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蝴蝶谷
元小楼2016-10-17 10:431,869

  师徒俩背着包裹,逡巡赶路。一路上无非是些白茫茫大雪,无甚风光。耳根倒是清静的很,真是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偶有小溪淙淙,师徒俩不免驻足,相携取水,用来解渴。

  师徒俩一会揽雀尾,一会搂膝拗步,像打太极拳一般慢吞吞地赶路。要把这白茫茫大雪作衬底,师徒俩迎着朝阳扶提左右,这便是绝好的一副赶路图了。可惜在下笔拙,难以描绘。

  这座小神峰与紫照峰合称姊妹峰,紫照峰要是姊姊的话,她就是妹妹了。

  不觉三五天,小神峰已然再望,可是峰随人动,影随人移,瞧着近,其实还远。

  接近傍晚时分,师徒俩终于找到了一处所在。这处所在平时是绝难找到的。今日算是有缘,该这两位老友重聚,因此并未费多大功夫。

  这个所在好啊,让人不免想起了花果山来。这里山果尽有,蜂鸣蝶舞,鸟声婉转,泉水潺潺。小和尚陶醉其中。他责怪师父,为什么不早点来这么个地方,省得窝在那边受苦。

  老和尚责备小和尚,得陇望蜀,嗔道:“梁园虽好,不是久恋之家。”

  “这个所在安插在谷底,周围群山环抱,因此温暖如春。但这里不是个修行的好地方,因为这位老朋友可不好对付啊!”

  小和尚哪管师父嘟囔,只是要玩。老和尚硬拽着他叩了叩一棵大松树底下被绿藤缠绕的柴门。里面久无人应,小和尚就有些不耐烦了,怪师父婆妈不像平时洒脱。这也正是小和尚奇怪的地方,这足见老和尚对这位老猿猴的敬畏,不知他怎生模样,就连师父都拘束起来了。

  老和尚接连叩了几次,远看来了一团红毛球。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只红毛的猴子,头顶上挽着两个犄角,很像个小道童。

  小和尚就老大瞧不起,不就是只猴子嘛。谁知小猴子见是两个和尚,更是伸了个懒腰,极其不友好地说道:“和尚,化缘哪?”

  老和尚见是误会,忙解释道:“拜会老友,不知你师父在吗?”

  小猴子一下子来了个七百二十度大转弯,没站住,差点摔倒,扶住柴门晃晃悠悠,嘻笑道:“嗨,你不早说,我还以为是哪个不识趣的野和尚呢。家师去采药了,恐怕得明天才来。不过即是好朋友,那就到里面请吧。”

  小和尚最是讨厌这副见风使舵,看人下菜蝶的嘴脸。其实大家彼此彼此,你还不是一样的人。他突然诗兴大发:“松下问猴子,言师采药去。”

  “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老和尚接着道。

  师徒俩说完相视大笑。

  小猴子不明所以,也跟着大笑起来。

  正所谓相逢一笑泯恩仇,师徒俩再不计较,随小猴里面去了。

  小猴子把师徒俩让进院角一座不起眼的小草房里,里面铺着草席子,有一点草香的味道,让人一下子就想到了春天,这在紫照峰好像是很遥远很遥远的味道了。

  吃过小猴子安排的瓜果之后,师徒俩饱睡了一晚,满满地都是春天的回忆。

  天还没亮,老和尚就听到了一股极其浑厚、低沉的嗓音,伴着来自肺里最底层的咳嗽,骂骂咧咧道:“他奶奶的,老子追了他一天一夜,还是没追上。就差那么一点点,他奶奶的。”

  小猴子疑惑的声音道:“师父,您不是采药去了吗?”

  “为了追他,老子把药都给扔了,他还取笑老子腿脚慢,一面跑,一面啰嗦,活该掉到深涧里去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师父您与人斗脚力了。他是谁啊?不知好歹的。”

  “他奶奶的你怎么这么蠢,你到底是猪还是猴子啊?老子闲得没事干了与人斗脚力,他是个千年老参。要不是为了抓他,老子能舍得那些药材吗,他奶奶的。”

  小猴子来了个七百二十度大转弯,没站稳,因此老和尚听到了重重的摔地声。

  小和尚也醒了,悄声对师父说:“给他当徒弟,还真不容易啊。”

  老和尚捅了捅小和尚让他禁声,然后冲小和尚一顿挤眉弄眼,是在说更厉害的还在后头呢。

  小猴子嘻嘻道:“师父,咱们昨晚来了两个朋友,我留他们住下了,是两个和尚。”

  “和尚朋友,我怎么不记得我有和尚朋友啊。不过,你做得好,让他们知道我们才是这谷里最好客的。咳,咳。”老猿猴假装咳嗽了两声。

  突然帘门一翻,闪进来一个精瘦的老头,浑身白毛,毛很长得有一尺。有点驼背,嘴巴是凸的,眼眶深陷,但眼睛却是精光骇人,令人一见难忘。一咧嘴,满嘴的黄板牙。

  这就是传说中的百岁老猿猴。

  “他奶奶的,你还没死啊,我的乖徒儿都带来了。”劈头盖脸就是这么一句话。

  老和尚被他这句话噎得直咳嗽,喘不上气来。

  小和尚本来还有些怕他,但是看见师父受人欺负,一下子来了胆子,拧着脖子道:“你不也还没死吗,我师父怎么敢先死呢,要死也得你先。”

  “哈哈,他奶奶的真够意思,真是我的好乖徒儿。”

  “谁是你乖徒儿,你乖徒儿是只红毛猴子。”

  “明山,不得无礼,你确实是他的乖徒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