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黑屋子
元小楼2016-10-28 03:183,127

  黑屋子里阴暗,冰冷,潮湿。墙壁四周滑腻腻的,到处滴着绿色粘液——像鼻涕一样的物质。墙壁上方有一个插满铁棍的小方洞。这个小方洞便是连通外面世界的唯一窗口。

  小和尚、雷同、庄不同、高个子和少年英雄五个人都关在了这间黑屋子里。阳光从插满铁棍的小方洞里照进来,投射出一点温暖。他们都挤在阳光里取暖,像是一窝冻得瑟瑟发抖的刚出生不久的赤皮小老鼠。

  长长的光线折射在对面锈迹斑斑的铁门上,他们就是伴着生锈的铁门一阵“吱呀,吱呀”刺破耳膜的声音投进这个黑屋子里来的。铁门的最下面有一个长方口,大概是用来给人投递食物和水的,而现在却结满了硕大的蜘蛛网。肥大的蜘蛛在这样的地方应该是大快朵颐的——这间黑屋子里最不缺的就是虫子。

  十只眼睛死盯着铁门下面的长方口——应该是硕大的蜘蛛网才对。尽管他们头顶上方阳光外面是一片大好的秋日风景,他们也绝不瞧上一眼,因为此时他们的肚子都在“咕咕”抱怨。此刻唯一的幸福就是有人从铁门下面投递给他们一点吃的喝的。假如真能有一个好心人投来一点吃的喝的,他们一定会像疯狗一样抢食,甚至就连那位好心人的手也不会放过,完全顾不上什么礼义廉耻。

  他们拿十只眼睛一直盯着,同时不自觉得拉长了五张大口,活像五只饿鬼。——或者说这个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才是个张着口的饿鬼。他们又好像不是在等吃的,好像是在听铁门说话,因为他们发现铁门的嘴一会儿是方的,一会儿又是圆的,一会儿离得近,一会儿又离得远。铁门师兄到底在说什么呢?他到底是在说烧鸡呢?还是在说烧鹅?

  他们盯得蜘蛛都发了毛,假如蜘蛛有毛的话,一定是根根直立。蜘蛛实在受不了了,准备收网,卷铺盖搬家。

  铁门师兄还是没有说出一句准确的话,只是一个劲儿得鼓囊嘴。

  庄不同愤怒地说道:“这只蜘蛛一天到底要吃几顿饭?我怎么觉得他今天吃了十顿饭。”

  少年反驳道:“不对,是九顿饭。我数得很清楚。第一顿吃得苍蝇,第二顿吃得蚊子……”

  雷同接道:“第三顿吃得蟑螂,第四顿吃得臭虫……”

  小和尚道:“第五顿吃得潮湿虫,第六顿吃得磕头虫……”

  高个子挠挠头,木讷道:“第七顿是——瓢虫,第八顿是——飞蛾。”

  少年道:“没错,最后一顿是蚂蚁。一天九顿饭。”

  庄不同不屑道:“笨——蛋!最后一顿是你们。一天十顿饭,顿顿都是肉。”

  窗子外面飘进来一阵果香。这让失望的人们重新燃起了希望。他们都转过身子来,面朝阳光,一个接着一个拉长了脖子,像一只只吊在橱窗里等待出售的烤鸭,纷纷探出头向窗外望去。

  窗外是一棵柿子树,红彤彤圆鼓鼓撑破了油亮的肚皮,缀满了枝丫,在风中搔首弄姿。

  可惜,他们够不着!他们馋得直流口水,口水三尺长,呼啦啦淌了小和尚一脑袋,因为小和尚的大光头压在最底下。

  他们拉长了胳膊还是够不着!

  庄不同急道:“你们真是笨——蛋!你们这样一个一个地够,当然够不着,你们不会把胳膊接起来吗?”

  雷同高兴道:“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我们五个人有十条胳膊,接起来一定够得着。”

  少年奇道:“咦——胳膊怎么接?”

  雷同不好意思,说道:“是啊,怎么接?”

  庄不同指着小和尚说道:“你们问他。他是高僧——长臂僧你们听过吗?”

  “长臂僧!”众人都欢呼起来,纷纷请求小和尚施展法力。

  小和尚实在不愿让众人失望,恨不能自己真有这样的法力。

  众人燃起的希望终于又一次烧成了灰烬。

  少年叹道:“早知道这样,酒宴上多吃几斤饭,做个撑死鬼,好过在这里磨牙。”

  雷同说道:“是啊。早知道多吃几斤饭。”

  他们又重新对着铁门师兄,坐了下来。

  小和尚发现了什么,突然说道:“咦——蜘蛛网怎么不见了?”

  人们重又回到秋日暖烘烘的阳光里,懒洋洋的,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丝毫兴致。

  庄不同淡淡地说道:“蜘蛛好过我们,做了撑死鬼,到阎王爷那儿报到了。放心吧,你们做不成第十顿饭了。”

  少年纳闷道:“你们?为什么不是我们?”

  庄不同心有怨言,说道:“来到这个鬼地方!人家说碰到和尚就会倒霉,我庄不同偏不信,结果还是一样。和尚脑袋光,遇见就输光。”

  庄不同自觉过分,改口道:“不过,我还是不信。和尚脑袋光,遇见就发光,明明是好运气。”

  小和尚委屈得想哭,说道:“我是住在山上的,一时想不开,下了山。不知是谁把我带到了这个鬼地方。我现在真想我的师父。”

  少年奇道:“你是山上的和尚。你见过紫照峰的老神仙吗?人家说,紫气云霞必是神仙之所。”

  雷同说道:“是啊,你见过吗?”

  少年奇道:“嘿——我发现你怎么老爱接人话板。”

  雷同不好意思,说道:“我要问的,都被你抢了嘛。”

  少年指着庄不同,说道:“还有你,怎么老爱胡说八道。”

  庄不同辩解道:“我可不会胡说八道,我拿我的童真起誓。我只是不随大流而已。”

  少年奇道:“你们两个真有意思。一个接人话板,一个胡说八道。——你们是为什么抓进来的?”

  庄不同说道:“我只听到一句,把光头和尚和他的两个帮凶抓起来——我们就到这里来了。那你得问光头和尚干了什么倒霉事?我们只是沾到光头和尚的一点光而已。”

  少年奇道:“小和尚你到底干了什么?”

  小和尚就把怎么遇到千年参,怎么说起三个魔头,野猪精怎么吐着白气来追他,又怎么掉进了荆棘丛的故事老老实实地讲述了一遍。

  众人皆称奇。

  少年说道:“要我说干得好,小和尚!这个野猪精可是个祸害,一年不知道糟蹋多少粮食!”

  高个子木讷地说道:“听说野猪精是山庄的幸运神,给庄主带来金子——”

  庄不同嘲笑道:“野猪是幸运神?这样的鬼话你们都信?你们都说我爱胡说八道,我看我在那个庄主面前只能算个小巫。”

  高个子信信地说道:“我没有说鬼话。有人上山亲眼见过野猪精刨出过金子。”

  少年说道:“就算有——给过你金子吗?那还不是他一个人的。那个野猪精吃喝不都是你们供养的。我是个打鱼的,天生自由自在,我才不会种他的庄稼呢。你们这些庄稼汉看见金子不问是谁的,就会替人家傻高兴。”

  庄不同说道:“你们是怎么抓进来的?”

  高个子木讷地说道:“我见海庄主和小姐可怜,我怕管家和矮个儿欺负他们——就从后面抱住了矮个儿,想让他们快逃——就抓来了。”

  少年说道:“你们抓了以后,胖管家就煽动大家闹事。矮个儿踹翻了屏风,屏风里的庄主突然变成了鬼,好吓人!”

  雷同急道:“那海姑娘呢?海姑娘怎么样了?”

  少年说道:“我也是为了救海姑娘才扭住胖管家的一只肥胳膊。海姑娘见到他爸爸的鬼样子,吓晕了。以后我们就被那两个门神抓来了。海姑娘不知道抓到什么地方去了?”

  庄不同一副很有阅历的样子,说道:“海庄主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傀儡。看来,胖管家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真正的大坏蛋!”

  人们一阵唏嘘,为庄主也为海姑娘的命运。

  沉默了很久,阳光渐渐隐去了,黑屋子变得更加黑了。外面起了风,人们又饿又冷,抖得像筛糠。

  这时候黑暗中传来了一阵“嘎嘣,嘎嘣”的声音,声波传进人们的耳朵里。声音很小,像一个石子儿投进了平静的湖面,激起的声浪却很大。

  黑暗中有人大声说道:“谁在吃东西?”

  一个人回答:“是我。”

  众人说道:“你是谁?你在吃什么?”

  那个人木讷地说道:“我是高个儿,我在吃炒豆子。”

  众人说道:“嘿——都说你老实,原来你也会偷着吃东西。看来,越老实的就越不老实。”

  高个子委屈道:“我没有偷吃。炒豆子是我婆娘炒给我的,说饿了就吃炒豆子,能扛饿。我饿了,就拿出来吃。你们也没说爱吃炒豆子。”

  高个子说得话,没人听进去。众人都伸出手土匪似地威胁道:“快拿来,我们都爱吃炒豆!”

继续阅读:第16章:新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