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琐事
元小楼2016-10-17 10:272,626

  很久以前,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这一老一小住在一座小小的寺庙里。寺庙位于高山之巅。巅峰上云气稀薄,日光充足。巅峰间或生有紫色云霞并缭绕其间,然而这般光景却是极少见的,因为这个原因,使得这座山峰看起来就像是老神仙住的神峰一样,因此巅峰就被人们唤作“紫照神峰”了。

  巅峰人迹罕至,也许是人们怕打扰老神仙修行吧。老和尚小和尚从不下山,他们就像是悬居在了海外孤岛。

  山下有个山庄,唤作“大富山庄”,住着一个土皇帝和他的几十户庄农。他们就是老和尚的老邻居。可是他们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

  小和尚法号明山,大概是日月精华孕育此山的意思。老和尚长得慈眉善目,骨格清奇。平日里这一老一小,对坐念经,日子过得清苦、简单。

  巅峰上也是四季变更,昼夜轮替。天光微蒙,星斗稀疏,三三两两眨着瞌睡的眼睛。

  屋里很黑,黑如漆墨。老和尚咳嗽了两声,摸索着披起衣裳,用颤巍巍的手借着窗户上的一点天光,点亮了桌角的油灯,屋内火光如豆。火苗一跳一跳地,伴着老和尚穿衣穿鞋。

  老和尚用手轻拍了两下小和尚的头,说道:“明山,起了。再不起要敲脑壳了。”声音充满慈爱、严厉,使人不敢稍有懈怠。明山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老大不情愿地穿起衣裳。哎呀,袜子上破了个小洞,大拇趾探头探脑,像只小老鼠,不敢出来。明山拉了拉袜子,袜子打了个折,压到了大拇趾下面,套进了草鞋里。

  老和尚关好庙门,背起篓子,小和尚背着小篓子,打个哈欠,伸个懒腰,不情愿地跟在师父后面。

  他们的草鞋一不小心就很容易踩到云霞里去。大大小小的云霞,有的象火一样红,有的象棉花一样洁白,有的像葡萄一样泛紫,有的在前面招引,有的在后面紧紧跟随。老和尚、小和尚有时候会故意闯进一朵大棉花团里,一丝丝的棉絮在眼前纷飞,一呼气就化掉了。他们在里面东游西荡,非要搅得一团雪白的棉花球化成一缕缕白烟方才高兴地作罢。

  小和尚脚下从不闲着,一边踩着云霞,一边踢着石子儿。这时候就会引来老和尚的唠叨:“明山,别调皮,好好走路。”

  这是神峰上一天的开始,他们踩着云霞伴着天光去采野果,取水,准备几天的食物。大山里空气也是非常提神,吸一口,象是含了一块薄荷草一样通透清凉。

  他们下了一段爬满小石子的羊肠小道,翻过一道沟,沟里长满野花,红的,黄的,有的像喇叭,有的像风车。到了这里小和尚都是跟在老和尚后面,沿着以前开辟的道路,小心避开花草。这条小路象蛇一样窝在花丛下面,保护着传说中的“灵芝草”。小和尚看着这些花,心里直痒痒,能摘几朵,回去养着也好。可是师父看管的严,若是发现了,一定会引得师父大发啰嗦,讲一些万物有灵之类的话,怪吓人的。但小和尚仍不死心,每到这里,都会蹲下来,抚摸抚摸这些可爱的花精灵。起初会惹得师父咳嗽,后来也就渐渐淡了,任由小和尚抚弄,只要不伤害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个时候突然听到湍湍急水暴跳的声音,那是一道飞涧由山上直泻下来,像一条小白龙。因此老和尚叫他“白龙涧”。白龙涧最后蜿蜒曲折汇集成了一口碧水潭。到了这里,老和尚都要掬一捧清水,一饮而尽。长啸一声,声音洪亮,回音激荡。然后再用袈裟蘸点水擦擦脸,再拧干。

  碧水潭边矗立着一块两米高的巨石,巨石上裹满了一层青苔,好似穿了件绿色的盔甲,十分威武雄壮。碧水潭附近还有很多大石头,他们都穿着绿色的盔甲,集结在巨石周围。当中的那块巨石就像是威武的将军,正在发号命令,而那些大小石头们就像是雄赳赳的士兵一样,唯将军马首是瞻,随时整装进发。

  碧水潭附近还铺满了小石子,这些小石子是被飞瀑经年冲刷长成的鹅卵石。数不尽的鹅卵石挂满了成片成片的青苔,像是仙女织就得翡翠地毯。青苔总是湿漉漉的。给人一种生命勃发但是从来都不会厌倦的感觉。小和尚喝一口清水,甘冽芬芳,再用清水洗洗脸,然后爬到巨石上学着老和尚的样子也呼啸一声,声音清脆,有如铜铃。

  顺着小河再往前走,就是一片野果林。山桃最多,野草莓,野山枣,姑娘果也不少。此时小和尚最是开心,不等老和尚吩咐,早跑在前面摘果子了。一边摘一边吃,有时候会摘一个象枣一样的果子塞在师父手里,说道:“师父,尝尝这个。”老和尚高兴地接过一个长得怪里怪气黄澄澄的果子。老和尚牙口不好,囫囵塞进嘴里,小和尚歪着头会神地瞧着他。但见老和尚忽然口眼歪斜,牙关紧闭,哈喇子流成一条白线,顺着嘴角往下淌,时断时续。小和尚笑得直跌脚,老和尚乐得弯了腰,嗔道:“你这调皮东西,酸倒了师父的后槽牙。”

  小和尚经常跟师父搞这样的恶作剧,可是师父记性总不好,老是中招。小和尚哪里知道是老和尚故意不愿意戳破他的小小诡计,因为这种实喜还嗔的训斥总能在关口处戳到小和尚的痒处,使小和尚笑得直跌脚。老和尚就是用这种看起来似乎拙笨的牺牲自我的特别方式,固执地诠释着两代人的深厚之情,安然地享受着紫照峰上溢满出得天伦之乐。

  师徒两人背着满满地果子,回家了。经过碧水潭,老和尚弯下腰,取出木桶,小心地取水。小和尚拽着师父的袈裟,有时候用力太大,会听到袈裟“吃,吃”地抱怨声。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就用清泉果子度日了。——紫照神峰很大,这些只不过是紫照神峰上的凤毛麟角而已。

  夜晚,昏黄的油灯下,小和尚数着篓子里刚摘的新鲜果子。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三十个……心里边盘算着:这次我们摘了有六十个果子呢。我一次吃两个,一天吃六个。这么大个的,师父牙不好,一次吃一个就够了。这样能吃个,吃个五六七八天吧。因为确实不好算,只能是大约差不多了。计议已定,小和尚不禁搓着两手,喜得乐呵呵。

  老和尚掩上黄卷,对小和尚说:“明山,脱下鞋子。”明山被师父的话弄得莫名其妙,师父这是唱哪出?难道师父会看人心思,要用鞋子打我屁股。不会的,明山想到平日里有背不出经文的时候,师父总会吓唬他,再不好好背,就用鞋打屁股了,可是从来都没有打过,说不定师父又要吓唬我了。

  于是明山脱下鞋子,双手举到师父面前,双眸闪动。师父看了看鞋子哭笑不得,说道:“明山,袜子。”明山更糊涂了,低头看袜子,袜子洞比早上的时候开得更大了,“小老鼠”终于出洞了。明山心里犯嘀咕,师父怎么会知道早上袜子破洞的事,师父真是个老妖精,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老和尚一针一线在昏灯下仔细地缝补,明山目不转睛地望着师父,眼睛里比吃了酸果还酸,暗暗想道:我要把这一刻永久地记在心里,不忘师父对我的好。小和尚心里又内疚起来,明天一定要劝师父多吃一个果子。

继续阅读:第2章:飞树拔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