放心,我那老爹看着不靠谱,总还是有些斤两的,你没听那死鬼说嘛,原来那可是什么正二品的武将,啧啧啧,听着就牛气。还有我宋爷爷,黄叔叔,貌似都是高手,你怕这么多人护不了你?”

  老乞丐道:“你觉得我需要他们保护?”

  萧亦玄悻悻然,说道:“大概是不需要的,那为什么要走?”

  老乞丐抓了把雪塞进嘴里道:“你有师父,我也有师父,十年之期已到,总归得去燕国帝城一趟。”

  萧亦玄明白了他的意思,小声道:“打得过吗?”

  老乞丐这次没有吹牛,而是严肃的说道:“约莫是差点,不过臭小子,告诉你一个高手打架的道理,打不打得过,事前说了不算,得打过才知道。”

  萧亦玄又道:“什么时候走?”

  老乞丐说道:“估计就在这两天了,最早明天,最迟后天。你放心,走前会和你说一声。”说完他站起身,拍拍屁股就走了。

  萧亦玄双手抱膝,蹲在地上,在风雪中默默无言。

  蒋经天也没有走,一直等到自己的儿子走来,父子两人才一同回房。房内点着琉璃盏,暖炉的火烧得正旺,丝毫都不感觉冷。蒋经天给萧亦玄倒了杯热茶,在雪中站了这么久,他可是怕自己的宝贝儿子冻着。萧亦玄没有接,而是以询问的眼神望着他。

  蒋经天暗叹一口气,放下茶杯道:“亦玄,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爹一定全部告诉你。”

  萧亦玄道:“正二品的天机将是多大的官?”

  蒋经天得意的说道:“在武将排名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天策神将,就是天机将最大。怎么样,爹当年厉害吧?”

  萧亦玄翘起二郎腿,说道:“是厉害,被一个破‘鲠骨’差点撵着走,话说那‘鲠骨’是个什么玩意儿?”

  蒋经天道:“亦玄,‘鲠骨’可不破,他隶属于朝廷最厉害的杀手组织‘鱼刺’。两头刺,六鲠骨,三十六里刺,七十二尾刺。这些人无处不在,无孔不入,不管是江湖的高手还是庙堂的达官都对他们忌惮三分,一旦被他们缠上绝对没好果子吃。”

  萧亦玄道:“那你以前是犯过事儿喽?不然他们吃饱了撑的会来杀你,这应该不是第一次了吧?”

  蒋经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当年是犯了点事,皇帝让我们去打北夷,我们觉得西漠好打,结果就去了。事后虽然拿下了西漠,但是皇帝觉得我不听军令,就革了我的职。如今怕是担心我还没老死,所以派人来杀。以前都是些小人物,让我神不知鬼不觉的解决了,嘿嘿,今天的动静闹得有点大。”

  萧亦玄端起茶杯,轻抿一口,道:“那黄叔,宋爷爷他们呢?最可气的是我小时候一直视为玩具的铁甲人竟然也是个高手?”

  蒋经天道:“他们都是当年爹的下属,后来退出军伍,跟了爹。现在你知道了他们的身份,下次说话注意点,可别再去没礼貌的摸你黄叔的肌肉和拔你宋爷爷的胡子了。”

  萧亦玄扭动脖子,给暖炉里添了一把炭,说道:“知道了,知道了,年纪大的人就喜欢唠叨。今天我没想到的事情真多,老乞丐是个高手,老爹你是大将,就你们这身打扮,怎么看都不像,不过倒是应了一句话,‘人不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蒋经天把手伸进暖炉里烘烤,咧着嘴说道:“是这个理儿,倒是亦玄你那手试探真不怎么样。”

  萧亦玄装作什么都听不懂的样子,故意道:“试探?什么试探,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蒋经天也不逼他,抖了抖身上的袍子,缓缓的站起,说道:“凭你和方陌那小子的脾气,昨天会只把奎帮的那几个人打一顿?好了,爹真是不成用喽,刚坐不久就累了,大冬天的早早躲进被窝里才是正道。”

  萧亦玄挥挥手,示意他快走。但好像又意识到忘了些什么,从袖口掏出一个纸包裹的物件扔了过去,说道:“雪鸡,给你尝尝鲜。”

  蒋经天出门后带上了门,紧握着包裹的雪鸡。他在沿廊里边踱步边想,亦玄吶,可不要怪老爹不告诉你全部,只是一旦你知道了所有的真相,你会过得很累的。能当个富家翁的公子,远比什么大将军的后人快乐得多。

  果然不出萧亦玄所料,老乞丐从来不是个会遵守规定的。他今天比往常起的早很多,特意找了把小刀先是割了头发,然后又剃了胡子,更为难得的是他还自己烧了一桶热水洗了澡。换上一身清洁干净的衣裳,丢了那件和他相依为命好几年的破羊皮裘子。

  他整理好衣物,裹在背上,坐在屋前的石砖上发着呆。当年来蒋府的时候,那孩子才七八岁,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竟然就会调戏小女娃了。嘿,真的是天赋异禀,符合他老曹当年的风范呐。现在想想要不是那小子早就有了师父,说不定自己可以破天荒的收个徒弟,教几手剑法。有了武功,在女娃面前抖露一手,还不是什么都手到擒来。依稀记得四五个小女娃围着那小子转的情景,一个个就像犯了花痴,拼命的往他那儿凑,他就趁机揩油。小女娃前不凸后不翘的,谈得上什么手感,他却总是乐此不疲。那群小女娃也痴,只是看他说的眉飞色舞就更加的崇拜和欢喜。后来他渐渐长大,就更不用提了,邺城大大小小青楼的长得水灵的花魁哪个没被他拿下过。对于这点来说,他老曹是在心底竖起大拇指的,就俩字,佩服!

  要说那小子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吧,也不是。他回头望了一眼当年萧亦玄特地为他造的屋子,当时萧亦玄就站在那儿有模有样的亲自指挥。可惜,以后这些都和他无缘了。至于道别,他可不想,矫情!

  老乞丐不再犹豫,趁着天色尚早,得快些赶路才是。他走得很慢,似乎要将蒋府里每一块砖走过去。走得再慢也是有尽头的,就在他踏出蒋府大门的时候,他看到一个穿着白皮裘的少年在对他灿烂的笑,手里拎着酒。

  白衣少年是早就等在那里的萧亦玄,他小跑过来,殷勤道:“老乞丐,就知道你的臭脾气。我知道银子啥的在你们这些高手眼里都是浮云,但是酒总不介意吧。不过我就买了两壶,你路上得省着点喝。”

  老乞丐听到那句“银子在你们高手眼里是浮云”,心底刚升起的那丝感动瞬间消失。高手就不是人啦,不用吃喝拉撒?

  萧亦玄见他脸色阴晴不定,嘿嘿一乐,从怀中掏出几张银票,不多,大概几百两,塞到他手上,说道:“开玩笑的,哪儿能真不给银子。”

  老乞丐脸色稍缓,道:“臭小子,还算你有点眼力见”,然后他拿出了一本破旧的书丢给萧亦玄,“接着,老头没什么东西送你,这是我鼓捣出来的一点习武心得,算不得什么稀罕玩意儿,若是你将来习武可以看看。不过我看你八成是走不到这条路上来,那就替老头寻个天赋好的送给他。江湖上都讲究个传承,我师父就我一个不成器的徒弟,而我不如他,连一个都没有。有个传承,将来我死了还有个人能在清明给我上柱香。”

  萧亦玄接过手后随意翻了几页,都是龟爬样的字,根本不明就里,塞进怀中说道:“嘿,老乞丐,你常说当年因为某个原因离开了江湖,这就要走了,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呗。”

  老乞丐作出眉眼立起的古怪式样,说道:“等你追到那绿衣女娃娃的那天你就知道喽。不过,想要追她真是困难不小,除非你能打过他爹。”

  萧亦玄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小心问道:“那你给说说我将来有没机会呗?”

  老乞丐没有答话,只是竖起一根手指。

  萧亦玄是满心的欢喜,充满希冀的说道:“还不赖嘛,一年就可以了,看来我的天赋是上等。说不定将来练个几年,下一届的百步武评上会有我的名号呢。”

  老乞丐摇头。

  萧亦玄一愣,道:“十年吗,有点晚了,不知道她会不会等我,唉。”

  老乞丐切了一声,像看着可怜虫似的道:“一百年!”

  萧亦玄差点晕倒,脸和苦瓜变成了一个样。

  这倒不是老乞丐在故意骗他,江湖上能稳胜绿衣小女孩她爹的,恐怕只有称霸半个甲子的轩辕韵了,其余的一个都不行。

  老乞丐摸着腮帮,晃了几下头,问道:“你看我这模样有高人风范吗?得劲吗?”

  其实老乞丐经过一番仔细的整理,模样未必差了,反而散发着老酒醇香的味道。萧亦玄下意识的就要说出那句口头禅,却发现老乞丐已经头也不回的走了,那叫一个潇洒自然,剑侠的风范不外如是。

  萧亦玄抹着发酸的眼睛,随即朝着他的背影大声道:“得劲儿!”

  雪飘在老乞丐的鼻子尖上,他想去掏鼻屎,又感觉这样不好。但是最后他还是忍不住掏了,一坨污秽之物随着他的手指落到了冰天雪地里。

  看到这一幕的萧亦玄暗叹道,以前怎就没发现呢,老乞丐弹鼻屎的动作好似在出剑,那鼻屎中有剑意啊!

  他怔怔的看着老乞丐消失在尽头,有几句话一直没有说出口。

  老乞丐,人家轩辕韵可是天下第一的大高手,咱打不过就跑,不丢人,可千万别死了。大冬天的死了没人收尸,就真的是尸骨未寒了。

  北风呼啸,如同人在呜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生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断生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