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买卖
沈筱筱2016-10-08 11:022,168

  她同样担心正杰,可也担心女儿,万一这事儿被寺庙的和尚捅了出去,到时候公公还不知道要怎么对付自家这一房呢。

  到时候,那钱氏又肯定会推脱。

  可要自己开口让女儿别进去,又怕到时候没求着观音菩萨,正杰会没命。

  “容月,你待会儿小心些,可别让人发现。”许氏也只能和容月如此的说了。

  “娘放心。”

  几人一边说着,一边已经到了寺庙的后门。

  而花水木眼尖的发现,那后让居然虚掩着,便立即道,“容月不用爬了,这后门开着呢。”

  “太好了,这菩萨想必是看见我们心诚,所以,用佛法帮咱们开了后门,二婶,你不用担心了,正杰有救了。”

  容月一行人轻手轻脚的走了进去,当更夫敲过新年的第一声更声时,花家一行人便烧起了头柱香。

  钱氏夫妻求的自然是儿子。

  容月求的相对多些了,一求一家人能顺顺利利分家成功,二求父母健康长寿,三求小弟弟平安长大,四求自己做的副业不要被家里人发现。

  不知道是真的观音显灵还是钱大夫的医术高明,几人回到花家后,据说花正杰被他兄长喂了药后,倒是清醒了过来。

  喜得钱氏包着花正杰哭了会。

  而容月则发现,那位花正杰回来了!!

  因为花正杰正对着自己眨眼睛,正宗的花正杰哪会如此……

  花正杰受了伤,因此,钱氏一家倒是没回娘家,没办法,大夫说了,最好不要移动。

  而容月一家,则是在初三正式回了娘家。

  花水木到了秦氏哪儿,便被小姨夫袁天柱给拉去喝酒了。

  而许氏则被妹妹许燕还有秦氏给拉进了屋子。

  一看许燕那样儿,容月便知道,小姨估计是打听清楚了,而且明显,那花正杰报的料没错,自家老爹还真不是花家人,至少不是余氏所生。

  许氏听到这个消息的,自然是不信,这怎么可能呢?

  虽然公婆待自家确实也一般,可,可这太难以让人相信了。

  秦氏看着女儿的样儿,便叹了口气道,“这事儿,我和你妹妹都分别去打听过,这可是关系到你家的大事,我看这事儿吧,你心里清楚便好。”

  “娘……”许燕有些不赞成。

  秦氏刮了一眼小女儿,然后和许氏道,“生恩不如养恩大,或者水木是你公公在外面生的,那么,你婆婆能容下,也算不错了,你也心宽宽。”

  秦氏自己也是女人,也能够理解。

  “娘,这事儿我……”许氏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毕竟,妹妹和娘说的,她还得花些时间接受。

  “姐,这事儿你自己放心底里,以后在家里自己干活聪明些,我倒是觉得没必要和姐夫说。”

  倘若是外面抱来的倒还好,可倘若是亲家老爷在外面生的,这让姐夫如何自处啊!!

  而且不是让姐夫对那花家更怀内疚么?

  这边秦氏安慰着许氏,那边容月便在许燕的示意下,和她出了屋子。

  一出屋子,容月便立即对小姨竖起了大拇指,“小姨,你这速度,真够快的,太让我佩服了。”

  容月狠拍自家小姨马屁。

  许燕啐了口容月道,“行了行了,这次你是不是又带了自己的私房银子过来?嘴这么甜。”

  容月笑道,“我是那样的人嘛,本来我家小姨就聪慧机敏,对了,小姨,我那布娃娃好像卖得人没有,我要不再想想别的。”

  “过年完,便要春耕了,你有这么空?我可记得,你也算是你家的主力军?”许燕有些怀疑的说道。

  而且,许燕也好奇,这到了春天,你又卖不了酱货,腊货,你卖啥?

  那布娃娃放在铺子里也几个月了,压根没人询问半句的。

  天柱都说了,倘若不是容月的东西,早想扔了。

  而许燕之所以还放着,便是让容月知道一个理,做生意赚银子没这么容易。

  容月笑了笑道,“是啊,要春耕,可也能摸鱼,摸螺蛳,拿到城里卖,也能卖不少银子呢,只要能卖银子的,老太太都会许的,这来城里不是多了,呵呵。”

  对容月来说,摸鱼和摸螺蛳压根不是啥难事。

  她早做了鱼篓,还有竹排,只要放入河里,过一天,或者过个两三天去捞,便有好多的鱼和螺蛳了。

  容月和别家的不一样,她卖的螺蛳会先用井水养两天,等螺蛳吐出了泥,再拿去城里卖。

  一边卖鱼,一边便把螺蛳屁股挟掉,在价格和别人一样的前提下,容月这儿买走的螺蛳,人家能直接下厨烧了,省了不少事儿。

  因此,有些人便会顺便买走一条大些的鱼拿来清蒸,或者买几条小鱼来炖汤。

  容月做生意的方法一说,许燕倒是用赞许的目光打量了这个外甥女一番。

  还别说,倘若换了是她,她也会购买容月的鱼,可是方便不少。

  而且她一个小孩子在卖,大家都会有种贪图心理,觉得小孩子这儿容易还价,或者容易上当受骗。

  可惜是个女娃子,要不然,送到天柱的铺子当学徒,倒是个不错的人材。

  而这边,袁天柱也在和花水木商量一件事。

  袁天柱是知道花水木的本事的,他和城里几家掌柜的关系不错,因此,他想帮花水木一把,帮他牵桥搭线。

  只要他有货了,便直接送人家酒楼里去,省得他沿街叫卖,虽然价格会压低些,可至少省了很多时间。

  而且有些大的猎物,未必能一下子卖得出去,来回又费时间,有的时候,花水木只能很便宜的卖。

  其实严格算来,也并没有赚多少。

  花水木当然知道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还在考虑。

  毕竟和人家签订了合约,那么,每个月必须得交一定的货物,人家毕竟是开酒楼的,你供货得充足,要不然,谁要你的东西啊?

  可开年,便是春耕,他又未必有这个时间。

  可倘若拒绝,机会错过便失去了,因此,他挺纠结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