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庄不同
元小楼2016-10-21 01:062,811

  小和尚看着眼前瘦长的庄老爷,很不解:“不对啊,你是山下那个老爷吗?怎么你说话好像变味了?”

  “变味?对了,今天我从家里出来的时候,遇见了一个卖大蒜的。他卖蒜与别家不同,人家卖蒜论斤称,他不是。

  我问他,你这蒜怎么卖?他说,一律一个大钱,不讲价。我问他什么意思?他说,交一个大钱,当面随便吃,能吃多少吃多少。我说人家有交钱吃烧饼随便吃的,还没见吃大蒜随便吃的。他听了哈哈笑道,正是天下第一号,绝无分店。我告诉他说,我可爱吃蒜,我就是吃你一头蒜,你也赚不了多少。他说,不怕你爱吃,就怕你不敢,可别是吹牛,一瓣蒜的量?”

  “嘿嘿,好玩。那您吃了没有,估计很辣吧?”小和尚插了一句。

  “我告诉你小和尚,我就爱吃特别辣的蒜,不辣的我还不喜欢,从小就这样。我可不会吹牛!我拿我的童真起誓!”

  郑重地发完誓,庄老爷继续吹牛道:“我刚吃一口,就觉出这大蒜绝不一般,它让我觉得有种西域大沙漠一样的滚烫火辣。我内心暗喜,但还是装成被辣疼的感觉,抓耳挠腮,在地下打滚。见状,卖大蒜的嘲笑我,“不行别撑着,别辣成印度吐火僧。”

  “西域大沙漠,很辣吗?印度吐火僧又是什么?”小和尚好奇地问。

  “西域大沙漠能把人烤成葡萄干,你说辣不辣?印度吐火僧不是你的亲戚吗?你都不知道,我怎么清楚。大概就是像你一样的光头和尚,会喷火就是了。”

  “小和尚你先别打岔,让我继续说。他家的蒜那真叫好吃,我就这样一边装肚子疼,一边吃,根本停不下来。我越吃嘴越滑溜,后来辣得实在不行,就干脆生吞,那叫一个爽。不一会就吃了他所有的大蒜,少说也得几十斤。直吃得他哭天抢地,说是倒霉,买卖刚开张,就遇到了个不是人的。我从地上爬起来,抹了抹辣的快半熟的嘴,告诉他,本人庄不同吃蒜天下第一号,绝对不开分店,哈哈。”

  “哈哈,真痛快。后来怎么样了呢?”

  “后来?后来就是你看见的,说话特别臭,逮着谁就臭谁。现在味道散的差不多了。对不对?”

  “怪不得之前你的样子也那么臭!”小和尚直摇头。

  庄老爷突然板起脸,一口呵斥:“真是没——钱,没——文化。你说的我是这个样子吗?”

  小和尚一听这话,马上反应过来了,“就是这样,你脸上不阴不阳的样子,怪吓人。还有你那个大金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好人。现在觉得你变了个人,说话太好玩,不像以前。我以为你有什么毛病?原来你是吃大蒜吃多了。”

  小和尚一连串的说话后,有点怕了,怕眼前的庄老爷报复。总之庄老爷的话,他将信将疑。毕竟阴云还并未从小和尚心里彻底散去,他赶忙解释道:“刚才是我一时发昏胡说的,我就是在山上呆久了,不会讲话,不像您有钱又有文化。我要是得罪您了,可千万别打我啊。我之前在山上可是当头头的,有一大帮厉害朋友。我师父武功很高,对我好着呢。他让我先下山,随后他就来了。他还说谁要是欺负我,他可饶不了谁。”

  没想到眼前的庄老爷哈哈大笑,说道:“小和尚,你在山上不念经,专门和你师父做强盗土匪吗?实话告诉你吧,吃大蒜绝对是我庄不同的风格。

  在下姓庄,大号庄不同。我不是什么老爷。你看这个大金牙,贴得一层金纸而已。

  那个臭样子都是借机伪装的,没想到装的那么像吓着你了,哈哈。我来这个山庄可是有任务的。所以在这山庄里你就跟着我好了,就当是我的一个小兄弟吧。可有一样,你必须得听我的命令。”

  “反正我是你领来的——没想到我们还有任务呢,到底是什么任务?你不是什么老爷,你是什么——装不同?你为什么要装成让人讨厌的样子呢?”

  对于小和尚一脸的疑问,庄不同不紧不慢地说道:“小兄弟,我告诉你,对于山下的那帮见钱眼开的人,你就不能是软弱和善的样子。这样他们不但不会同情你,反而会更加欺负你。”

  “你说得不对,既然欺负人不好,那就不应该装成欺负人的样子。”

  “你说得有理。可我是来办事的,一派受欺负的样子还怎么办事?你看那个胖管家,你一副斯文样子,他还不得欺负死你。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的主人真是和你一个脾气!要不我说咱俩有缘,怎么偏偏带你到山庄里来呢?一个主人就够我受了,真是自讨苦吃啊!”

  “你的主人?他又是谁?”

  “我的主人很年轻,人很善良,不过就是有点一根筋!不说他了,就说我吧。老哥我就是庄不同,庄不同就是我,没错。”

  “天下还有姓装的,有意思。装不同,是说装的跟别人不一样吗?”

  “哎呀,你真是没钱没文化。不能一听说我伪装,就说是伪装的装。是庄子的那个庄啊!”庄不同大为得意。

  “啊,原来是木桩子的桩啊。桩不同,很不一样的木桩子,是这个意思吗。”

  “不是木桩子。是逍遥似神仙,梦见自己变成了蝴蝶的那个木桩子——哎呀,不对,不对,不是木桩子,是庄子。他是老子的学生。”一向自诩与众不同的庄不同感到自己受了奇耻大辱,气急败坏,从地上跳起来,朝着自己身边无辜的小树撒野。

  小和尚根本就弄不明白这个木桩子跟他说的那个庄子有什么不同?只感觉自己这个庄大哥神经方面有点问题。小和尚感觉庄大哥有点可怜,这个姓肯定给他带来了很多烦恼,所以才变得性情失常。

  于是小和尚安慰庄大哥道:“庄大哥,我听懂了。”

  “你真的听懂了?”

  “懂了,其实不用讲那么多的。什么木桩子变神仙,神仙变蝴蝶,蝴蝶又变木桩子的。其实你早应该告诉我,庄子是你的学生就好了。”

  “什么我的学生?庄子他是我的老师,怎么会是我的学生呢?”庄不同直摇头,“看来,你不光不懂,还自以为是。我们姓庄的是一家人。你不要拍马屁说庄子是我学生我就高兴了。告诉你,我现在很生气。”

  小和尚也有点火了,说道:“明明是你自己说的。说什么木桩子,他是老子的学生。你刚才说得话,怎么能赖我呢!”

  “我——我是说过。可那个是老子,不是我,那个老子是倒着骑牛的老子。”

  “你是骑牛来的吗?牛呢?那你干什么还坐轿子呢?”

  此时庄不同真想揍小和尚一顿,为自己,也为老祖宗出口气。可是小和尚说他师父武功很高,而且还有一大帮厉害朋友,不日就要下山。虽说不信,但也确实不敢惹他。所以很想揍他,也得活活忍着。况且自己是来办事的,不是来闹事的,凡事小心谨慎为好。骄傲的庄大哥,左忍右忍,终于忍不了,抱头哇哇大哭起来。边哭边说:“多么骄傲的一个名字,怎么就弄得这样憋屈。你随便吧,爱那个庄就哪个庄。”

  “庄大哥,你能这么想,我就很高兴了。其实木桩子并没有什么不好,木桩子多么敦实的名字啊。”

  “好吧,小和尚。人多的时候,你还叫我庄大哥。没人的时候,你随便吧。”

  “好了,我记住了,庄大哥。您就叫我明山小和尚吧。”

  小和尚兴奋起来了,庄不同也破涕为笑了。他们两个真像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

  此时盼望已久的宴会终于开始了,对饿了一天的小和尚来说,这才是最幸福的时刻呢。他才不管什么结婚,什么攀亲,什么木桩子,什么骑牛的老子呢。肚子咕咕叫了才是天大的事情,其余的一切靠边站。

继续阅读:第7章:饮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和尚奇遇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