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在娘家
沈筱筱2016-10-08 11:022,149

  许燕伸手从许氏手里抱过小家伙,然后准备打开刚才许氏盖好的盖头。

  却被秦氏阻止了,“这外面风大,你要看,进去再瞧,仔细伤了我的小孙孙。”

  许燕抱着她的大外甥,然后撅着嘴巴,作出小女儿状道,“娘亲不依,不依啊,你有了你的外孙,我这个女儿就要靠最后了。”

  秦氏假装要打道,“行了行了,你都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还这么顽皮,小心被你外甥女笑话。”

  容月捂着嘴笑了笑。

  许氏的娘家屋子和花家差不多,基本都是江南农家小院,大门都是朝向东南方向。

  没有哪家的大门是正南方向,据说,正南方向是最大的菩萨进出的,倘若开了正南方向,轻则破则生病,重则家破人亡。

  因此,基本家家都是偏东南,还得注意着邻家的,要不然,农村人为了一些些的风水问题,可是真会动真家伙的。

  像花家的院子便是东西两边都养着家禽,鸡鸭鹅,羊牛猪。

  秦氏只养了几只鸡,边上养了不少的花花草草,因此,味儿便没花家的重了。

  秦氏把容月母女安置在原先许氏出嫁前的屋子。

  “娘,你和外祖母说说话,我把土放窗外去。”

  带了些花家的土,主要是怕容月还有弟弟水土不服。

  在江南的农村有个习惯,倘若你要出远门,又怕水土不服,便挖些家里的泥,带着,到了目的地,然后便把泥土倒在窗户边上。

  “容月倒是个能干的,咱们村里,估计没一个闺女能比得上容月的。”秦氏看着外孙女忙东忙西,不由得心疼起来。

  “容月啊,你歇歇,有丫头呢,别忙乎了,你外祖母看着可心疼了,在你外祖母这儿,你和你娘就是回来享福的。”许燕笑着说道。

  “没事,你们聊,我先干完,丫头摆的,到时候我和娘不知在哪儿,便不好了,都是些省力活,不费劲儿。”容月笑了笑,然后继续忙碌着。

  这外祖母这儿,有个丫头,有个婆子侍候,也算是使奴唤婢的,因此,容月便不明白了,怎么外祖母会把许氏嫁到花家去的。

  秦氏这儿虽然也算是农村,不过,怎么着也能排得上近郊了。

  一般近郊的人家,都会把闺女嫁城里,俗话说得好,宁嫁城里一张床,不嫁乡下一间屋,难道就看中了老爹的人品?

  花容月打算,趁这个月好好向小姨问问。

  容月忙了手头的事儿,净了手,便爬上了木榻,秦氏便示意容月吃桌上的点心。

  容月看了看许氏,许氏点了点头,容月才拈了块。

  这下子把秦氏看得更加生疼了,把容月搂在怀里道,“容月啊,这是你的亲外祖母家,哪需要如此客气的。”

  容月笑了笑不说。

  许燕道,“娘,这也是对的,现在容月年纪小,大家不会怪她,可总有会长大的一天,她又是在那种环境下,有这规矩和礼仪是好事。礼多人不怪。”

  许燕刚说完,那丫头小草便走了进来道,“夫人,珍嫂子做好饭菜了,这饭菜摆哪儿?”

  “摆东屋去,那桌子大,够宽敞。”

  祖孙四人到了东屋,东屋也已经摆好了五菜两汤,够丰盛的,这花家人十几口,每天也就那五菜一汤,果然是外婆家好啊!!

  除了有给许氏下奶的鲫鱼汤,还有给容月秦氏母女喝的干菜蕃茄蒲子鞭笋汤,红烧肉,小鸡炖蘑菇,香菇青菜,焖茄子,炒芹菜,全部都是许氏喜欢吃的菜。

  容月一看笑眯了眼,这在花家,这些菜哪容易看见啊,每次都是老太太或者花正杰几个喜欢吃的。

  没这比较容月也就算了,一比较,分家的欲望更加强烈了。

  你说每餐吃饭都得合人家的胃口,自家爱的都吃不着,这闹得是哪般?

  人生在世,岂能如此苦逼!!

  祖孙四人用完了餐,许氏便侍候秦氏午睡去了,容月便使了个眼色给许燕,二人便去了许燕的房间。

  “怎么了?又有私房银子要交给我?”许燕笑着取笑道。

  容月故意一跺脚,假装生气道,“小姨……”

  “行了行了,不闹你了,怎么,有进展?”许燕坐了下来,给容月倒了杯水问道。

  “小姨,你对我爹他们兄弟之间的事儿知道多少?”

  容月感觉外祖母应该是不知道的吧,要不然,哪会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嫁进这么复杂的家里去。

  谁会真正的疼不是自己亲生的呢?

  “怎么了?”许燕有些奇怪。

  “是这么回事……”

  容月便开始解释,她自然不会把花正杰的事说出来,这事儿,除非许燕是穿越或者是重生的,还能接受,要不然,换了是一般人,都会觉得,自己撞鬼了。

  因此,容月便把事儿推到了稳婆袁二娘身上。

  稳婆这种职业虽然未必全部是世袭的,不过,大部分却都是祖传的,袁二娘的母亲以前便是村里的稳婆。

  容月便说哪次听村里的人提起,说人家袁二娘的母亲说的,父亲花水木不是祖父母亲生的诸如此类。

  “此事当真?”许燕一听,手里的茶杯瞬时滑落,幸好容月接得快,放到了桌上。

  “骗小姨你做什么,当时我是偷听到的,心里也觉得奇怪,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再回来想想,也对啊,您想,祖母生了三个女儿,多需要一个儿子来撑门面,证明她不是个只会生女儿的。”

  这些事儿,容月早就考虑过了,“理论上自然是对爹这个长子是最宠爱的,好吧,哪怕是祖母难产,可也不可能把长子排最后不是?”

  “小姨,这事儿可真的只有麻烦你了,你想,倘若难产,二叔哪有这么快生出来的,我记得,我爹和二叔可没差多长时间,可得麻烦你打听打听了。”

  许燕听了点了点头,她也觉得奇怪,农村里,基本上每户人家,对长子那是最疼爱的,因为添丁意味着能多分点地,是家族的延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