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屁油精
元小楼2016-10-17 10:303,630

  夏秋之交,山上洒满了落叶,纷纷扬扬,踩上去松松软软的,像是给即将寒冷的大地铺上了一层暖暖的毡子。此时各种花草树木都已经褪尽繁华,洗尽风尘,而有一种植物却刚好粉墨登场,她要在这里唱一出好戏。

  她生的枝叶繁茂,树干笔直,碗口粗细,浑身滑溜溜的,像抹了一层油。这种植物最矮的也有四五米高,她此时正在孕育果实,果实通体绿色,油亮亮的,看上去非常诱人。

  她的名字叫做“油果树”,产的果实自然就是“油果子”了。这油果子跟枣子一般大小,让人不免想起甘甜香脆的枣子。每当小和尚看见她总不免缠着师父啰嗦一番。小和尚问师父,这种果子真的不能吃吗?那她为什么长得那么漂亮诱人呢?吃了又会怎么样呢?既然不能吃,那她为什么不能长得丑一点呢,让人们见了大倒胃口也好啊。老和尚的回答总是很简单,因为这种果子不好吃。有时还嘱咐小和尚千万不可尝试,吃了会变哑巴的。

  小和尚心里想到:师父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这种东西不亲自尝试,你怎么能明白她的真正味道呢,师父肯定是尝过的,他为什么没变成哑巴呢,可见师父是吓唬我胆子小,况且我只是尝一点点,如果不能吃就马上吐掉,应该是不会有事的。嘿嘿,小和尚又崇拜起自己的聪明来了。

  计议已定,小和尚就偷偷的尝试起来,他挑了一个看上去最大,最饱满,最诱人的。一口咬下去,入口甘甜,小和尚刚要高兴,这时候味道却突然变得苦涩起来,这苦涩来得也太突然了,幸亏小和尚早有戒心,赶紧吐掉。然而还是晚了,舌头像被冰冻了一样失去了知觉,幸亏吐的及时,要不然真的就变成哑巴了。可惜了,最近刚采的甘甜的野果。师父好像什么都知道了似的,吃起东西来故意汁水横流。一边吃还一边不住嘴地说,这些果子好甜啊。小和尚只有哼哼遮掩,脸臊得像舌头一样又红又麻。小和尚后悔万分,以后一定要听老和尚的话,再也不敢自作聪明了。

  这些果子既然不能吃那她们又有什么用呢?原来老和尚点灯用的油就是来自于她。这种果子用起来极方便,只要钻一个小孔,油就流出来了。油的味道奇香,尝起来却极苦。老和尚把这些油浇到油灯里。拿一根龙筋草蜷曲盘绕在油灯里浸满油水,只露一个小头儿,用两片火石一打,火星迸溅在龙筋草做的灯芯上,灯就点燃了,满屋生光,华彩照人。

  这种果子保存也很方便,只要避光就好。老和尚一般把她们放进编制的筐子里吊在屋梁上,取用的时候,拉一下吊线,把筐子放下来就可以了。

  油果树的树干又高又滑,繁茂的枝叶又总爱往顶上生长,因此采摘极其不便,非人力所能及。要是等到果子自然成熟落地再来拾取,那果子基本上就干裂而毫无用处了。

  老和尚又是怎样在果实干裂脱落之前而成功获取果实的呢?说起来大自然还真是奇妙,生一样东西,就必有另一种东西与她相克。有这么一种家伙,他们相貌生得奇丑,小脑袋就跟这油果子一样大,三角身材,肥肥胖胖,四条腿又粗又短,爪子极锋利,使它能长时间的挂在树上不会掉下来。它们没有尾巴,不长胡须,两颗大门牙看上去比脑袋还大,突出在外面。由于爱吃油果子所以生的浑体绿毛,远看就像一只大粽子。

  它们生活在地底下,眼睛很不好使,却练就了一身奇功,嗅觉非常灵敏发达,它们就靠这灵敏的鼻子办事。它们平日里不知以什么为生,但偏爱油果子是肯定的,因为它们在地底下就能嗅到果子的香气了,而我们人类却闻不到。好像它们以前沉默在地底太久了,很是委屈,这时节争先恐后,倾巢而出,非要一显身手不可。它们这一窝也就五六个吧,恐怕这大山里也总共就这五六个吧。

  老和尚和小和尚这时候总爱趴在杂草里细细的观察它们的一举一动,觉得非常好玩。先是一个小脑袋破土而出,左瞧瞧右闻闻,探头探脑的像是侦查周边环境。这个一般就是它们头儿了。只见它一步三晃得走在最前面,几个小的排成一队,像喊着号子似的,大胆放心的跟在他后面。

  小和尚趴在草丛里已经笑到不行,老和尚模着他的光头,心里想到小和尚如此调皮可爱,自己在晚年却能享受到如此天伦之乐,可见上天对自己不薄。自己虽然是个和尚,本不该有七情六欲,无奈何自己修为尚浅,又是在这么一个花香鸟语风景如画的地方隐居,又是终日面对着一个这么活泼的小和尚,自己又是这么一个尚未脱离凡胎的老朽,怎么能不大动感情呢!小和尚虽不是自己的亲儿子,却给了亲儿子不曾给的快乐。想到这里不免又充满慈爱地摸了摸小和尚的光头,小和尚只顾着看这些怪物,他又怎么能觉察的到师父这一系列的心理活动呢。

  “师父,快看,他们上树了!”小和尚无比激动地碰了碰老和尚的胳膊。这群家伙刚刚挪到大树底下,带头儿的那个朝大树拱了拱鼻子,嗅嗅了树皮,然后一爬三晃,蠕动着肥胖的身材,朝着大树顶开拔了。跟在后面几个小的,很是按捺不住,都想尽快爬到树顶,于是在队伍后面捣起乱来。一会儿用鼻子拱一拱前面肥胖的屁股,一会儿又回头相互嘁嘁喳喳起来,像是对于队伍行军太缓慢而心生不满。排头大哥们发出了几下严厉地咕噜咕噜声,就好像肚子饥饿时的叫唤声一样,他们就变得规矩了很多。

  小和尚看到这里觉得很好玩,对老和尚说:“师父啊,排头那几个咕噜声说得是什么话呢?他们怎么一下子就乖了呢。”

  “师父又不是他们,怎么会懂他们的语言。”老和尚好像因回答不上问题,显得有些尴尬。

  “师父啊,我觉着排头那个跟您还有些像呢,说话都很严肃,一副假正经的样子。既然他也是师父,师父和师父之间应该心灵相通才对嘛。要是您的话,您会说些什么呢?”小和尚得意起来了,依旧不依不饶。

  “好个混小子,拐着弯得数落师父的不是呢。要是师父是排头的话,那你就是那群小捣蛋了,哈哈。”

  小和尚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光头儿,不自觉地打起喷嚏来了。这下被师父炝得狠了点。

  师父看了看明山,显得得意起来,接着说道:“看你说得也有些道理,那师父就卖会儿老,讲讲这几声咕噜咕噜的用意吧。这个意思嘛肯定是在说,‘这真是天大的笑话,如果谁爬得快就可以作大哥的话,那就上来试试,保证他爬得快,摔得更快。老子这多少年的经验难道都是些吃素的吗?哼哼。’你说说师父讲得有道理吗?”

  小和尚听了师父这些话,觉得好笑得不得了,说道:“师父啊,你果然是听得懂得,哈哈,徒儿真是服了您老人家了,哈哈。”

  这帮家伙终于小心谨慎慢吞吞地爬到了树顶,消失在了树荫里,偶尔能通过叶子缝隙观察到他们笨拙的身影。他们躲进叶子里,终于可以安心地大快朵颐,美美地吃上一顿了,这也是上天对他们终日厮守地底不见天日的一种补偿和报答吧。

  小和尚问师父,我们捡他们的油果子,他们不会知道少了吗。师父还告诉小和尚这些家伙笨的很,是不会算数的。小和尚听了这些家伙不识数尤其高兴,心里想待会可以多检点。师父还说,这些家伙虽然笨,可他们并不傻,他们的复仇心是很强的,所以我们也不能捡太多,够用就好了。小和尚又问师父他们叫什么呢?似乎应该给他们取个名字。老和尚告诉小和尚这些家伙是有名字的,他们叫“屁油精”。小和尚听了直说妙得很,可是哪里妙他又说不上来。小和尚把这个问题放在一边不去管,又问师父他们为什么叫这么个好玩的名字?老和尚说,一会你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静静的空气便传来了一种波动的声音,声音很奇特。就和人吃坏了肚子,连打嗝带放屁的声音是一样的。紧接着空气中又传来一阵异香,好似香油的味道。

  老和尚高兴地说:“看来这群家伙是吃饱了。”

  小和尚不禁闻了闻,自知不妙,然后捏起了鼻子,对师父说:“这些家伙放屁了,师父。怎么屁会是香得呢?老天真是不公平。这样好看的果子,就只有他们享受的了,还在这里放屁气人!”

  “明山,你也别捏鼻子了,这些屁闻着不但不坏,反而是有好处的。起码可以提神养气。虽然我们不能直接受用,但还是可以间接受用的嘛,你看这样省去多少麻烦呢,可见老天还是很优待我们的嘛!哈哈”师父说着,大笑起来。

  “那也不闻,好处说出大天来那也是屁,就是不领他们的情。‘屁油精’我就说这个名字妙得很。原来是这么个原因。”小和尚因为吃不到果子,再加上确实也有点饿了,还要闻人家的屁正在大发抱怨呢。

  “明山,再忍忍,马上就好了,咱们这就收果子喽!”

  果然不出老和尚所料,就像是打雷之后,必定是瓢泼大雨一样。油果子有如天女散花般哗啦啦漫天洒落下来。小和尚打起精神,冲在前面收果子,小和尚就是攒着火要借机报复一下,谁让你放屁恶心我。老和尚紧跟其后,他们用衣裳兜果子,在那满地拾取,就像是满地捡元宝似的忙得乐呵呵。

  “明山,别再捡了,够用了,要给他们留足过冬用的。我们也不能太贪婪。师父不是跟你说过了吗?”

  明山好像什么也没听见,还在那儿一个劲地捡不停,捡顺了手,就像刹不住的马一样,很难停下来。

  “明山,别捡了。”师父突然变得严肃起来了。

  这几声猛喝,就像是有人突然端起一盆冷水,劈头盖脸地泼了明山一身。明山遭这一浇,确实是醒了,他只是纳闷,师父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在回家的路上,小和尚欢欢喜喜的数着果子,刚才的疑问早已被他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继续阅读:第4章:守护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