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重生
沈筱筱2016-10-08 11:022,168

  许燕是觉得,容月也才八岁,而且好像听她说,她陪着许氏卖女红,也有好些年了。

  那十几两银子,怎么着也是这些年来积攒下来的。

  小小年纪,就有如此心计,而且是对家人,许燕觉得有些心慌和心惊。

  因此,才加以试探。

  幸好,外甥女没让她失望,虽然是想分家,可至少不会不择手段,要不然,她铁定要把此事告诉姐姐。

  花容月还和许燕约定了,以后每个月都会去她们在城里的铺子,每次把扣下来的银子交给她,省得被花家的人发现。

  花正杰喝了药,神智也逐渐清醒了,秦氏和许燕便也告辞了。

  花容月原本是想着,发生了这种事,怎么着,花老爷子也会教训小余氏或者钱氏,毕竟脸面都丢光了,可哪知,一点声响也没有。

  花容月不由得撇了撇嘴,切,还说有规矩,哪有规矩了?

  你这么不教训,掩着盖着,真当村里人都不知道?

  而醒来后的花正杰更是奇怪,你说他正常吧,又不正常,有的时候会低头深索。

  特别是当这个三岁的孩子来和你说,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时,花容月简直可以说是吓了一大跳。

  花正杰说,在某朝某代,有一户姓曹的农家,有四兄弟,老四特别会读书,然后便进京赶考,后来中了探花。

  然后便被某位王爷给招揽了过去,成了王爷的幕僚。

  再后来,那探花衣锦还乡,把父母兄长全部接进了城。

  而好景不长,王爷谋反被帝王给镇压了下去,身为王爷幕僚的曹老四,自然是受到牵连,千刀万剐。

  至于曹家兄弟也是流放三千里。

  听到这儿的时候,花容月简直是有些心惊胆战,看着花正杰的样儿,花容月心道,这货不会是重生的吧?

  曹不就是草,示意是花家吗?

  毕竟三岁的孩童会是如此?

  花正杰打量了花容月一眼然后道,“大姐,你猜最后结果如何?”

  “如何?”花容月故作镇定的问道。

  “那曹家富贵的时候,曹老太太为了不想长子沾便宜,便爆出了一个惊天消息,你猜是什么?”

  “是什么?”花容月感觉喉咙口干干的,咽了咽口水问道。

  “这曹家三女儿,和曹家二儿子,中间也就隔了一年多,你说,曹家这大儿子是怎么生出来的?”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花容月感觉简直就是晴天响了一个大雷炸在了自己脑门上。

  她还没反应过来,花正杰继续又放雷……

  “这曹家有难了,曹老太便命那早被赶出曹家的,曹老大夫妻顶了三儿子儿媳妇的名号,代弟弟弟妹们去死,你猜那曹老大女儿和儿子的结果是如何的?”

  花容月看了看花正杰,不用想也知道,不会是啥好结果。

  花容月强压下了心头的恐慌,害怕,然后道,“这个梦还真是奇怪,怪不得三弟这些日子不言不语呢,原来如此,你怕了吧?”

  “大姐,你在怕么?怎么手在发抖?”

  花正杰靠得花容月更加近了,然后用他那童声继续很诡异的说道,“你想啊,那曹氏夫妻为何会答应呢?”

  “为……为何呢?”花容月感觉有些能听到自己牙齿在哆嗦的声音了,而且浑身冰冷冰冷的。

  “那个曹家大房,大女儿是个憨厚的,家里家外一把手,可惜啊,一次意外,六岁时撞了脑袋傻了,那个小儿子更加苦命,三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你猜怎么着?”

  “也傻了?”

  “呵呵,那曹老太可是个爱钱如命的,那又不是她的亲孙子,自然不肯拿出银子来,没傻,不过,成了聋哑人了,你说惨不惨?”

  “挺惨的,可是哪有这么傻的爹娘的?肯让自己的儿女代替别人去送死的?”

  虽然花水木是有些愚孝,许氏也有些以夫为天,可并不是这么糊涂的。

  自己看得出,夫妻二人,还是很疼自己的,至于刚出生的弟弟更加不用说了。

  许氏自从生下自己后,这么多年无所出,花水木也没说什么,哪怕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基本满足。

  因此,花容月有些想不通。

  “呵呵,女儿傻了,儿子残了,更何况,那老曹氏和小曹氏有的是手段和阴谋诡计,威逼利诱,那曹家老大是个良善的,哪会不上当?”

  确实,自己把有些给忘记考虑进去了。

  倘若好容易生的儿子残了,女儿又成了傻子,确实会压垮许氏,可是……

  这是真的吗?

  花容月静了静心,然后道,“三弟为何会把这个梦告诉我?是想我给你解梦吗?倘若要找解梦的,可得找村里的那个算命瞎子。”

  “呵呵,大姐,你忘记了,那曹家的女儿是几岁傻的?而且人家不傻之前,可是憨厚至极……”

  要不然,咱和你说这么多废话干嘛?

  花容月一听到这儿的时候,第一感觉就是,完了,自己被发现了。

  不过,随即一想,怕什么,他是重生,自己是穿越,咱井水不范河水。

  更何况,他倘若要对自不利,他能单枪匹马干些事,告诉自己这些干嘛?

  明显是有目的。

  花容月笑了笑,然后道,“三弟,你说吧,这事儿,你想如何办?或者说,你希望大姐帮你什么忙?”

  “这事儿,大姐一定能帮上手,咱明人也不说暗话,到时候,听我号令办事便好。”花正杰意味深长的笑道。

  然后便掀开厨房的布帘子,转身走了出去。

  花容月捏了捏自己的脸颊,疼的,看来不是做梦。

  那么,花正杰的话,有几分可信性?

  自己可以穿越,当然也得允许别人重生,可是,这也太奇芭了,花容月觉得,自己得好好消化一二。

  到了晚上吃饭,众人都要准备吃了,钱氏便发现花正杰不见了,便道,“正杰呢?怎么不见了,有谁瞧见过?”

  钱氏话音刚落,原本端着饭碗的花丽娟,便把碗给滑了下来,被小余氏瞪了一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