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尊宝2017-03-02 13:415,307

  再后来发生的事,令夏小筠更加措手不及。

  被撞破奸情的俩人,没有一丝对不起夏小筠的神情,反倒一致指责她。

  夏娇颖双手抱胸,傲慢的骂道,“夏小筠,你这种从小就放荡的贱女人,也妄想得到林皓的爱?我呸。”

  这么多年,夏小筠习惯了夏娇颖对她谩骂侮辱。她不在乎,她只在乎林皓怎么看她。

  而林皓却阴沉着脸问她,“你姐姐告诉我,你在夜总会坐台……是不是真的?”

  夏小筠气的小脸通红,“夏姣颖在污蔑我!我没有坐台!”

  夏娇颖步步紧逼道,“没坐台你怎么隔三差五去夜总会?“

  夏小筠急急辩解,“你血口喷人,我去夜总会是为了……”

  啪!

  ——给林皓还账啊!

  话没能说完,林皓重重给了她一巴掌,眼里满是失望和不屑。

  “原来娇娇说的是真的,你果然是在夜总会坐台!”

  “夏娇颖污蔑我!我那都是……”夏小筠捂着脸,依然希望林皓能听听她的解释。

  然而话头却被林皓冷冷打断,“口口声声夏娇颖,你连她这个姐姐都不尊重。夏小筠,你可真能装!”

  夏小筠不敢相信,她和林皓将近五年的相恋,却抵不过夏姣颖的一场污蔑。

  她开始绝望。

  有东西模糊了双眼,而她死死咬着牙,不让它流下来。

  曾经以为,就算全世界都与她为敌,林皓也会坚定不移的站在她身边。

  因为他是林皓啊,是她相濡以沫的林皓,是她咬牙借三年高利贷也要助他完成留学的林皓!

  可现实给了她狠狠一巴掌。

  …………

  回过神时,出租车已快开到家了,夏小筠伸手抹了抹脸,把上面布满的冰凉泪水狠狠擦掉。

  她不是昨天惊慌失措的那个小姑娘了,经历了昨晚的事,她还有什么可害怕失去的。

  她要回去,拿回自己的东西,从此再也不见那对狗男女!

  出租车在一栋别墅前停下,夏小筠道了声谢就下了车。

  夏宅的大门开着,门口停着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夏小筠看见自家保安恭敬的请一个老头上了车。

  老头穿的西装很高档,夏小筠的位置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和花白的头发。

  自从一年前夏家出事之后,夏宅已经很久没有客人上门了。更不用说开得起这种豪车的客人。

  夏小筠无暇多想,转身进了门,谁知迎面就撞上一个穿的珠光宝气的中年女人,而夏娇颖、林皓正站在那女人身侧,看样子是刚刚送走那位客人。

  看到夏小筠进门,中年女人刻薄的脸上竟露出满意的笑。而夏娇颖则一脸的幸灾乐祸,林皓站在后面面无表情。

  夏小筠一愣,摸不清是什么情况,只得向中年女人道,“夫人好。”

  中年女人一反常态的热情,看着夏小筠的眼睛仿佛在看一件珍奇的货物,上前就要拉夏小筠的手,“乖女儿回来啦。”

  一声”乖女儿“令夏小筠立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夏小筠不傻,她后退一步,躲过中年女人的手,冷嗤一声,“夫人您记错了吧?我可不是您的女儿。”

  “还叫夫人,说来也是你这孩子太倔强,早就该就我一声妈“中年女人尴尬的收回手,顺势佯装伤心的抹了抹不存在的眼泪,“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以后你就是我方雅的亲女儿!”

  夏小筠却不上套,冷冷道,“您吃错药了吧,五年前我进这个家的时候,您可是说过,我夏小筠就是您看着可怜赏口饭的狗,这辈子也别妄想能做夏家的女儿,喊您一声妈。”

  “你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我妈帮你找了那么好一门婚事,你还敢忤逆她!”夏娇颖忍无可忍,叉着腰咆哮道。

  “婚事?”夏小筠诧异。

  “是啊,“夏娇颖忍不住得意洋洋的说,“就是刚才出去那个老头,他可是花了一千万买你呢,他出手那么痛快,应该很有钱!我看他老的也没几年好活了,等他死了,他的家产都是你的,你就做个有钱的寡妇,到时候记得好好孝敬我妈!”

  夏娇颖开心极了,她才不会告诉夏小筠那个傻瓜,那老头原本求娶的是正牌的夏家千金——她夏娇颖。夏家正缺钱补生意上的窟窿,这老头简直是雪中送炭,她那精明的母亲怎么会放过这送到面前的一千万。可又不舍得自己的女儿配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她那聪明绝顶的母亲钻了老头并不认识夏家千金的空子,把夏小筠的户口本拿出来给那老头去登记了。

  反正,在户口本上,夏小筠也是夏家的女儿。至于,她在夏家享没享受过正牌千金的待遇,谁知道,谁又在乎。

  ”你说什么?“夏小筠只觉得晴天一个霹雳,多年的感情让她下意识去看林皓。

  林皓依旧面无表情,一双眼睛只盯着她暴露的衣服,幽深难辨。

  夏小筠心如刀绞,是啊,他已经攀上她的姐姐了,哪里在乎她被卖给谁?

  “我是说,我妈把你嫁给那个有钱的老头了,这会估计结婚证都快办好啦。你一个穷光蛋生的乡下丫头能嫁进豪门,怎么样?是不是很感激我妈?“夏娇颖无比得意的笑着。

  ”你们……你们无耻!凭什么决定我的婚事!“夏小筠咬着牙,气怒交加,粉脸通红。

  ”我夏家养了你五年,也该是你投桃报李的时候了,”见夏小筠完全不上道,方雅也懒得再装下去了,“你要不愿意也行,从今天起你滚出我夏宅,自负生死,我也会把医院那边的治疗停了。“

  一听到停医院的治疗,夏小筠霎时血红了一双眼,“你敢动我妈一根头发,我不会放过你!“

  苏雅被她眼中的戾气吓的后退了一步,再一想眼前不过是个刚成年的孩子,在这世上无依无靠的,又能拿她怎么样。

  苏雅气恼自己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差点唬住,口气就带了几分狠绝,“臭丫头,你最好认清楚现实,你爸失踪一年了,我可没义务帮他养着外面半死不活的婊子。“

  夏小筠的十指指甲,深深的抠进手掌心的肉里,感受着钻心的疼痛,才能借此平息心里的愤怒。

  父亲下落不明,妈妈躺在医院里,她还背负着高利贷……她只能忍。

  不过是嫁个老头,反正林皓劈腿了,她也被人夺了贞洁,难道还期待爱情么?既然不期待了,那么嫁猪嫁狗又有什么区别。

  再抬起头,夏小筠眼中一片清明。

  “好,我嫁!”夏小筠语气冷静的好像在谈论不相干的事,“不过我有一个条件,那一千万,我要分一成。  那人微笑着跟乐小汐打招呼,正是赵良。 “怎么是你?”乐小汐一脸惊愕。 赵良一扶眼镜,温文尔雅的一笑,“刚刚过来办点事,正好顺路,走吧,我带你上去。”  乐小汐一直到跟着赵良去了自己的办公室都还是懵的。她居然有自己的办公室,而且还是靠窗能看到整个市区风景的,虽不算宽大,却非常舒适的一间办公室。要知道连Anna那样的部门主管,都只有一间小小的,四面都是墙壁的笼子一样的办公室。  “请问,我……具体是做什么工作?”乐小汐迟疑着问道。 听郑悦琪的意思,她应该是去扫库房才对,可是乐小汐看着眼前实木的办公桌椅,实在不敢相信扫库房的岗位居然会配备独立办公室!她只觉得脑细胞不够用了,完全跟不上匪夷所思的现实。  赵良一笑,“你暂时还没有工作安排,总……”他忽然想起他那个别扭的霍总交代过,不要在她面前提到他的身份,免得吓到她,于是赵良险险的把那声称呼给咽了回去,改了个说法,“呃……领导他说还没有想好你的工作计划,让你这几天先休息。”  乐小汐闻言满头黑线,扫个库房还需要想好工作计划吗?从前往后扫还是从后往前扫有什么区别?这么任性的领导,到底是谁。  赵良见她发愣,便向她微一点头,“我还有事,我先回去了,你慢慢熟悉一下办公环境。” “哎,等一下……”乐小汐想问一下她领导是谁,她要在这里等到几时,然而赵良却步履匆匆的走了。 乐小汐放下怀里抱着的纸盒,把工作的电脑和随身物品拿出来,摆放在办公桌上,又在办公室里绕了一圈,看着办公室精致的装潢,不由感慨寰宇集团的土豪手笔。   正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乐小汐手机震了,她看了看还有十分钟就到三点了。她跟沈春盈约好三点一起出发去参加邮轮晚宴的,此时赵良还没回来,于是她自己顺着来时记下的路,乘了电梯下楼,去找沈春盈了。  沈春盈正在一楼大厅等着她,俩人见面十分开心,拉着手边要出去打车。 正是应了那句话,不是冤家不聚头,乐小汐和沈春盈刚一出大厦门,便看到郑悦琪和一帮女同事也都在等车。  “嗳,这不是我们的土鸡同学吗?哦,不对,现在已经不是我们部门的了,该叫扫地大妈了。哈哈哈哈哈。”郑悦琪人逢喜事精神爽,看见乐小汐就要羞辱她。  “琪琪,她不会是想穿着这么一身寒酸的衣服去参加晚宴吧?天呐,连首饰都没有,那可太丢人了!” “嘻嘻,要不我们借她一点首饰吧,想到她穿这身上豪华宴会,会被人笑话成什么样啊,想起来就觉得好可怜的样子。” “我可没有多余的借给她,就算有,被她戴过了沾上穷酸味,那还能要么!”   乐小汐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藕色套装裙,虽然还有九成新,但毕竟款式有些过时了,而且洗的多了,关节部位都起了点褶皱。可这已经是她最新的衣服了,还是她面试寰宇的时候,咬牙买的。 昨天霍琛让人买给她的那身衣服倒是很美,说心里话不喜欢是不可能的,哪个年轻女孩不喜欢好看的衣服?不想穿的漂亮一些?可那件衣服拿来的时候标签都没有摘,她看过上面的价钱,那是她攒半年的工资都不够买的,万一穿坏了她根本赔不起,更不用说,人家借给她只是看她昨天狼狈,她打算洗干净就还回去的,怎么好厚着脸皮再穿着去参加宴会? 衣服都是挑来挑去,硬着头皮选出来的,首饰就更没有了。打从程母债台高筑之后,连绍阳给她买的手镯和订婚钻戒都拿出去抵债了。 乐小汐平日里对这些风言风语都当没听见,此时摩挲着自己光溜溜的手腕,却忽然有些难过。   沈春盈面上也是一阵难看,她虽然穿的不错,可跟打扮的珠光宝气的郑悦琪等人比起来,也是寒酸了一个档次。也只有跟比她更寒酸的乐小汐站在一起,才微微觉得心里有点优越感。 于是她侧头安慰乐小汐道,“小汐,不必管她们说什么,我们跟她们各走各的,到时候宴会开始了,我们找个人少的地方,看看海上风景也好。” 乐小汐笑着点点头,她只觉得不该妄自菲薄,这种场合她这辈子估计也就去这一次了,一晚上而已,很快就过去了。 大概是她们俩表现得太过淡定,那些叽叽喳喳的女人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换了个新花样。  “她没有车,那条路线可是没有地铁能到的,公交也要坐几个小时,难道要生生走过去吗?”  “哎呀,那可遭了,那岂不是走到天黑了,到时候晚宴都结束了,她去捡垃圾吃吗?哈哈哈哈哈” “我男朋友的车很快就来了,琪琪,你们家又是司机来接你吧?” “是啊,每次都是开那辆”  “喂,要不要等一下接我们的车来了,顺便载你过去啊,你叫两声”  就在这时,一辆 缓缓驶过来,停在众人面前。  “哇,豪车啊”  “,这车好棒啊,我要是能坐一回就好了”  “郑悦琪,这车是来接你的吧?”  郑悦琪没吭声,她当然也看出来这车价值不菲了,可这车不是来接她的,这辆车的价甩了她家车好几条街。顿时便,  她也想知道,这辆车到底是来接谁的。  沈春盈却在她耳边轻轻说,“这是迈巴赫新出的限量款,我猜不是来接郑悦琪的,她家可买不起这么贵的车。”  乐小汐将此起彼伏的赞叹声听了个满耳,奈何她向来对车一窍不通,一点都看不懂贵在哪里了,觉得这辆车除了发亮到略骚包以外,没有任何感觉。    “乐小汐,上车。”男人戴着一副墨镜,伸手招呼了她一声。  尽管他  “春盈!”却不见了沈春盈。  从霍琛出现的那一刻,沈春盈便悄悄退入人群中,急匆匆的躲了。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躲开。  昨天中午在餐厅,郑悦琪将乐小汐绊倒的时候,看着乐小汐在面前被人狠狠欺负,她却躲在人群后面,并没有上前对她伸出援手,直到——他出现了。  那一瞬间,她如被人封了穴道一般,僵住了。那一刻,她眼中除了他,周围的人、周围的景物都如潮水般纷纷退却了。  五年了,她从霍家别墅里搬出来后,一直在追寻他的脚步,然而他却不知道她的存在。她和他分明就在一家公司,却一次也没有机会接触到。  他的轮廓依旧深邃,五官依旧俊朗逼人,明明跟五年前的样子一分没差,可整个人透出来的气质却完完全全不一样了。  当年的他面上总是带几分玩世不恭的微笑,神情也总是意气风发的,可如今的他的气质是成熟的,眼神却冷厉而阴狠,仿佛里面藏着一把刀,随时准备出鞘伤人。  她如坠梦中一般,痴痴的看着他,而他却从头到尾眼里只有乐小汐。  直到他闪电一般劈手夺了她托着的餐盘,反手狠狠扣在郑悦琪头上,她才清醒了过来。  他还是当年那个他,为了保护自己心中着紧的人,谁都可以翻脸不认。  她生怕他认出自己,却又期望他能认出自己。然而没有,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仿佛她只是个物件、是跟桌子椅子一样的摆设。  他从前就是这样,眼里永远只有那个人,不管她从他身边经过多少次,不管她刻意制造多少次“偶遇”,他都不曾看她一眼。  她曾走火入魔一般的认为那个人死了,一切就会不一样了。然而那个人后来确实死了,他却也跟着“死”了,他在医院躺了半月,几次心率骤停,被医生用电击除颤,才从鬼门关抢救回来。  再后来,他回来了,却心如死灰般将别墅下人都遣散干净了,她从此也见不到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攻略总裁宠妻轻点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攻略总裁宠妻轻点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