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公母之论
元小楼2016-10-17 10:332,212

  小和尚与老和尚在碧水潭边猫到上午,实在被草丛里的蚊子搅了个大大的清梦。早晨的水草边不光蚊子刁蛮任性,露水也大的出奇,一颗颗照着阳光,撑着光光的肚皮,很骄傲的样子,以为自己就是个大大的水世界了。

  动物们不知什么时候都散去了。

  “这些家伙真不讲义气!”小和尚很愤怒地说。

  其实他心里想没有逮到小松鼠玩玩,才是千真万确的懊恼。

  此时老和尚正指着小和尚调侃地说:“你先照顾好你自己吧。”

  小和尚心里纳闷,师父是吃了枪药,还是没睡好?肯定是梦里吃了枪药,这会儿没睡好,正好冲我乱放枪呢。

  老和尚见小和尚又呆在那里,玩空灵的游戏,心里很是不落忍,但嘴上还是图痛快:“明山,眼睛怎么肿了,怎么给蚊子大婶亲成这样啊,怎么这么招人疼呢,快过来让师父瞧瞧。”

  明山此时才意识到,原来左眼起了个小山包,堪比五岳泰山,不用一叶障目,眼前就只剩下了半个世界。

  小和尚虽然其貌不扬,甚至还有点微胖,不过是非常爱美的,自己就在那潭边照啊照啊,越照越伤情。

  小和尚端详着水里的自己,左眼那肿起的像山包一样的眼皮,一会被往上拉一拉,像是拉开了窗帘,世界顿时明亮一些;一会又用清水敷一敷,痒痒的感觉减轻了,世界似乎也清爽了好多。

  这么一清爽,小和尚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师父,你刚才说什么蚊子大婶亲的,为什么是大婶,”小和尚一想到那个包,自己还叫她大婶,马上又骂道:“呸!呸!这个臭大婶,为什么不是个臭大叔呢?”

  “师父,你看见他咬我了吗?你要指给我看是哪个臭大婶,我要报复她。”

  老和尚看见明山一本正经认真的样子,给乐了,假正经地说道:“呵,你得怎么报复她,难道你也要咬她吗?”

  小和尚笑嘻嘻地说道:“总之是山人自有妙计了,哈哈。”

  “你有啥子妙计啊,快快讲——来——,咱们乐呵——乐呵——。”老和尚好奇心起了,模仿戏曲唱腔道。

  “师父,你这是讲得什么话啊,好玩,那你得教我跟你一样说话。”

  “要的,要的,你快快讲——啊——来。”

  “师父,我是这么想的,我虽然不能咬那只臭蚊子大婶,但是咱们可以到她家骂那个臭蚊子大叔,骂他看管老婆不严,在外面乱咬人,而且和尚她也不放过。”

  “你这个法子妙得很,只可惜耽误一场好戏,我没有看见那个蚊子大婶,这大山里,恐怕不好找她的家啊。”

  “师父啊,你没看见怎么说是大婶呢,那不是冤枉了她吗?”

  “明山,这个蚊子只有母的会咬人,公的是不会咬人的。公的只喝露水,所以师父说一定是蚊子大婶不会错的。”

  “原来是这样啊。师父啊,那我们男的,也就是公的喽,女的也就是母的喽。”

  老和尚还没听过人分公母这种说法呢。不过想想也是对的,人也是动物嘛,男的也就是公的,女的也就是母的喽。

  他于是说道:“嗯——众生平等,也可以这么说吧。”

  “那师父,我们母的是什么样子的呢?跟我们公的有什么不同呢?”

  这种问题确实让老和尚难堪了,只是敷衍道:“这个嘛——天地有阴阳,万物嘛——当然就分公母了,你到山下转转见着女的,就明白了。”

  “师父,其实你不说我也明白的。”

  “明山,你又胡说,你又没见过女的,你怎么知道,净胡说。”老和尚吹起了胡子,瞪起了眼睛。

  “师父啊,打个比方吧。母蚊子大婶是女的,那公蚊子大叔就是男的了。这母蚊子爱咬人,还喜欢喝人血,公蚊子却只能喝露水。这就好比女的是吃肉的,还乱咬人,我们男的就是吃素的了。这就是男女之别了。我说得对吧?”

  老和尚听着小和尚这一顿瞎白话,觉着还挺有理。不过,老和尚还是更正道:“这个分法是不对的。世间不唯女的爱吃肉,男的也是爱吃肉的,只不过我们和尚是不吃肉的罢了。说到吃肉,毕竟天下能吃肉的少,还是吃素的多啊。要不怎么说,天下者,肉食者谋之呢。”

  小和尚似懂非懂。

  老和尚心想,小和尚只知道有荤戒,却不知道有色戒,今天正好可以吓唬吓唬他,于是说道:“明山,看来你慧根还是有的。不过,女人可是比蚊子厉害啊,千万不要跟她们纠缠呢。”

  明山被夸赞有慧根,很是得意。这一时半会儿早就把那个恼人的“泰山”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他高兴得说道:“师父,您老人家想多了,我在山上陪您,怎么会跟女人纠缠呢。难道师父您是女人吗?——山下,那个吃肉的世界,我才不会去呢。”

  在他们拍拍屁股,离开碧水潭回家的路上,老和尚忍不住又开始取笑小和尚了。老和尚是个老小孩,别看平日里教训起小和尚来还挺严肃,可是一旦犯起小孩毛病来,十个小和尚也敌他不过。

  本来已经忘了“五岳山包”的明山,这次果真结结实实地被激怒了,把师父也不放在心上了,居然叫起师父“老光头”来了。

  “老光头”这三个字,数落起和尚来可真是痛快啊。和尚的确是光头,这样的坏思想曾经不只一次地侵扰过我们单纯的思维。这样的坏思想光是想一想都觉得是罪过,因为大凡是得道高僧,必定是心地纯良。可是习惯留发的在家人,又觉得你这光头看起来也确实很别扭,再加上我们人类自打娘胎里出来都有种恶作剧的天分,不免口里尊敬称您一声“师傅”,心里“光头,光头”不知喊了几千次呢。小和尚这一声“老光头”,真是掷地有声,百转千回,余音绕梁。

  前面已经讲过,老和尚要是发起小孩疯来,十个小和尚都敌不过。老和尚此时并不生气,却给小和尚起了两个名号:“小光头,包子眼。”还一个劲地问小和尚你最喜欢哪一个名号?小和尚拖着长腔回道:“我最喜欢老——光——头。”

继续阅读:第6章:恶作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