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添丁
沈筱筱2016-10-08 11:022,180

  “哇哇哇……”

  “爹,娘生了,娘把弟弟生下来了。”花容月拉着花水木的手兴奋的说道。

  随后,稳婆袁二娘便抱着花容月的弟弟,向祖母报喜。

  “恭喜花大婶,贺喜花大婶,你大儿媳给您添了个大胖小子,你们家水木可是有后了!”

  余氏皮笑肉不笑的拿出一封红包,然后道,“借袁二娘您的吉言了,老大,还不接过你儿子。”

  花水木从稳婆手里接过儿子,笑得不由得有些傻,和媳妇成亲七年,生了一个女儿,整日盼着有儿子,现在终于有了。

  “嘿嘿嘿,我花水木也有儿子了。”

  一边抱着儿子,一边带着女儿花容月进了屋子。

  花水木把儿子放到了床上,妻子刚刚生产完,虽然换过了整套的被褥,可整个屋子还有淡淡血腥味儿。

  “你怎么进来了……”许氏看见丈夫身后还跟着女儿,便忍不住的说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一想到刚才丈夫和女儿听见自己的惨叫声,也不知道有没有被自己吓坏。

  “娘,我们终于有弟弟了,你再也不用……”

  花容月原名叫沈欣,是江南S市的公司职工,虽然工作枯燥又乏味,不过,胜在时间自由,工作量不大。

  闲来和同事炒炒股,赚些外快啥的。

  虽然穿来之前股市大跌,不过,她也依然对股市充满信心。

  她也就在午睡前腹诽了一下,倘若能让自己回到一周前,自己绝对不在股市暴跌的第一天补仓!!

  可哪知,老天居然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让她魂穿到了一个古代农家。

  虽然花家在这儿也算是大地主,有两百亩的良田,不过,花家长房在这个家里,却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母亲过门十年,除了生下沈欣,就只有现在的这个弟弟。

  这在古代简直是要人命的事儿。

  许氏常说,幸好水木是个厚道人,要不然,换了一般人家,早把她休了。

  花容月却不这么认为。

  便宜老爹要找个媳妇自然不难,不过,要找个像许氏吃的是剩菜剩饭,干的是重体力劳动,任劳任怨的,哪找!!

  许氏看着女儿那和实际年龄不附的身高,不由得落下泪来。

  都是自己不中用,要不然,自己的女儿哪会受这苦。

  “娘,别哭。”花容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紧上前给许氏抹泪道。

  “好了,别吵你娘了,你娘生完弟弟也累,你这几天可得乖乖的,说话要小声,万一惊到弟弟呢。”

  花水木板起脸训了女儿几句,然后又对妻子温柔的说道,“萍妹,你好好歇着,我去给你做吃的,一会还要给岳母大人报喜呢。”

  说着,便带着花容月出去了。

  时间过得很快,离弟弟的满月没几天了。

  这天许氏正哄着弟弟二蛋玩,亲了亲他嫩脸颊,然后笑眯眯的说道,“乖儿子,后日你外祖母和你小姨便要来看你了,你高兴么?”

  花容月那时候对弟弟有这个名字很是反感,这名字也太土了,还建议,实在不行,叫四叔取个。

  虽然自己这个花容月的名字也是四叔取的,也不是特别好,可至少比二蛋强。

  许氏却道,孩子没到三岁,可不能取大名,要被冥间的拘魂使拘走。

  还说,你小的时候,不也是叫小囡囡吗?

  花容月一想,也是,便不多说什么了。

  “萍妹,二蛋醒了吗?”花水木推门走了进来,然后抱起儿子亲了又亲,惹得他儿子用哭鼻子抗议了,才把娃娃还给许氏。

  “这小子真是一天一个样儿,等过些年,肯定是十里八乡出色的庄稼汉。”花水木乐呵呵的说道。

  “当家的,这儿子的满月,娘答应了吗?”许氏满脸担忧的问道。

  这余氏那是最最小气的人了,这二十多天来,就唠唠叨叨的说道,什么生了个儿子,媳妇又坐月子,家里家外的活计谁来干。

  花容月其实很想说句,你不会干吗?

  你不是还有二媳妇三媳妇么?

  不是一向说二媳妇三媳妇最会干活,说得咱娘俩平时好像就是吃白饭的。

  怎么着?

  现在咱娘一坐月子,整个花家就倒塌了?

  花容月也懒得理会她,反正她现在放下别的活计,专职侍候许氏是得了祖父花老爷子许可的。

  一开始的时候,花老爷子自然是不允许的,家里事儿多着呢。

  花容月便说了,倘若没有侍候好母亲月子,到时候月子里得了病,干不了农活,将来怎么办?

  而且是人都知道母亲身强力壮的,没坐好月子,这十里八乡的人,会怎么说花家的门风?

  四叔虽然是个秀才了,可谁不盼望找个条件更加好的媳妇的?

  万一影响到了四叔娶媳妇,算谁的?

  花老爷子被花容月这么一分析,便答应了下来。

  许氏一开始听说女儿侍候自己月子的时候,死活不答应,这种肮脏事儿,怎么能叫女儿做呢?

  可花容月又说了,爹闲了还要去打猎,总不能叫爹来吧?

  这沾了某些事,可是会影响爹的运道的。

  可让余氏,她也不愿意,至于二婶钱氏,让她偶尔搭把手倒是没事,可全部让人家帮忙,肯定要跳脚。

  至于三婶小余氏更加不用说了。

  许氏那时候听了,搂了花容月只道女儿命苦。

  花容月却摇了摇头,前世侍候病重的母亲,她也是一个人熬过来的。

  五年母亲在病床上,家里里里外外全部是她一个人撑下来,现在,怎么着在外有父亲。

  在内,钱氏只要塞些好处给她,人家还是愿意指点一二,搭把手的。

  花容月真心有些不明白,虽然家里没有分家,可是就属自家的父亲干活最出力,农忙的时候忙着地里,农闲了,上山打猎什么的补贴家用。

  至于许氏,整家子的很多家务活也是她干的,二婶钱氏生了三个儿子,三婶小余氏生了女儿,全部是她侍候月子的。

  怎么轮到许氏坐月子了,就得自已侍候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花田篱下好种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