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打架
沈筱筱2016-10-08 11:022,172

  反正她母亲说了,大伯一家,都是奴才秧子,不用和人家客气。

  虽然上头有三个哥哥了,只不过,哪怕是花老爷子,对这个一天到晚只会甜言蜜语孙女也很是疼爱。

  平时有好吃的,好玩的,钱氏所出的儿子们,自然是让着她。

  可今天,谁管她啊,手快有,手慢无。

  因此,花丽娟急了。

  倘若换的是一般的女娃,说不准就哭了,不过,她一向在家里野蛮惯了,自然是推了身边的花正杰一把。

  花正杰是花家第三代排行第五,今年也才三岁,本来和哥哥们正努力吃着肉呢。

  被堂姐这么一推,立即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农村的孩子,虽然皮实惯了,可吃进嘴里的肉吐了出来,又摔疼了,还不见娘亲,自然哇哇的哭起来。

  钱氏一听儿子的哭声,自然冲了出来,看见花正杰委屈的指了指花丽娟。

  而花丽娟则坐在案桌上,一脸得瑟的看着摔在地上的儿子。

  虽然长子花正一,次子花正栋在安抚,不过,花正杰还是嚎啕大哭。

  钱氏简直是又气又急,刚才自己被小余氏欺负,还是邻居出门追,婆家人呢?

  自己被邻居送了回来,婆婆还给了自己一个冷眼,怪自己丢了脸面,阿呸,你们花家人,有什么脸面?

  不就是一个乡下的破地主儿么,就如人家亲家所说,这殴打嫂子的,就是花家的规矩,真真是笑死人了!

  钱氏冷眼看了眼席面上的小余氏和余氏,余氏是带着一种厌恶的脸色,至于小余氏更加不用说了,嘴角的笑容早就出卖了她。

  钱氏前仇旧恨加在一起,把儿子推向了长子怀里,奋而起身,甩了一个大耳刮子给花丽娟。

  钱氏没出嫁前就是干农活的,现在干得也不少,力气自然是大极了,一巴掌下去,花丽娟自然是打倒在地。

  小余氏一看,立即扑上前去,也不管女儿,上前便和钱氏撕打起来,“你个心肠歹毒的贱妇,居然想要谋害我女儿,我和你拼了……”

  原先孩子的哭闹声,院子里的男人们便惊动了。

  虽然花水森的先生和同窗皱了皱眉头,不过,人家也知道,这是乡下地儿,这孩子自然不能和城里的比。

  更何况,哪怕是城里的孩子,也会有哭闹呢,太正常,太正常了。

  人家刚要举杯来行个酒令,把此事揭过去,哪知道,里面会有两个妇人打起来的。

  而且明显看来,还是花水森的两个嫂子。

  谁叫花老二和花老三在花老爷子的眼神示意下,立即冲了进去呢?

  而钱氏和小余氏的打架可谓是打得激烈。

  其实这时候,内屋的人,已经都冲出来了。

  只不过,看着花家的两个姑子,还有花老太太都不动手,花家的几个外甥还端着碗,大块的吃肉,她们,便也不出手了。

  毕竟那是人家的家事,人家也不急,她们急啥。

  钱氏和小余氏虽然被各自的男人拉开了,不过,二人还是不顾颜面的泼口大骂起来。

  农村妇人,本来声音便大,再加上二人都在盛怒之下。

  那嗓门更加不用说了。

  花水根是个聪明的,想捂上媳妇的嘴,省得老四颜面丢得越大,到时候,老爷子的脾气发得越大。

  可哪知却被小余氏狠狠的咬了一口。

  然后最让人想不到的,还数花丽娟这个孩子。

  花丽娟刚才是被钱氏打蒙了,而清醒过来,脸是疼得厉害。

  她也是个聪明的,知道自己肯定是打不过二伯母的,不过,以前小余氏也教过她,柿子挑软的捏。

  因此,拿起桌边的一个碗,砸向了花正杰的脑袋。

  花正杰满脸血的,一声没响的便倒了在地。

  钱氏看见了,发了疯的挣脱开了花老二扑向花正杰。

  这下子,别说花老二也跟着吓傻了,哪怕是别家的人也是。

  还是花容月回过神来赶紧道,“二叔,快去请钱大夫啊。”

  钱大夫虽然只会治一些头疼脑热,不过,比起一般人来,他可是专业太多了。

  花老二一听花容月的话,立即转头去找钱大夫。

  而邻居们一看花正杰的样儿,也都吓坏了。

  虽然邻里之间吵架打闹也是有,人家也有杀鸡杀猪,可畜生和人的血毕竟是不一样的。

  因此,包括陈三六家的,纷纷提出告辞,理由是她们也出来好长时间了,家里的鸡鸭猪牛还要侍候呢。

  现在花家出了这事儿,也不可能留着人家,因此,花容月便送邻居大妈大嫂们出了院门。

  末了还向她们请求,希望她们能保守秘密,毕竟,这事儿倘若传了出去,会影响到妹妹丽娟一辈子的幸福的。

  至于花正杰,肯定不会有事的,毕竟今天是自己的弟弟满月,弟弟是个有福气的,肯定会把福气传给花正杰的。

  邻居们听了自然是点了点头,一边点头,一边在心里感慨,这许氏就是会教人啊,看看,把容月这孩子教得多好。

  现在这情况了,还想着维护那恶毒妹妹的名声。

  维护了,还在帮花正杰讨彩口。

  你说哪家小子倘若娶了花容月,那简直就是福气啊!!

  虽然大家都答应保守秘密,不过也知道,这纯粹就看花家的运气了。

  倘若花正杰没了命,她们就不信钱氏会善罢甘休。

  至于花水森则是把先生还有同窗们也送了出去。

  先生临走时,拍了拍花水森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太放在心上。

  而且还说了,倘若家里真有事,叫人托个口信去私塾,另外还准了花水森几天的假期。

  花水森抹着泪点了点头。

  钱大夫被请来之后,给花正杰看了看,其实也没啥大事,虽然花丽娟用碗砸了他,不过,花丽娟毕竟不是那会干体力活的孩子。

  而且女儿家家的力气小,年纪也小。

  因此,花正杰严格说来,只是脑袋上破了些皮,虽然看上去凶险,其实问题不大。

  容月听了其实是有些担心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