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咕咕
元小楼2016-10-23 09:332,734

  山上的宫殿里传下命令,宣胖管家进大殿。胖管家艰难地爬着楼梯,一边爬,一边抱怨,台阶这么长,生活可真不容易啊!

  胖管家侍立在海老爷屏风前面,大气不敢出。海老爷发话道:“今天晚上八点我要在这里大宴宾客。凡是来相亲的一律得到最优待遇,每人赏钱十两银子。你去发请帖和银子吧。”

  胖管家眼珠滴溜溜乱转,定一定神,说道:“海老爷,您拿那么多银子赏那帮穷鬼干什么。再说,他们这些天在这里白吃白住,我们都没收一个钱。真是便宜了他们。”

  海庄主一张扑克牌脸,但是声音怪里怪气,说道:“哼哼,真得没收一个钱吗?胖管家,我怎么听说,这些天你赚钱的名目可不少啊!”

  胖管家委屈道:“这些天我一直都忙着接待客人,从早到晚,连个囫囵觉都没睡过。我可真是冤枉得很,我要是收钱,您把我这条腿打折了吧。自从山庄大火以后,我们的钱都用来修葺宫殿,我可好久都没见着——”

  海庄主怒道:“嗯——你还不快滚,少发一两银子,我打你的腿!”

  胖管家哭喊道:“您英明,您可千万别打我的腿,我还要靠着它伺候您呢。”

  胖管家一溜烟逃出大殿,一家一户到处撒请帖,散银子。

  众宾客都安排在山下吃住,两三个房子扎一堆,都被粗壮的柳树,杨树,榆树给天然地划分开来。

  胖管家一挪一挪地,艰难地,绕过粗壮的大树。有时候运气会差一点,被突出在地面的树根,给绊倒了。突兀的树根,一条条的,像猫头鹰的爪子,粗壮有力地狠狠地抓着地面。

  这让胖管家毛骨悚然,他打了一个寒颤,往后退了几步,心里恨道:“照这样下去,非耽误宴会不可。哎呀!他的那个干儿子来了,这才是真真地吓人呢。呸,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禽兽。他可是惦记着山庄很久了,真是什么人养什么鸟。”

  胖管家害怕的那个干儿子,是海庄主养的一只猫头鹰。这只猫头鹰体型庞大,浑身乌黑,双目锐利。人都说,养什么像什么!他收束起翅膀,凝神不动,拿双目摄人心魄的时候,那种神气真个就是活脱脱一个海庄主。海庄主对他尤其喜欢,拿他当亲儿子待。他掌管着紫照峰下的一片黑森林,黑森林的黑暗,小和尚下山的时候是见识过的。他时常带来一些野物,飞到山庄来看望他的养父,今天晚上大会宾客的材料,也是海庄主的这个养子提供的。

  说曹操,曹操到!这个大怪物,也接到了海庄主的命令。有他在,传递消息的任务,就很轻松的完成了,因为他一震之下,遍游整座山庄,不费吹灰之力。胖管家看到他在天上盘旋,吓得连滚带爬地逃到山下的农庄里去了。

  山庄里,掌起灯火。海庄主,从宫殿的瞭望窗口里俯察观望,山下灯火,星星点点,他仿佛置身在九天玄宫一般。

  他不禁流露出满意的神色,此时他的女儿正坐在梳妆镜前,却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当然这一切,都是他透过铜镜子里观察到的。

  “怎么?你不高兴爸爸的安排吗?”声音中透出一股严厉,命令似的,穿出铜镜。

  海姑娘听到爸爸的声音没有一点同情的意思,本来想遮掩过去,但是现在却改变了想法。她索性痛快地直抒胸臆。

  “你的那个干儿子来了,他的待遇也比我好,你干脆跟他过好了,把我嫁得远远的,省着碍您的眼。”

  “不像话,太放肆了!我的干儿子,忠诚于我。他是我唯一可以信赖的耳目,没有他,我就成了瞎子,聋子。我像对待我的眼睛,我的耳朵一样,宝贵他。难道你连爸爸的眼睛,耳朵,也要嫉妒吗?”

  “可他是个禽兽,有时候我真为您担心!”

  “但它是我的耳目!”

  “他是您的耳目,那我是什么?是啊,他替您看庄护院,我是一个吃闲饭的,所以你就紧着赶我走。”越说越伤心,海姑娘一骨脑儿,趴在梳妆台上,哇哇哭起来。

  海庄主稍微动情,转了转大拇指上的玛瑙班指宽慰道:“你是爸爸的班指,比什么都宝贵。”

  “我才不稀罕——我不愿意当什么物件,我也不愿意嫁人,我要一辈子留在您身边。我也要成为您的眼睛。”

  庄主突然莫名地激动起来,急切地:“你真的这样想?”

  “为什么不能呢?一个畜生都可以当您的眼睛。我堂堂海小姐,有什么不能的?我想当爸爸您的眼睛,这样您就有一双明亮的眼睛,跟我的一样,比宝石还明亮。”

  “什么?”海庄主大为惊讶!

  “怎么?那个畜生都可以进到屏风里面见您,我为什么不可以。我想当您的眼睛,这样我就可以见到您了,而不用整日对着破铜镜。爸爸,这面破铜镜,我真是受够了!我猜想,铜镜后面的爸爸,表情一定是丰富的,一天变一个样子的。不对,一天变十个样子的。而不是像它——她用手指着铜镜——整日就一张扑克脸,面具脸,太丑了!”

  海庄主十分惊异,用一种试探的语气说道:“你说这铜镜里的人不美吗?”

  海姑娘更加大胆地指责起镜子来了,她眉飞色舞,侃侃而谈,“镜子里的人是美,很美,但它是一幅画,总有一种呆气,不生动。人们总说,女儿随爸爸,我想您一定是跟我很相似的,错不了。您总说我的眼睛明亮清澈,我猜想它一定是从您那儿继承来的,所以我想做您的眼睛。”

  海姑娘拿起窗台上的清水玻璃瓶,瓶里插着一捧满天星,开着一团团洁白的,一簇簇幽蓝色的花朵。她自言自语道:“您看这白色的花,它多么像天上的星星,眨着眼睛,多么明亮清澈!它的心底一定是洁净的,一尘不染的。您再看这幽蓝的花,多么像一往情深的情人的眼睛!蓝色的玛瑙石!多么忧郁,让人看着看着就想流泪。我就是喜欢这些花——”

  海庄主听不进海姑娘的自语,粗暴地打断:“哼!什么情人的眼睛。刚才还说要做我的眼睛。现在又说什么情人的眼睛。哼!你们女孩子迟早是别人的。

  你冰雪聪明,我知道,只怪你是个女孩子。山庄里的宫殿,河流,每一寸土地,甚至每一片树叶,都是我的,都是我辛苦耕耘来的,里面有我的血汗。你要是个男孩,就是我的种,我就把山庄都交给你,我要你继续传下去,传给我的子孙后代,他们都是我的种,种子里都是我的意志。我就是埋在土里,也欣慰,这个山庄的一切都是我的,山庄里的魂灵也都是我的,他们都是我意志力的化身。只可惜,你是个女孩子,你不是我的种。

  你赶紧嫁人,不要再说鬼话哄我。放心,爸爸会给你找一个配得上你的。你嫁了之后,我要把山庄烧了,不留下一片树叶,山庄与我埋在一起,山庄始终都是我的!”

  说到最后,海庄主突然疯狂了,因为疯狂而颤抖。但是镜子里的他,面无表情,始终是一张扑克脸。

  这时候,忽然传来一阵“咕咕”的声音,海庄主警觉道:“是谁?谁在那偷听?”

  海姑娘一番动情,被海庄主当头浇了盆冷水,很伤心。这时候,嘲讽道:“没人偷听,是您自己的耳目,您养的好儿子!”

  海庄主拍着椅子扶手,愤愤地说道:“畜生就是畜生!这年头,不知道还有什么信得过!”

  海姑娘嘲讽道:“您也不用生气,它不过就是一头畜生。”海庄主转而为喜,说道:“说得好,还是我女儿靠得住。”

继续阅读:第12章:宴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